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孙丰文集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对----“习近平要求干部既有老黄牛品格又有千里马气势”的点评,纯是屎孩子玩尿泥的不靠谱瞎扯。
   


   
   原文为:“习近平同志指出,在工作作风上要适应新时期的要求,要有一个大的转变。不能仅仅是一个老黄牛,也不能只是一个空谈家,而要把远大目标和务实工作结合起来,既有老黄牛的品格,又有千里马的气势,既是一个有胆有识的战略家,又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实干家。要坚决改掉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唱高调、尚空谈等假大空恶习。要改变单纯靠会议和文件指导工作的做法,实行面对面领导。要提倡说短话,开短会,戒掉“穿靴戴帽”,切忌空话、套话。要从“文山会海”中彻底解放出来,集中力量抓大事,抓实事。习近平同志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带动正定县领导班子努力践行这些要求。”
   
   
   习近平你可以指示人去读书,去工作,去买包子卖包子,你不能指示别人去做什么样的梦,也不能指令别人拥有什么品格,什么气势。因为任何指令都能只有效于机械性活动,只有效于有边有沿的心外事物。一个人的素质有两个来源,一是遗传,凡自然品质是来自遗传,比如体质、体形,机智度、个性的急缓,敏感还是迟钝……等等。社会品质则来于环境的塑造和影响,因而取决于借以存身环境的质量,没有人能在清醒时设计出一种梦境然后照着做梦,也没有人能为自己设计一种品格或气势,因为品格与气势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动的形成的。常言说的“近朱则红,近墨则黑”。这在概率上是绝对真理,“孟母断机”与“孟母三迁”,印度影片《流浪者》,都是环境决定人品的实例。世界上近百名动物收养的人,由什么动物所收养就成为什么动物,美国有一个既非人养也非任何动物收养的女孩,你就弄不清她是什么。这都证明了是环境在规定并造成人的社会人格。
   
   请求你明白:你的队伍贪脏枉法,欺上凌下,就是共产主义这个伟大理想与远大信念的结果。因为共产主义永远在远大中,看不见摸不着,永远是不能与经验相遇的,所以永远的初级阶段着。永远天堂的后果就只好嘴皮子一套,行为是另一套啦。
   
   
   习近平希望他的党的干部品格如黄牛,气势如宝马,我一点也不怀疑。你有此愿望不能也不该向他们提,而是向教育家提,让教育家设计出一套教育工程,造成一套有这种步骤和环节,有这种功能的环境刺激,由朱的环境来保证其所染作品的红,你不能直接的“要”红,只能对贯彻了六十多年的外在文化实施向内在文化的回归。如果指示一个人要他有什么样的品质他就能有这一品质,社会还能到今天这个样吗?还会有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吗?你把人的品格形成当成做广播体操,当成喊口号,表决心了。
   
   
   我要说的是:“可育性”是人的一种性质,是潜在的,完全被动的,不是可自觉选择的。最初的人只是一张洁白的纸,任凭经验(即外部刺激)在上面书写。为什么同血脉的人在善恶上可能相反?就因发生最起作用的外部刺激具有意外性。但在社会总环境的轮廓合乎人性的条件下,对人发生善的刺激的概率要大,但总也有恶性剌激的可能。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各有势力的学派几乎都是内在型,儒、道、佛、玄,及后来的宋明道学,都只是关于自身,即“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教导。孔子所以是思想家与教育家,就在于他的学说本身就是方法,既是思想又是工程。在这一体系内,受教者怎么去思想,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我”以外,全是自已做证明给自己看,自已给自已立规范,他怎么会育出那么多的“孜孜为利者”呢?习近平要他的干部们有“黄牛之品格”与“千里马的气势”是一种外向性指令,这可不是练队列作体操,也不是技术操作,人能有选择地去做的事必须是相对的,是有所为的,是主动的。而人的品质是非所为的,是被动,形成的。只能是不声不响地对现实的文化性质实施内在化的改造,就是由好的善的环境来保证人品。你习近平不须直接去管人让他们如何如何,只须去重造和净化他们借以存身的环境。
   
   
   习近平讲的话可证,他老人家竟连中国的正宗文化是什么型,共产主义做为文化又是什么型,这个文化性质的大前提都没去想。就如同三九年的沈元在福建三明中学教数学,给孩子们讲哥达巴赫猜想,他说什么偶数、奇数的,孩子们不懂,他干脆说双数单数。这下孩子们懂了,第二天一上课,十六个孩子有十五个就把二百年没解决的哥达巴赫猜想全“解开”了。教授哈哈的笑着说:“……你们解的题我是连看都不要看的,全是想骑着脚踏车上月亮……”随手扔到纸筐里去了。习近平你是最公众的人物,百姓有拿你来打哈哈的兴趣,而你就应有享受被百姓拿你打哈哈的这种境界,你在河北讲的话,其中最主要的思想,在逻辑上就是三明中学这些孩子们交给沈元那些答卷。你也是在骑自行车蹬月,你连你讲话所属概念都还没弄利索,就把驴笼嘴吊到马尾上去了。如果你能把老孙的骂当成一种乐趣,那才可算可教。
   
   
   还有一个孩子没有交,他不敢,他老受同学的欺服,赤着脚,连鞋都没有。就在这堂课上下了赌注,你们笑吧,欺服我吧,我是非要去摘这颗明珠不可的。他就是陈景润。说到这里,我们看到了能成为大师的人自有他的绝招。这个流落着的教授,他不当授课的先生,却去做孩子头,就是叫他做幼儿教师他当的也会不同凡响,他喜皮笑脸,和孩子们又打又闹,没大没小,他哪是上课,他分明就是孩子王,上树爬七啬,就是逗着孩子们取乐。他随手撒播,不求直接的收获,正是他的嘻皮笑脸的逗乐,让孩子们上了当受了骗,全学进去了。他无意间造就出一个陈景润。
   
   你习近平不是想要干部们有黄牛品格吗?直接是要不来的,你立了竿,当然马上见影,你吃了包子,全中国的官都去“亲民啦”,连公安部副部长都上街巡逻,那是真的吗!非也,全是作给你看的。你不是反四风吗?可新一轮四风的始蛹者正是你习近平。你看看当年的沈元是怎么来教中学的吧,他的行为就是把自已充当了环境!
(2014/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