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修武狱中家书(5)]
姜维平文集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修武狱中家书(5)

李修武狱中家书5
   在看守所的前些日子
   手铐脚镣解开了,我终于可以重获“自由”了,但我的全身早已
   毫无知觉不听使唤。肿胀的手脚像充了气一样,我慢慢的移动,耐心地尝试,十几分钟后才能摇摇晃晃地站立,但是,我已经没有力量迈开步子了。黄陈二人走后,进来的两个保安,抬着我的胳膊穿过迷宫一样的窄巷,在一扇厚实庄严的铁门前停下,紧接着,铁门“轰”地一声推开了,里面有个声音说道:“进来吧!”这声音就像一个神秘世界对我发出的隆重邀请。保安放开了我,我双脚就好像踩在棉花上,踉踉跄跄地走进监舍,没有害怕,没有忐忑,就像去赴一次约会,又像熟悉地走进了自家的门。
   进门的那瞬间,一股巨大的热浪把我包围,定眼一看,偌大的监

   舍横七竖八摆满一屋子的犯人,差不多有70个。热浪是从他们每个人的身体上散发聚合起来的,形成一阵阵暖流,很快便焐热了我的全身。已是深夜,鼾声不断,多么甜蜜酣畅的熟睡啊!曾经多么让人恐惧的的看守所,今天在我来是如此的温馨。它就像一个避风巷,所有经受了风浪的船舶都在这里停靠得到保护。它又像一个温暖的家,寒冷吹不进来,可以自由呼吸自由睡觉的家。我当时真是快慰啊,这里没有打骂、没有阴谋、没有迫害、没有恐惧,我真愿一直呆在这里。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牢头对我问了一些基本的情况,末
   了,指了指上的木板说:“从今天起,那就是你的名字。”
   我朝木板上仔细一看,只上面写“10.12-8”。从此以后我就靠这
   串数字在这狭小的监舍内获得了应有的“名份”和“地位”。
   然后他们要我洗澡。衣服脱开,一阵熏天恶臭散发开来,两个牢
   头捂住鼻子直呼:“好臭。”能不臭吗,六天六夜的折磨,屎尿沾了一裤子,再加上整个屁股都坐烂了。再看我的身体,奇形怪状,像一个“外星人”,手腕红肿,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深深铐痕;小腿肿得像两根亮棒,就是刚从水里打捞起来的死人的脚;屁股糜烂得像盐水渍过一样,真是惨不忍睹。就我身上这些伤,直到一年多后才勉强好完。洗澡是用冷水洗,不是沐浴,是用盆子泼。本来我已经多年没有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冲过冷水澡了,竟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冲吧,猛力地冲吧,把我身上的肮脏、把我的屈辱,把我所蒙受的冤屈统统冲掉… …
   澡洗完后,他们胡乱给了些衣服让我穿上,感觉非常暖心,随后
   又给我了一盒牛奶。真是雪中送碳呀,六天六夜没有进食,喝着甜甜的牛奶,胜过世上一切的美味佳肴。喝了牛奶之后,身体渐渐有了些力气。最后他们安排我靠近厕所不到一米的地板上睡下。只能轮着睡,因为人实在太多,只有轮着睡才能保证每个人都有睡觉的地方。轮着睡也好,再说我那坐烂的屁股也不能平躺着睡。躺下之后,顿觉眼前一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是我一生睡过的最简易、最肮脏、最拥挤的床,却是我一生睡过的最甜美的最深沉的觉。
   第二天很早就被叫醒,不是被叫醒的话,估计再睡一天都不会醒,
   馒头稀饭下肚后,肚子就有了充实感,生的欲望又被唤醒,接着给我讲了许多规矩,太多太繁琐,也没有记住多少,然后就是“正坐”学习,这可难倒了我,屁股经过一夜的弥合,再坐在地板上时,钻心的疼痛。但他们说这是这里的规矩,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中午饭吃的是米饭、南瓜,饭很少,菜也少,其实平时我也吃不
   了那么多,但那时我的确饿了,就狼吞虎咽地把自己的一份吃完,觉得不够,见别人未吃完的准备拿来吃,差点挨了打,说我多吃多占。
   从进门的那一天起,我就感到自己的特殊性。别人用的是真名真
   姓,我用的是“10.12-8”;别人用身上穿的是黄马褂,我穿的是红马褂,别人的家人可以探视上帐,我不能,还有,他们还安排几个人全天候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称之为“包挟”。在楼上的巡视道上,贴着我的照片,方便干部巡查时对比甄别。不仅如此,他们还给我设定了固定的睡处,编号“7号”,墙上的监控严密监视着我。
   真的,别人都说看守所很恐怖,但我觉得那里很不错,至少比我
   想象中要好。那些所谓的“十恶不赦”的坏人也没有先前想的那么坏,至少比那些折磨过我的办案人员好上十倍。是的,他们有不少的恶习,有可耻的过去,他们问题用戒备和猜忌的目光盯着你,他们可能会为一些吃的或争夺狱内的“地位”跟你翻脸甚至大打出手,可是他们内心没有恶意。他们并不想伤害你,也不会处心积虑算计你。那里真是最为安全的避难所。有很多次门外响起“10.12-8”的声音时,我都不想出去,怕走出去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当我提讯后到回监舍时,就会感到非常的庆幸和温暖,我终于又安安全全回来了。
   但是听了我的描述后,你千万不要误以为看守所是“天堂”,它
   远比你预想的还要难受十倍。岂不说失去自由、想念家人、担心案子的事情会让你痛苦不堪,就是那龌龊的环境,千篇一律的水煮白菜、萝卜就会让你受不了。我之所以认为它“好”,那是因为比起那让人恐惧的“144小时”,这里真是最案例最温暖的地方。
   初进看守所的那一段时间,我其实是在为曾经遭受了六昼夜的折
   磨疗伤。手脚半个月才消肿恢复知觉。很长一段时间里,穿再多的衣服,夜晚盖再厚的被子都感觉不到温暖。最让人烦恼的是小便出了问题,尿频,尿急,就从那时开始,每次都只能屙那么一点点… …比起身体受到的伤害,精神创作才是最致命的,它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消沉绝望,看不清这个世界,这次伤害形成的心理阴影也许会伴随我一生。
