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政变记(1)]
姜维平文集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政变记(1)

薄熙来政变记(小说连载)
   
   姜维平
   1
   2012年3月10日,人大政协两会刚结束,薄熙来就行色匆匆地走出会议厅,他早早地把文件塞进黑色的皮包,神情有点忧郁,疲惫和焦虑,但脚步却加快了速度,在左侧的过道口,他抬眼看了一下穿朱红色衣裙的两个女服务员,她们崇拜而讨好地向他行注目礼,往常他习惯了这些,总是心不在焉地眨巴着眼睛,点点头,以示礼貌和敷衍,但如今,他的心情糟透了,虽然中南海决策层已首肯他提出的切割说,把王立军的叛逃定性为孤立案件,但谷开来的杀人恶行败露,搅得他忐忑不安,尤其是谷开来,又哭又闹的,为此她们夫妇整夜商讨对策而不眠,加剧了他的坏脾气,不过,他不相信胡温敢对他下手,长期以来,党内的共识是,他们是老一代革命家选拔的看家狗,狗再胆大,是不能咬主子的,难怪江泽民昨天亲自打电话来鼓励他,中断了他对记者们的宏论,江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你不要在乎胡温对你的杯葛,更不必理会海外敌对势力对你老婆儿子的非议,红色江山是包括你父亲薄一波在内的老一辈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你所得到的财富,地位,名誉都是应该的,所以,你要理直气壮地驳斥那些混蛋的逻辑和言论,等你当了政法委书记,进了常委再与他们算总账,还说,我和李鹏等老干部都站在你这一边,于是,他讲了一番义愤天膺的话语,还继续“逼宫”胡锦涛,说他不久后将去山城肯定他的“唱红打黑”的成绩,想到这里,薄熙来正了正腰板,理了理领带,他一米八几的魁梧高大的身材,抵达了左侧过道的边门,再前行就是大厅了,但他忽然又想起了王立军,他的身板与其类似,经历显示他既是共产党的“看家狗”,也是薄谷的“看家狗”,但却在2月4日咬伤了主子,他准是疯了,或许是被令计划这小子逼得,不过江李都给他打了气,“孤立事件”,“休假式治疗”虽是谷开来发明的说辞,但报道周永康那里之后,也都接受了,所以说这都成了上边的意思,他自己丢点脸,大体上是没事的。

   
   这样想着,他竟松了一口气,又想,晚上聚餐时,永康也过来,再商量一下与成都军区阮胖子等人密谋的事,要准备好两手,一旦通过党内正常途径爬不上去,就择日果断地发动兵变,对了,先下手为强啊,胡这个家伙太阴险了,他会不会一再讲“孤立事件”是假的,是为了安抚我,等时机成熟,立即抓捕我和开来,薄熙来知道,党内斗争是异常残酷的,他父亲有过深刻的教训,只要被胡温抓进大牢,活着出去的希望就等于零了,一切将前功尽弃,不过,周永康是江李的心腹,他手里有大批的武警啊,除了军队就是他了,而在部队里,我的哥们也是盘根错节的,无所不在,胡温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头了,想到这里,薄熙来笑了,笑得眼角聚起鱼尾纹,密集得淡化了一双虎虎有神的大眼,靠这眉眼和时而冷酷,时而温情的目光没少勾女子,又想到今晚聚餐结束后还得去一趟北京饭店,原大连杂技团的小杨又来勾他了,那骚娘们与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她特会叫床,薄在哪里任职都要搞出声势,玩女人也喜欢出动静,他偏爱会喊爽的女人,他眼前幻化出小杨的一双丹凤眼,神情有点飘忽忽,头重脚轻似的。
   
   这时他已来到了大厅,光线变得明朗起来,但却有点反常,不仅空无一人,连服务员都没有,而且也不见大秘吴文康的影子,以前他都是在这里久等的,怎么回事?他心里警惕地“咯噔”一声,迎面看到大厅的玻璃挂上了幕帘,光线全部来自日光灯,这可是少见的,要干什么?他猛得扯开西服的钮扣,左顾右盼地张望,但一切都无解,都是对手深思熟虑的,正如上个月他派人抓捕王立军的人马一样,该来的总要来,该面对的必得面对,他看到从天而降般走过来两个人,一个人健壮威严,他身穿制服,面无表情,死死地盯着他,他认出来了,是中央警卫局的局长曹清;另一个人是无名鼠辈,脸白白的,细皮嫩肉,中等身材,他有点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那人嘴角带着嘲讽的微笑,薄熙来竭力镇定自己的情绪,轻声问:找我有事,老曹?
   
