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雷声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天津大学生下载习近平纳粹军装照被拘10天留校察看
·习近平的稿费/公孙平
·十三大:姚依林阻击万里田纪云
·朝廷密审周,民间公审习、温
·谁的锅?谁的饭?/任志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瞿希贤:别唱我写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民国时期上大学要花多少钱?
·北京将为失独老人设专门养老院
·人民网:纪委绝不许成为“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毛贼东在文革中曾经图谋香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著名美国海归:中国必须摒弃“太监化”
·希拉里:中国人只要钱与权力 不懂体面
·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抽干汉江 南水北耗 北京特权
·吕秀莲且慢赞美习近平 希特勒强多了
·狄志遠:同性婚姻是國際潮流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来源:曹长青网站
   
    在美国,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多数犹太人偏爱左翼政党。据统计,自1916年以來,在过去97年中的24次美國总统大选中(至2012年奥巴马连任),保守派的共和党没有一次得到超过半数的犹太人选票,多数犹太人把选票投给了左翼民主党。

   
    在美国历史上,两党总统大选得票差额最大的一次,是1984年里根总统以横扫般的压倒优势,击败民主党对手蒙代尔而连任。里根赢了49个州、59%的全国人头票;拿到538张选举人票中的525张;得到62%男子、54%女性、73%新教徒、56%天主教徒,以及各种职业者的多数选票;包括亚裔,也多数投给了里根,但三分之二以上的犹太人,却把选票投给了蒙代尔(另外91%的黑人投了民主党)。里根虽然仅拿到三成多犹太人选票,但后来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拿到的更少——
   
    在过去六届美国总统大选中,1992年那次,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老布什只得到11%的犹太人选票;1996年那次,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杜尔拿到16%的犹太人选票;2000年那次,小布什首次当选,也才得到19%;后来布什连任时,升高到26%,也才只有四分之一多一点。而在普通美国白人中,一般都是五十对五十,两党得到的票数旗鼓相当。
   
    2008年,首位黑人当选总统,奥巴马拿到的犹太人选票高达78%。虽然黑人跟犹太人在美国是最不和、最相互不买账的两个族裔(一个事业最发达,一个最落后),但在选举中,他们却是理念最接近的两个族裔,都是民主党的绝对票仓。
   
    2012年奥巴马连任时,虽然超过一半的犹太人(53%)对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不满,认为他偏袒巴勒斯坦,对以色列支持不够,但他还是拿到69%的犹太人选票,高过除了黑人(拿到90%)之外的任何族裔和阶层。
   
    犹太人左倾,有其由来已久的历史。2004年普林斯顿大学出版了加州伯克莱大学研究苏联历史的教授斯莱兹肯(Yuri Slezkine)的专著《犹太人的世纪》(The Jewish Century),根据该书的数据,当年和列宁斯大林建立红色苏联政权的很多共产党人都是犹太人。虽然当时犹太人在苏联人口中只占1.8%,但在布尔什维克的中央委员会,犹太人占了45%。苏维埃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时,布尔什维克代表中31%是犹太人。苏联红军军官中,40%是犹太人。苏维埃政权的各级干部中,高达41.7%是犹太人。1935年时,斯大林的秘密警察骨干,38.5%是犹太人。
   
    更引人注目的是,被称为苏联红军之父的托洛茨基是犹太人,俄共中央执委会主席斯维尔德诺夫是犹太人,苏共肃反委员会(即早期克格勃“契卡”)主席捷尔仁斯基是犹太人,共产国际主席季诺维也夫是犹太人,莫斯科苏维埃主席加米涅夫是犹太人。当然了,为全世界共产革命提供了理论基础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也都是犹太人。
   
