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孙丰文集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王军涛对“中國大陸和台灣民主運動的比較”中举出的四条理由,第一条是:“大陸的困境在哪?第一,國民黨的合法性來自於自由民主,威權是因為戡亂,民主化只是解嚴;但大陸共產黨有一套意識形態支持極權政治,憲政民主要有一套從意識形態到制度的根本性的變革。第二,台灣反對運動一直有個不認同外來政權的知識分子,蔣經國建設得再好,還是不認同,但大陸只要有一點蠅頭小利,精英就接受了專制統治和維穩理由。第三,台灣有美國制約。台灣精英崇美並受美國教育。大陸則獨立於世界之外。第四,國民黨在威權的時候從來沒有消滅私有制度,共產黨徹底建立集權後,至今國家仍掌控大部分資源,你不想被邊緣化,就得跟國家合作。最後,大陸的威脅也是個因素,台灣是威權政治時,大陸其實在政治功能上就是最大的反對黨。台灣必須要與大陸爭取國內外民心。”
   


   
   从实际的层面上讲,他说的已很对,但实际有没有“背后黑手”了呢?阿涛并未做更深层的还原,但的确还有比实际更始原的要素。无论什么政党什么制度,都是人的活动结果,但人却并非先天就能活动,而是成了能知识的人之后才可能。无论什么政党,什么制度其实都是用知识建立的成果。不只是实际的国民党、共产党是知识成果,单讲“国民党、共产党”这两个纯名词也是知识成果。既是两个成果,便肯定不同,如果相同就不会是两个。
   
   
   军涛的论点只依人的直接活动所建立起的国民党与共产党这两个实际成果为考证,却没有再深一层地还原到纯粹知识的更底层。不考察实际的国民党、共产党,只追究国民党、共产党这两个名词,也是知识呀。是知识就既是反映思想的形式,又有所包含的思想。在中山先生未组建,蒋介石先生也没去统领国民党的条件下,难道“国民党”这个专名就不表义了吗?它表的义不是知识内容吗?同理,在马克思没写《共产党宣言》,或没有“共产主义者同盟”之前,“共产党”或“共产主义”就不是语言的单位?就不表义了吗?它表的义能不是知识吗?这两个实际的政党所干的那些事,只不过是它们在没有成为实际之前只做为纯粹知识,所含有的那些思想的实际化罢了。也就是:如果它们不成为实际,则只有思维上(即逻辑)的真假。而成为了实际的,思维上的真假就被充实为生活中的实际的事态了。
   
   
   因而说这两个实际政党的实际上的善恶的根本的原因,其实是这两个名词所涵知识上的真假。
   
   
   让我们试着把军涛的命题做更深层更基始的还原,如:“國民黨的合法性來自於自由民主”,什么是自由呢?能自由的并不是人身,而是意志。但意志也是后天的经验所写就,因而其形成是必然,是不可抗。形成之后才是能力,而能力不问先天与后天,也不问本有与习得,都归属在生命独立性之内,所以自由就是生命的独立性不受外力的限制。而民主不过是把生命的独立性上升到政治层面,对个人生命独立性的承认与尊重。请注意:社会制度归根结蒂是围绕着许不许可生命独立而展开的。
   
   
   这就很容易一目了然到:“国民”这个词,在纯粹知识上设有对自然之物的人提出自然性之外的任何要求,没有任何的重塑原则。原来的自然人在“国民”之后还是自然人,所以说“国民”这个知识出自人性,归于人性,军涛指出国民党没形成出一套特别于人性的意识形态,已证明了这一推演的真理性。军涛睿智地指出国民党的威權是因為戡亂,也就是说它犯的错误是因外力压迫的后果,不是这一知识本身的矛盾性。它的民主化只是解嚴,也就是仅仅取消了由外力造成的那些束缚、压力,它做为知识所原有的思想并没有被动摇,是完全地保存了下来,因为不需要动摇。
   
   
   我们已说,自由民主直接就是生命独立性,那么,“共产主义”所共的是什么?不可能是无机物的“产”,因“产”不知痛不知痒,不能知识,共不共对它无意义。共产实际指向的只能是能知识的能力,但“能知识的能力”其实也已被生命吸收为组成成分,因而“共产主义”所“共”的直接就是人的生命独立性。只是马克思不创立这一学说,它成不了人类生活的实际,但它做为名称所包含的就是对“生命独立性”的取缔,它就是这个思想并不是因为马克思创立了它,而是它做为知识的原本涵义。它成为实际,造成人类的大灾大难才是因为马克思的创立。
   
   
   因而共产党的改革在根本上就不同于国民党,蒋经国先生只须放弃戒严,并不须对国民党这个原本的知识做出劫摇。但共产党在实际上有那么多罪恶,虽是由毛、邓、江、胡、习等一个个具体的人所犯,但他们所以犯下如此罪恶,是因他们不知对人而一味只去对党负起责任,要对党负责就必须牺牲对人的责任,因为党与人根本就不能同语,人是不疑的存在,党却是虚无。要对党(即对虚无)负起责任,就必须反人民。这是一点讨论余地都不存在的。
   
   
   要知道: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等的智慧是在共产党这个网里应用的。而赵紫阳。朱厚泽、潘岳,王军涛、胡平、严家琪……等却是在党笼之外把党当成被思维的对象来应用的。当然老孙头也是把党当成认识对象来运用个人智慧的。
   
   
   试问政治改革从哪里往哪里改呢?还不就是从实际已经发生了的人性异化里向人性回归吗!
   
   
   这种回归无论是什么形式的,是暴力的,政变的,还是自变的,或因走不下去不能不变的……都只能以动摇共产党这个知识为条件,在这个知识存在的条件下不可能有改革。这又是不容讨论的。但革改又是绝不能不发生的。无论什么变化,都将导致共产党的灭亡!
   
   
   基于已上两节所述,还有究竟是毛泽东带坏了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必然的选择了毛泽东?当下要批判要清算的最最的重点,是共产党还是毛泽东?即我们应清楚,变革究竟是变环境还是环境里的某些事实?因为只有人成为“能知识者”之后才能去活动,就证明是知识在塑造人,支配人。由我们的感觉所感知的主体性就不是第一因,它漏掉了对主体性背后的规定性的考察。我们的活动是被经验规定出能力之后才可能的,那规定我们的知识对于我们是先经验的。实际上是知识在支配我们,但我们却不能对知识支配我们有所经验,我们只能体验到自已是如何故意的,并不能体验为什么能够故意。
   
   
   对能够故意背后的规定要素的探索才是最根本的。
(2014/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