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
苏明张健评论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两三百年前,亚洲人或许根本不知道在亚洲的西边还有个欧洲,当然就对欧洲人的文化生活和习俗知之甚少。但是欧洲人却是很早就知道有个亚洲,并且对亚洲人的文化生活和习俗了解的十分清楚。因为欧洲的文明是来源于亚洲,他们把亚洲称为晨之国,就是早晨之国,把自己的欧洲称为是夜之国。

   欧亚大陆在地质上是同属于一块板块,又为什么要划分出两个洲呢?这是与地理和行政划分完全无关的,而是文化上的划分。欧洲人把这个板块上基督教世界,划分为欧洲;其他宗教和文化的地区就是亚洲。因为欧洲人认为他们在精神上和亚洲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而这个区别就是自由与专制的区别。

   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古希腊文明奠定了欧洲人文主义的基础,当今世界上的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的所有基础学科几乎都是创建于古希腊,同时对于国家政治的理性探讨也是从古希腊开始的。自由主义思潮更是源于古希腊,古罗马文化奠定了政府和议会,法律和法制的政治和法律的体系。而基督教文化帮助了欧洲各民族的人民建立了道德的规范。

   黑格尔在研究了世界历史以后曾经说过,“在东方只有一个人是自由的;在古希腊是有一部分人是自由的;但是在日耳曼各个国家所有的人都是自由的。”自由之所以被认为是如此的重要,就是因为没有个人的自由就不会产生民主,更不可能发展科学。组成西方文化三大支柱中的古希腊、古罗马文化是理性的文化,基督教文化是感情文化。

   科学是人文主义的理性产物,而宗教是人类社会的产物。当一个人要去做什么事情,或者是要投身于一个事业的时候,需要的首先是感情,而投身之后则是处处需要理性。有人说人是感情动物,但是人之所以能够不同,并且高于任何动物的则是因为有理性。而理性的存在就是人,理性是区别人和动物的唯一标准。而不可否认的是,各个不同物种的动物们之间也是有感情的。作为人,理性和感情是并存的,那么结论就是:科学与宗教也是并存的。

   人把现实世界中所得到的经验提升到理论,靠的是科学和哲学。把理论推升为真理的,则靠的是宗教。科学帮助了宗教,但是宗教却时常的否定科学。其实从社会伦理上讲,科学与宗教也就是人的理性和感情,是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要达到相同的目的,那就是人要爱人,促成和谐和世界的大同。

   共产主义是哲学的一个理论,有待更深入的研究和检验。共党们却把这个极不成熟的理论推崇为颠覆不破的真理,以这个所谓的真理去否定文化、历史、以及伦理社会。更是以此为尚方宝剑,屠杀镇压人民,把理性的哲学变成了狂热的共产教,仿效欧洲中古世纪基督教与世俗权力的相结合,在中国大陆建立了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的统治。因此,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共党这个团伙既不具有人的理性,也不具有人的感情。 这个结论虽然是残酷,然而从共党们的一贯所为来分析,除去这个结论以外,很难再有其它的解释了。

   我们不妨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生物学家达尔文,大家都知道他提出了进化论。达尔文曾经去南美洲进行了数年的考察,发现了古今的许多生物,从分布到形状上都有着一定的联系。就是他估计今天的许多生物,都是古代的这些生物的退化,而不是近代人说的进化。退化的过程是经历了漫长年代的缓慢变化,为的是适应整个自然环境的变化。他的这部巨著的英语的原文不是进化论而是渐变论,是生物逐渐变化的论述。达尔文在原著中说得十分清楚,他是观察到了什么现象,于是就推导出什么结论。至于结论的正确与否,还要由其他科学家们继续考察,继续研究。这就是科学方法,也是科学态度。没有一个科学家会把他研究的结论当成是真理。反之,他就不是科学家。这是因为他放弃了理性,以感情用事了。把达尔文的渐进论说成是进化论的原因,本人认为,一是翻译上的错误,二是出于政治目的的有意篡改。

   对于共党们来讲,为了使科学能够为共产教服务,在翻译外国科学著作的时候,在关键的词句上有意的去篡改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马恩列斯是共党的祖师爷,为了能够让这四个人的著作和论述符合共党的意图,共党也故意的把这四个人的原著在翻译上做了不少改变。共党的那些马列主义理论家们和中央党校的教员们对于这一点上都是心知肚明的。

   尤其当共党阵营要为恩格斯的“劳动使猴子变成了人”的说法去寻找科学的依据的时候,达尔文的论述就被当作了牺牲品而篡改了。把达尔文对生物的退化的估计和渐变论篡改成了进化论,从而使共党们确立了猴子是它们的祖先,找到了科学的依据。当有人批判进化论的时候,达尔文岂不是非常的冤枉吗?

   组成了欧洲文化的三大支柱---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和基督教文化都是入世的哲学,与个人、与人生、与国家和社会是息息相关。组成中国文化三大支柱---儒,释,道最早也都是入世的哲学。释迦牟尼坐在菩提树下大悟。他悟到的是什么呢?他从世界上所有的苦难现象中,发现了一切苦难的根源,就在于人的无止境的欲望,这是非常理性的科学结论。

   后来原始教团出现了,把释迦牟尼供奉为佛祖,释迦牟尼的哲学思想就演变成了宗教。这时的宗教是入世的哲学,奉劝世人是脱离欲海,重新找回真正的自我。这是普渡众生的精神,而逐渐地又演变成了四大皆空的逃世哲学,要去到达彼岸。以此来分析,佛家究竟是在进化还是在退化呢?