    美国历史学家夏勒(William Shirer)写的那本著名的揭示纳粹兴衰的书《第三帝国的兴亡》也介绍到,希特勒杀害犹太人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非常痛恨很多犹太人支持共产党。极右的希特勒最初的很多演讲,都谴责痛骂犹太人是“赤色份子”。但纳粹的国家主义/社会主义,在本质上和共产主义完全在一个轨道上,都是建立在群体主义基础上、剥夺个人权利和自由的意识形态。
   
    很多犹太人比较左倾是个明显的事实。例如在伊拉克战争这个问题上,就能看得非常清楚。布什所属的保守派共和党中,99%支持伊拉克战争;而绝大多数支持民主党的犹太人,在这个问题上则严重分裂:从犹太人的角度来看,推翻萨达姆政权对中东和平有利,尤其对犹太人的国家以色列的安全有巨大好处;但从党派理念来说,犹太人又不情愿支持布什的共和党。在当时的全国民调中,支持伊战的美国人最高达到78%,反战的只有20%,但在犹太人中支持伊战的只有52%,低于全国一般民众支持率26个百分点。
   
    就连在铲除萨达姆、直接有利于以色列安全、和犹太人命运息息相关的外交政策上,犹太人的支持率才勉强超过一半。可想而知,犹太人不仅不是阿拉伯世界所说的“一小撮”主导美国军事打击伊拉克的“阴谋力量”,而且几乎成了布什政府推行强势对外政策的反对者和阻力。因而美国有评论家说,如果以色列不是犹太人的,而是其它种族的,尤其是其它白人政权的,那美国的犹太人可能是99%支持巴勒斯坦和阿拉法特了。
   
    正由于多数犹太人比较左倾,所以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至今65年之中,大多数时间都是左派政党当选,前后执政长达45年。直到巴勒斯坦恐怖组织不断用自杀炸弹屠杀以色列平民、左派政党致力与阿拉法特和解的政策完全失败之后,右翼政党才在选举中大胜(赢62%),沙龙出任了以色列总理。虽然沙龙上台后就推行对巴勒斯坦的让步和解政策,但最后他所属政党还是输给了左派。虽然目前是内塔尼亚胡的保守派执政,但该党在国会席位并没过半,还得靠跟其他小党组成联合政府。
   
    犹太人究竟为什么这么左倾?有很多原因,其中最主要的有两个:一是犹太人长期没有家园,流散世界,受到各种不平等的待遇甚至歧视。虽然他们在各行各业都相当成功,但却一直是underdog(被压迫者)。像在早年的欧洲甚至美国,犹太人都不可以拥有土地。所以,作为一个被歧视、被压抑的族群,他们有非常强烈的要求平等的诉求。而在当今西方两大政党理念中,恰恰是左派强调平等;大政府、均贫富的经济政策,就是建立在平等观上的。而保守派更强调自由,共和党主张小政府、减税、市场经济等,是基于自由的理念之上的;也就是说,自由的价值高于平等。
   
    犹太人倾向左倾的第二个原因(这是最根本的因素):犹太人是人类所有族群中,整体文化水平最高的一个,知识分子比例相当高。据《犹太人的世纪》中引用的统计:1939年时,虽然犹太人在苏联人口中占不到2%,但在莫斯科的所有大学生中,犹太人占了17%。在乌克兰首府基辅,甚至高达35.6%。在整个苏联,犹太人在医生中占了20%,在大学教授中占14%。在当时苏联主要城市列宁格勒,犹太人占所有报纸记者、编辑、作家中的31%。
   
    今天在美国,犹太人在上层领域仍占很高比例,他们的职业多是律师、教授、医生、金融家、经理等,包括在好莱坞,制片人和导演等,也很多是犹太人。在美国主要媒体中,犹太人占的比例更高。“犹太人主导美国媒体”一说从来就不是秘密。有人在网上列出了在美国新闻界活跃的长长的犹太人名单。甚至有报道说,六家犹太人的公司掌控着全世界96%的媒体(可Google搜索:Six Jewish Companies Control 96% of the World’s Media)。
   
