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江中学子
·超生户22
·超生户23
·超生户24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慎入!中共收买失业长发女1(图)
·慎入!江西宜黄特务王××2(图)
·中共收买失业女3(图)
★★★★★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9(图)
·慎入!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4)(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5)(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1(图)
·慎入!中共线人A、B、D(55)(图)
·中共线人A、C、D(56)(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3(图)
·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40(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46)(图)
★★★★★
·江西抚州媒体造假新闻(组图)
·宜黄县收买访民当线人(图文)
★★★★★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图)
·江西宜黄书记县长拒百姓于门外(图)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1(图文)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2(图文)
·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被退学1(图)
·[图文]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受牵连被退学2
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慎入!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房屋拆毁赔偿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1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2
★★★★★
江西宜黄叶县长协调邹引娇上访问题纪实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一)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二)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四)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宜黄官员图穷匕见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直到2015年1月,江西宜黄官员未发放2014年下半年困难救助金三千元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下图:江西宜黄官员发放2014年上半年困难救助金三千元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弟李永强因宜黄县官员和校方跨市联手截访导致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宜黄县委县政府、井冈山大学均存在过错。尽管我家是低保户,当局仍百般刁难欲敲诈我俩几万元,宜黄县官员多次叫我俩去“找人”(托人找关系送钱)。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多次推脱说他“权力有限”,李惠兰权力还不及罗局长,叶县长为何向我俩推荐李惠兰?宜黄官场不正之风盛行,官员贪赃枉法胡作非为百姓早已司空见惯。有些狡猾的官员在索贿受贿时为降低风险,不直接和当事人接触,通过亲信(网上称“行受贿中间人”、“行受贿代理人”、“权力掮客”等)接触当事人达成某种交易索取钱财,转手后入自己腰包。李惠兰混迹官场多年徇私舞弊很在行,在某些官员看来,李惠兰无疑是向我俩索贿的最佳“权力掮客”人选。

下图:李惠兰(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下图:李惠兰(权力掮客)几乎每天都要假装打电话从邹引娇房屋右侧的小巷里经过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通过了毕业考试,参加了毕业合影,因宜黄官员在08奥运前与李永强就读的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联手截访邹引娇及长子,次子李永强受迫害09年7月毕业证被扣留,直到2015年1月毕业证仍被扣留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从2014年10月到2015年1月,我俩数十次打电话、发短信给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罗局长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和访民玩起了“躲猫猫”。信访工作是和谐社会的“晴雨表”和“减压阀”,责任重大意义深远。信访官员本应“听民声、察民情、解民忧”,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清代廉吏郑燮(人称“板桥先生”)在出任山东潍县知县时写了一首很有名的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一个封建时代的官吏尚能时刻将百姓疾苦放心上,相比之下,如今某些官员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人大失所望。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官员的素质和良知却在倒退。一位网友在网上留言这样描述他的家乡:“凡事以钱开路,遇事走后门,没钱什么事都办不了,有钱没办不了的事。老百姓已被迫形成了一个畸形的观念:看病动手术要送红包,打官司要送钱,办证要送钱,小混混、地痞流氓被警察抓了有钱就行,入学求职更要送钱……也许是山高皇帝远吧,在这里有权的挣钱特别容易,无不权尽其用,吃喝卡拿,各显神通。公安局、工商局、税务局、劳动局、国土局、建设局、计生办等党政部门个个都不是清水衙门……”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事实清楚程序简单(补实习即可),处理起来并不难。因我俩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宜黄县官员百般刁难拖了几年也不解决。

    2006年7月,我从江西中医学院(2013年9月26日更名为“江西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中西医结合方向)本科毕业后,本想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为社会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怎奈世事难料天不遂人愿,因社会黑暗官场腐败,导致时运不济命途多舛,陷入上访的泥淖无法自拔。宜黄县官员财迷心窍搞钱不择手段,不但不兑现安排我去医院上班的承诺,甚至连我打算上街摆摊卖中药材等都要横加干涉(当局指使亲戚熟人等恐吓我上街摆摊卖中药材属于违法行为),千方百计逼迫我送五万元给相关掮客花高价进医院上班。因我母子俩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宜黄县官员阴招损招毒招迭出,把我全家往死里整。在这样凶险恶劣的社会环境下,连保住性命都成问题,怎能潜心钻研躬耕杏林服务百姓?因我母子俩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多次赴京上访和经常在网上撰文揭露宜黄官场黑暗官员腐败,宜黄县委县政府恼羞成怒,视我俩如眼中钉肉中刺,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多次派人警告我俩:“百姓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我在此郑重声明:如果县里安排我进医院上班,我愿意去;如果要托人找关系送几万元才能进医院上班,那我情愿自己创业。宜黄县个体中医诊所水平普遍都不高,有国家执业中医师资格证的没几个,以我目前的水平开一家小型中医诊所或中药铺完全可以胜任。目前,宜黄县委县政府为协助邹怀钢夫妻侵占我家县城房产步步紧逼,阴招损招毒招叠出,我母子俩命悬一线朝不保夕随时可能被谋杀,哪里还有心思……