   以前与曹较熟,每次他们互相都客气地握手寒暄,但如今他只是淡淡地说,请这边来,领导找你有事谈,薄熙来预感到了什么,但江泽民的话还在耳边炸响:记住,别看我退休了,大事还得我定,王立军的事他自己担着,谷开来的事大事化小,美国领事馆不必理,18大,你一定要进常委,我给你担保,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
   
   想到这里,薄熙来冷笑了一声,跟着曹清等走进一个房间,大约一百多平方米,是个套间,除了正厅,还有一个小卧室,但门紧关着,曹清没请薄熙来坐下,虽然里边有一组大沙发,是黑色的皮制的,如同大连市政府三楼的办公室,但全没了地方王的气派,也没人端茶倒水的,空气里凝结着不安的氛围,另一人则站在门旁不前一步,一只手抄在裤兜里,薄明白了,那里有枪,立即出了一身冷汗,真的他们抢先动手了吗?
   
   “咣当”一声,小门打开了,走出六个人,习近平,贺国强,孟建柱,马汶,令计划,还有一个不认识,每个人都一脸阴沉,只有从未谋面的那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人,争前一步,从鼻子里“哼”出三个字:薄熙来,你听着。他把手伸进裤兜,往外掏着。
   薄熙来脑袋翁得一声,操,他们政变了,要拘捕他了。他后悔自己动作慢了一点。或者根本不要来京参加狗屁的两会。
   
   他愤怒地蹬着眼前一排人的首位,是习近平,但他静静地站着,像雕像。
   
   那无名鼠辈说,我奉命向你宣布:因为贪腐和枉法,你已经被“双规”了,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研究做出的决定,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深刻反省,做出检查。。。。。。
   
   那人的话还没讲完,拿出的文字稿还没递过去,薄熙来抢先一步,靠近他,抡起长长的胳膊,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
   
   清脆的响声落下,薄说,操你妈的,你妈了个逼的。你敢对我来这一套,你是什么逼玩意啊。
   
   五个指纹印在那人脸上,他一动没动,惊诧的眼睛看着习,习近平没有说话,贺国强很生气,厉声说,薄熙来,你冷静一下,认清形势吧,这不是一个人的事,你看一下文件,针对你涉嫌犯罪的证据,我们早就掌握了,常委们反复讨论了多次,已有了结论,希望你不要像对待王立军那样撒野,你的态度将决定组织对你的处理意见。
   
   一听到王立军的名子,薄熙来傻眼了。以前动辄打人骂人,他专横霸道,飞扬拔扈惯了,这回有点清醒,要不是那一巴掌,谁能把“王飙子”逼上绝路,谁能把他阳光灿烂的仕途搞得这么糟?应当自责和愧疚,但他又觉得面子上下不来,他疯狂地怒吼:你们敢动我,等死吧,我明确告诉你们,早知道你们有这招,我在重庆已经安排好了,马上将有大动作,你们将面临着兵变,分裂和动乱,重庆人民,辽宁人民,不,全国人民都将站在我薄熙来的一边,你们赶快收回成命,现在还来得及,否则身家性命不保啊。
   
   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曹清和那两个不具名的男子,猛地冲上来,三下两下就制服了薄熙来,虽然他嘴里还在威胁和狡辩,但明显地声调变低了,他被人揪着衣领,架到了门口,而习近平始终没讲一句话,与其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马馼,虽是女流却怒吼如虎,一声威镇薄熙来,她说,带走!
   
