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悠悠南山下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原題:《“大越魂、韓詮調”:中國在越南和日本的歷史地位》

   

   “ Hồn Đại Việt, Giọng Hàn Thuyên ” —— Vị Trí Lịch Sử Của Trung Quốc Đối Với Việt Nam Và Nhật Bản

   
   
   作者:永昇( Vĩnh Sính, 1944年-2014年 )

   
   
   作者簡介:

   
   永昇先生曾是加拿大艾伯特大學( University of Alberta,Canada )榮譽歷史教授,擅長於日本思想史、日本與各東亞國家的文化交流的研究,尤其是日本和越南方面。
   
   2014年1月1日永昇先生不幸病逝,享年七十歲。
   
   永昇教授生前留下諸多研究著作和文章,例如:《 翻轉的戰車:潘佩珠自傳 》( Overturned Chariot: The Autobiography of Phan Boi Chau ),主編兼譯者,夏威夷大學出版社,1999年; 《 德富蘇峰傳評 》( Tokutomi Soho: A Critical Biography),岩波書店,1994年;《 将来之日本 》( The Future Japan;Shorai no Nihon ,德富蘇峰原著,1886年),艾伯特大學出版社,1989年 ( 此書獲1990年加拿大藝術委員會加-日文化交流獎);《 潘佩珠和東遊運動 》( Phan Bội Chau and the Đông Du Movement ),耶魯大學國際和地區研究中心出版社,1987年。
   
   此外,他還撰寫幾十篇關於越日、越中歷史關係以及越南古詩、文的研究文章登載在各越文報刊、雜誌上。一些文章曾匯集出版如《 越南和日本: 文化交流 》( Việt Nam Và Nhật Bản - Giao Lưu Văn Hoá , 胡志明市文藝出版社,2000年)。2011年,永昇先生與其他十三名在外國( 美、加、澳、日、法、比、新加坡 )的越南學者撰寫題為《 為國家發展的全面改革 》( Cải Cách Toàn Diện Để Phát Triển Đất Nước )倡議書。
   
   

   ***

   
   沒有政治學的歷史就像樹無果,( History witout political science has no fruit )

   
   沒有歷史的政治學就像樹無根。( Political science without history has no root )

   
   --- 約翰-瑟利 ( John Seeley ),1885年

   
   
   約在十四世紀中葉,在西方浪潮洶湧衝擊太平洋海岸各國之前,中國是東亞世界的中心。 地理上位於各國中間, 以一個具有長久輝煌文化精粹( 由此而稱為中華 )的姿態,中國環視其範圍之外周邊的國家為“ 蠻夷 ”。 接壤中國南方邊陲的越南是“ 南蠻 ”;朝鮮、日本處於東方稱為“ 東夷 ”; “ 北狄 ”和“ 西戎 ” 是指中國北、西方的各個民族。
   
   以傳統的東亞世界秩序觀看下,中國就是“ 天朝 ”, 自認為對周邊各“ 藩國 ”( 藩:藩屬,即指處於中國周邊各國 )負有“ 開化 ”的任務。實際上,中國曾藉以“開化”為名,意圖併吞鄰近各國,正如我們從唐朝對越南的政策中也可看到。 因為,一般而言,中華文明是東亞世界的一把尺度和典範, 中國極少關注及其鄰近各民族的文化特徵。 與中國風俗習慣差異的事物就被視為“ 未開化 ”或“ 野蠻 ”。 談及在1960年代之前,即日本開始成為經濟強國前,中國和日本之間有來無往、單方面的文化交流的問題時,日本著名的漢學家吉川幸次郎( Yoshikawa Kôjirô ;1904年至1980年,生於神戶。京都帝國大學文學博士,曾任京都大學中國文學教授,日本藝術院會員。其涉及中國古典文學的著作有《 宋詩概說 》、《 元明詩概說 》。譯者註 )曾指出:
   
