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悠悠南山下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作者:武貴浩然( Vũ Quí Hạo Nhiên )

   
   寄自加州小西貢( Little Saigon, California ), 2013年12月30日
   


   
   
   四十年前,中國攻戰黃沙群島( 帕拉賽爾群島 [ Paracels Islands ],即中方稱的西沙群島;越方稱黃沙群島 [ Quần đảo Hoàng Sa ] 。本文作者使用越方稱謂,故按原文,採用黃沙群島詞組。譯者註 ) ,擊退島上越南共和國駐守的海軍力量並從此佔領該群島。

   這場海戰持續不足兩日,最終中國佔領和全部控制了這群島。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CIA的電函顯示美國關注該事件的進展和北越的反應
   
   
   受到巴黎協議的限制,當時位於太平洋上的美國第七艦隊對這次海戰並沒作任何干涉; 可是這並不是說美國對此事漠然。 已解密的美國中央情報局文件顯示他們緊密注視這場戰事並每日將事態的進展向美國總統報告。
   
   不是在1973年美國才關注黃沙群島的事態進展。幾乎所有中國與該群島有關的事件皆被CIA作記錄記載,包括1958年中國宣布12海哩的九段線海域。
   
   《 中央情報訊息 》( Central Intelligence Bulletin,縮寫 CIB )以概要的方式記載了這段新聞。CIB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向總統和各高級官員呈報每日情報訊息的報告文件。
   
   
   
   中國加強活動

   
   
   1971年6月16日, CIB登載了北京加強在黃沙群島活動的報導:
   “ 海軍蛙人團從海南島的榆林出發,並經常來到黃沙群島,特別是登上該群島中最大島嶼之一的 Woody Island ( 中方稱永興島; 越方稱富林島 [ Đảo Phú Lam ]。譯者註 )。保護這些船隻主要是驅逐艦,屬中國南海艦隊最大的戰艦。”
   
   CIB 報導中國 “ 正在 Woody Island ( 富林島 ) 上建造一個碼頭,挖鑿一條運河,建築一道橋和多座新樓房。”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共和國海軍參與黃沙海戰的 “ 日禱號 ” ( Nhạt Tảo ) 戰艦
   
   
   該段訊息指出,在多國為黃沙群島爭執的狀態下,這類島上建築的活動加強中國為其爭奪主權的條件。
   
   CIA的文件也認為中國多年來曾在富林島上各設立一廣播站和觀察站,中國漁民也利用黃沙群島作躲避颱風處和在島上採集燕窩。
   
   至1974年1月,中國和越南共和國在黃沙群島發生戰事。
   
   注寫為1月18日( 華盛頓時間,即越南時間為1月17日 )的新聞報導說 “ 中國和南越可能在1月16日曾發生過交戰,因為中國已佔領了 Robert Island ( 羅博島; 越南稱有日島 [ đảo Hữu Nhạt ];中國稱甘泉島。譯者註 )。
   
   西貢( 意指西貢的CIA )報告說,當中國軍隊在島上建設屋棚和插上紅旗時,南越士兵向他們開火。南越也承認中國軍隊也曾登陸 Crescent Group ( 半月群礁;越方稱為月鐮組島 [ Nhóm Lưỡi Liềm ] ;中方稱為永樂環礁。譯者註 )組島其中的兩個島。
   
   該報導認為,在交戰之前, 雙方唯一一次的衝突是在1959年,越南共和國軍在月鐮組島上拘捕了一些中國漁民並在幾日後便釋放他們。
   
   翌日,1月19日,CIB 再報導 “ 中國和南越的軍事力量在黃沙群島的另一稱為 Duncan Island( 越方稱光和島 [ đảo Quang Hòa ];中方稱琛航島。譯者註 )上交戰。 這次報導指出,未經證實,據說有74名南越海軍陸戰隊隊員登陸島上並 “ 被中國兩連的士兵包圍 ”。
   
