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姜维平文集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读后
   姜维平
   
   目前中国的政治,经济,教育等各个领域都存在着腐败现象,但我认为最大的腐败,对社会危害程度最严重的是司法腐败,而重庆“唱红打黑”涉及的众多冤假错案,正是司法腐败的典型,它集中地云集在薄王当政的几年里,从刑侦到检察,从判刑到入狱,从司法到媒体,都展示了强势官员“徇私枉法一条龙”的狂妄野心和无所不用其极的卑劣残忍的手段,仅就《李修武家书》所披露的冰山一角,使人们窥视到了司法领域的腐败程度,已达到不彻底纠正就将亡党亡国的可怕地步。但是,周永康和薄熙来为首的贪腐枉法集团,虽然已臭名远扬,但并未受到清算,不仅余党遍及全国,跟随者众多,而且它的主要成员黄奇帆,张轩,李剑铭,钱锋,刘克勤等重要成员,还任要职,一些得到过他们好处的人,还在以各种借口为其招魂翻案和鸣冤叫屈,由其一手制造的冤假错案都没有平反,这是下一步廉政建设的主要障碍,目光如炬的政治家,应当把拨乱反正放到重庆工作的首位。


   
   回顾重庆几年前发生的故事,当“唱红打黑”如火如荼之时,山城已不像中央集权下的直辖市,而更像一个无法无天的“国中之国”,《重庆日报》刊文自称是“世界的中心”,在政治上,经济上都“领跑”九州,全国的许多著名的活动以至世界上的一些重要会议都跑到山城召开,这座抗战时的“陪都”因为薄王的乱法和谎言而成了空前聚焦媒体的“大舞台”,来自世界各地的“帮闲文人”络绎不绝,连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年会”,都在2011年9月17日至19日,跑到重庆去开,原本在海外创办一些非常有名的报刊也去跟风,全球50个国家,400名媒体老板相聚捧场,美国的《纽约时报》,CNN等也成了拍马屁的“领跑者”,总之,海内外與论一片令人肉麻的叫好声,原因何在?简言之:腐败,因为这些人拿到了程度不同的好处,至少是混吃混喝,当然,文人次之,首先是司法领域的腐败。
   
   当时曾参与“黑打”的公检法的人,很多是拥有硕士,博士学位的人,起码也是学士学位,像重庆高院院长钱锋还是拥有10年政法记者的精英,其经历类似于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他们即有经验,又有理论水平,难道一点也看不懂薄王的违法之处吗?如果有人告诉他们,一间屋子只有100平米,里边有100张桌子,他们信了;又说有1万张桌子,他们不仅相信了,而且一片阿谀奉承的赞美,没有理会屋子的最大容量,这一比喻是对“640个黑社会”的最简单而形象的揭示,中国的重庆再“黑”,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黑社会”,为了取悦于强势领导人,大家都在赞美皇帝的“新衣”,薄王就是用如此低级的智商,忽悠了成千上万的人,让我直白地点出其中的秘诀吧:司法腐败是“唱红打黑”的经济动力。
   
   2008年,薄熙来把辽宁小城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调到重庆,就是为其政变培植地方武装的,而“唱红打黑”是为了抢钱买官和排斥异己的“前奏曲”,众多的民企老板成了牺牲品,而砸烂公检法,成立270多个专案组,把法院当成了摆档的前提条件是,先让参与“黑打”的人升官发财,从李修武,曾智强案等披露的信息看,很多人在“黑打”过程中都借机抢钱,这正是他们紧跟薄熙来的原动力,也是至今数以亿计的民企钱财并未全部进入国库的原因,所以,这次酷似文革的劫难与1966年文革有所不同,每个参与的人,从一开始就应当知道这是徇私枉法,但因为个人有好处而瞒着良心肆意枉为。
   
   所以,270个专案组就是数以百计的违背司法程序的“抢钱”小分队,即使级别最低的小警察抢不到大钱,也可以混吃混喝,他们在“抢钱司令”王立军的带领下,选择了“铁山坪”等众多的农家乐和度假村,作为刑讯逼供的场所,这里当时关押了数以万计的民众,单一个忠县就有46个追逃小组,这不是我编造的数子,重庆人可以到图书馆去查阅官方的报道,而如今网上都没有了,官方心虚,删除了丢脸的文字,不等于历史上没发生过“大事件”。为什么使用“度假村”和“农家乐”,而不用看守所,究其原因,一是抓捕的人太多,看守所人满为患;二是它地点隐蔽,便于枉法追诉,指鹿为马;二是设备齐全,环境优越,便于办案人吃喝玩乐。这正是司法腐败造成的严重恶果,而贪腐的总根子是周永康独掌政法委大权,他们多年来把“维稳”整人当成了最大的生意,使国家虚构了数千万的敌人,极化了社会矛盾,耗费了民脂民膏,使“击鼓传花”的统治者坐在火山口上。
   
