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最近,南方报业集团以法人身份对郭飞雄等人的指控,已经出现了郭飞雄等人“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的卷宗中。作为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管委会主任和党委书记的莫高义,已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千夫所指。 1,助纣为虐,羞为文化人 作为一个文化人,应该有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意志,高尚的情操,铮铮的脊梁。为公平不患个人得失;为法理不怕枷锁系身;为理念不惜杀身成仁;为黎民不惧舍生取义。2000年前的司马迁,身受腐刑悲愤交加,秉笔直书树写春秋。他站在历史的高度记录历史;他站在公正的立场书写人物,以致2000多年后的今天,他对历史及人物的评价,依然是学术界历史界的标杆。 虽然司马迁被施以宫刑,但他的人格始终完整。对掌控他命运的皇帝,他依然进行臧否,再次显示了他 “时穷节乃见”的情操,显示了文化人的风骨和气节。 50年前的文化陈寅恪,一贯坚持“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意志”。哪怕他陷入厄境,哪怕他一息尚存,他依然用生命捍卫他“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意志。”他留给世间最重要的“不是他的学术成就和有形的文字著述,而是无形的人格遗产。他傲然独立的精神风貌,是他穿越时空的力量所在。”在司马迁和陈寅恪身上,体现了五千年的儒家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之魂。 莫高义作为一个文化人,对曾经声援《南方周末》的郭飞雄等贤士,不是涌泉相报,而是反戈一击恩将仇报。不但积极配合警方搞政治迫害,还信口雌黄构陷污蔑,实在是个‘无崇高不仁义’的卑鄙小人。于情不容,于理不法,于公不正,于私不忍。以致同道侧目,同仁寒心。 “前有秋雨含泪劝告,今有高义栽赃陷害”。但是,助纣为虐的莫高义,将比余秋雨,更丑更不堪。 2, 落井下石,耻为媒体人 作为一个媒体人,应该秉承明朝的杨继盛的“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精神。这副对写出了媒体人办报的宗旨,也写出了媒体人做人的准则。民国媒体人成舍我也喊出“惟其不怕头破血流,才配做媒体人”的口号。“言论公正、不畏强暴、不受津贴,消息精确”是成舍我办报唯一的原则。他因在《健报》上刊登反对袁世凯的文章而逮捕;又因反对专制体制而动辄进牢,但他从不畏惧强权,从不向黑势力妥协投降。  世界级的搜索引擎google,有一条“不作恶”的底线,哪怕在中共巨大的利益和强大的要挟下,它们也绝不踩底线;柏林墙上的士兵,心里藏着“枪口抬高一公分”的规则;甘地的“不合作非暴力运动”得到印度各阶层人民的相应,也得到了媒体人的拥戴--媒体人在高压下可以沉默,可以缄口,但绝不能在高压下做恶。“不作恶”几乎成了文人约定成俗的规则,成了媒体人心照不宣的准则。 莫高义作为一个媒体人,不但不遵循“不作恶”的规则,还落井下石雪上加霜。他在对同仁下手时也对正义下手,对法律下手,对民主宪政下手,对真善美下手。从此,“莫高义”将是媒体的耻辱,报界的污垢。“人从宋后少名桧 白铁无辜铸佞臣”。当独裁大厦倒塌之日,就是莫高义跪在地上之时。   3,善恶不分,枉为社会人 作为一个社会人,要有做人准则。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管子•牧民》:“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礼不愈节,义不自进,廉不蔽恶,耻不从枉。故不逾节则上位安,不自进则民无巧诈,不蔽恶则行自全,不从枉则邪事不生。” 古有“竹林七贤”。有就刑前弹奏‘广陵散’的嵇康;有前赴后继、慷慨赴死的齐太史三兄弟,有一片丹心在的文天祥、史可法等人。近有慷慨面折毛泽东的梁漱溟;有坚持‘人口论’的马寅初等。他们的风骨、品格、精神,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中华文化历经磨难而不衰、几经困顿而不堕,一脉相承到现在的国粹。 莫高义作为一个社会人,不但没有‘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相反还利用报纸荼毒众生,邀宠上位;借用媒体暗伤忠良,粉饰迫害。面对专制体制的杀戮,你没发出一声呐喊;面对独裁政府的倒行逆施,你谀笑逢迎,你匍匐配合。你认字,但没写过一篇讨伐的缴文;你有嘴,你的嘴不是呐喊而是品咂—品咂权利带来的美味;你的嘴不是怒吼而是吸吮—吸吮权利带来的民脂民膏。你活着,就是瞅着主子的眼色行事;你活着,就是为主子放的每一个屁喝彩。 4,媾和出卖,愧为大男人 作为一个大男人,应该有男人味。什么叫男人味?那就是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关爱寡鳏,体恤弱势。这些男人应该具有的品质你有吗?你没有!你依附于权贵,干着洗脑换脑的勾当;你侧身于豪门,干着抬轿子吹喇叭的营生。 作为一个男人,你连一个女子都不如。邓玉娇敢把修脚刀,扎进狗官淫吏的胸膛。你何曾有邓玉娇的骨气和自重?何曾有邓玉娇的贞烈和勇敢? 2013年初发生的南周事件,是由《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违规篡改所引发的,该报内部人公开对违规篡改行为表示抗议,人们获知这一消息才并自发前往南周报社门口进行声援。涉案被抓的郭飞雄、袁兵、袁小华等人,只是在现场举牌和演讲,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自身的意愿和诉求,行使宪法所明确规定的公民表达权而已。 郭飞雄等人不但不是罪犯,而是大写的公民,是社会的脊梁,是中国的栋梁。作为公共新闻机构负责人的莫高义,媾和独裁,参与迫害,臣服主子,出卖贤士。你这个没有富贵也要淫,没有威武也能屈,没有贫贱也要移的人,不但饕餮了自己的良心,饕餮了社会的良心,还挑衅挑战了人类的底线。莫高义:天作孽,犹可 违;自作孽,不可活!

(2014/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