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小平头夜话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全球海外民阵理事会/各位海外民运朋友:
   
   我是陈毅然(原主管“十元计划”的一然),十几年来是多伦多的民阵挚友也是民阵的义工。我是24年前的“6.4”,现场的见证人,是在枪弹下侥幸活下来的,因此我一直在为平反6.4而做着积极的支持工作,也一直参与每年的6.4纪念活动。但我由于理念上与多伦多民阵组织有些不同,所以一直也不想正式加入民阵。
   
   多伦多民阵是盛雪一直监管的组织,自己实际并不独立。盛雪现在是全球海外民阵主席,她始终对外宣称:多伦多的民阵很团结,工作很有成效。我虽说是民阵外部人士,没理由对民阵的工作说三道四,但看到民阵的成员和支持民阵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并有不少人带着一肚子怨气,事实并非如盛雪所讲的那样,多伦多民阵工作有很多的失误,而原因也与盛雪有很大关系。并且我认为还有更重要的问题,严重影响了海外民运的声誉和形象。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程度。所以提请全球海外民阵团体立案调查并采取必要的措施。


   

利用6.4捐款中饱私囊

   
   1,多伦多民阵财务制度漏洞严重,财务制度十分奇怪,不公布捐款的支出,对捐款人捐助要等若干个月才给收据,如捐款人没主动要收据,民阵就干脆不给收据。并凭着脑子记住捐款数字。所以去年,就发生了于谏女士在6.4总结会上的100元捐款一年后被盛雪忘记的问题,而且对于谏当时索要收据盛雪态度极其不好,盛雪从于谏手中拿走100元,她交给管钱的多伦多民阵主席,主席看都不看就装进自己裤子口袋,现在他们俩人说完全不记得现场捐这100元钱的事。在当事人和现场证明人的肯定下,才道了歉,但至今还没给捐款人补上收据。
   
   这样的错误很难说在这20多年中头一次发生,只是没人提出和追究罢了。这样的工作态度,还会有人为民阵做事吗?在会上盛雪还始终坚持错误,并对我提出的帐目公开和账目审核的合理化建议恼羞成怒。至今也没对错误的财务制度进行修改。
   
   这样的财务,这种对捐款人的态度,让人怎么去相信民阵?又怎么能支持民阵?
   
   我去年为6.4纪念会自筹了几百元钱,购买了会议必要的设备,并全部交给民阵,我自己也出了一部分钱,所有的捐款人都有收据。但是对我的这次为民阵设备的筹款,盛雪却非常气愤,一次次出言不逊,我不明白为什么,民阵管帐目的人告诉我,是因应宏善给设备捐了钱,没再给她捐钱。原来交到她手上的钱是由她决定怎么花的,而捐给我的,是只能购6.4使用的设备,她就无权决定了。所以在于谏捐话筒钱时,盛雪愤怒的说,“你把钱给民阵,要买什么民阵自己会买。”这话中谁都听得出对我的不满,但是23年来,民阵为6.4纪念会现场买过设备吗?也是她抱怨说没钱更新,一直用她家的卡拉ok设备,效果很差,我才出面帮他们一下。如果你都是合理的支出,对我的愤怒从何而来?我提出财务支出公开和审核,也是我知道这其中有不合理的开销。
   
   6.4现场的捐款,就应该是用在6.4纪念会上的购花/蜡烛/标语/图片以及现场设备的更换等方面,而不应用于其它与6.4无关的会议的支出特别是汽车加油,而他们正是年年这样做,才使得23年都无法拿出一分钱来购置会议现场喇叭和其它设备。
   

借办理政庇捞得锑满钵满

   
   2,盛雪多年来,以民阵的名义为一些与6.4和民运不相干的人办理政治避难,并从中收取好处。
   
   十几年来,多伦多圈子的人都知道盛雪办理的一个个难民,几乎没有是搞民运的,都是一办完就无影无踪,甚至连一年一次的6.4纪念会也不会参加。去年有人看出这问题,曾问过我:如果盛雪办的不是真难民,不是在欺骗加拿大政府吗?而事实上也正是这样。
   
   我知道在盛雪前两年办的难民中,有一个被称为胖子的年轻人,是个富二代,父母在国内开着几个工厂,钱很多,供这孩子吃喝玩乐,在办难民之前和之后,谁也没见到他参加了什么与民运有关的事,但可能给民运出了钱,因为他家钱很多,盛雪为他办完难民,我从盛雪丈夫那里听到:他在多伦多买了豪宅和高级奔驰车,而他不干任何事,只是带着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到处玩,常常几个月就回中国一趟。
   
   盛雪家里的大电视,摄影器材,大冰箱等,都是办过的难民送的,(这都是他们自己不经意说出的名字),胖子大概是送的最多的,就在两周前盛雪家开会时,盛雪的丈夫董昕又亲口告诉我:胖子送了他们一个公寓,一室一厅,在市中湖边风景极好的地方,他先付了5万元,之后他们准备出租出去等等。
   
