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姜维平文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姜维平
   
   辞旧迎新,习近平刚发表了《新年贺词》,声音还没落呢,黄奇帆就迫不急待地上网了“重庆版”的《新年贺词》,而且还声明代表“市委”,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作为中国最落后的一个直辖市,2012年以王立军叛逃丑闻而震惊世界,2013年以薄熙来垮台判刑为新闻热点,使山城演变为冤假错案成堆的“法治废墟”,甄别平反的工作没做多少,低调点也算知耻,但黄奇帆算是豁出脸了,他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和表明自己还是“不倒翁”,竟违背官场规则,又跳出来胡说八道了。不久前,他接受官媒记者采访时抨击国家财政货币政策,用了“堰塞湖”这个词,我来个反治其身:黄奇帆头上顶了一座“堰塞湖”。


   
   黄奇帆是这样说的:过去一年,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我们积极应对复杂形势,稳中求进,稳中有为,实现了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我们谋划实施五大功能区战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带来了发展理念和工作方式的深刻变化。我们扎实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认真办好民生实事,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当前的重庆,经济持续发展,民生不断改善,社会和谐稳定。
   
   我想,黄市长的这句话是表明这样几点意思:一是对提出申诉的冤案受害人进行高压和欺骗,无视国家有关受理申诉案件的法规,能拖一天算一天,拖黄为止,反正薄王及“四大金刚”判刑了,让老百姓的冤愤转移到他们身上自消自灭,美其名曰:“稳中求进,稳中有为”;二是用“五个功能区”取代“五个重庆”,还保留一个惯用的吉利数:五个。据2013年10月1日的《凤凰周刊》报道,从2008年至2012年,薄熙来大搞所谓的“森林重庆”,不顾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的限制,大种银杏树,多达2276,75万棵,南岸区在2010年4月拿出一亿元对江南大道进行植树改造,而一棵胸径在40至125公分的银杏树,树龄在百年以上,单价30万。《凤凰周刊》没计总数,那么,我们不妨粗略算一下吧,薄熙来穷折腾,使国家蒙受了多少经济损失。黄奇帆心里最有数,但他会讲真话吗?他希望读者永远地忘记,依我看,不必搞什么“民生工程”,只要官员不再好大喜功,挥霍浪费,就能富民强市;三是黄奇帆要告诉世人,重庆没有外界所批评的那么坏,因为有他这个“总理之材”在位,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
      
   真的山城像黄奇帆描绘的那么好吗?如果当真,还用官场走马灯似的,用3个中央委员统领一个地方班子吗?黄奇帆犯了老毛病,薄熙来用“地票”欺骗农民,大搞房地产开发时,黄奇帆高唱“6年半买房”;薄熙来包装640个“黑社会”时,他跑到北大去涂粉抹脂;王立军逃进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时,黄市长利用凤凰电视愚弄老百姓,现在,又在用“土地储备”遮掩财政巨额亏空。官媒日前报导,重庆市2002年开始实施土地储备制度,当时储备了40多万亩地。十年用了20万亩,每亩赚200万,这就4千亿,扣掉征地本身的成本,有二、三千亿的额外收入。黄奇帆称,重庆在土地一级市场中获利颇丰。2012年重庆市全年的卖地收入为897,5亿元,在中国300个城市中位居第三。土地收入一般占地方财政收入的1/3,是重要的第二财政。黄奇帆介绍,土地储备的要义是:在发展的初期,一步到位,把未来几十年的土地储备“框”下来。读了这段话,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手握20万亩地的“大地主”,自揭重庆屯地,十年赚4,000亿。但没讲因为驱赶和强拆,使多少农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他报喜不报忧,仿佛对中南海说,你不用我不行,因为我有玩“地票”的秘诀,我不告诉你,真是牛气冲天。
   
