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孙丰文集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对----“习近平要求干部既有老黄牛品格又有千里马气势”的点评,纯是屎孩子玩尿泥的不靠谱瞎扯。
   


   
   原文为:“习近平同志指出,在工作作风上要适应新时期的要求,要有一个大的转变。不能仅仅是一个老黄牛,也不能只是一个空谈家,而要把远大目标和务实工作结合起来,既有老黄牛的品格,又有千里马的气势,既是一个有胆有识的战略家,又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实干家。要坚决改掉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唱高调、尚空谈等假大空恶习。要改变单纯靠会议和文件指导工作的做法,实行面对面领导。要提倡说短话,开短会,戒掉“穿靴戴帽”,切忌空话、套话。要从“文山会海”中彻底解放出来,集中力量抓大事,抓实事。习近平同志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带动正定县领导班子努力践行这些要求。”
   
   
   习近平你可以指示人去读书,去工作,去买包子卖包子,你不能指示别人去做什么样的梦,也不能指令别人拥有什么品格,什么气势。因为任何指令都能只有效于机械性活动,只有效于有边有沿的心外事物。一个人的素质有两个来源,一是遗传,凡自然品质是来自遗传,比如体质、体形,机智度、个性的急缓,敏感还是迟钝……等等。社会品质则来于环境的塑造和影响,因而取决于借以存身环境的质量,没有人能在清醒时设计出一种梦境然后照着做梦,也没有人能为自己设计一种品格或气势,因为品格与气势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动的形成的。常言说的“近朱则红,近墨则黑”。这在概率上是绝对真理,“孟母断机”与“孟母三迁”,印度影片《流浪者》,都是环境决定人品的实例。世界上近百名动物收养的人,由什么动物所收养就成为什么动物,美国有一个既非人养也非任何动物收养的女孩,你就弄不清她是什么。这都证明了是环境在规定并造成人的社会人格。
   
   请求你明白:你的队伍贪脏枉法,欺上凌下,就是共产主义这个伟大理想与远大信念的结果。因为共产主义永远在远大中,看不见摸不着,永远是不能与经验相遇的,所以永远的初级阶段着。永远天堂的后果就只好嘴皮子一套,行为是另一套啦。
   
   
   习近平希望他的党的干部品格如黄牛,气势如宝马,我一点也不怀疑。你有此愿望不能也不该向他们提,而是向教育家提,让教育家设计出一套教育工程,造成一套有这种步骤和环节,有这种功能的环境刺激,由朱的环境来保证其所染作品的红,你不能直接的“要”红,只能对贯彻了六十多年的外在文化实施向内在文化的回归。如果指示一个人要他有什么样的品质他就能有这一品质,社会还能到今天这个样吗?还会有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吗?你把人的品格形成当成做广播体操,当成喊口号,表决心了。
   
   
   我要说的是:“可育性”是人的一种性质,是潜在的,完全被动的,不是可自觉选择的。最初的人只是一张洁白的纸,任凭经验(即外部刺激)在上面书写。为什么同血脉的人在善恶上可能相反?就因发生最起作用的外部刺激具有意外性。但在社会总环境的轮廓合乎人性的条件下,对人发生善的刺激的概率要大,但总也有恶性剌激的可能。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各有势力的学派几乎都是内在型,儒、道、佛、玄,及后来的宋明道学,都只是关于自身,即“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教导。孔子所以是思想家与教育家,就在于他的学说本身就是方法,既是思想又是工程。在这一体系内,受教者怎么去思想,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我”以外,全是自已做证明给自己看,自已给自已立规范,他怎么会育出那么多的“孜孜为利者”呢?习近平要他的干部们有“黄牛之品格”与“千里马的气势”是一种外向性指令,这可不是练队列作体操,也不是技术操作,人能有选择地去做的事必须是相对的,是有所为的,是主动的。而人的品质是非所为的,是被动,形成的。只能是不声不响地对现实的文化性质实施内在化的改造,就是由好的善的环境来保证人品。你习近平不须直接去管人让他们如何如何,只须去重造和净化他们借以存身的环境。
   
   
   习近平讲的话可证,他老人家竟连中国的正宗文化是什么型,共产主义做为文化又是什么型,这个文化性质的大前提都没去想。就如同三九年的沈元在福建三明中学教数学,给孩子们讲哥达巴赫猜想,他说什么偶数、奇数的,孩子们不懂,他干脆说双数单数。这下孩子们懂了,第二天一上课,十六个孩子有十五个就把二百年没解决的哥达巴赫猜想全“解开”了。教授哈哈的笑着说:“……你们解的题我是连看都不要看的,全是想骑着脚踏车上月亮……”随手扔到纸筐里去了。习近平你是最公众的人物,百姓有拿你来打哈哈的兴趣,而你就应有享受被百姓拿你打哈哈的这种境界,你在河北讲的话,其中最主要的思想,在逻辑上就是三明中学这些孩子们交给沈元那些答卷。你也是在骑自行车蹬月,你连你讲话所属概念都还没弄利索,就把驴笼嘴吊到马尾上去了。如果你能把老孙的骂当成一种乐趣,那才可算可教。
   
   
   还有一个孩子没有交,他不敢,他老受同学的欺服,赤着脚,连鞋都没有。就在这堂课上下了赌注,你们笑吧,欺服我吧,我是非要去摘这颗明珠不可的。他就是陈景润。说到这里,我们看到了能成为大师的人自有他的绝招。这个流落着的教授,他不当授课的先生,却去做孩子头,就是叫他做幼儿教师他当的也会不同凡响,他喜皮笑脸,和孩子们又打又闹,没大没小,他哪是上课,他分明就是孩子王,上树爬七啬,就是逗着孩子们取乐。他随手撒播,不求直接的收获,正是他的嘻皮笑脸的逗乐,让孩子们上了当受了骗,全学进去了。他无意间造就出一个陈景润。
   
   你习近平不是想要干部们有黄牛品格吗?直接是要不来的,你立了竿,当然马上见影,你吃了包子,全中国的官都去“亲民啦”,连公安部副部长都上街巡逻,那是真的吗!非也,全是作给你看的。你不是反四风吗?可新一轮四风的始蛹者正是你习近平。你看看当年的沈元是怎么来教中学的吧,他的行为就是把自已充当了环境!
(2014/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