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对他的尊重。 在这一点上,是完全可以不经过任何的研究和讨论,就可以得出的结论。 于是人人平等。 这不是个口号,而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成为了普世价值中的一个价值观。 人人平等,男女平等,于是各个民族平等,各个国家也平等。

   许多人认为商人唯利是图,中国的传统观念是重农轻商。 从唐宋时期的笔记小说中看,商人为了得到人们的尊重,首先是自律,建立商业道德。 为了平等待人,提出了童叟无欺规则。 尤其在秤的发明上,不是现在的十両一斤的十进制的计算,而是十六両为一斤。 这十六両的来历,是根据天上的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共是十三颗星,为十三両。 再以福禄寿三星,为三両,组成的十六両。 这是商人作为自律的一个手段。

   卖给顾客的分量少一両,便是商人自损寿;少二両是自损禄;少三両是自损福。 以此来警戒自己,不要卖给顾客东西时,缺斤少両。 以此看来,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先尊重别人,日久天长 ,自然就换来了别人的尊重。

   当希特勒宣扬优秀的日尔曼民族的时候,其他的所有民族,就都变成了劣等民族;当日本宣扬大和民族至上的时候,其他的所有民族,就都应该归化于大和民族的共荣圈里了。 一个一味的寻找,罗织自我优越感的人,通常不太懂得尊重别人。 同样,一个盲目自以为强大辉煌的民族,也通常不会去尊重民族的。

   大汉族主义似乎是最近这几十年才出现的东西,也是共产党宣传不平等,制造矛盾,挑动歧视和仇恨的手法之一。 从汉朝到唐朝的一千多年间,朝廷对藏族,蒙族采取抚慰、和婚等友好平等往来的做法,而不是要去灭绝他们,管制他们,同化他们,入侵他们。

   蒙古人统治中原97年,满族人统治中原268年。 中原的汉民族的民族主义或大汉族主义又在哪里呢? 推翻元朝和清朝统治的,并不是汉民族的民族主义思潮。唯一的一次民族主义起作用的,是在14年的抗战中。当时提出的挽救民族危亡的口号,并不是单指汉民族,而是包括了56个民族的共同危亡。

   例如,生活在大兴安岭的赫哲族,在日本入侵前人口不足两千人。 到1945年日本投降后,这个民族的人口只剩下了两百多人。直到六十年代出,人口才发展到四百多人。这个民族与汉族一样经历了一次外族入侵的大劫难,但是民族没有亡掉。

   孙中山先生提出,满汉蒙藏回的五个民族是共和在一个法治平等的民主共和国里。 在194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中,明确地规定了各民族自治,各省和各县自治的条文。 而共党的共和,是要56个民族的全体人民,共和在共党的极权主义的统治之下,并且可以任由共党对任何民族和所有的人民随便的屠杀镇压。那么各民族人民反抗共党的暴政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前不久见到藏族流亡政府驻欧洲的代表洛桑尼玛先生,他送给我一本叫做《西藏通讯》的杂志。其中有一篇报道提到,从2009年底到至今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藏族的曾侣,学生和藏人,共有51人以公开自焚的方式,来表达对共党专政的抗议。藏族人民普遍要求的只有两点,一是要民族的权力和自由,二是要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这两条正当合理的要求,对共党统治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但是在共党统治西藏的这五十年里,藏人为了这一正当合理的要求,已有几十万人死于非命。那么藏人的这个要求能否满足? 共党和藏民族的关系能否达到和谐?

   今年10月20日,共党贾庆林在北京召开会议,总结10年对西藏工作的经验,为九个必须。 第一个是必须把涉藏工作摆在党和国家的重要位置;二是必须牢牢把握涉藏工作的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三是必须在科学发展的轨道上推进跨越式发展,走出具有中国特色和西藏、四川藏区特色的路子;四是必须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变;五,必须注重加强思想教育引导,不断增强对祖国、民族、文化和中国特色会议道路的认同;六,必须发挥统一战线在涉藏工作中的重要作用;七,必须在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下做好涉藏工作;八,必须着力强化基层党组织和基层政权的建设;九,必须加强统筹协调,努力形成涉藏工作的强大合力。

   这九个必须实际上是源于四个坚持,所反应出来的是共党一党专政的实质,其中丝毫没有藏族人民的意愿、利益、要求、和权力。 对藏族人民没有尊重,那么藏族人民也就不可能会去尊重共党。 因为得不到人民的尊重,于是就用屠杀镇压,监禁的办法去强制人民服从共党。反复多次使用这种办法,不但使人民觉悟,看清了共党的无人性,同时也激怒了人民,强化了人民推翻共党兽性匪类政权的意愿和决心。 压制从来是压而不制,最后引发反抗。

   2011年11月30日,共党蔵学研究中心宗教所所长李德成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荒谬地批评藏人的自焚行为。 文章中说,“最近在四川藏区发生了几起僧人自焚事件。 原本以慈悲济世,普渡众生为己任的修行传教者,未能践行‘法门无量誓愿学’,‘众生无边誓愿渡’的宏大誓愿,而以无期、残忍和极端的方式引火烧身,自绝于释门信众,令人震惊,令人发指。这种无视生命的自杀行为,不仅严重违背了佛教的核心教义,更是对佛教根本戒律的肆意践踏。”

   从这一段文章看,足以表现出来的是共党统治下的学术体制内的专家、学者们的恶劣低下的素质。 打着专家,学者之名,行着犬儒捂毛奴才之实。 这段文章与共党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自焚事件上的发言如出一辙。洪磊说:“藏人组织对自焚不仅不予以谴责,反而进行美化炒作,甚至煽动其他人仿效,这是挑战人类的良心和道德底线。”