   本人是一介书生,对经济是外行,但我想,黄奇帆,这个自吹很懂经济的奇材,原来不过是“卖地大王”,如果中国每个农业省都学重庆,哪个不富得流油,但对一个农业大国来说,难道吃粮永远靠进口吗?一旦国家对外迎战怎么办,人们都吃砖头瓦块吗?过去大连人骂薄熙来是“女人卖逼,政府卖地”,卖逼肯定赚钱,但正经的女人能干吗?黄奇帆的“卖逼哲学”成了经济指南,如果归罪于薄熙来,黄奇帆现在承认错误,能开启新局也罢了,但他继续鼓吹“地票改革”,还在数字上为薄熙来“献花圈”,要我说,“地票”是一个骗局和陷阱,那么多的农民涌进城市,没有技能,找不到工作,6年半也买不起房子,“廉租房”又成了公务员弄虚作假的“掌中宝”,重庆怎么能安定呢?
   
   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个无法无天,信口雌黄的重庆市长,自2001年开始任重庆市副市长,2009年高升市长,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他先后辅佐过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孙政才等6位市委书记。这些人性情不同,风格各异,而且派别观点也不尽同,但黄奇帆都能应对自如,游刃有余,成为政坛不倒翁,被视为传奇人物。原来,一把手集权的通病造成了下级得宠的绝招:拍马屁,黄奇帆在2012年2月,王立军出逃至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时,不顾国家尊严和党纪国法,奉周永康,薄熙来之命带人前往成都抢人,有力地说明了他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官场油子”,他步步为营,重庆却天怒人怨。
   
   据重庆官媒报道说,黄奇帆在《新年贺词》里,把新年工作的重点用八个字概括,他说,过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全面深化改革指明了方向。新的一年,我们将紧紧围绕“科学发展、富民兴渝”,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改革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统筹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着力强化创新驱动,着力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不断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努力为大家提供更稳定的就业、更均衡的教育、更高水平的医疗、更完善的社会保障、更优美的人居环境,使工作和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更具幸福感。
      
   依笔者之见,八个字应改为“平反冤案,富民兴渝”,因为“唱红打黑”摧毁的是民企经济,也是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以及信念,重庆要想长治久安,富民强国,关键是要恢复公检法的公正性,过去累积的冤案真相要坚决查清,该平反的必须毫不含糊地平反,否则,民企老板会大批移民和转移财产,企业员工会人心惶惶,何来社会安定?重庆华宇广告公司老板曾智强及其企业死去活来的经历,就是一条活生生的注解。笔者在多伦多大学接触了大量的“富二代”和“官二代”,知道许多内幕,为了保护他们的个人隐私,从未披露过细节,我只想说,单是微型企业注册骗贷一事,就够黄市长颜面丢尽的,黄奇帆不要以为谎话重复一百就遍成了真理,重庆人会用脚投票的。
   
   海外有媒体报道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有消息传出,重庆市长黄奇帆将担任小组办公室的专职主任。但我更相信,中央调他到小组去写材料,让他成为三中全会“中央宣讲组”成员,说不定是安抚他,稳住他,以便查清他的经济和枉法问题,像对待周永康一样,即便真的调他到领导身边去工作,也是调虎离山,他在皇城脚下,只要牵进了薄熙来,周永康案,有证据确实充分,就是瓮中之鳖了, 想什么时候抓他都易如反掌。依据他的经历,62岁的黄奇帆,过去长期在上海工作,曾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与江泽民和吴邦国关系不错,王歧山大概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然而,很在乎我的评论的黄市长,却一再狡辩:炒作重庆债务,这是新世纪的冤案。他在去年3月5日的两会上,要求《中国经营报》的记者帮他说清楚。但黄奇帆自己还是说漏了嘴,越描越黑,在首届中国汽车市场发展高峰论坛上,他分析重庆(1+8+1000)的汽车产业体系,称重庆要打造“中国的底特律”,真的是一语道破天机:美国的底特律是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的,中国的重庆是因为官员折腾而财政窘困的,前者因民主政治而难捂真相,而重庆却因担心老百姓问责政府而掩盖秘密,这也许就是孙政才不搞《新年献词》而让黄奇帆代言的原因,也就是说,虚假的谎言和真实的困境,像“堰塞湖”一样顶在黄市长的头上,他总有一天会淹灭自己。
   
   2014年元旦于多伦多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1月2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