   “ 南越當局報導說,三名海軍陸戰隊隊員死亡和二人受傷,目前士兵已撤離島上。”
   
   1月21日的訊息扼要地報導整體戰事說:“ 中國和南越的軍隊在昨天( 即1月19日 )連續第二日交戰, 中國佔領並控制了整個黃沙群島。”
   
   這份訊息同時還登載黃沙群島地圖,並摘錄 “ 南越政府的聲明 ”:
   
   “ 中國在昨天早上空襲後並跟著登陸了 Pattle ( 越方稱黃沙島;中方稱珊瑚島。譯者註 ), Money ( 越方稱光映島 [ Đảo Quang Ảnh ];中方稱金銀島。譯者註 )和 Robert( 越南稱有日島;中方稱甘泉島。譯者註 )各島嶼。 西貢的海、空軍武裝力量獲令撤離出這區域,南越方面在島上遺留下一些兵士。 這些遺留人士中有一名美國人的聯絡軍官,屬軍事隨員( 英文:Defense Attaché Office , 縮寫 DAO。譯者註 )。
   
   其他的資料顯示,這名軍官當時已退伍,只是DAO內的文職人士,名喚佐拉特-庫斯( Gerald Kosh )。後來他曾向美國步兵部門呈交報告,詳細記載整個戰事的經歷。
   
   “ 直至最近,南越方面只在黃沙島上維持駐兵。 西貢兵士在各鄰近島上出現可能刺激了北京,使它出動軍事行動。”
   
   
   CIB在1月29日還報導了中國開始釋放戰俘。 第一次釋放有佐拉特-庫斯和五名受傷的南越軍人。 這些人將於1月31日在香港邊界獲交還給國際紅十字會接收。
   
   美國中央情報局也關注到另一個細節:一名南越軍官對《 華盛頓郵報 》( Washington Post )記者說,海戰發生的幾日前,越南共和國觀察到蘇聯的戰艦曾在該海域遊戈。
   
   這段報導令CIA 需要再次查證,並要求CIA的行動指揮中心( Operation Center )須向白宮的“ 形勢報告辦公室 ” ( Situation Room )致電函回复報告。
   
   1月23日的電函否認這道訊息並寫述 :“ 自去年11月之後,除了一艘商船、一艘驅逐艦和三艘潛艇橫過南中國海前往印度洋之外,沒有任何一艘蘇聯的戰艦駛近帕拉賽爾群島的海域。 ”
   
   
   
   蘇聯擔憂中國的行動

   
   
   “ 蘇聯海軍對帕拉賽爾群島的海戰事件不表示特別的關注:蘇聯的船隻停航在南中國海上為了收集情報,只跟踪在菲律賓蘇碧灣( Subic Bay )美國海軍基地的活動,而不是帕拉賽爾群島的戰事。”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美國人在地圖上標記中國在帕拉賽爾群島上的活動。
   
   
   美國中央情報局記載了越南共和國和中國皆對帕拉賽爾群島宣稱為其主權之詞句,同時也報導了一份註為1月21日的電函說,北越面對這場海戰感到 “ 不知所措 ”。
   
   該電函引自法國的報刊報導說,來自河內 “ 官方來源 ”( authorized sources )表示維護主權領土是一個國家的 “ 神聖任務 ”, 但同時也認為 “ 兩個鄰近國家的領土和邊界的爭端極其複雜,需要慎重和詳細考查。”
   
   相反,蘇聯毫不猶豫的利用這場海戰來醜化中國。
   
   1974年3月21日的CIB 報導認為:“ 莫斯科的宣傳機器曾利用帕拉賽爾群島事件和中國支持緬甸的反政府叛軍之事來增加南亞和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疑慮。”
   
   “ 莫斯科可能也擔憂中國佔領帕拉賽爾群島成為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默契的一項證據。”
   
   
   
   嶺南遺民譯

   
   2014年1月6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4年01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