   “ 中國和日本在地理上相鄰。從奈良時代( Nara jidai, 710年至784年 )或在這以前,日本常意識到中國是其鄰居和對中華文化持著敬畏的心態。相反, 十都無五,中國才意識到日本是其鄰邦。 在中國史籍上,作為一個國家的存在,日本的名字也不是連續提及,何況是中國不留意的日本的文化。 另一種說法, 對於日本人,經歷了幾百年,常視中國為鄰居,而相反中國就不一定如此。” ( 注1 )
   
   再看遠些, 不單是日本文化,而對全體周邊國家的文化,一般而言,中國任何時候都持著無視、蔑視的態度。對於中國, 中華文化 --- 重點的是儒家和漢字 --- 就是惟一的準繩來測量各鄰邦的文明程度。
   
   另一方面,儘管越南人和日本人在不同的朝代裡皆受到極多中華文明的影響, 但他們也常常意識到本國固有的文化特質。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 在西方各種文化潮流湧進這兩個國家之前,越南人或日本人當說及本文化中的民族性質時, 他們也不可不談及中華文化的性質。具體的說, 在十九世紀末越南成為法國殖民地之前,若不與中國的文化比較或對比, 又如何才可定義何謂越南的性質或“ 純碎 ”的本質呢? 因此, 我們的祖先說“ 越 ”,就是有意直接或間接的與“ 吳 ”( 或“ 漢 ”)( 吳,古代越南人對中國的稱謂。譯者註 )比較, 當說“ 南國 ”、“ 南方 ”,或“ 南天 ”,就含意與“ 北國 ”相對。 日本的場合也與越南的並不差得太甚。 日本人使用各詞 “大和魂 ”( yamato damashii 。大和是日本的舊稱 )或“ 和魂 ” ( wakon )是為說及日本的精神或本質,意諭與 “ 漢心 ” ( karagokoro。 中國的精神或性質 ) 的不同。此外,若想為“ 大和魂 ”和“ 和魂 ”作定義,那也要與“ 漢心 ” 作比較或對照。
   
   總之, 近代之前,中國人看待越南和日本基本上沒多大的差別。 然而, 當比較越南人和日本人如何看待中國, 我們就覺察到一些有趣的差異,而且也極有意義。 首先, 我們嘗試分析那些差異點,之後將從那些差異中,再看在十四世紀西方挑戰( 東方 )時,越、日兩國的反應是如何和後來兩國的歷史進程。
   
   
   一、越南對中國的態度: 抵抗軍事侵略和接受文化模式

   
   
   越南毗鄰中國南方的邊陲並只如中國的一個縣份面積相約, 從歷史初始起,越人祖先的重要問題是如何維持和鞏固民族的獨立。 應該說越南人創造了歷史的奇蹟, 因為處於一個龐大國家的邊陲和經歷多番的考驗,越南仍然並不被併入中國的版圖,而且仍然能夠保持其主權獨立直至法國的侵略。 此奇蹟是如何創造的呢 ?
   
   以下所論述的兩種方法乍看似乎互相矛盾,但它在各朝代中連續獲得應用在越南的建國和衛國過程中 : 一、堅決反抗任何的軍事侵略,但同時,二、接受和汲取中國文化的各類模式。
   
   正如我們已知, 自從十世紀我們取得主權獨立後,越南又需要面對宋、元、明、清各代侵略軍隊馬蹄的進犯, 決心在南方建立一個獨立但又與中國不同的國家的自主意志激勵著越人,似乎這種意志在歷史的進程中又獲得不斷培育和鍛煉得更為堅強。 因此, 李常傑 ( Ly Thường Kiệt,1019年-1105年,原名吳俊 [ Ngô Tuấn ], 李朝宦官和將領,亦是李太宗、李聖宗及李仁宗三朝元老,尤在1075年至1077年率兵擊敗宋軍入侵有功的主將。被列為越南歷史中最傑出的十四位民族英雄之一。譯者註 )在抵擋宋朝大軍時所寫下只是幾句簡單但又充斥民族自豪感的詩句,直至今,近乎八百年之後仍未失去其豪氣 ( 以下為原漢文。譯者註 ):
   
   
   南 國 山 河 南 帝 居,

   
   截 然 定 分 在 天 書,

   
   如 何 逆 虜 來 侵 犯,

   
   汝 等 行 看 取 敗 虛。

   
   ( 漢越詞譯文:
   Nam quốc sơn hà Nam đế cư,
   Tịch nhiên định phận tại thiên thư,
   Như hà nghịch lỗ lai xam phạm,
   Nhữ đẳng hành khan thủ bại hư.
   