   薄被强扭着,走出房间,走廊的过道两侧站满了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习近平等人跟在后面,鱼贯而出,在那里稍停了片刻,忽然,薄熙来“扑通”一声,跪下了,猛地向习磕了一个响头:近平啊,我们的父辈之间虽有矛盾,但毕竟都是革命一家人,你千万别把我当敌人,我们都是红后代,都是一条船上的,船翻了人人有份,人人遭殃啊,你别听王立军的挑拨,我从未反对过你,我认你为老大,愿给你当走狗,请饶了我吧。
   
   薄熙来跪在那里,把脑袋磕在地毯上,整整三下,“咣咣”地响。豆大的汗珠和眼泪交织在一起,流下了脸颊。薄熙来哭了,一把鼻涕,一把老泪,哭得好可怜。看到眼前这一景,谁也无法把他与2009年搞“唱红打黑”的“薄泽东”捏合在一起。
   
   习站着没动,还是不说话,贺国强笑了,额头的皱纹刀刻似的,马馼说,就你这德性,还想当中央政法委书记呢,一切都晚了,谁也救不了你,老实交代问题吧。她又高喊一声,把他带走!
   
   于是,从旁边又过来七八个彪形大汉,个个都胜似王立军,五大三粗的,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薄熙来拖起来,抬出了人民大会堂,一边走,薄熙来一边乱蹬腿,像儿童时代对待父母一样,他皮鞋掉了一只,曹清帮他拿着,里面散发着汗臭,他捏着鼻子,紧随其后,想起海外网站由姜维平写的一篇文章,是2011年11月18日发表的,题目是《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他禁不住笑了,随后,他们把薄熙来从边门带出,送上了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这时已是暮色苍茫的傍晚,初春的风乍暖还寒,吹干了薄熙来的眼泪,他打了一个冷颤,头脑猛地清醒多了,他看到了远处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那高高的躯影,它利剑般的刺向高天,他很想当英雄,但身不由己地成了狗熊。
   
   他想,如果爹爹薄一波还健在就好了,即便他和谷开来暗杀十个人,胡温也不敢放个屁,习近平算个啥?他爹再有名,晚年还不是被我爹整成了“大飙子”,在深圳久治不愈;他再人缘好,还不是被赖昌星案搞得灰头秃脸的,操,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自己命不好,爹死得太早了,恰恰死在关键时刻,不然会有今天吗?这些对薄一波阳奉阴违的坏蛋,我爹尸骨未寒,就对我下手了,像华国锋当年对待毛泽东的遗孀一样,唉,不认命行吗?薄熙来想到这些,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把西服打湿了一片,他哭得更伤心了。
   
   前方,是什么所在?今天,会有人举事救他吗?薄熙来一脸的悲情和茫然。当汽车徐徐地开出北京城时,夜幕降临了,一切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之中。万千往事云水般涌来,恍然如昨。
   2
   2012年3月8日晚上,车克民急匆匆地来到薄家告诉他,中央政治局的常委已开过会,神秘兮兮的,可能对谷开来和薄熙来的事有了结论,薄也从周永康那里得到了风声,但他没对这位早年就跟随自己的国安特务讲实情,虽然车是薄谷一手扶持培养的,对薄家比较忠诚,但他还是留一手,薄总认为车克民没文化,没心机,只是个听命的走狗,不过车在大连国安当了多年的特务,与情报系统的高层来往密切,消息还是灵通的,薄与他约定,车的人马去搜集情报,主要是胡温习李及手下的马仔,对薄熙来的态度和行动,此外是海内外媒体对薄及重庆的报道和反对他的媒体人士的行踪及对策,等等,但他不能打电话,不能写信,只能当面汇报,而且他可以直接进薄家,但次数不要过多,现在他来,正逢其时,薄把他带进卧室,摒去左右,轻声说,如果他们要动手,必须启动“第二方案”,车对所谓应急方案了如指掌,那是去年秋天精心制定的,薄问,我必须立即去一趟重庆。十万火急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