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鸭绿江的硝烟尘埃刚定,老家来信。土改结束,家里被评为下中农。可有人写了揭发信,县里正在调查此事。启东老家本来有良田数亩,经老爹的吃喝嫖赌折腾的所剩无几。以前恨老爹恨到骨髓里;现在谢老爹谢到肺腑里。以前爱妈爱到骨髓里,现在恨妈恨到骨髓里。爹啊爹,感谢你的吃喝嫖赌。妈啊妈,早杀牛早铲屋,焉有你儿子惶惶不可终日?这天老陈回家,破天荒从怀里掏出一包卤菜。“今天我高兴啊!李弟让我打了入党报告。”“你把下三滥的话当圣旨?”“如果我能入党我就是组织的人,孩子也是组织的后代。我要孩子……我要孩子。”老陈一把抱住老伴拉灭了灯。 “居民同志们……”喇叭一响,老陈停止了动作。“居民同志们,居委会有重要通知……”高音喇叭一遍遍地嚷着。老陈弓起身竖起耳,像一跃而起的兔子。老伴搂住他:“别管……我们要孩子。”喇叭声消失了,老陈还是‘弓起身竖起耳’的造型。“为了孩子……为了孩子。”老伴抚摸着他的后背。“我不行了……一听到喇叭我就不行。”老陈用手捂头。一滴泪沉重的泪,滑出老伴的眼眶。

   老陈一进弄堂,一个女孩扑过来,老陈抱起她,用胡子亲她脸蛋。女孩边叫边躲,惹的大家都笑了。“笑什么?”一束电筒光射在老陈脸上,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档。“他妈的!哪有电筒这么照人的?”小脚女骂着。“我在执行公务,你们是妨碍公务。”二流子沉下脸。“早上把你妈打的鬼哭狼嚎也是公务?”“要革命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你这是暴行--万善孝为先。”“这个小脚老太又在宣传封建思想。”二流子冷笑着。“最近台湾空投特务。从现在起,每家来人一律到居委会登记。”“侄子来上海被我拒绝,这事已向李弟汇报了。”老陈陪着笑脸。“李弟?就是脸上长痣,右手少二指头的?”“你认识他!”“把寡嫂的肚子搞大逃到上海;嫖妓不付钱被砍手指,烧成灰我都认识他。”“臭味相投的一对。”小脚女抱起女儿。“赶紧吃饭。”老陈拽住小脚女朝屋里推。“老娼妇,别惹我。咚咚锵!30年河东30年河西。咚咚锵!鲤鱼跳龙门咸鱼要翻身。”二流子晃着手电远去。“共产党咋用这种人?”小脚女气愤地把饺子扔进锅里。“昨天有孕妇哭哭啼啼找到厂里,说李弟是孩子的父亲。”“吃你的饺子。”老陈朝老伴使个眼。“七寡妇把前楼让给二流子,自己住到亭子间了。”山东汉把醋端上来。“搬家时居委会都来帮忙,七寡妇还笑着张罗。那个笑,特难受。”“贱骨头!打左脸,贴右脸。哥,咋不吃了?”小脚女问“饱了。”老陈放下筷子。“金条捐了,没钱买房。还不抓紧生个孩子?”“他现在不行了。”老伴叹口气。“一听喇叭一见标语就不行。”“这如何是好?”小脚女拍着手。“养娃不抓紧,过村没那店。”“心惊肉跳的养什么娃?与其生个耗子还不如绝种。”老陈一脸恹恹地走了,老伴一脸恹恹地跟在他后面。一场饺子宴,无滋无味地收场。

   半夜时,老陈醒了。心口有了异样:说疼不疼,说不疼却是疼。捐金条那几天,心口也疼过。疼算什么?关公刮骨,袁崇焕凌迟,不就一个疼。现在不是疼而是恐惧。恐惧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用发丝系在头上的一把剑。高高地悬着,晃着,荡着,不知道哪一分钟哪一秒落在头上。他睁着眼,他在等天亮。天亮后取信,看生还是死,看凶还是吉?阁楼上看不见星星月亮,看不见太阳云彩,活脱脱就一座坟墓。真要是坟墓有多好:没有标语的刺激,没有喇叭的骚扰,没有窥觑的目光,没有心口不一的汇报。老陈烦躁地翻了个身,顺手扭开枕边的收音机,。旋钮一开,'吱吱'声冒出。老伴蛇一样窜起,抢过收音机塞进被窝。“深夜开收音机,忘了王老师的教训?”“哎呀阿,我昏了头。”老陈甩了自己一巴掌。 半月前,王老师因收听敌台而判刑,揭发者是治安员猴三。虽然王老师三呼冤枉,猴三一口咬定在窗下听到‘'吱吱’声。吱吱声就是电台声,深夜听电台就是敌台。“深夜开收音机,裤裆上的泥,不是屎也是屎。”老伴在被窝里摁了开关。“我去观察情况。”老陈下了床。“我比你灵活。”老伴压低嗓门。“赤脚加掂脚。”“别开灯!”“嘘!开门时轻点。”“明天锁上抹油。”“楼梯也抹油。”“门上挂风铃。”“窗口放盆花-没花别上楼。”“我家哪来的窗?”“啊呀!我糊涂了。”老伴蹑手蹑脚下床,脚尖着地双手摇摆。企鹅走到门口,突然跌倒了。老陈一跃而起,以夜猫子的敏捷扶起妻。老伴一声嘘,老陈抿紧嘴。老伴打手势,老陈瞪大眼。老伴一挥手,老陈闭上眼。一对哑夫妻哑语正练的酣,老伴一个STOP的手势。“陪我上楼睡觉。”声音蛮横,一听就知道是二流子。“你妈在……给我留张皮吧。”声音哀怯,一听就知道是七寡妇。“给你一个选择题。”二流子奸笑着。“一是当着你儿子的面强奸你,二是当着我妈的面强奸你。二选一。”“我…..跟你走。”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二流子当着母亲的面奸女人,天打雷劈。”老伴抖啊抖,抖成一团毛毛虫。

