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姜维平
   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薄家父子走红于中国政坛,其题字多见于大连等地,特别是薄一波的书法劣作横行于中国书坛,动辄一字万金,令同业者咋舌,甚至在北京的潘家园等书画市场也有赝品欺世骗钱,而今,终于到了笔者预言成真的这一天,薄一波,薄熙来这两代骗子和恶棍的题字,从中国的大街小巷扫地出门,成为一钱不值的垃圾,被噩梦醒来的国人丢弃,像丢弃穿破的臭鞋一样。
   近日,有媒体转述大陆网民的爆料,称地方政府开始清除原中共元老、薄熙来之父薄一波的题词,并附上现场拍摄的照片,这个消息引起外界的與论关注,一时间,“揣摩上意说”,“中办下令说”,“父随子衰说”,“政治斗争说”,“阴谋论”,等等,各种猜测与争论纷纷出笼,一个敏感话题正在被炒热。但笔者认为,不论什么“学说”,依据的都是动机,实际上这些均不重要,事实是第一性的,薄熙来连硬笔字都写不好,有文件批示为证;薄一波的书法低劣而丑陋,如同江西的贪官胡长清一样,他没了官职,没了趋炎附势的小人,书法习作就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所以,各地大力清除,是理所当然的好事。
   据报道,命名为微博“太子河的姑娘”发贴称:图片显示,河北省抚宁县仙螺岛路上的“南戴河”石碑和天马浴场的标志性建筑飞马雕塑“南戴河”碑上的薄一波题字,已经被换成中国文联副主席刘炳森的题字。作者质疑,刘炳森已于2005年2月15日去世。那么,刘炳森给“南戴河”的题字究竟是何时题写?不论是其生前题写,还是后来被人借名“题写”,现在,它被河北当局翻出来替换,都是一件颇能触动国人敏感神经的事。


   我认为,发帖者有点夸大其辞,把薄一波的石刻题字扫地出门,触动的仅仅是极左派的“薄粉”的神经,更多的人感到心情舒畅,作者之所以少见多怪,是因为多年来官媒洗脑造成的,虽然,公开的庭审和微波跟进,使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他自己虚构的廉洁奉公的形象忽然坍塌,但其父薄一波的贪腐敛财的故事却埋入了地下,没有机会与其接触过的人,当然不了解他们父子的本质,实际上,多年来,书法作品和题字是薄熙来,薄一波变相索贿受贿的一种虚伪狡猾的手段,早在上个世纪就被大连人所领教和熟悉。
   据我亲身体验,薄家在辽宁经营贪腐的“大本营”,从金县到沈阳,历时10几年,不仅薄熙来,谷开来夫妇贪得无厌,敛财过亿,而且,谷开来的老爹谷景生,薄熙来的老爹薄一波,以至七大姑,八大姨,司机,秘书,朋友,等等,都像蝗虫一样,吃尽了大连人的血,尤其是薄一波,因中共元老的资历和权势,与中共新权贵江泽民勾结,横行霸道于一时,成为薄家“黑社会”的最大保护伞,他敛财的手段之一,就是书法题字,而且,由于社会风气使然,在大连,谁能得到薄一波的题字,挂在显眼之处,就是经商的“通行证”,枉法的“免死令”,升官的“敲门砖”,正如已故的大连著名书法家于植元所言:一人得势,鸡犬升天,“狗爬子”字,一字万金,叫书法家笑掉大牙。
   记得每年薄一波过生日,薄熙来都命令市政府的秘书长孙世菊带队,组成一个由企业家和官员参加的代表团,开出浩浩荡荡的冷藏车队,载上昂贵的长海县的鲍鱼大虾和金县的国光苹果等山珍海味,前往北京中南海,去给大连市长薄熙来的老爹祝寿,同时,也行贿中南海的众多权贵,这时,许多人都花重金拜托其中的某人,向薄一波求字,如果能一字万金如愿,就会烧香磕头,欢呼雀跃了,因为它是一个护身符,表明此人进入了薄熙来的人脉圈子,将受到优待。
   笔者任地方记者18年,结交了东北各方面的朋友,其中,许多人都把得到薄一波的题字当成梦寐以求的大事。比如,黑龙江省的齐齐哈尔市的民企“大北集团”,就是由薄一波题写公司牌匾的,而其老板李某,通过行贿薄家,向大连证劵公司贷款7000万而发家致富,后来,他留下一屁股债,逃亡美国隐居。这样的事例在大连更多,不必一一列举。总之,大连的党政大权集中于强势的官员薄熙来手里,不论是土地批租,还是银行贷款,以及市场开拓与产品销售,都由薄熙来及其死党说了算,不拜薄家这道门槛,什么路也是死路。于是,到处写字敛财的薄一波成了众人趋之若鹜的书法家,他的“狗爬子字”,就成了一种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像征品了,如果谁家有了薄的真迹,就表明与薄熙来有关系,进而也有地位,如果尺幅上还写着求字人的尊姓大名或有合影照片,就佐证了这种关系,于是,在商场或官场就能叱诧风云,并找到了“保护伞”,因此,如今丢弃他们的字,既是趋炎附势者的惯伎,也是薄家圈子里的马仔毁灭和遮掩犯罪证据的行动,这标志着薄家走向堕落的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众所周知,书画作品流行于世,自古分为两种:一种是名人字画,一种是字画名人,刘炳森等属于后者,薄一波属于前者,而前者的字画是与人品故事紧密相连的,后者则一般更重于艺术造诣,因此,以前经过包装和虚构,人们不太了解薄家父子,或过于盲从,或另有意图,故使他占据了不该有的位置,而今恢复原貌,以刘炳森取代薄一波的确是大好事。当然,一位书画家,如果能像画家卢禹舜那样,既有德,又有才,就是大师,可惜类似人物太少,而薄一波无才无德,是政治上的势力小人,书坛里的株儒,把他的字迹彻底铲除,就在情理之中了。
   我们不妨想像一种情景:走进某一位朋友的书房,或在客庭的墙上,如果挂有胡耀邦的真迹,尽管字未必写得好,但观者立即会想起中共党内的大好人,这些故事给人以愉悦和快感,使你心旷神怡;而如果是薄一波的,就会想到1987年的旧事,正是薄一波带头对胡耀邦兴师问罪的,而此人当年是被胡耀邦批示平反的,这样的没有良心的贪官,能给人民留下美的文字吗?因此,观者面对名人字画,首先想到的是笔者的人品,而非艺术,假如仅限于私人场合,问题也不大,但如像北戴河那样,是在公众云集的旅游圣地,就增加了社会效应和紧迫感:必须尽快地把薄家父子的劣迹扫地出门。我为河北省的义举而欢呼:太好了!
   2013年12月2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1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