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苏明张健评论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在进步、文明的国家里,政府是无权杀人的。一个公民的有罪与否,以及在确认有罪以后的生与死的判定,是要由法律来决定的。其实,政府是和每一个老百姓一样,只可以对伤害到他的人起诉,而无权定罪。

   政府杀人同样是犯法,是会被公诉人起诉的。但是,在无法无天的国家里,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就以共党为例,六十多年对各族人民的屠杀、镇压,则完全是政府的行为。政府派出军警、政府下令开枪。被打死的人是死在政府的意愿下,法律则是安静地被摆放在一边,目无表情地目睹这一幕幕的血腥景象而一言不发。

   可事后就会对党欢呼胜利,并评论说杀人是正确的和及时的。被杀的人的罪行是由党和政府定的。由于共党永远的正确,于是被杀的人就必须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完了人的共党,好像立下了什么样的大功劳。所以被杀的人就永远冤沉海底。

   原本就是土匪的共党,把杀人当做是家常便饭。以杀人起家,又以杀人篡改。由于本性的使然,又从进了城后,一路杀到了今天。并且始终认为杀人有理,被杀的就该死。时间长了,中国人也麻木了。

   人命关天的文化意识泯灭了,所以也就很少有人怀疑被杀的人究竟该不该死的问题了;进而发展到了共党杀人是天经地义,至于杀死了谁,则是与我无关的地步上了。这究竟是民族复兴的迹象,还是民族沦陷了的迹象呢?

   近两个多月,不断报出新疆维吾尔人被当地军警开枪打死的事件。共党发言人把这些杀人的原因,一概归为是维族人的恐怖攻击或暴力攻击。于是,共党“杀人有理”,“死了的该死”的老调重弹。可是维族人为什么要搞恐怖或暴力攻击的原因,却是只字不提。如果维族人幸福了,可能不可能幸福得去攻击别人呢?

   过去的两年间,藏族人有一百多人以自焚表达抗议,共党则认为是国内外分裂势力和反华势力的指使,从来不提这些藏人所抗议的是什么。2008年3月,共党军队在拉萨再次地对藏人进行大屠杀。当年的3月29日,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市中心,就聚集了5、600名中国人,在共党驻多伦多领事馆的支持下,摇旗呐喊:“支持共党对西藏的政策”,然后欢呼“中国强大”。

   强大就去杀人,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可是习近平又说,“穷就要挨打”。究竟中国大陆是强大了,还是贫穷?强大或贫穷,与杀人和挨打之间,究竟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共党卖关子不说,中国人也就糊里糊涂地认可了。

   共党杀人,你去欢呼;共党杀你,别人也会欢呼。这个民族不团结,是个事实。发展到了今天,看着同胞被杀去欢呼,这是必须归功于党的。共党是满意了,可是,这个民族的人性却丧失了,民族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泯灭了,民族又何以复兴呢?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有识之士们普遍讨论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共党自己都承认毛发动和领导的文革是场浩劫,中国人对此该不该负责任呢?回答说,中国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人占多数。这个回答的言外之意,就是中国人把共党惯成了这个样子。

   翻开中国历朝历代的改朝换代的历史,任何一位推翻旧王朝、建立新王朝的开国皇帝,进城后的第一道召命,内容无非是:一,安抚百姓,各安各业;二,轻徭役,减赋税;三,大赦天下。

   唯有共党,不但不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反而大开杀戒。一场土改运动,把农村的士绅们丑化成地主、恶霸、土豪,杀了两百多万,人认为杀了四百多万。一场镇压反革命运动,是按照千分之七的人口比例杀人。实际被杀的人的比例,远高于千分之七。接下来,又在对农工商三大行业的大抢劫中,又逼迫得多少人自杀,至今没有个较精确的数字。

   一场封杀舆论的反右运动,至少三百五十万知识分子遭殃;一场三年半的大饥荒,又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一场十年半的文革,无辜死亡人口三千七百万,受到触击的人是七千多万,连同他们的家属,总数是四亿。

   大家都知道美国好,英国、德国好,日本、台湾好。至于这些国家究竟好在哪里?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个不同的评价。但有一点应该是共同的,那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不杀人。即便是一个被法律判断处死的人,通常也都会在监狱里再多关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并不是政府过分地慈悲、浪费纳税人的钱去养活死刑犯,而是政府珍惜生命,多给办案的司法人员时间去反复地复查此案的任何细节,希望找出任何的蛛丝马迹的疑点,尽量不去剥夺这个人的生命。两种政府,两种不同的价值理念。孰好孰坏,人们自己去评价。

   近日有报道说,新年刚过,一群在79年参加越战的老兵们,在北京的闹市区王府井大街上,向过往的行人乞讨。中国人从来不打算去打周边的国家。打越南是共党的主张,打败了是共党的失败。共党永远正确,所以把打败仗的罪责转嫁给了越战的老兵。

