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苏明张健评论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在今年的10月份的最后的几天里,美国和加拿大的东部沿海的广大地区,遭受了一场罕见的强烈飓风的袭击,受到飓风肆掠的人口超过六千万。事后统计,死者有80人,经济损失有400亿美元。

   这场天灾前后持续了四天。美国总统、加拿大总理、和两国的省长、州长、市长们,自始至终站在了第一线。疏散民众,发布警告,随时报告飓风到达的地区和风速是多少。就在东海岸遭受飓风肆掠的同时,西海岸的加拿大温哥华和美国的西雅图,又遭受了一场六十年未见的大地震,震度为7.7级。事后统计,没有人死亡,没有房屋倒塌。

   由于天灾,美国的股市关闭了两天。到了10月31日,股市重开,美国道琼斯指数在一万三千多点上下跌了10点;加拿大TSX指数不降反升。两国面对灾后恢复的艰巨工作,却没有提出要人们捐款救灾。这说明了两国的国力雄厚,实力充足。

   再看看中国大陆的上证指数,却降到了两千六十点上。显然,共党对经济宣传的强劲增长与经济的实际情况,是完全脱钩的。2007年11月份,上证综指的六千一百点的指数,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历史。

   近日有文章披露,中国大陆自今年1月到9月,又有相当于六千亿美元的资金外流。这笔钱等于三万七千多亿的人民币。人均两千四百多块钱流向了外国,这笔钱究竟是去外国投资,还是去外国炒股票?或者干脆就是贪官们的捲逃款?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中国经济崩溃了的现象,已经显现出来了。近日,共党却报告说,外国人对中国大陆的投资总量,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究竟投入中国大陆的外资有多少,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外国人拼命地向中国大陆投资,可是,中国大陆的资金却又拼命地外流,不知道这在经济学上该如何解释。共党从来不说实话。所以,在评估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财政、和社会时,也几乎没有人用共党报出的数字和说出的话作为估算依据的。

   作为中国人的可怜之处,就在于要想了解一点中国大陆的实际情形,必须要从外国人的新闻报道和外国的学者、专家的研究,评估报告中才能得知。共党害怕中国人从外国得知中国大陆的真实信息,于是对外来的信息又是妖魔化,又是屏蔽。于是,中国人就常常生活在莺歌燕舞的盛世辉煌中。

   比较官办媒体和私人媒体,人们趋向于相信私人媒体。比较民主、法治国家的媒体和极权专政国家的媒体,人们更多的是相信民主法治国家的媒体。其实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实事求是,一个是自我宣传、自说自话。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我们每一个个体的人是真实的,生活是真实和实际的。没有人愿意生活在不着边际的官方的谎言宣传中。

   共党的十八大要召开了,党老板要换届了。中国人并不感兴趣,因为绝望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对共党也不抱任何期望。如果说,三十多年前,中国大陆还有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共党抱有理想主义的人的话,那么,现时共党已经用实际行动彻底地扫除了这些理想主义者们。

   中国人既然还能记得南京大屠杀,那么,就不大可能忘记十年前所期盼的胡温新政。那个时候,中国大陆的冤民人数是一千多万;现时冤民人数迅猛增长到了三千多万。冤民们对十八大有期盼吗?或许有:巴望着习李能推行新政,为他们伸冤昭雪。但是,什么是新政?一党专政之下,可不可能出现新政?

   总结一下近期各国媒体对十八大以后,中国大陆的政局的走向,分别为三个不同的估计:一是彻底去除一党专政,实行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二是重新退回到毛时代的红色恐怖中去;三是仍旧维护现行体制,按照现行的路子继续走下去。

   在这三种估计中,几乎没有人认为习李会推行宪政民主,接受普世价值,实行新的政治制度。同时,也几乎没有人相信,习李有这个能力,可以把中国大陆的社会拉回到毛时代。十年前上台不久的胡锦涛,就曾语出惊人,提出要向朝鲜和古巴学习。于是,许多人把胡锦涛看做是毛思想的原教旨主义者。可惜的是,他有其心,而无其力。他是毛时代的受益者,所以怀念那个时代。

   习李是这三十多年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所以人们普遍认为,习李上台不会有大作为。不过是看守着政府,维持一天是一天而已。原因在于党内派系众多,山头林立,各种势力纵横交错。胡温这十年,表面上是实行着中央极权,实际上是党政严重失控的十年。不但使得各派各系各山头的势力做大,更使得各地方的势力做大。

   五、六年前就有人分析说,中央的政令不出北京城。近两、三年,又有人分析说,中央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实际上是在说党政两个系统的严重失控的状态。也就是说,党政内部各个势力团伙和各个地方势力已经形成了割据的状态。再去统一起各种势力,已经不是主义、说教所能办得到的了。只能以收买、利益拉拢、许愿等等,才能获得暂时的和谐。但是,要想恢复到中央集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习李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按照现行的路子走下去,对烂透了的体制,做一点修修补补。当然会有人把这种在无可奈何之下的修修补补,称赞为改革。以三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为例,尽管共党不敢承认,但事实却是经济改革是失败的。失败的原因是共党拒绝私有制。共党所主张的是计划经济的公有制。正是因为这个公有制,计划经济失败了,于是才提出的改革。但是怎么改,往哪条路上走,共党至今含糊不清。