   洪磊不过是共党的传声筒,头脑简单,不学无术,情有可原。 佛教反对杀生和自杀,但不包括为了信仰,为了自由和反压迫的自杀殉道。 就如同中国历代的许多古圣先贤们,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一样。

   六四大屠杀的三天以后,有消息说,军队要进入各大学去抓参与民主运动的学生们。 当时任北京医学院院长的马海德教授听到这个消息,搬了一把椅子去了学院的正门,把椅子放在大门的中央,坐了上去。 人们问他这是为了什么。 教授回答说:“军人想进学校抓学生,那就请他们把坦克开来,从我身上碾过去,然后再进来。”

   难道马海德教授的这一做法也是在挑战人类的良心和道德底线吗? 这是对血腥屠杀市民和学生的暴政的挑战,是为了高贵的情操而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行为,是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的殉道精神。 藏族僧侣和信徒的自焚,不是暴力,更不是武力,而是自我牺牲的殉道精神,是可歌可泣的行为。然而近三年的51位藏人的自焚抗议并没有能打动共党的僵化、僵死的一贯立场。

   近日有报道说,新上任的西藏党委书记陈全国在一次会议上说:“在全西藏12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疆域上,要听不到达赖的声音,看不到达赖的形象。”在藏传的佛教中,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就是前藏和后藏地区藏族信徒们心中的活佛。 这就是藏族的文化,已经形成了一千五六百年了。 共产党重新祭出了早已被打倒了的极权主义统治文化,企图在五、六十年内灭绝中国的一切文化,不但是疯狂,更是痴心妄想。

   文化是什么? 文化是人类长期对生活的探索的结晶,是智慧,是文明,是伦理道德和对美好的自由追求的象徵;是在人们的精神,心灵和行为中根深蒂固的东西,又岂能是一本《资本论》或一篇《共产党宣言》所能渗透的,当然更不是精通《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的人所能改变的。民主的制度,能够确保各种文化自由的发展,互相尊重,不会出现灭百家而独尊一家的做法。

   共产极权政权,永远处理不了民族问题。 马克思曾说:“宗教是精神鸦片。” 于是毛泽东就说:“民族问题说到底,其实是阶级斗争的问题。” 而民主的理论和自由主义者则认为,民族问题是人权问题。 每一个人无论种族、宗教信仰、皮肤的颜色,都具有与生俱来的天赋的权力。人人平等,权力平等。那么相互尊重,相互关怀和携手共同生活,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共党却要反其道而行之,不但制造笑话,还要给人以口实去批评它。今年的7月14日,西藏共党书记陈全国跑到林芝县第二中学,对学校负责人说:“一定要高度重视学校建党工作,积极发展学生党员,教育引导学生们从小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仅仅这几句话,就是在宣告共党的所谓教育,其实就是愚化,奴化和毒化。

   六十多年来,共党一手造成上亿人口无辜丧失生命,人民还要为此感党恩。可是,体制内的大小干部们捞足了就跑,反而没有人感党恩。有人总结说:“共党的教育系统,实际上是在做四件事。第一是仇恨教育;第二是思想和精神的禁锢教育;第三是谎言教育;第四是双重人格教育。”也就是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其实这就是共党的一贯行为。因此,再联想到近两个多月,在香港爆发的反对共党的爱国教育的种种活动,其实质是抵制谎言,反对对学生们洗脑。

   51位藏人的自焚,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许多国家的政府对共党政权谴责,批评。外国或许很难理解共党统治下人民的苦难。最近,在中华民国台湾出现了一条标语是:“读西藏书,说西藏话,写西藏字,做西藏人。”这四句话是一个民族对自己进行保护,不被同化,不会灭绝,增强民族凝聚力,反抗外来暴政的最好的对抗办法。

   每一个人都是来自一个族群。且无论是国家还是民族的基本定义,共同的地域,共同的信仰和生活的习俗,是四大要素。凡是对民族的信仰和习俗持不尊重心理的,其实已构成了种族歧视罪。消灭人家的语言文字,破坏人家的宗教信仰,改变人家的生活习俗,是种族灭绝罪。强行进入人家的地域去实行同化政策,其实是入侵。日本侵略中国十四年间,强制中小学生学日文就是一个例证。

   当然也有例外,满族的大清王朝灭亡刚刚一百年。今天,说满族话,写满族字,信满族宗教,懂得满族生活习俗的满族人寥寥无几。满族被同化了,满民族有其名无其实了。 这只能说是在历史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强权暴政灭绝了满族。那么,当中国再次走向民主共和的时候,满族人民还要不要成立一个自治政府,那就要听从满族人的意愿了。只要满民族人民的凝聚力或维系力仍然存在,满族人自然享有民族自决权。

   汉民族固然是个伟大的民族。但在民族平等,尊重其他民族和汉民族自身的团结及民族的凝聚力上,显然不如藏族,维族和蒙族。再加上莫名其妙地出现的自我优越感和共党煽动起来的民族仇恨,于是形成了大汉族主义,把汉族以外的其他民族的人民,看做是蛮荒,落后和未开化,甚至是生番。

   可是在大饥荒的年代,吃人肉、易子而食的是汉人。文化革命中,为了消灭阶级敌人,在北京市的周边县里,把所谓五类分子的家属、子女集体活埋。在广西,杀人、吃人肉成了普遍现象。这种生番行为在其他的55个民族中却没有发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