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姜维平
   王歧山履新中纪委书记时,海内外與论一片哗然,有人深感意外,有人猜测是基于他是经济专家,习近平为了调动总理李克强的积极性而刻意安排他让路,随后又有人提出薄熙来案件是胡温下了一半围棋的残局,而怀疑他打虎的决心和诚意,甚至海外某网还刊出他在美国的一栋豪宅,称其上山打虎不过是做秀,但时间过去了一年,至今已有19只大老虎落网,更大的“周老虎”已被拔了虎牙,大概人们已经形成了共识:这一届班子开局伊始,上山打虎的力度和广度都是史无前例的。所以,应当得出这样的结论: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谈及打虎的广度,是指过去很少涉及的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高层的董事长蒋洁敏等人,也接二连三地被抓捕,多达31名,连湖南的贿选窝案也“一锅端”,这些不寻常的举动足以说明,当初做出人事安排时,习近平就知道一些央企管理层的贪腐程度,只有用王歧山这样内行的懂经济的人材,才能比较顺利地按照习的想法顺藤摸瓜,向央企的贪官亮剑,现在,一些后台很硬而且工作能力较强的人都纷纷被双规,已证明中纪委书记的人事任命是有远见的。但人们关注的热点仅限于此,就只触及了皮毛,我思考问题的方向是,假如不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惊人政变阴谋浮出台面,假如这些央企贪官不是他们的经济基础,上级会利剑指向他们吗?对此,读者自有怀疑的理由:陈同海当年的贪腐与死里逃生的经历,是不是没对这些大老虎起到震慑作用?


   
   无疑地,中国是世界上贪官最多的,也是反腐力度最强的国家,党内派别的斗争成了反腐倡廉的动力,往往贪官都是在新旧班子交替前后出笼的,不论是从村乡镇区,还是市,地委,省以及中央,莫不如此,由于干部体制依旧,每当官场变局,一些人感到危机临近之时,财产转移与家属先行就成了流行病,于是就出现了“裸官”现象,薄熙来案是一个尚未彻底查清的贪腐典型,所以,从基层到中央,从国内到海外,打老虎的林子遍及世界,实在太多太大,与其年复一年,届复一届地抓人再放人,放人再抓人,让老百姓在无望的期待里徘徊,不如痛下决心走出制度变革的第一步:党内派别斗争的合法化与公开化,可以制定一个民主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包容而全面地赦免以前所有的问题,再制定新的章法,要求各级官员必须执行,但前题条件是,某年某月将中共分为左右两派,展开公开竞选,媒体也相应形成两个互相揭短的阵营,而法官是不能有任何党派色彩的,全面地职业化,这样就有了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以后官员的腐败现象,就会大幅减少,自然,王歧山就没必要那么辛苦地打老虎了。
   
   从习近平“吃包子”和王歧山“打老虎”的举动,可以看出他们的良苦用心,是想用软硬两手救党安民,但老虎打得再多再大,只能博得一时的喝彩,只能震慑一部分人,但无法根治腐败的顽症,因为每个人的本性都是贪财好色的,有土壤就会冒出犯罪的毒芽,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就是为什么四川政协主席李崇禧花9个小时在台上做廉洁报告,而掌声未落,自己也被抓的主要原因。实际上,中国历史上打虎有成绩的皇帝很多,朱元璋给贪官剥皮和剁成肉酱请同僚品尝的故事很多,80年代,我在辽宁大学历史系读书时,就听老师讲过,以此印证和比较王歧山的打虎故事就喜忧参半了,一方面应当肯定他的勇气和诚意,一方面我也感到焦虑,遗憾和迷惘。
   
   大概没有几个人象我这样深入骨髓地了解官场,我不仅在实际工作中结识许多各级官员,而且在监狱里也与其多有交流,贪官和批评贪腐的记者关在一起,最能达到思考的共同点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克服人性的弱点,把人们贪腐的念头掐死在萌芽里,而不是一批接一批地把变质的好人送进牢房或刑场,因为即便是大贪官的判刑和坐牢都也殃及了无数的亲友,由此产生的仇恨和怨愤可能持续几代人,何况由于体制和媒体的不公正与不透明,很多证据的真实性可疑,因此,杀贪官和抓贪官,轰轰烈烈地打老虎,未必是好的社会环境的标志,最好是少出老虎或不出老虎,出了能及时抓住,而不是等到班子新老交替时算总帐。
   
   从目前王歧山打老虎不断推出升级版看,他们是要强力清理贪腐成风的官场,回到胡耀邦与赵紫阳搭档的年代,正巧近日《星岛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谈及原大连市长崔荣汉与薄熙来的关系,使我油然忆及当年官场的旧闻,我到过崔荣汉,卞国胜和于学祥等很多大连地方官的家里做客,与其家人也有一些交往,总的感觉是,那时的官员大都是清官,求他们办事不难,更不涉金钱,但后来接班的薄熙来之流却是贪得无厌之徒,他的家人和亲友都以权谋私,徇私枉法,这里形成反差的主要原因在于胡赵的榜样作用,所谓上行小效,是也。现在,国内的高档餐馆等娱乐场所生意锐减,官员小心谨慎,就是立竿见影的明证。因此,有理由相信如今继续打下去,各级官场的老虎,苍蝇都会少,但中共官员是任期制的,等到5年或10年后怎么办,王歧山退休了,林子还是太大,还能滋生新的贪官吗?
   
   我的期待是,先打他几年,收到震慑效应,等形势稳定下来,再着力加强教育和引导,改变目前整个社会以财富衡量人生价值的风气,让官员深知生命的有限性:动辄成千上万元的贿款,进入私囊,对于不过百年的生命没有实质意义,积累不义之财,等于替别人保管炸弹,最终不能享受财富,只能毁了自己,但这样奉劝毕竟效果有限,还得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相信从政多年的习近平和王歧山,比我们更有切肤之痛,说不定他们当年下乡睡一铺炕时,就有过改革的志向,所以,与其坐等底层不满的烈火烧掉山林,不如在革命来临之前,主动走出历史性的一步,但愿在他第一个任期届满与下一个任期开始的时候,象他父亲习仲勋那样果决吧,建立一个政治特区,带动整个国家,稳妥而渐进地变革,用制度的笼子锁住大老虎,而不是亡羊补牢。
   
   2014年1月3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1月3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