   细数重庆以前包装虚构的黑社会和“黑老大”,从黎强到李俊,从陈明亮到彭治民,没有一个不是有钱的富翁,有的资产数千万,有的资产数亿元,都一瞬间化为烟云。薄熙来抓生产,搞经济没本事,但徇私枉法是内行,而且来钱最快,只要罗列了原罪,签一张刑拘证,抓了人质,就立刻可以勒索钱财,而且还骗取一个好名声:为老百姓“打黑除恶”。就公检法的公务员来说,听到要办有钱人案子,立即精神百倍,即使有的没参加专案组也高兴,因为批捕,判刑,劳改,劳教的人越多,求他们办事,请他们吃饭,给他们行贿的人就越多,里外上下都是钱,所以,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打黑运动”搭建了一个“大案板”,把肥猪般的富翁强力地按在上面,薄熙来手举红色的“杀猪刀”剪彩,旁边围满了公检法的红眼者,每人手里都拿着小刀,都想从富豪身上割下一片肉,薄王把“猪纣子”,“排骨”等好肉切走,剩下的由下级分享聚餐,总之,“唱红打黑”最大限度地调动了司法贪腐的兽性,极大地破坏了法制和程序,某些方面为十年文革所不及,所望其项背。
   
   这方面的事例尽管被重庆官方掩盖,但有一些读者还是知道了,记得中新网2011年12月14日报道,有一个人叫王某的人,被挖出了32年前的贩卖妇女的罪行,媒体做为“打黑”的成绩大肆宣传,我查了一下,原来他最早在重庆,曾引荐和介绍17个农妇到外地打工和嫁人,收了450至500不等的费用,就成了“人口贩子”,但真正的原因是,他现在已是在外地发展的大老板,有亿万资产,我看出了门道:王立军的弟兄们之所以不顾国家法律有关追诉时效的规定,挖地三尺,就是为了一个字:“钱”。如果说,这是官媒透露的故事,不一定有说服力,那么,彭治民案的二告,原重庆华宇广告公司的老板曾智强的亲身经历,更有说服力,我与曾的母亲彭佩瑶等亲友有过恳谈,据说,2010年6月21日,曾智强是由专案组人员从成都抓捕用汽车拉回重庆的,途中汽车要加油,公安局“091”的人强令他以自己的信用卡结账,而开具的发票并没给他,其实,他后来被判了无期徒刑,给了发票也没有,单这一件小事就说明司法腐败是多么严重。毫无疑问,参与抢钱的公检法司很拥护薄熙来,王立军,因为这给他们送来了锦绣“钱”程。请问,重庆2007年12月以前,从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到汪洋,有哪个地方领导人敢于这么干?而这一切的司法贪腐的恶行,薄熙来在大连干了十多年,从金县到宣传部,从副市长都市委书记,凡是紧跟他徇私枉法的,哪一个没发家致富?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车辉)就贪污受贿数千万,所以,至今怀念他的势力小人很多,他们得到了物质利益,心里能不感激薄熙来?
   
   有媒体披露说,王立军身边的秘书揭发市公安局的食堂非常奢侈,每顿用餐都华美可口,而不用个人掏腰包,我更相信是像征性地出点小钱,超支部分由他人赞助,因为他抓住了人性贪财占便宜的弱点,先是满足他们贪婪的胃口,用司法腐败拉拢他们,再利用专政的工具去抓人整人,即用软硬两手逼迫或诱惑他们跟随薄熙来冲锋陷阵,薄书记要的是中南海的最高权力,下面的“马屁精”要的是蝇头小利。这就是为什么王立军搞了奖励民警的“英烈基金会”,民警程明“打黑”累死了,不仅成了烈士,家属还得到了抚恤金100万。其实,国家通过税收已经拿走了钱款,养活了公检法,何来再赞助?王立军不过是把司法腐败发挥到淋漓尽致而已。
   
   所以,薄熙来和王立军不断扩充重庆警察,在全国第一个把“装甲车”开到闹市区,第一个下令制作高档警服,第一个成立“女子骑警队”,第一个设计“红雨衣”,第一个成立“国宾护卫队”,第一个把退休下野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当成“国宾”来招摇过市,第一个云集西南几省的许多政法干部去山城开会,向薄熙来效忠,等等,这一切的费用都来自司法腐败,也最终是为了薄熙来篡权谋利。总之,薄熙来与周永康暗渡陈仓,用司法腐败,腐蚀了干部队伍,破坏了民主与法制,颠覆了公检法的权威和公信力,使地方的公安,国安堕落成内斗整人的私人工具,制造了“一坨屎”等大量冤假错案,搞乱了大连和重庆,差一点搞乱了中国。
   
   笔者积18年党报记者之经历,又饱尝5年多薄熙来制造的“文字狱”之苦,深知司法腐败的危害性,它是中国人民身上最大的毒瘤,必须切割。我对薄王在重庆的徇私枉法罪行恨之入骨,不平反寝食难安。如果不是切身体会,我真的不会相信薄熙来利用人性弱点,大搞司法腐败的一些细节,是多么令人触目惊心。其实,中国并不乱,大多数老百姓对政府是比较满意的,即使不满也是想要“更上一层楼”,就是因为有了周永康和薄熙来这样的野心家,虚构,夸大和编造敌对势力,有意制造社会矛盾,企图篡权上位,才使国家动荡,民怨沸腾的,他们为了钱财而挑拨内斗,再用危局去要挟上级,要人力,财力,物力,安排亲友党羽,搞得重庆鸡飞狗跳的,连公安局长都夜奔了。如果没有“唱红打黑”,重庆民众安居乐业,何来山城如今的困局?所以,借薄熙来,周永康事件所要抓捕的不仅是一群“大老虎”,而是要根治中国的司法腐败。
   
   2014年1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网2014年1月7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我的邮箱发不出去,也收不到网友的附件,不知道是什么人在监控和拦截我的邮件,请懂电脑的网友告诉我破解办法。
(2014/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