   道家发明了阴阳五行的学说,认为金木水火土之间是相生又相克,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循环,于是认为社会的发展就是五德循环。孟子也说“天下之生久已,一治一乱”,也是循环反复的观点。这就是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在历史上也曾经发生过。孔子说,“温故而知新”。后人又说:“欲知天下事,需读古人书”。这就是说不必去创造新思想、新观点、新思潮。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新”。于是老百姓们就静静地等待着明君的出现了。

   所以,黑格尔又说,“中国的文化只有延续,没有历史”。直到了一百多年前西方传来了民主与科学的价值观,在中国才形成了思想启蒙的运动。当时的一大批科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们接受了这个价值的理念并把它带去了台湾,于是中华民国终于走上了民主宪政之路。

   反观以毛泽东为首的一群乡村小知识分子们,当时喊叫的却是“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于是直到今天,中国大陆依然是极权主义的统治。在今年的8月21日,跳楼自杀的《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的主编徐怀谦先生曾经说过,“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极权政权不仅是杀人的凶手,更是残害人性的凶手。不想做极权统治的奴仆的人,首先是思想上的挣扎和反抗,继而去成为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

   从古希腊传出来的自由主义已经在世界的范围上流传了两千五百年了,欧洲人民曾经就是用自由主义摧垮了近千年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然而自由主义对于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来讲仍然是陌生的。虽然不少人为所谓的五千年文化在自豪,但真正读过孔子《论语》的人却又实在是不多,传统的知识知之甚少,而西方的理性科学又不甚了解。

   现实状况之下的共党,如果打算在民间找出能说共党好的人,恐怕是一万个人当中也找不出一个。反共和打倒共党已经成为了一个大趋势,我们只是不能确定有多大的百分比的人是在理性上认识到打倒共党的必要性,又有多大的百分比的人是在感情上认为共党政权必须推翻。

   六十多年在共党统治下家破人亡的中国人可以以亿来计算。但是每当共党事后平反补偿些经济损失以后,又有多少人是痛哭流涕的感激党恩,誓死效忠,却很少有人去想一想为什么。如果这在民主自由的国家,这种家破人亡的事情可不可能发生。

   今年的8月24日,哈尔滨市新建不到一年的阳明滩大桥坍塌了,造成了三死五伤。这座桥的造价据说是接近十九亿元人民币,而使用不到一年。长沙市的一座新建的十九层大楼是整体的倾斜,墙体多处断裂。对于这两件事情,理性反共的人就一定会深入分析这两个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从而批判共党体制的腐败和无人性,并且提出整治制度,必须向哪个方向,以什么目标去改变。

   这就是犬儒捂毛们所攻击的逢共必反。至于逢中必反则是污蔑,更是共党让他们必说的话,否则就不打赏。在这两件事故中,死伤者们的亲属朋友,和经济财产上损失了的人民也反共,也骂共党,也不惜一切要去讨个公道。迫于压力和为了掩盖罪责,地方的共党们或许会采用怀柔政策满足了这些人的要求,然后赞歌可能是不唱了,因为太下作了。那么还反不反共呢?可能是又当别论了。至于同样的事情仍在不断的发生着,不断的有人因此而死伤和受损失,那就是谁碰上谁去受,就不关我的事情了,这是感情上的反共。

   本人没有下过煤矿,中国大陆的矿难却是时常发生。一份调查显示,中国大陆因矿难死亡的人数每年都在一万人左右。开矿挖煤这个工作是不是就必须要死人。从全世界各国的调查结果来看,开矿死人是个普遍的事实,难道中国大陆每年死一万名矿工就是正常的吗?显然又不是。以每百万吨煤死亡率来计算,中国大陆是世界之最,比俄罗斯高出了十一倍,比印度高出了十五倍,比美国竟然高出了一百八十二倍。

   因工作死亡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根据国家的政治制度的不同,死亡的悲剧可以尽量的减少到最低。三十年挖煤死亡了三十万矿工,这是丹麦这个国家的全部人口。中国人再多,每条生命都是神圣的。理所当然的是自然的死亡,而不是事故意外的死亡。党既然是领导一切的,那么矿难死人,党就要负责任。

   共党不但不负责任,还要标榜自己永远正确,那么为了少死人也要反党。逢共必反的理由,那就是每次矿难发生的原因,都有共党们的利益在里面插手。共党们暴富了,造成了多少条性命断送了,留下了多少个孤儿寡母们。仅凭这一点,反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共党的辉煌强大崛起腾飞的宣传整天不绝于耳,但是仅仅煤炭一个行业,每天平均有三十名矿工送命。有人可以不看不听,甚至假装不知道,只在专注着自己的事情上。

   同样如果煤矿工人们团结一致,抗议工作条件恶劣,死伤率高,赔偿低不公正,但不去支持和声援团结其他的弱势群体,例如农民,农民工,含冤上访的群体,被打压的宗教和少数民族们,那么就只是孤军作战。共党怕的是全国各行、各业,各阶层,各民族人民的大团结和大联合。

   由于共党们六十多年的恶贯满盈,以及这三十多年贪腐抢劫的兽性欲望日益疯狂,尤其是最近这四年多经济的全面崩溃,共党正在逼迫着全国人民的大团结和大联合,共同反共。

   就是因为前不久,共党的社会保障部和人力资源部共同表示,要推迟中国人的退休年龄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并且说,今后将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即将要提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