   現代越語譯文:
   Nước Nam là của vua Nam,
   Sách trời đã định lọ bàn làm chi!
   Giặc bay nếu cứ gan lì,
   Cử binh xam lấn ắt thì bại vong! )( 注2 )
   
   
   事實上,至十八世紀末期,越南的全體民族英雄和烈女皆為保衛民族獨立和抵抗來自北方威脅的領導者。
   
   但為何,從李常傑至阮惠( Nguyễn Huệ,1753年-1792年,又喚阮文惠 [ Nguyễn Văn Huệ ] ;西山朝第二代皇帝,1788年至1792年在位。史稱光中皇帝 [ Quang Trung Hoàng Đế ] 。西山起義三兄弟之一。傑出的政治家,亦是著名軍事將領。他倡議改革,建設國家,又相繼消滅南、北各君主和多次擊退外國侵略,是越南民族的布衣英雄。譯者註 ),每次越南剛剛把侵略者驅趕出國家領土,我們又須要即刻派遣使者往中國懇求再設立朝貢的關係呢? 這點似乎無理和更使人百惑不解的是,為何既然以一切的代價來反抗中國的軍事侵略後,越南又隨時以“ 輕鬆 ”的態度接受中國的文化呢?
   
   為解答這兩個問題,我們需要重新審視往昔東亞世界的歷史條件。 在西方人來到之前, 東亞世界是以中國為中心的“ 朝貢 ”體系( 還稱為“ 冊封 ”體系 )為規則。 首先, 為免受“ 天朝 ”舉兵侵略, 靠近中國的各國如越南、朝鮮等皆期望與中國保持朝貢的關係。 其後,為使自己的威權正統化, 這些國家的君王懇求中國的“ 皇帝 ”( 原則上只有中國的君王才可稱為“ 皇帝 ”)冊封為“ 王 ”( vua )。 對於“天朝 ”而言, 各“ 藩國 ”的君王應負有的義務是: 一、定期朝貢( 通常三年一次 );二、當中國需要時便出兵;三、行禮儀,即低下者 --- “ 小國 ”的君王對“上國 ”皇帝 --- 所行的禮儀 ( 注3 )。此外,若這些國家當被敵寇侵犯時中國有責任庇護和保衛它們。
   
   再之, 如上所述, 各“ 藩國 ”的文化程度完全以中華文明的尺度測量和評價。哪一國欲想被視為“ 文明 ”,就必須取納中國文化、社會和政治的模式。 正因為如此,“ 天朝 ”可以“ 開化 ”為名來舉兵併吞各個鄰邦, 對於與中國山水相連的國家如越南( 和朝鮮 )模仿和接受中華文物的模式不僅是文化的政策,而且還是一種必須的自衛方法。 另一種說法, 越南需要證明自己“ 不 遜 中 國, 不 異 中 國 ”( bất tốn Trung Quốc, bất dị Trung Quốc ) 來表示越南需要安寧,“ 不須求 ”中國的統治。( 注4 ) 正因為如此, 當越南取得主權後不久,李朝便開辦類似中國科舉的考試,挑選人才,建立文廟( 1070年 )拜祭孔子“ 聖人 ”( 我們仍然使用如此的稱謂 ), 為表彰獲中進士的人,以刻其名字在石碑上的方式鼓勵其他人學習儒家文化。 從那時起, 歷經連續不斷近八百年之久, 我國的士人為積累學識赴考科舉試,日夜埋頭攻讀中國各“ 聖賢 ”的經書和北國的史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