    所以,如果说“犹太人影响美国政治”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成立的话,那就是他们在媒体这个领域势力很大,媒体直接影响选票,选票决定谁上台,实行什么政治政策。
   
    在美国,犹太人不仅是左翼民主党最强有力的舆论支持者、重要的票源之一,更是主要资金的来源(政治捐款)。虽然犹太人在美国只有600万,占美国人口2.2%,但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犹太人社会几乎为美国左翼政党民主党提供了近一半的政治捐款。
   
    在西方生活久一点的人会观察到,多数知识分子,尤其是大学教授、作家、艺术家、新闻记者等,都倾心于平等、均贫富等乌托邦理念,倾向大政府、高福利的社会主义。美国的大学老师中(尤其是文科),90%以上注册为民主党;主要媒体的编辑记者,只有20%注册为共和党。
   
    犹太人的知识分子比例高,自然左倾的就多。这不是犹太人的问题,绝不是那个种族的问题,而是整体知识分子的问题。知识分子天生就有三个倾向:
   
    第一是脱离大众,脱离中产阶级的commonsense(常识),倾向于精英主义,醉心于乌托邦的意识形态,热衷于一揽子解决问题的“整全化思维”。
   
    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的社会及其敌人》中把这种“整全化”(整体主义,历史主义,本质主义)等斥为“威胁开放社会的伪科学”。
   
    哈耶克在“知识分子和社会至上主义”中更具体说:“与那些旨在一点一滴地渐进现存秩序的更实际的认识和考虑相比,思辨全盘重建社会的方案,更合乎知识分子的口味。”“出于自己的本性,知识分子向来就不关心技术性细节或现实的困难,能够令他动心的,就是广阔的前景……”这种“乌托邦倾向”就是不顾现实,不管真实,不计常识,只相信脑中憧憬的虚幻的美丽。结果就是实实在在的灾难。
   
    第二个是倾向扮演为劳苦大众请命的救世主角色,于是自然就倾向均贫富、要平等,所谓代表穷人、代表被压迫者讲话。
   
    要为穷人争“平等”是知识分子的特征,也是重要的奋斗目标。但人和人的能力、性情、气质都不一样,可谓千差万别,怎么可能千篇一律地像“机器人”那样整齐划一而“平等”呢?在这些前提都不平等的情况下,财富怎么可能均等呢?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违背人类本性,违背常识逻辑,违背社会真实。但一代代的知识分子,就是要追求这个乌托邦。结果,强求平等(尤其是财富平等)的结果,一定造成社会上很多人的财产(它是权利的直接体现)被剥夺,最后整个社会朝向极权主义。
   
    要平等,就要有个“群体”决定财富谁多谁少,怎样才是平等;然后还要由这个“群体”重新分配财产。这个过程不仅会官僚横行、效率低下,更重要的是,一定会形成吉拉斯所说的“新阶级”,即主宰“均分财产”的特权阶层——不仅剥夺了个体的自由,更人为地扩大了社会的不平等。
   
    “平等”与“自由”哪个价值为先,哪个更为重要,这是左、右派的主要分歧点。
   
    把“平等”视为最高价值,必然导致反对、甚至仇视资本主义,因为以市场经济、自由竞争为核心特征(价值)的资本主义制度,一定会带来贫富差距。所以向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知识分子往往激烈反对资本主义。
   
    上述哈耶克著作中有专节“犹太人的反资本主义心态”探讨这个问题,据他的观察,“过去一百年来,犹太人一直是反对资本主义精神状态的大本营。从马克思到托洛斯基,到马尔库塞,汗牛充栋的反资本主义的革命文献,大都出自犹太人之手。在所有国家的左翼激进政党中,包括俄国的共产党,以及目前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左翼激进政党,在组建/领导政党的人士中,犹太人的比例总是异乎寻常地高……”哈耶克甚至得出这样的结论:“犹太人先天有倾心左派的心态”。实质是,文化人先天有倾心左派的心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