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姜维平文集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姜维平
   
   辞旧迎新,习近平刚发表了《新年贺词》,声音还没落呢,黄奇帆就迫不急待地上网了“重庆版”的《新年贺词》,而且还声明代表“市委”,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作为中国最落后的一个直辖市,2012年以王立军叛逃丑闻而震惊世界,2013年以薄熙来垮台判刑为新闻热点,使山城演变为冤假错案成堆的“法治废墟”,甄别平反的工作没做多少,低调点也算知耻,但黄奇帆算是豁出脸了,他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和表明自己还是“不倒翁”,竟违背官场规则,又跳出来胡说八道了。不久前,他接受官媒记者采访时抨击国家财政货币政策,用了“堰塞湖”这个词,我来个反治其身:黄奇帆头上顶了一座“堰塞湖”。


   
   黄奇帆是这样说的:过去一年,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我们积极应对复杂形势,稳中求进,稳中有为,实现了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我们谋划实施五大功能区战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带来了发展理念和工作方式的深刻变化。我们扎实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认真办好民生实事,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当前的重庆,经济持续发展,民生不断改善,社会和谐稳定。
   
   我想,黄市长的这句话是表明这样几点意思:一是对提出申诉的冤案受害人进行高压和欺骗,无视国家有关受理申诉案件的法规,能拖一天算一天,拖黄为止,反正薄王及“四大金刚”判刑了,让老百姓的冤愤转移到他们身上自消自灭,美其名曰:“稳中求进,稳中有为”;二是用“五个功能区”取代“五个重庆”,还保留一个惯用的吉利数:五个。据2013年10月1日的《凤凰周刊》报道,从2008年至2012年,薄熙来大搞所谓的“森林重庆”,不顾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的限制,大种银杏树,多达2276,75万棵,南岸区在2010年4月拿出一亿元对江南大道进行植树改造,而一棵胸径在40至125公分的银杏树,树龄在百年以上,单价30万。《凤凰周刊》没计总数,那么,我们不妨粗略算一下吧,薄熙来穷折腾,使国家蒙受了多少经济损失。黄奇帆心里最有数,但他会讲真话吗?他希望读者永远地忘记,依我看,不必搞什么“民生工程”,只要官员不再好大喜功,挥霍浪费,就能富民强市;三是黄奇帆要告诉世人,重庆没有外界所批评的那么坏,因为有他这个“总理之材”在位,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
      
   真的山城像黄奇帆描绘的那么好吗?如果当真,还用官场走马灯似的,用3个中央委员统领一个地方班子吗?黄奇帆犯了老毛病,薄熙来用“地票”欺骗农民,大搞房地产开发时,黄奇帆高唱“6年半买房”;薄熙来包装640个“黑社会”时,他跑到北大去涂粉抹脂;王立军逃进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时,黄市长利用凤凰电视愚弄老百姓,现在,又在用“土地储备”遮掩财政巨额亏空。官媒日前报导,重庆市2002年开始实施土地储备制度,当时储备了40多万亩地。十年用了20万亩,每亩赚200万,这就4千亿,扣掉征地本身的成本,有二、三千亿的额外收入。黄奇帆称,重庆在土地一级市场中获利颇丰。2012年重庆市全年的卖地收入为897,5亿元,在中国300个城市中位居第三。土地收入一般占地方财政收入的1/3,是重要的第二财政。黄奇帆介绍,土地储备的要义是:在发展的初期,一步到位,把未来几十年的土地储备“框”下来。读了这段话,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手握20万亩地的“大地主”,自揭重庆屯地,十年赚4,000亿。但没讲因为驱赶和强拆,使多少农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他报喜不报忧,仿佛对中南海说,你不用我不行,因为我有玩“地票”的秘诀,我不告诉你,真是牛气冲天。
   