   我觉得这些绝不是小问题,她胆子也太大了,办假难民是犯罪的行为,收取好处也是变相的受贿方式,这在西方国家是很严重的问题。更何况盛雪作为全球民阵主席高喊民主自由,高举反贪廉洁大旗,而暗地里自己在贪腐的路上越走越深,这不仅是在抹黑着全球民阵的形象也丢了海外民运的脸。
   

私生活淫乱公然姘居

   
   3,盛雪女士生活作风问题严重,影响很坏。
   
   盛雪是有丈夫的,但她在外面不断的找情人,民阵中也有,不知你们是否了解她的情况。她的丈夫董昕在一次很痛苦得时候说过,这样的事,盛雪从他们结婚开始就没停止过。她的这一爱好,不仅破坏着她自己的家庭也破坏着别人的家庭。
   
   因为在多伦多的圈子里,大家都看得见,她也从不避人,有的公开带回家里住,所以我们也不当新闻,虽然大家看不惯,也为她丈夫叫屈,可既然她丈夫也不说不闹,我们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年前,盛雪搞网恋,与一个小她十几岁的美籍华人好上了,这个商人叫高光宇,他卖掉了美国的生意,房子,吹了女朋友投奔了盛雪,还送了盛雪一辆吉普车,至今仍在她家。高开始住盛雪家,后又在外边租了公寓。他们形影不离和过分亲昵的举动,终于惹怒了她的丈夫董昕,他想离开家回中国,这个圈子的朋友开始站在董昕一边,那么我,作为这个圈子的大姐,我就与董昕和高光宇分别进行了一次谈话。和董昕的谈话,我知道了盛雪的“爱好”由来已久,和高光宇的谈话他说以后注意点,尽可能少伤害一些董昕,但讲:盛雪不让他走,他是不会走的。这样一起过了几年,直到盛雪与高光宇吵翻,高光宇几乎身无分文愤然离开。
   
   但去年澳大利亚民阵的张晓刚来了,住在盛雪家,在董昕从中国回来前离开,今年张晓刚已经在盛雪家住了半年多,至今还住在那里。
   
   时刻伴随盛雪左右,据说在外开会时两人使一个杯子喝水,你一口我一口的引起了不少人议论。并喊张晓刚“宝贝”。我也问了董昕,他表示:他也没办法,随他去吧。
   
   我想盛雪一定只认为这是她个人的事,别人管不着,甚至还会觉得自己有魅力,所以没完没了。错了,公众人物的私生活从来都不是私事,克灵顿是私事吗?哪个国内高官下马,不是因为贪腐和情妇,要风流就当老百姓,这样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还有什么脸面做全球的民阵主席?也是会给全球民运组织找骂。
   

倒打一耙 恶意中伤

   
   另一件事,我是觉得盛雪不配做这个全球的主席,她品质,作风都有问题,就在上周日,我在我的教会上英语课,盛雪突然也来了,因她不是基督徒也从未来过我们教会,我以为他是来找我,为她对我提的财务问题的失态做一个道歉,我也当着一屋子教会姐妹面,轻轻碰了她一下肩膀问她:是不是来找我?但她说是找别人时,我就离开了房间。但第二天,多伦多民阵秘书长打电话给我说:盛雪打电话告诉他,我在教会里在她的后背上打了重重的一拳,让她半天反应不过来。我又看到盛雪在邮件里威胁我,说:“你要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报警。”
   
   她的话让我震惊,因为完全没有我在教会里打她那么回事,教室里全是高靠背椅,后背也露不出来,我怎么能打她后背一拳?再说,我为什么要打你?我提的意见是为了民阵的声誉,你不听不改,就算了,我也就远离你们,我会去犯法打人?谁会这么愚蠢?教会在场人都可以作证,而她也绝对找不出一个看到我打她的人。但这种栽赃,陷害人的手法实在太卑鄙了,是共产党惯用的政治流氓的手法。不过好在证人很多,她达不到目的,反而是砸了自己的脚,我是什么人大家都了解,也根本没人相信她的话,而且她的此行为连以前为她说话的人都很反感,认为她太过分了。也同时让大家看到了她的低劣和可怕,这种恶意中伤别人的行为,哪里还配坐在民阵主席的位子上?
   
   这也是促使我写这封信的原因,盛雪实在是一个太可怕,太危险的人,她现在和一个为希特勒大唱赞歌,说“犹太人是劣等民族,应该全杀光,现在杀的还不够”,这样一个新生纳粹分子,紧密往来。(那天去教会是找他),这人不是教会的,但常常跑到我们教会说一些恶毒的话。现在他已被有关人士注意了。不知盛雪与这种人出出进进的为何?
   
   我要说的话基本说完了,一切 请你们定夺。有不清楚的可与我联系。
   
    陈毅然
   

此文于2014年0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