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魏紫丹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4/2014
   
   
   


   编者导言:官方倡导的马列毛主义和宗教教条式的说教,已经把中华民族的学术体系与教育体系彻底摧毁,使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里被落后的教条所主导基本上没有创新与突破,形成了学术一个模样,学校一个模样,课程一个模样,教材一个模样,教法一个模样,考试一个模样,个性一个模样,是一堆堆无精神、无灵魂的僵化物,成了全世界学术界的笑柄;这充分印证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断言: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强国,因为中国没有足以影响世界的思想体系。
   
   
   
   
   上个世纪80年代,我与一位国内的马列主义教授谈及教学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他痛责学生中“共产主义渺茫论”思潮严重。他说带的研究生中出现的主要问题是“学了反”。先生诲人不倦地教、学生学而不厌地学。当教会了、学懂了的时候,学生就开始写批判马列主义的论文,来表达自己的学习心得。他们以“学了反”为能事。
   
   当我读到柯领的文章《中国教育已经死亡!》的时候,深感这个事实恰与教授当年的谈论遥相呼应。文章开宗明义:“在八十年代的中国的大学里,我的《唯物主义哲学》这门课考了100分,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肠地对我说:‘你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学得很好,深刻领悟了马克思唯物主义哲学的精髓,希望再接再励’。经过多年的生活体验以后,我产生了一个判断——唯物主义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种瘟疫,是糟蹋中国人的病根。”文章的观点表达出一种犀利而难能可贵的真知灼见。其表达风格,也一“反”官方马列毛主义、宗教教义式的说教,和硬着头皮灌输;代之以摆出确凿无疑的事实、讲出无可反驳的道理。在这一点上,“学了反”就又体现出对马列毛文风的“反”。
   
   谓予不信,请耐着心读我引述的文章的第二大段以证明我言之不谬:“近几十年,中国的教育倡导的是‘唯物主义’与‘实用主义’的价值观,中国的‘课程、教材、教法’由于缺少生命体验与自我的表述,形成了集体主义的没有个性的‘假、大、空’的教科书文化,已完全沦落成了毫无生命活力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僵尸,必然会遭到学生们普遍的唾弃与‘撕书、扔书、烧书’的报应;教育领域是最需要个性、最需要情感、最需要精神、最需要多元的领域,而中国唯物主义思想主导下的教育体系恰恰缺少了这些元素,成了‘反文化’与‘反教育’;学术界深陷‘苏联唯物主义模式’的怪圈中而不能自拔,把社会发展的规律简单地定义为‘物质决定意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样一些非常片面而又落后的价值判断中;在今天西方的人文书店里,除了有一些佛教书和风水书以外,基本上找不到当代中国学人写的任何学术著作。”
   
   “显然,唯物主义是一种瘟疫,已经把中华民族的学术体系与教育体系彻底摧毁,使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里被落后的教条所主导基本上没有创新与突破,形成了学术一个模样,学校一个模样,课程一个模样,教材一个模样,教法一个模样,考试一个模样,个性一个模样,是一堆堆无精神、无灵魂的僵化物,成了全世界学术界的笑柄;这部分印证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断言: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世界强国,因为中国没有足以影响世界的思想体系。(据《凤凰周刊》2006年第16期的一篇文章,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针对“中国威胁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因为中国在100年以内不会有那种可以用来推进自己权力的先进思想、从而削弱我们西方国家的具有国际传染性的学说。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先进的思想。)”如读者有兴趣,点此作者和题目,即可在网上阅读全文。
   
   我认为,教授应为教出“学了反”的学生而自豪。对马列毛只有“学了反”才证明他们真的学懂了。懂得越透彻、反得越彻底。历史已经、和正在继续地证明着这条真理。
   
   严家祺在《沉痛悼念老友张显阳》一文中指出:“张显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几年中,在《人民日报》和中国许多报刊上,对毛泽东文化革命的‘继续革命理论’进行了大张旗鼓的批判,是当时胡耀邦思想解放运动中的一名旗手。张显扬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马克思恩格斯研究室主任。他通过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之后终于觉悟到,批判毛泽东,必须找到毛泽东思想的来源。他是中国有影响力的马克思主义专家,他研究了一生马克思主义,最后的结论是“必须批判马克思主义”。
   
   美国前总统里根,曾对此作过历史性的论断:
   
    “How do you tell a communist? Well, it's someone who reads Marx and Lenin.(如何知道一个人是共产主义者?看看那些读过马列的人吧!)
   
     And how do you tell an anti-Communist? It'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Marx and Lenin.(如何知道一个人是反对共产主义者?看看那些读懂了马列的人吧!”)
   (2010-02-06 04:32:19来自: 豆芽)
                                
   
   以上,我阐述了关于“学了反”的一点见解。在拙文题目中的所谓“说开去”,旨意何在?意即从另一侧面予以展开。“学了反”的另一侧面 ——具体地说是,与“学”相对的有“不学”,与“反”相对的有“不反”。现分述于下:
   
   一、与“学”相对的有“不学”,例如“不学而反”、“不学而赞”,也即感性地反、感性地赞。两者都是从切身感受出发:得利者赞,受害者反。前者大致是指以各级太子党(得利最丰)为核心的“红”几类;后者大致是指以地主(受害最深)为代表的“黑”几类。如再以是非划线,历史法庭基本上可以这样宣判:前者是站在历史的正确方面;后者是站在历史的错误方面。
   
   二、与“反”相对的有“不反”,例如“学了不反”或“学了赞”,也即理性地不反或理性地赞。在这其中,由两部分人构成:基本部分是御用学者,其次是犬儒主义者。如对每一部分再作细致分析:作为前者,郭沫若可算作极端人物。他出卖灵魂,见利忘义,以笔杀人,作恶多端,是十恶不赦的颠倒历史与文化之大是大非的大坏蛋。其余的,等而下之,大致是一些以五十步笑百步的中、小坏蛋。这两部分中的后者即犬儒主义者,是一批或富有心机、或浑浑噩噩的大、中、小混蛋。概括为一言以蔽之,则曰:“非坏蛋即混蛋,绝逃不脱两蛋之一蛋”。
   
   综合上述,从学生到学者,只要是以追求真理为目标的人,他对马列毛主义的唯一科学的态度,就只能是“学了反”。如此而已,再无其他选项。
   
   2014年1月3日于Geneva ,IL.
   
(2014/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