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孙丰文集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瞪大眼,竖直耳,纵然你沿着两个党的走过的路程追到根,也解释不了这个问题。孔子说“人之初,性本善”,可到战国后期同是儒门的荀子却提出了“人性恶”,到底人之初是性善还是性恶?我们也去崇洋媚外一回:英国光荣革命时期的政治家、医生、思想家洛克在他的《人类理解论》里说:人之初,不善也不恶,脑组积只是一张纯白纯白的纸,只等着经验在上面涂写。他说的经验,就是环境的刺激和规定。仅为一张白纸的小孩子,什么新竒就易摹仿什么,杀猪也足以构成刺激,孟子的第一次过家家就摹仿屠宰;吹鼓作乐也构成娱乐,孟子的第二回过家家是摹仿吹鼓手。孟母够伟大,她竟在二千多年前就经验到是环境来造就人,故而三迁与读书者为邻。
   


   
   可在习近平的打虎里,并分析不出对“知识是有起源的”的考量。他们至今也没有对人借以存身的环境才是人的守操、品质的来源的觉察,没有把人的存身的环境,把人文资源当成国家治理的最重要的内容。
   
   习近平不知他的真正的抗力就是共产党,共产党也不知那必定埋葬它的力量正是共产主义。
   
   
   他们都只能从主观的意志,仅凭着直观来讲“敌对势力”,讲西方反华势力,却不知从知识的起源上来追踪善恶、正邪的源出。试问,如果孙中山不建组国民党,是否说“国民党”就不是语言中的一个单位,一个名词?如果是,那它反不反映知识、理解或思想呢?它只做为语言中的一个成分所反映的知识、理解与思想是不是与孙中山组织成的国民党有不同?同理,若马克思不写《共产党宣言》,不创立共产主义学说,是否人类语言中就没有这两个成分,没有这两个名呢?只考察语言中的共产主义、共产党,其包含的知识、理解、思想会与马克思的创立有所不同吗?国民党这个词包含的知识与实际的国民党所包含的知识分毫不差,所以这个词所储存的思想与中山先生的创立完全无关。同理,共产主义、共产党这两个纯名所包含的知识也与马克思的创立毫无出入。
   
   
   正是在这里,在知识的纯粹性方面,国民党与人的自然性是相容相顺的,因为它没在人以外提出超越人性的原则,即使是因历史时代的任务或领袖后天的错误曾使它陷于过专制,它仍有修正的余地,因为做为纯知识的国民党,在纯知识上并不与人性相冲突。但做为纯知识的共产党、共产主义,并不须进入到实际,只做为知识就与人性相悖反,相冲突。无论你怎么政改,你都无法把它改造到不与人相冲突,这是由它的知识性先天地定死了的。
   
   
   所以说共产党没有自新的任何可能。蒋经国成功地完成了国民党的自新,以他在国民党的同等威权,他也完成共产党的转型。国民党不需要转型,它只需撤去“戒严法”即可自新,共产党却必须转型才能民主,可一转型就不是共产党了。即便如赵紫阳所见:只有邓小平有这个权威,但邓一旦真要转型,也非以亡党为代价不可。凡是完成了转型的共产党,实际上没有一个存活下来的。
   
   
   所以说,共产主义、资本主义、阶级斗争、反革命、右派、资产阶级自由化、敌对势力……等等,这都是我们说的一些话,因而是知识成果。知识成果表示既是形式,又是内容。它们是有来路有起源的。可是共产主义学说的创立,仅仅是对知识成果的使用,没有对这些知识做出起源上的了解,因而一旦进入到实践,纯知识上的矛盾就被机制成社会的实际分裂与危机。所以说当下中国的问题其实就是做为纯知识的共产主义所含的思想矛盾在实际生活上的表现。政客们已被运转着的社会链条所绑架,人在链条,身不由己。比如说刘少奇不能算一个恶人,可在文革之初,他向在南方“休息”的毛泽东报告:要以比反右斗争更坚定更无情的态度来抓右派。如果刘来主持文革,只能比毛更极端,决不会比毛有少许仁慈。人的智慧扭不过运转着的社会机器!习近平这一年多的活动,用老孙的话说,他只造句不解词,造句就是实践,只要你活着就非说话不可,日常人说话全是造句,只有学养了的人才用解词来保证所造句子的准确。解词就是分析,把主词分解成组成它的要素,检阅这些要素是否被主词包含着。只有解词(分析)才能保证结论的真理性。
   
   
   因为我们说的话全是知识成果,直接地运用它们就是囫图吞枣,在某种程度上说,《共产党宣言》所以造成如此大的灾难,就因创作者对诸多概念只有成果层面的应用,没有起源层面的把握。而胡锦涛、习近平都算不上恶人,可为什么干的却都是坏事?就因他们在人文学养上根本没达到对知识起源的察觉。他们嘴里的“敌对势力”只出自情感的指向,如果往起源上追,又哪有什么敌人?知识不只有起源,还有精致程度,在使用上也有限度。不只是在学问上要追究到起源,社会联系事关人命,远比治学更应严刻,但却被实践的实际性所掩映。
   
   
   德国是马克思的故乡,英国、法国是他从事实践的地方,可为什么产生马克思主义的土地却使马克思主义所无从立足呢?就因欧洲发生了文艺复兴,人本主义思想根深柢固,知识阶层的省悟及时,而且,从笛卡尔创立了理性,经了洛克、休漠、斯诺莎、莱布尼茨,特别是德国古典哲学的洗礼,西欧的人文主义体质健康,已经完成了纯粹理性的批判,知识界不是简单地只着眼于既成的成果,而是追综知识的起原,对错误和武断地应用理智有足够的免役力。所以马主义只能在没经受理性批判洗礼的俄国找到落脚处。我的意思是:我诚恳地要共产党人知道:改革,改什么?就是改造人文环境,请洁人文资源,中国的人文环境就是共产主义文化。中国的人文资源就是由共产主义的贯彻所机制出的意识形态。中共的改革就是扫请共产主义的一切遗留,就是诮灭共产党。这不只是民运的任务,更是社会历史的自发进程,应该说也是共产党人的任务。理解这一理论越早,华厦所受的苦难可能就越轻些,反正迟早都是这一步。对共产党来说,我的理论并不是敌对,而是纯粹知识的真正洗礼,你们只是个境界的到没到。
(2014/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