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刘逸明文集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湖南独立文化人刘一木创作的《这些长沙人》进入后期制作时素材遭国保删除,他向当局要求公开处理意见却不获答复。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称,他下一步将联名向当局要求公开处理依据。同时长沙方面近期加强对异见人士的监控,长沙多个异见人士被限制出境。
   
   不可否认,随着物质水平的不断提高,数码产品日渐普及,很多民间摄影爱好者都拥有高档摄像机,不仅可以拍照,而且可以用来拍DV,这打破了官方媒体对拍摄影像的垄断。当独立制片人扛起一部小型摄像机,行行摄摄的过程中便记录下历史,将其剪辑整理,围绕某个主题配以文字解说,也就成了纪录片。
   
   在互联网尚未进入中国的时候,虽然也不乏摄影爱好者,但他们的作品要想广为人知却很难,除非被电视台采用,而在视频网站风靡的网联网时代,他们的作品却很容易通过网络与观众见面,只要够分量,依然可以一时间洛阳纸贵,传播效果绝不比在电视上播放差。


   
   然而,在中国,因为互联网的使用者与日俱增,所以,一直视新闻自由为大敌的执政当局开始对互联网实施管制,虽然网民依然在不断增长,但是,网络的自由度却在不断下降。不仅图片和文字都会遭到审查,而且连视频也不得越雷池半步,倘若视频内容被认为敏感,要么无法公开发布,要么就是在公开发布后会遭到删除。
   
   毫无疑问,在严厉的新闻管制下,中国没有绝对独立的媒体,即使是商业媒体,依然带有一定的官方色彩,在很多大的问题上必须与官方保持一致,至少是保持沉默不唱反调,否则就会被强令闭门谢客,或是相关人员遭到整肃。而电视媒体则官方色彩更浓,非官方而不能办,而受到的管制也更为严厉,所以,独立制作的反映社会阴暗面的纪录片要想受到电视台垂青比登天还难。
   
   不可否认,虽然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但是社会矛盾却日益突出,尤其是官民矛盾,时刻都可能引发社会危机。在现有的体制下,没有多少人不是制度的受害者,很多民众在遭受不公正待遇后都曾对向官方投诉怀抱希望,久而久之才发现,自己像一只皮球被各个部门踢来踢去,而官方媒体也不愿意为其鸣冤叫屈,所以,只得求助民间人士,既有维权人士,也有独立拍客和独立制片人。
   
   在很多维权事件中,都不缺少独立纪录片人的身影,比较著名的包括广州中山大学教授、曾获得法国西蒙•波伏娃女性自由奖的艾晓明,接连拍摄了好几部维权纪录片,包括反映村民选举的《太石村》、反映四川大地震的《我们的娃娃》和《公民调查》,但其后她被通知不能续办护照和被禁止入境香港。
   
   民间的怨气太重使得独立纪录片一时间风行,不过,独立纪录片在中国国内网站上的发布渠道逐渐被堵死,但是,在youtube这样的海外视频网站上,依然能看到一大批在国内被禁播的独立纪录片,只是需要“翻墙”观看而已。因为“翻墙”技术的日渐普及,如今,只要是哪部独立纪录片在民间获得好评,依然可以吸引如潮的观众。
   
   在中国,纪录片几乎都是正面的,如反映中共历史和已逝领导人的纪录片,纪录片的本性应该更倾向于针砭时弊才对。央视导演陈晓卿曾公开承认这种缺陷:“目前大陆或者在中央电视台是逆着纪录片本性而做的,是反过来的。我们不能做弱势、个性的一面,不能找非政府的一面。”众所周知,由于独立制片人缺少拍摄经费,而且在国内没有播出平台,所以制作独立纪录片是一份非常艰难的事情。加上可能碰触官方舆论火线,时刻面临打击报复,艾晓明被禁止出境便是明显例证;无独有偶,独立制片人杨伟东因为通过影像的方式记录中国500位政治敏感人物,结果也被禁止出境。
   
   中国民间人士拍摄纪录片的水平可以说越来越高,36岁的上海电影导演应亮以杨佳袭警案为题材拍摄了纪录片《我还有话要说》,该片曾在韩国全州影展上首映。此前,上海警方曾经透过一名韩国人以中国公司的名义,出价五千万欲买断该片版权,结果遭到应亮拒绝。首映前后,应亮及家人曾遭到上海警方的连番恐吓。
   
   几年前,在阿根廷举行的布宜诺赛勒斯国际电影节上,新增的中国纪录片单元,共有八部纪录片入选,而在同年闭幕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入选纪录片人道奖的八部纪录片中,有四部都是大陆导演拍摄的中国故事。39岁的导演赵亮花了十二年时间拍摄的《上访》,曾在康城(Cannes)电影节选入特别放映单元,后又在香港国际电影节夺得人道奖。只是,这部片子只在北京独立电影节中放映过一次,就被官方“打招呼”不能再演。而同时参加影展的另外一部徐辛导演的纪录片《克拉玛依》,还未在香港上映就被大陆禁播。
   
   独立纪录片可以说为中国的影像事业增色不少,但是,在执政当局的眼中,这样的纪录片是另类,有“扰乱民众视听”和“威胁社会稳定”之嫌,必须叫停。的确,在当局的威慑之下,不少独立制片人最近几年都不如以往那般活跃了,但是,仍然有民间人士敢于冒遭受打击报复的危险,继续拍摄独立纪录片。
   
   独立文化人刘一木创作的《这些长沙人》这部纪录片从今年1月3日开始拍摄,共采访了23位来自不同职业和不同政治光谱人士的自述,其中包括工运领袖张京生、信奉毛泽东的年轻学生等等。刘一木认为,每个城市都在发生变化,应该有人做一些事来记录这种变化,以口述的方式,客观记录长沙市不同阶级的生活现状。刘一木的此举显然是在让纪录片回归本质,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纪录片杀青时,竟被当地国保强行删除。
   
   不论是中国的《宪法》还是中国政府都已经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都主张保障公民的新闻言论自由,《这些长沙人》纪录片显然没有违背法律,而是真实地记录人物言行。然而,长沙警方却粗暴地将其删除,这不仅仅是一种缺德行为,而且是违法行为,理当受到法律的追究。刘一木向警方索要此次事件的《处理意见》,但警方却不作出任何解释,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昭然若揭。据维权网报道,与此同时,湖南当局近期内也加强了对异见人士的打压。如罗亮、陈俊贤在机场都被限制出境;民运人士欧阳经华办理港澳通行证时被告知无法出境;公民记者欧彪峰也在罗湖口岸被告知限制出境。
   
   在今年年初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高喊要清除政法领域的害群之马,并要求“重点解决好损害群众权益的突出问题,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习近平的话音刚落,纪录片《这些长沙人》就被长沙国保强行删除,而接二连三的民间人士也被禁止出境。
   
   从最近这些天全国各地警方一如既往的执法犯法情况看,习近平在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豪言壮语仅仅只能算是台词,并不能收到令行禁止的效果,地方政法系统的执法者依然在利用手中的权力我行我素。人权和民主从来不会从天而降,从现实情况看,指望执政高层扭转乾坤无异于缘木求鱼,只能靠民众以公民的身份不断争取应有的权利,当公民社会的力量足以遏制权力的胡作非为时,侵权行为自然戛然而止,而独立纪录片才能畅通无阻、广为人知。
   
   2014年1月14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