   本人是一介书生,对经济是外行,但我想,黄奇帆,这个自吹很懂经济的奇材,原来不过是“卖地大王”,如果中国每个农业省都学重庆,哪个不富得流油,但对一个农业大国来说,难道吃粮永远靠进口吗?一旦国家对外迎战怎么办,人们都吃砖头瓦块吗?过去大连人骂薄熙来是“女人卖逼,政府卖地”,卖逼肯定赚钱,但正经的女人能干吗?黄奇帆的“卖逼哲学”成了经济指南,如果归罪于薄熙来,黄奇帆现在承认错误,能开启新局也罢了,但他继续鼓吹“地票改革”,还在数字上为薄熙来“献花圈”,要我说,“地票”是一个骗局和陷阱,那么多的农民涌进城市,没有技能,找不到工作,6年半也买不起房子,“廉租房”又成了公务员弄虚作假的“掌中宝”,重庆怎么能安定呢?
   
   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个无法无天,信口雌黄的重庆市长,自2001年开始任重庆市副市长,2009年高升市长,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他先后辅佐过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孙政才等6位市委书记。这些人性情不同,风格各异,而且派别观点也不尽同,但黄奇帆都能应对自如,游刃有余,成为政坛不倒翁,被视为传奇人物。原来,一把手集权的通病造成了下级得宠的绝招:拍马屁,黄奇帆在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至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时,不顾国家尊严和党纪国法,奉周永康,薄熙来之命带人前往成都抢人,有力地说明了他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官场油子”,他步步为营,重庆却天怒人怨。
   
   据重庆官媒报道说,黄奇帆在《新年贺词》里,把新年工作的重点用八个字概括,他说,过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全面深化改革指明了方向。新的一年,我们将紧紧围绕“科学发展、富民兴渝”,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改革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统筹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着力强化创新驱动,着力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不断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努力为大家提供更稳定的就业、更均衡的教育、更高水平的医疗、更完善的社会保障、更优美的人居环境,使工作和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更具幸福感。
      
   依笔者之见,八个字应改为“平反冤案,富民兴渝”,因为“唱红打黑”摧毁的是民企经济,也是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以及信念,重庆要想长治久安,富民强国,关键是要恢复公检法的公正性,过去累积的冤案真相要坚决查清,该平反的必须毫不含糊地平反,否则,民企老板会大批移民和转移财产,企业员工会人心惶惶,何来社会安定?重庆华宇广告公司老板曾智强及其企业死去活来的经历,就是一条活生生的注解。笔者在多伦多大学接触了大量的“富二代”和“官二代”,知道许多内幕,为了保护他们的个人隐私,从未披露过细节,我只想说,单是微型企业注册骗贷一事,就够黄市长颜面丢尽的,黄奇帆不要以为谎话重复一百就遍成了真理,重庆人会用脚投票的。
   
   海外有媒体报道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有消息传出,重庆市长黄奇帆将担任小组办公室的专职主任。但我更相信,中央调他到小组去写材料,让他成为三中全会“中央宣讲组”成员,说不定是安抚他,稳住他,以便查清他的经济和枉法问题,像对待周永康一样,即便真的调他到领导身边去工作,也是调虎离山,他在皇城脚下,只要牵进了薄熙来,周永康案,有证据确实充分,就是瓮中之鳖了, 想什么时候抓他都易如反掌。依据他的经历,62岁的黄奇帆,过去长期在上海工作,曾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与江泽民和吴邦国关系不错,王歧山大概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然而,很在乎我的评论的黄市长,却一再狡辩:炒作重庆债务,这是新世纪的冤案。他在去年3月5日的两会上,要求《中国经营报》的记者帮他说清楚。但黄奇帆自己还是说漏了嘴,越描越黑,在首届中国汽车市场发展高峰论坛上,他分析重庆(1+8+1000)的汽车产业体系,称重庆要打造“中国的底特律”,真的是一语道破天机:美国的底特律是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的,中国的重庆是因为官员折腾而财政窘困的,前者因民主政治而难捂真相,而重庆却因担心老百姓问责政府而掩盖秘密,这也许就是孙政才不搞《新年献词》而让黄奇帆代言的原因,也就是说,虚假的谎言和真实的困境,像“堰塞湖”一样顶在黄市长的头上,他总有一天会淹灭自己。
   
   2014年元旦于多伦多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1月2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