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雷声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转帖者按:“土地改革”已經過去了六十多年了,當年的地主富农若仍然幸存在世亦已是耄耋老人。
   
   每一位当年的受害者,就是一部活的历史书,活的证据,证实着:在中国的历史上,曾经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土改”,它杀人如麻,对一部分人民进行肉体酷刑和剥夺财产,并且对一部分年轻的女孩子进行残酷的性酷刑。 卢跃刚在《中国革命与中国改革,一个新的解读视角》一文中寫道:“暴力土改,那样的抢夺和杀戮,只能用“血雨腥风”来概括。杀人的方法极其惨烈。”
   
   那些所謂的中共党史专家,實際上是謊言專家。 他们书写的历史,都是没有生命力的,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而像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那样认认真真的调查研究,将一个个受害者的亲身经历记录下来,这样的工作是有历史意义的。也將永久載入史冊。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采访一个个土改幸存者,记录下他们的亲身经历。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爱这些当年的土改受害者,如今的耄耋老人。
   
   
   100年后回头看,那些“正版党史专家”写的虚假“史书”将成为人们的笑柄,就好比文革时期的“梁效”和“王关戚”等“笔杆子”,永远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反面教员,被人们耻笑。而像谭松的《川东土改调查》这样记录真实历史的书,才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作者:蔡咏梅
   一位中文大学女教授听不下去,突然插话要求谭松“请不要再讲了!”谭松有点愕然,然后一口回绝道:如果我 们不去正视苦难和残酷的真相,这样的历史就会重演。他还以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为例说,这个集中营是很残酷的,但学校老师依然带领学生 去参观,因为应该要学生知道真相。
   
   谭松不怕失业穷困,坚持社会调查,挖掘濒临消失的残酷历史。他说面对那么多血泪事实,我甘愿作一颗老鼠屎,坏那一锅明亮的汤。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重庆学者、作家谭松7月30日在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谈他所著的《川东土改调查》。
   
   七月三十日在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会议室,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作《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室外是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一股不安的寒意,在谭松冷静讲述和墙上视屏图像中,土改的种种酷刑展现在听者眼前,恐怖得令人脊背发凉。四川川东地区五十年代初中共土改血腥的真相对于文明世界中成长的香港人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一位中文大学女教授听不下去,突然插话要求谭松“请不要再讲了!”谭松有点愕然,然后一口回绝道:如果我们不去正视苦难和残酷的真相,这样的历史就会重演。他还以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为例说,这个集中营是很残酷的,但学校老师依然带领学生去参观,因为应该要学生知道真相。
   
   事后交谈,谭松承认他当初调查川东土改时,那些血腥惨烈的场面他自己也难以承受,但他要抢救历史,拒绝让血腥的历史真实被吞噬和淹没。他在一篇文章中引用流亡瑞典的湖南作家茉莉的一句话说,“为了天空不再黑暗,必须先揭露黑暗。”
   
   谭松演讲的川东土改,是指原四川省所辖的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广安市和黔江地区,即大致今天重庆直辖市区域。谭松是重庆人,他在二○○二年开始调查川东土改历史,走访了十二个县市,访问了四百多个土改亲历者,包括当年的土改工作队队员、民兵、地主子女和知情者、甚至还有受尽酷刑而活下来的地主,所有采访均做了录音录像。最后完成了一部土改专访录,共三十六万字,尚未出版。
   
   川东土改在中共占领四川后的一九五一年开始。谭松指出,经过一年半时间土改彻底改变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土地制度,不但摧毁传统中国农村的伦理和文化传统,消灭了农村精英阶层,还使中国农民沦落为无法自由迁徙的农奴,为中国带来长远的恶劣后果。他在调查中发现,川东是贫穷山区,很少良田千亩的大地主,土改前川东地主平均每人所有土地仅十四点五九亩。许多被打成地主的其实是自耕农,或只是相较富裕的农民,而且中共划分地主非常随意,甚至有当教师不需下田劳动也被打成地主。在最穷的巫溪县,一家有两个煮饭的鼎罐就被评为地主。他指出,死于文革的刘少奇领导土改运动,主张暴力土改,双手染血。为了建立新政权的权威,需要杀人立威,所以土改设立人民法庭,下放杀人权,鼓励杀人。一位当年土改工作队员戴廷珍接受他的采访说,“批斗之后就是枪毙,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杀人⋯⋯共产党要这样做才吓得住人。”因此对中共来说,“土改必须是一场暴风骤雨,也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利用地痞流氓施残暴酷刑
   
   谭松在演讲中说,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还不是斗争诉苦会,而是向地主逼浮财这个阶段,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奶子和肚皮往下滴油。
   
   土改积极分子民兵多是地痞流氓,暴力被合法化,使他们得以公开对地主女子施行残忍的性虐待。他们强迫未婚女子脱裤分开两腿被人摸下身,将木块、铁条和脱粒后的玉米棒插进女人下体反复朝里捅。一位叫黎明书的男子回忆说,他的姐姐黎琼瑶当年二十出头的未婚女子,被逼交出洋钱,交不出先被暴打灌辣椒水,然后被扒光衣服用猪鬃毛扎乳头,无法忍受当天跳堰塘自杀。一位土改民兵连长李朝庚接受谭松采访说,土改时忠县有个未婚女子梁文华还未结婚,本身不是地主,因为是全县著名美女,就被十多个土改民兵抓去轮奸致死。谭松说,利用地痞流氓当革命先锋,是当年被共产国际派来中国发动革命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发明的。
   
   谭松在演讲结束时,将他调查到的死于土改的受难者名单一一在视屏上打出来。他说,每一位受难者都不应该被人遗忘。
   
   采访艰辛受害者至今心怀恐惧
   
   谭松提到一位台湾学者曾问他:你做这个调查,政府给了你多少资助?(全场大笑)谭松说,他所有调查都是自掏腰包,只要政府不因此迫害他就行了。他冒着风险自费调查是为了抢救历史,也是为受难者讨还公道。他家庭不是土改的受害者,父母都是贫下中农出身,但后来接触到真相,发现自己教育受骗,正义感被激发。
   
   他说,他的调查非常辛苦,一是受访者分散在川东深山老林穷乡僻壤,又没有电话联络,走访非常不易。二是土改时代久远,现仍在世的当时人已寥寥可数。谭松听说一位饱受点天灯酷刑的女子冯光珍仍然在世,立即赶去采访。冯光珍当年十八岁,还是一个学生,因酷刑双手残废。谭松上午采访她,下午这个不幸女子就逝世了。三是恐惧,中国地主富农及其子女是毛泽东时代受害最惨因而恐惧感也最深的群体,虽然毛泽东时代早已过去,但恐惧仍深,很多人不敢接受采访。作为采访者的谭松本人也很恐惧,因为他在之前做川东右派调查被重庆当局关押了三十九天,刚获释不久,而且是在保释期间,被勒令不能离开重庆地区,因此他是私下秘密采访。
   
   土改因为涉及中共政权革命合法性问题,是中国现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区,敢于触及的学者少,而且多是以资料做研究,像谭松这样深入一个地区大规模采访做口述历史的可能绝无仅有。现场主持的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琦指出,谭松是首位在他们中心讲土改的大陆学者。
   
   来源: 开放杂志
(2014/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