   日本政府年年参拜靖国神社,似乎成了一项大罪。战争性质的对与错,承担责任的必须是政府。执行政府的命令的参战阵亡将士们,政府有义务年年去祭拜他们的亡灵。这是对人的生命的尊重。

   记得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后,日本政府向中国派出了救援队。每当这些救援队员们从废墟中找出一具尸体,他们就自动站成一排,向尸体鞠躬致哀。中国人的救援人员有没有这样做呢?显然没有。

   温家宝反而认为,“多难兴邦”。这四个字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灾难越多,死人越多,国家才能兴旺。这种管理国家的理念,中国人也居然认可了。共党们乘机大发难民财,中国人就更处之泰然了。共党始终是以人民为敌的,于是,中国人就对自己的同胞的死难、冤苦无动于衷了。

   1月8日,加拿大中部城市的一个人,因感染了H5N1禽流感病毒死亡。这是一位华裔加拿大人,两天前刚从北京返回加拿大。加拿大健康部立时与海关合作,对同机的几百名乘客逐一地检查,直到认定没有人被传染,才松了口气。这是政府对国民健康负责任。加拿大政府也一定会把这件事通报北京,但共党政权毫无反应。没有大骂加拿大政府造谣污蔑,已是万幸了。正在做梦的共党,又怎么会把死人的事当事呢?

   这就使人想起2003年的非典,也是从强国传人加拿大、传遍全世界的,造成了几十个加拿大人因此而死亡。当时共党的卫生部长就大骂,这是造谣和污蔑。至于多少中国人感染了非典,也和今天的禽流感一样,都成了党国的机密。就在几天前,一名赴台湾旅游的大陆人,也是因为感染了禽流感,死在了台湾。

   如此看来,共党的前三十年,仅仅向世界输出革命和政治难民。这后三十年,输出的东西就多了:用孔夫子代替了输出革命;政治难民猛增,其中吃沾血馒头的人更不在少数;输出假冒伪劣毒商品;输出间谍;输出传染病。这些东西,可能就是胡锦涛认为的软实力。估计不打算改旗易帜的习近平,也是如此地认为。

   宪法民主制度珍惜人命,极权制度视人命如蝼蚁。差别如此巨大,于是共党就自以为手中有了一张软实力的牌。这张无视人命的牌,就足以打遍世界,取得胜利,然后共党就成了世界老大了。

   毛泽东的120年,连习近平都不敢大折腾,一群毛分子们,却为毛大肆的唱赞歌。问问现在四、五十岁的中国人,哪个人都能说出几件毛的恶行。记得是几年前,一群苏共分子准备在莫斯科上街示威示威。游行还没开始,就被一群七、八十岁的老人们包围了。这群老人要这些参与游行的人回家去问问父母或祖父母,在三十年代的苏联大饥荒中,凡是最后能活下来的人,是不是都吃过死人肉?看起来,苏共分子比毛分子尊重事实,也能听别人的劝说。游行的队伍自动解散了。

   中国的先贤们曾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又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后来,又有一种更慎重的说法是:“眼见犹恐不实”,所以在思考和行事、以及在文章上,提倡的是推敲,无非是要人们认真再认真的意思。共产主义被指定是人类的三大公敌之一,是因为世界人民在近百年的共产运动的种种罪行而得出的结论,又岂是几个不学无术且又狂妄的毛分子们能够推翻的?

   本人下愚不移,对事物的好坏对错的分析,从来是以人性、道义为出发点去衡量。也就是说,以人文科学的理论为工具,去认识和解决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中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科学被划分为人文、社会和自然三大类。但共党否认人文科学,代之以马列毛邓胡们的观点。这些人的观点,充其量不过是属于哲学范畴中的看法。哲学属于社会科学类。这就是说,共党以及它的共产主义,特色社会主义,无非就是妄图以它们的所谓社会科学的理论为工具,去解决社会问题和自然科学问题。至于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的提法,其实是打算用自然科学的理论为工具,去解决社会中的日益激烈的各种矛盾。

   在共党大于国、大于民、大于法的前提下,共党剔除了人文科学,代之以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极权政权之所以邪恶的根源。看来,习近平不仅仍然走在这条路上,而且还恶狠狠地说出,“要敢于亮剑”的话。

   国民们该怎么办?是屈膝投降,还是下跪臣服?六十多年,中国人的苦难始终无法满足共党兽性贪婪的欲望。中国人生而为人,不是为了共党。而是同所有的人一样,是为自己而生,为自己去追求自由精神、自主意识,创造自己追求的幸福生活。

   传统的中国新年即将到来了。每个人对新的一年,都抱有一个美好的希望。但是,假恶丑的共党永远与人民的真善美的希望敌对。为了自己、为了子孙后代的真善美的希望能够实现,该是人民对共党亮剑的时候了;该是全民革命、全民大起义、推翻共党的时候了。

   记得《明日歌》中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共党既然不仁,人民当然可以不义。这就是历来改朝换代的原因。其实理由很简单,毕竟国家是属于人民的,人民说了算。

   

    01-10-2014 完稿

(2014/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