   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成功的路子,那就是自由市场经济。以市场去调查经济,而不是权力去领导经济。仅此一点,就是整天喊叫要加强党的领导的共党首先做不到的。第二点就是共党反对私有,拒绝私有制。民无恒产,当然也就无恒心。这两点就决定了中国大陆不可能走向自由市场经济的体系。

   所以直到现在,中国大陆仍然是权力控制下的计划经济体制。加上共党整个体制的全面贪腐,所以又被称做是权钱经济、官商经济、贪腐经济。为了利益而暴力执政,无视民生,又被称做是抢劫经济。民间的说法是土匪经济。

   面对这种现实,继任者仍然有三个选择:一是彻底回到毛时代,全面实行计划经济,国人民众仍然是凭票、凭证、限量吃饭。但是胡温十年做不成的事情,习李就更做不到。二是彻底改变成自由市场经济体系。这就牵扯到各地必须放弃对经济领域的领导权,和立法承认并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习李或许有这个心,但却绝无这个力。因为如此一来,必将得罪所有的利益团伙和派系,成为众疾之的。为了维持一党专政,那就必须满足这些利益团伙的物欲。否则的话,它们两个人在这个位置上是保不住的。

   那么,剩下的第三个选择,就只能是维持现状,仍然是不断的下达GDP的指标。各地方和各部门就报上来比这个指标还要高的增长率。于是,中国大陆的经济就仍然是在腾飞或高速增长。但是,由于金融和经济的崩溃,外资撤出、私营工商业倒闭、庞大的失业人口、天文数字的国债、月月暴涨的高通胀率。这种宣传式的经济繁荣,又能维持多久呢?

   搞行政的温家宝看起来是体会到了,如果不改革政治,所谓的经济改革已经走到了死路上了。虽然它提了几次政治改革,但是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却是丝毫没有任何动静。且无论胡温是一致的,还是各干各的,显然去触动共党祖制,一是谁也没有这个胆量,二是谁也没有这个能力。这就如同喊叫了十多年的反对贪污的口号是一样的,越喊,贪腐得就越是疯狂。政治改革也是个口号,喊喊而已。尽管温家宝提了几次政治改革,但他并没有提改什么和怎样改。

   二十多年前,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先生已经做出了改革的典范。不过就是做三件事:一是开放党禁;二是开放报禁;三是全民普选。很快,就从威权统治转变成民主政体。

   温家宝不敢提出开放党禁,因为李长春在两年前就提出不搞多党制。也就是明确了共党一党专政的祖制不能改,党必须领导一切。不搞议会制,就是告诉人们,党说了算。没有讨论和商量的余地,只有一个声音。所以开放报禁,也是不行的。国民大众仍然没有自由言论的权力。党不放权,党管一切。就等于堵死了政治改革这条路。

   近日有消息说,十八大将对党章有重大修改。有迹象显示,可能会把毛思想从党章中去除;也有人说,会去除列宁主义;还有人分析,可能会去除马列主义和毛思想。本人认为,马列毛三个人,唯独去除列宁主义问题不大。去除毛思想,共党的党史就出现了41年的空白。去除马主义,共党又凭什么叫共党呢?

   大约一个月前,俄罗斯也在讨论是否应该把列宁的尸体搬出红场。列宁死了九十年了,显然列宁当初的倒行逆施和种种恶行,人民并没有忘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批斯大林,半个世纪后批列宁。虽说俄罗斯的民主在倒退,但是批共和去共化的步骤,也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上个世纪的一个共产主义和一个法西斯纳粹主义,确实给整个人类造成了一场空前的大劫难。共党的主义破产了,但共党这种团伙仍在。即便是改个新名字,不再叫共党了,但是人仍是那个团伙的人,改头换不了面,国民百姓们仍然痛恨。把共产主义改成特色社会主义,国人们也已经领教够了这个特色了。

   如果说做一些例如党政分家,精简党的机构和部门,取消党委制;共党自筹资金,不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共党了;党不再指挥枪了,军队国有化......等等的修改,那么共党立时就垮台,并遭受全民的清算。

   也不能增加进去一些例如党不再指挥军警;不再对各族人民进行屠杀和镇压;党政军干部必须申报家产;并且严禁贪腐和抢劫;不准再捲款外逃......等等的条款。所谓的修改党章,不过就是增减一点条款,修补几句条款中的句子而已,不会有任何触及实质的改动。当然,这对于共党来说,就是政治改革了,并且可以宣传为是重大的政治改革、具有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之类的套话。然而,一党专政下的政治体制确实使社会积累了太多的问题和矛盾,尤其是群体事件的规模越来越大,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近日有统计显示,平均每天爆发五百起的公众示威和抗议。于是有网民说:“共党是抬着炸弹在击鼓传花”。政治、经济、社会的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靠着维稳就能解决的。从邓小平开始,就开始喊叫政治改革。三十年来,文件没少发,官话没少讲,行动却看不到。但是,邓小平的那句“稳定压倒一切”的话,倒是付诸了日常的行动。又有哪次的维稳不死人、不伤人、不抓人的?显然是越维稳,越不稳。不稳定的根子就在共党本身。

   北京的街头到处悬挂着“坚决保卫十八大”的标语,又调动了一百多万的军警和民警日夜巡逻,给人们的感觉是十八大将发生不测的事情。那么,十八大的敌人又是谁呢?其实共党的敌人从来是出自于共党团伙的内部。所谓的薄熙来案件,不过是共党的内讧在十八大之前的提前揭幕而已。难道十八大以后,共党内部就没有了内讧和火拼了吗?当然会继续而且还会更激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