   天亮了,老陈冲下楼。打开信箱,依然空空。早晨的雾浓如牛奶。牛奶!牛奶!现在牛奶都供应给当官的。那个啥活不干,专整人的李弟,每天都喝政府供应的牛奶。白雾中有个绿点移动,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接过邮递员给的信后,他已经没力气撕开牛皮信封。“给!”老伴撕开信封。他只瞥了一眼,如一个高升炸开。“太好了……亲爹啊!”“怎么了?”老伴捂住胸口。“格格!”他傻里傻气地笑着,又傻里傻气地哭着。老伴把他摁在床上,拿起火罐。后背上密密麻麻插满了火罐,老陈还在一往深情地呼爹唤爹。“上医院?”老伴小心地扶起他。“我不是范进中举,没发疯,没癫狂。。”“干嘛呼爹唤爹?”“没爹的吃喝嫖赌,哪能评上下中农?”“感谢他的吃喝嫖赌?”“要是爹抽鸦片更好—没有瘦牛破屋,我就是贫农。”“儿子盼老子抽鸦片,这是什么世道?”老伴叹了口气。

   老陈赶到居委会时会议已经开始。薛书记瘦骨嶙峋的脸上,满是杀气。薛书记和老陈同庚,丈夫是码头上的混混。在一次黑帮混战中被流弹误杀。共产党进城后,她对组织痛说革命家史:混混是罢工领袖,流弹是谋杀证据。“红灯记”出场后赢得组织青睐。薛寡妇,七寡妇,成了革命和反革命的分水岭。“居民同志们!镇反运动钓出二条鱼。一条大甲鱼已押到监狱,一条小甲鱼也被擒获。”薛书记大手一挥。 “这小甲鱼……是学生娃。”“他是王老师儿子。”“请问薛书记,这孩子能有什么罪?”山东汉的脸涨的通红。“猴三揭发了他父亲收听敌台,他就向猴三行凶报复。”“猴三!有这事吗?”小脚女大声问。“下午我在巡逻,兔崽子说我冤枉他父亲。那天我清清楚楚听到'吱吱'声,这不是收听敌台是什么?”“宪法上没写'吱吱'声就是电台声;宪法上没写听电台就是收听敌台。”“小兔崽子嘴还硬。”薛书记劈手一耳光。“他还是孩子。”老陈失声而叫。“孩子?说话的站出来。”薛书记一叉腰,老陈赶紧弯下腰。“孩子就不能搞反革命报复?”“一个孩子能搞什么?”依然是小脚女单薄的声音。“为什么13号老出事?昨天收听敌台,今天阶级报复,明天呢?后天呢?”薛书记威风凛凛地问。“猴三!接着说案情。”“我让他和老子划清界限,他打了我一耳光。”“他打你时,你一定蹲着。”有个声音冒出来。“为什么要蹲?”“你高他二个头,你不蹲,孩子怎么能打到你?”“对啊!”“就是啊!”有人在笑。“难道这个小甲鱼不能惦着脚尖打他?”薛书记冷笑着。“后来呢?”“后来我把他拖到了居委会。”猴三鼻腔一耸,把荡秋千的鼻涕收回去。“再后来呢?”“再后来把他抓到居委会。无产阶级胜利了。”“还有刀。”“什么刀?”“你忘了腿上的伤?”薛书记白了猴三一眼。“我想起来了,他……用刀砍我,这是凶器。”“我没行凶,这是美工刀。”小王挣扎着。“居民同志们,看看猴三的伤。”薛书记撩起猴三裤脚。“让我看看。”小脚女挤出人群。“看什么?”猴三惊慌地后退。“要看也论不上你。”薛书记拦住小脚女。“你们栽赃诬陷。”小王嚷着。“闭嘴。”薛书记捂住小王的嘴,随即一声惨叫:“小甲鱼咬我手了。”

(2014/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