2010年5月28日我俩在协议上签字才拿到毕业证、学位证等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当局不但百般刁难逼我俩上访,用激将法激我俩上访,还利用线人甚至亲戚设圈套引我俩多带人去北京上访,企图给我俩罗织煽动他人上访的罪名。当局先后指使几名线人(邹××、邓××等)上门打探消息,问我俩何时赴京上访,说要和我俩一起去北京上访。这几名线人说的话破绽百出(以后再谈),我俩置之不理。利用线人设圈套未遂后,在当局操纵下,李惠兰(见附文)指使李金珠(姐)、邹怀刚(姐夫)唆使我家几名亲戚上访,企图引我俩入圈套。这几名亲戚(大姐邹雪娇、唐茶花、谭冬花、吴金花等)以前谈“访”色变,现在却一反常态先后多次上门打探消息,叫我俩带他们一起去北京上访。这几名亲戚在交谈时向我俩透露,李金珠多次请他们吃饭,叫他们跟我俩一起去北京上访,赴京上访的路上要与邹怀刚“保持手机通话”……我俩察觉这是圈套。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兼任镇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伙同李金珠、邹怀刚不但设圈套企图陷害我俩,而且经常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翻墙打开六四天网、海外博讯网等网站“研究”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2012年2月5日邹怀刚叫兄邹怀光(邹引娇大弟)对我俩说:“李学伟(李惠兰侄子,2009年广东工业大学物流管理专业毕业,现在广东打工)也学会了突破网络封锁上海外网站,看到了很多东西 。 我们【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 邹怀刚(失业)、李金珠(家庭妇女)、大弟邹怀光(失业,线人) 、李黄金(邹怀光之妻, 家庭妇女 )等】看到了你俩在网上发的文章和图片。”我俩问 :“ 在哪个网站?” 邹怀光回答:“ 在六四天网。若你俩不相信,现在就可以去( 邹) 怀刚家三楼,怀刚会打开六四天网给你俩看…… ” 我俩没去。6月20日邹怀光对我俩说他在邹怀刚家里电脑上看到海外网站上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叫我俩以后写的文章在发表前要拿给邹怀刚看,上访要和邹怀刚“商量”。显然,李惠兰企图通过邹怀刚操控我俩。2012年7月23日侄女邹桂花打手机叫我俩来邹怀刚第二栋房屋(危房)第三层见大姐邹雪娇(75岁),我俩走进门,他们正在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在场的有邹怀刚(失业)、李金珠(家庭妇女)、大弟邹怀光(失业)、大姐邹雪娇、邹桂花、谭冬花、吴金花、邹卫燕、唐某(男学生)、唐某(女学生)等十余人。邹怀刚说他也学会了翻墙,叫五女儿邹卫燕(四川某大学学生)打开电脑桌面上一个名为“翻墙”的文件夹,里面有自由门、无界浏览、动网通、逍遥游等破网软件。大弟邹怀光说:“打开网来看六四图片……”邹卫燕双击自由门软件,浏览动态网主页新闻,点击六四档案看八九年六四图片,之后又打开六四天网,看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亲戚谭冬花指着图片问我俩:“图片怎样发上网(六四天网)……”(以后再谈)

下图:邹怀刚(失业)坐在邹引娇家门口监控邹引娇母子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下图:邹怀钢(江西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叛徒、内奸、工贼)站在邹引娇家门口监控邹引娇母子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下图:李金珠(家庭妇女)正在监控邹引娇母子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下图: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李金珠(姐,监控人员)、邹怀刚(姐夫,监控人员)在邹引娇家门前监控邹引娇母子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下图: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李惠兰的娘、二姐、弟等亲戚都住在这栋五层大楼里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2013年8月1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对不起,正在有事,稍后联系。”8月1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弟李永强因我俩上访受牵连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罗局长说:“我前天到一趟省里,请他们(省里)帮忙。我现在要开个会,等下回你电话。”罗局长之后未回电话。8月1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有事在外,稍后联系。”8月20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出外。”8月2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钱(2013年上半年困难救助金3000元)的事我跟彭书记(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书记彭武)说了,我叫他加快速度给你。毕业证的事(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我权力有限,只能说帮忙。”我俩问罗局长叶县长何时接访,罗局长说9月5日叶县长接访。宜黄县官员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花招叠出,表面上说“加快速度给你(困难救助金)”,实际上是加快速度搞圈套。8月27日我家黄陂(离县城68里)老屋隔壁邻居袁××受人指使再次上门游说我俩,说他愿出几万元买下我家黄陂老屋,我家老屋旁宅基地(房屋被熊学辉强拆,夷为平地后剩下宅基地)、菜地仍被几户邻居霸占,每户邻居都要敲诈我家几千元,叫我俩去黄陂和这几户邻居理论。宜黄县官员熟读《三十六计》,理论联系实际“活学活用”用于对付访民。我俩和宜黄县官员打交道多年,熟悉当局惯用的歪招和伎俩,这无疑是当局的“调虎离山”计和“借刀杀人”计。8月2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现在无法通话,一会儿打给你。”罗局长之后未回电话。9月4日亲戚邹××受人指使再次上门游说我俩“拆旧房换新房”,叫我俩不要办土地证、房产证更正登记,自行把自己县城住房拆掉,邹怀刚夫妻会建新楼房给我全家住,上面给一层下面给一间店面。邹怀刚夫妻财迷心窍利令智昏,不办理土地证更正登记且拒不交出房产证,更不可能花十多万建新楼房给我全家住,唯一的目的就是骗我俩自行把县城住房拆掉,毁灭物证。这无疑是当局的“釜底抽薪”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