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邓正来译)一书中,第八章的标题是:“雇佣与独立”。在该章一开头,哈耶克写道:“我们当下的社会”,“大多数人已作为各大组织的被雇佣成员”,“独立者于当下只构成社会成员中极小的一部分”。在这里,哈耶克把现代社会的成员划分为两个阶层或阶级:“被雇佣者”和“独立者”,有时哈耶克把前者称之为“多数”,后者则为“少数”,有时称前者为“依附者(the dependent)和无产者”,有时则用“此一阶级”来指称。
   
   一, 关于两个阶级的区别:
   

   在把社会成员分为两个阶层或阶级以后,哈耶克用对比的手法论述了他们之间的区别:
   
   一是,关于指令者与依附者的人格区别:哈耶克写道:独立者“在维持其生活的活动方面都是独立的自我经营者”,被雇者使用着“不是自己所有的资源,而在很大的程度上是根据别人所给的指令行事”。“被雇佣者的自由,依赖于地位不同于被雇佣者地位的另一部分人(即雇主)的存在”。对哈耶克这一说法,有“似曾相识”之感,从前,有过如下说法:“女人的自由依赖于男人的存在”,“奴隶的自由依赖于主人的存在”,云云。
   
   二是,关于“对自由的运用”的区别:“独立人士在发挥其作用时所必不可少的对自由的运用,在被雇佣者那里却被视作无甚必要”,由于“被雇佣者在生活中几乎没有进行决策的机会”,所以“他们的自由乃依赖于其他人(即雇主)能够进行决策”。
   
   三是,关于能力、才干方面的区别:被雇佣者可能会表现得“认真、勤奋、和明智”,但是“被雇佣者却很难像后者(即独立者)那样具有创造力或实践力。”被雇佣者“他们只会去做分派给他们的工作,除此以外的其他工作他们都不会去做”,被雇佣者的工作是“如何使自己适应并融合入一给定的框架之中的问题”,“然而对于独立者来讲,工作则是一个建构及重构生活计划的问题,亦即针对不断出现的困难寻求解决方案的问题。”
   
   四是,关于某些观念方面的区别:“被雇佣的事实,不只会影响一个人的原创力和主动精神,而且还将在下述方面影响被雇佣者”:他们对独立者“所承担的责任,几乎一无所知”,他们对独立者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也不甚了解”,他们在“什么是收入”、“如何把握机会”,以及“如何取得成功”等方面的观点,“与独立者的观点之间的分歧尤为凸显。”
   
   五是,关于如何确定报酬的区别:哈耶克写道:“被雇佣者的价值和利益,必定会与那些承受着安排资源使用的风险及责任的人士的价值及利益不尽相同”,他继续写到:“被雇佣者与独立者之间的最大的区别”,“即不同服务的恰当报酬应当以何种方式加以确定。”报酬的问题,关系到财富的分配和占有,当然有其明显的重要性,哈耶克对此比较重视。他指出:“雇主往往是根据某些确定的品行标准来决定被雇佣者的报酬,而不是根据他工作的实际结果来确定他的收入”,所以,被雇佣者“根据其他人认为他所应得者来确定一个人的报酬”,但是由他人“按品行决定报酬”的这一原则,仅适用于被雇佣者,“却无法适用于那些根据自己意志主动行事的人(即独立者)。” 哈耶克在第六章中就写道:“受欢迎和被尊重,与挣大钱一样,都不完全取决于品行”,他还说,“自由人(即独立者)的标志乃是其生活并不依赖于其他人对他品行的看法,而只依赖于他给其他人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
   
   以上区别,涉及到生活、工作、才能、自由、报酬(关系到财富的分配和占有)等等方面,并反映出两个阶级在这许多方面有关“价值和利益”的观念差别,这相当于勾画出了这两个阶级的“阶级属性”。在这基础上,哈耶克又论述了两个阶级对社会及其文明所起的不同作用。
   
   哈耶克十分赞赏“独立者”阶级的贡献,他写道:“他们的存在乃是维护竞争性企业结构的一个基础性条件”,“他们在自由社会中会具有更为重要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要支持市场机制所不能充分考虑到的目标”,具体地说,独立者“在文化娱乐活动、艺术活动、教育及研究、自然环境保护及历史文物保护等领域,尤其是在传播政治上的、道德上的及宗教上的新观念的领域中处于领导地位,可以说极其重要”。而另一方面,他又说:“几无可能期望多数(即被雇佣者)在这方面起领导作用”。
   
   他还写道:“虽然独立的财产所有者对自由社会的经济秩序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但是他们在创造和传播思想及观念或者倾向及信念等方面的重要性可能更大。如果在一个社会中,大多数知识界领袖、道德捍卫者及艺术先锋人士都属于被雇佣者阶层,尤其是为政府所雇佣,那么这个社会的缺陷就太严重了。”按此说法,独立者阶级与被雇佣者阶级对社会的所起的作用正好相反,前者的存在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而后者的存在则是“严重的缺陷”。
   