   在看守所那些难熬的日子,想念家人、担心亲人、担心案子,
   时时刻刻都在心中数着流走的一分一秒,真正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在最初的这段时间里,专家组又来提讯多次。反反复复地旧事重提,没有新意,最后就是签字画押,我早就习惯并且麻木这些程序了。其实我并不知道,他们并不是来和我闲聊,他们每问一个问题都有目的,我每签一个字他们都如获至宝,他们就有办法把这些支离破碎的笔录组合成一组组有力的证据,把我推向让我痛苦的深渊。
    有一天,监舍外又响起了“10.12-8”的叫声,我心头一紧,以为又是没完没了的提讯。看守所干部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带到看守所大门前。长期未见光亮的白光异常刺眼,只看见好多全副武装地警察候在外面。突然,从人群中走出两个高大的警罕抓住我的胳臂说:“走,把头低下去。”刹那间,十几个警察照的照相,录的录像,好不威风,一路尾随到审讯室,我把铐在“老虎凳”上拍的拍照。两边各有一位威严的警察注视着我。黄政委坐在审讯台中间,还有一些警察严肃地站在周围。黄政委开始高声地宣读逮捕令,最后叫我签字。
   我双手发抖,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当这个“生死薄”摆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感到非常的凄凉,我心有不甘啊!心口咚咚地跳,看了看逮捕令上的内容,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呀,我问黄政委,“我哪来这么对罪?”
   黄定良讥笑道:“以后你会知道的。但现在我应该向你报喜,你出名了,从明天起,全国乃至全世界都知道重庆有个李修武。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新闻媒体在等着报道这个轰动人心的消息。”我浑身不由自主地抽搐,战战抖抖签了字,而我的心此刻就像被放置在冰窖里面一样寒冷,就这样,在他们“步步为营”的安排下,我“顺利”进入了预定的法律程序。
   逮捕后,在看守所度过的将近两个月内,专案组很少来提讯。在看守所过了第一个凄凉的春节。本是团圆的日子,却因为冤屈而身陷囹圄,期间想念家人,担心案子,暗无天日,痛不欲生,又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真是孤独无援,每天夜深人静以泪洗目。又反过来安慰自己,要坚强地活下去,不能死,不能放弃,保重好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只有生命不息,才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触痛内心的伤处
   2011年春节刚刚过去,黄陈二人又来提讯了,黄意味深长地说“春节过得好啊!”
   我说:“我听到你的声音就紧张,怎么会好起来。”
   黄定良似乎比原来的脾气好了些,而且也有了同情心,他说:“你不应该以这种怨恨的心理来面对我,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你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淡淡地说:“你不来搅扰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
   他说:“看看,还在给我较劲”
   我说:“你要真肯帮我,我需要帮助的地方多了。这里生活差,没有换洗衣服,天气冷睡不暖,生了病,有没有有效的药吃、、、、、、”我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给他谈这些。
   他说:“有些事情我们也没得法,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儿子托我们给你带来了500元钱,会按规定给你上账,还有你的棉衣棉裤也带来了。”
   黄政委叹了口气,感触很深地说:“你的事情牵动着你的家人,你儿子你姐,你老婆多次到我们办公室打听你的情况。特别是你姐,你老婆,在春节前多次要求我们给你捎带年货,还帮我们办公室扫地,抹桌子、擦凳子,看起来怪可怜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酸,不禁老泪纵横。我能想象我年迈的姐姐和多病的老婆,为了我的事东奔西走,一生要强的他们不惜低声下气地讨好办案人员,还屈尊做那些低三下四的事。她们是了解我的,最懂我的,她们知道我没有罪,想到这些,泪水越来越汹涌。
   黄政委乘机火上浇油:“还有你的几个外甥,长得堂堂正正,漂漂亮亮的,个个都怨你,怨李俊、、、、、、、”。
   听到他说起我的外甥,更增添了我的悲伤感。是啊,我那几个外甥,个个都有文化,有追求的人,都是堂堂正正做人,点点滴滴做事的人。为了更好的发展,为了下一代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有的放弃银行工作,有的放弃工商局局长,有的放弃粮食单位,有的放弃公务员到重庆来,他们那么坦荡清白的人有什么罪,为什么现在都成了罪犯。我确实搞不懂。我越想越悲伤,泪水漱漱不停。
   黄政委继续乘胜追击:“是啊,你的家人为了你担惊受怕,你的外甥年纪轻轻为你坐牢,你忍心吗?你真的对得起他们吗?你感到良心受到谴责吗?所以你务必要承担一切,日后取得他们的原谅、同情,也给自己一点慰藉。”
   现在想起来,黄定良真是一个魔鬼,一个喜怒无常,捉摸不透的魔鬼,他在我身上可是用心良苦呀,先是软硬兼施,现在又大打感情牌。只不过我认为他来错了地方,他根本不应该来当警察,而是应该去当演员。可是在当时那当人智商普遍下降的地方,我还真被他耍了,他的每一句话都像鞭子一样抽打我的灵魂,他们每一句话都触动了我内心那根脆弱的神经。我那时真是感觉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外甥,内心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