   哈耶克对“独立者”的赞赏甚至达到了“歌颂”的地步,他写道:“在历史的长河中,往往是在孤独的先锋人士为了唤起公众的良知(public conscience)而贡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及财富以后,人们才渐渐认识到他们所为之献身的一系列伟大事业。”他还写道:“废除奴隶制、刑法及监狱的改革、制止虐待儿童和动物、或给予精神病患者以更人道的待遇等等,……上述所有的努力,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只是极少数理想主义者的希望,换言之,正是这些少数人士竭尽全力地变革着极大多数人关于某些习惯做法的定见,最终才达致了上述成就。”这段话虽然讲出了一部分道理,但其明显的片面性则令人惊讶。应该指出,哈耶克说“极大多数人关于某些习惯做法的定见”这话,就等于说奴隶们(“绝大多数人”中的一部分)对奴隶制已经习惯了,而且已经形成“定见”,奴隶们并不向往和追求自由,奴隶们对奴隶制并非不满也没反抗,改变和废除奴隶制只是“孤独先锋人士”的愿望,而且是“少数人士竭尽全力地变革着极大多数人关于某些习惯做法的定见”,才使奴隶们觉悟到什么是自由,才感恩地接受废除奴隶制的结果,哈耶克这样的说法其片面性不是很明显吗?在我看来,所谓“人生而自由”或“生而平等”,是指,对于被歧视、被压制,对于被迫服从他人意志,人天生具有反感和不满的倾向,人天生具有摆脱歧视和压制而向往自由的倾向,只是由于被迫和强大的习惯势力影响,以及各种现实问题的无法解决,被歧视、被压制者中的很多人不会在行动上有所反映,甚至会安于现状。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有被歧视被压制者起而反抗的事件发生,反抗者往往为此“贡献出了他们的生命”(不过他们没有财富可以贡献),正是这些反抗者和有良知的“少数人”的共同努力,“最终才达致了上述成就”。
   
   看到以上哈耶克对这两个阶层或阶级之区别的论述,难免使人联想起马克思主义者采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对“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所作的区别,马克思主义者把一切好的、善的、美的、高尚的属性归之于无产阶级,而把一切坏的、恶的、丑的、腐败的属性归之于资产阶级。似乎,哈耶克有意与他们反其道而行之,不过使用的方法却十分类似。
   
   把社会成员粗略地划分为两种人或三种人,是社会学或政治学的一种研究方法。譬如孔子、荀子把人划分为圣人、君子和小人;孟子把人分为劳心者与劳力者或仕者与耕者;柏拉图把人分成三个等级并将之对应于人的头脑(智慧)、上身(情感)及下身(欲望);“精英论”者帕累托把人分为精英和大众,等等。运用这种方法,对社会现象大致地作出某种解释或理解,是有用的、有启发性的,但恐怕必须注意其适用范围,“粗略的区分”只能对应“大致的解释和理解”。特别到了现代,人与人的思想交流及传播非常活跃而又快速,人与人的相互交往十分广泛而又复杂,人们的身分转换有着多种机会和可能,以致这种研究方法的适用范围就更加应该严格限制了。就像阶级的概念及阶级分析方法,历来的社会学者和政治学者中有不少人都使用过,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独创,但马克思主义者在运用阶级分析这一方法时,显得简单、刻板,不恰当地扩大其适用范围,不但把所有人划分为阶级,还把人性都简单地归结为、凝固为“阶级性”,把“阶级的烙印”刻到每一个人的身上,只要判定某一个人所属的阶级,就可断定他的思想、立场、观念、感情、偏好、品格等等,众所周知,按这种思想方法所设计的政治实践导致大量人间悲剧的发生,连原来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人都纷纷抛弃这种“科学方法”。可是,哈耶克却也采用了与之类似的方法,不得不令人遗憾。
   
   哈耶克在他的著作中,致力于凸显“独立者”(实际上,只能说“某些”,而不是所有“独立者”组成的阶级)对人类文明及社会发展所起的作用,应该说他的论述有些方面很精彩,也值得肯定,但是,他在把社会成员划分为两个阶层或阶级以后,还通过对比二者的区别,勾画出两大阶级的“阶级属性”,这些属性涉及到人格、才能、自由、特别是有关“价值和利益”的各种观念,并把他认为高优的属性归之于“独立者”,把他认为的低劣的属性归之于“被雇佣者”,于是得出推论:前者的存在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而后者的存在则是“严重的缺陷”,这已经令人难以接受了,而更令人不安的是,哈耶克还提出了一个“神话”。
   
   二, 关于“神话”
   
   本章开头,哈耶克说道:“我们必须首先打破一个关于雇佣阶级(the employed class)发展的神话;尽管只有马克思主义者彻彻底底地信奉此一神话”,“这个神话认为,无产阶级的出现,乃是剥削过程的结果”。实际上,马克思主义者信奉的“神话”,哈耶克没有提到的、却更加重要的内容是:“无产阶级是大公无私的阶级”,“无产阶级将夺取政权”,“无产阶级要解放全人类”,等等。令人不安的是,哈耶克自己却又提出了关于“被雇佣者”阶级的另外一种“神话”。
   
   哈耶克先是谈到,被雇佣者数量的增加,是当今西方社会的一个发展,它写道:“社会渐渐沦为了一个庞大的雇佣等级社会(great hierarchy of employment)”。
   
   他接着写道:“这一发展所具有的政治意义,因下述事实而得以凸显:依附者(the dependent)和无产者数量上增长最快之时,也是他们被赋予选举权之际,然而在此之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不享有这种权利的。这种发展的结果是,在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中,绝大多数选民的观点都渐渐为下述事实所决定,这个事实就是他们都处于被雇佣的地位。”他还写道:“在一个由被雇佣者构成多数的民主制度中,……占支配地位的观念将是那些绝大多数人的观念,亦即各雇佣等级组织的成员的观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