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姜维平文集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上)
   
   姜维平
   
   近日,国内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以封面故事与洋洋数万言的篇幅,刊出了题为《薄瓜瓜在英国》的文章,因为我要去澳大利亚旅游,眼下比较忙,就大概读了一遍,感到有点意外,不在于它的内容,因为没什么新东西,不过是在“炒冷饭”,而是官媒能在“言论寒冬”里,让这样一篇奇文出笼,有点背景,有点诡异,实际上,记者通篇内容的采访,除了来自与薄家关系亲近的程毅君,就是海外媒体的一些未必准确的报道,显然,作者的英文比较好,能直接阅读和引用一些“半瓶子醋”似的“中国通”的说词,有的言辞有点道理,但大都是胡说八道,人家懂英文,就领先一步,易于误导老外了,之所以西方国家对中国一些重大事件有认识误区,正基于此。由于我的英文不好,又有5年多与世隔绝之困,故对2000年以后薄家之事,没有第一手材料,只能就程毅君对记者的一些谎言和曲解,谈谈看法。

   
   干过好事,但更多的是坏事
   
   薄熙来和谷开来在大连生活了十多年,并孕育了薄瓜瓜,所以,这座海滨小城留下他们很多足迹,无疑地,他们做过一些好事,但也干尽了见不得人的坏事,由于当地媒体在他的强势操控下,他是市长,书记,又有一个中共元老的爸爸,公检法司都被其绑架,所以,他玩弄记者编辑易如反掌,何况,他本身又是学新闻的研究生,文人墨客捧臭脚的不少。显然,在以往漫长的岁月里,大连及全国的媒体成功地包装了两面派薄熙来和谷开来,把他塑造成“廉洁奉公”的领导,太太是美丽能辩的律师,儿子是聪明伶俐的娇子,但实际上,薄谷夫妇是以权谋私的“经济犯罪联合体”,儿子是纨绔子弟,他们用大连人的血汗钱,买通了中南海,逐步窃取了官职,不仅掠夺了人民的财富,还欺骗了他们的感情。尽管程毅君讲了那么多关于薄瓜瓜的好话,但他没透露,小时候,他有癫痫病,动不动倒地打滚,闹得天昏地暗的,谷为了治疗和培养他,牺牲了他人的利益,包括一些医生无偿的劳动,一些文化界名人无效的栽培,还包括被他举报的随地丢垃圾而受到处分的工人,等等,用一句大连“土话”形容他们最恰当:“头顶冒脓,脚底生疮,坏透了”。
   
   文章说,一位见过瓜瓜的朋友还清楚记得20年前在谷开来的父母家,薄瓜瓜淘气地藏在沙发背后给他变魔术的一幕。曾在“开来律师事务所”工作过的一位员工,则记得另一个细节:某年大连组织赈灾捐款,谷开来还特地以“薄瓜瓜”的名义捐了一笔钱。下面的员工们本来一直在私下里偷偷议论瓜瓜的大名是什么,当看到捐款名单上印的“薄瓜瓜”三个字,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孩子的大名。
   
   作者没写这位朋友是谁?我看是程毅君吧,即使不是,也是一个比较密切的,想必得到薄家好处的人,也许就是那个不敢讲出名子的“开来律师所的人”,他为什么不讲谷开来以律师所为招牌揽了多少生意?谁看过他出庭打官司了?她打了哪些官司?是怎么赢的?她和程毅君是怎么认识并互相勾结赚钱的?是如何利用国安特务车克民(车辉)等人,诬陷陈德惠律师的?是怎样操控市政府查办处的处长宋某某,到香港《文汇报》驻连办公室恐吓员工的?当然,谷开来也可能为灾区捐过款,但这点好事,与她干过的伤天害理的大事比较,不足挂齿。看来,轻信的记者是上当受骗了,或者是另有所图。
   
    从来不是成功的职业女性
   
   原本,谷开来是一个平凡的大学毕业生,学习的是法律专业,但从来没把国家法律当回事,尽管对“破坏军婚”,法律上有明确规定,但他早在北大校园里就与薄熙来苟合,毕业后,把李雪峰女儿的“爱情”夺走了,又在中国司法领域与莫少平等人一样,第一批幸运地获得了营业执照,但她从一开始就心术不正,她以律师所为幌子捞钱,所以注册在北京,生意却在大连,90年代初,就遭到大连大学名誉校长,著名书法家于植元的痛斥:先生当市长,老婆赚市场,一个捞名,一个捞钱,名利双收,都是他家的。这是最形象的概括,而向记者提供素材的程毅君,却睁着眼睛胡说八道,他自己是什么货色呢?原来,在大连,他被薄熙来授予“荣誉市民”,其功绩是,他与谷开来合办了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赚了大钱,对此,他当然心存感激之情,故通过记者为谷开来唱挽歌:
   
   不知道这段经历是否造成了谷开来对儿子的一种补偿心理。作为母亲,谷开来对瓜瓜的爱更是众所公认的——暂且抛开怎么评价她的“爱”和这个“爱”导致的结果。与谷开来早期合作过的C先生说,谷开来心气颇高,虽然后来她也曾以一名成功的职业女性形象走向世界,与海外打交道,但是毕竟彼时已人到中年,错过最好的年龄,所以她对瓜瓜寄予很高期望,特别希望身边有海外生活经历的人,如C先生,能多影响和指引瓜瓜,让他成长为西方文明世界里一名标准的“绅士”。
   
   真的谷开来够得上职业女性吗?她的职业似乎在律师界,可是,她除了出书骗名,贪腐枉法之外,可能只做了一件好事,曾给灾区捐了一点小钱,而且还故意给员工们看,我不相信律师所的人,知道瓜瓜的名子始于此。大连那么小,他家够张扬的,谁不知道瓜瓜?一听就不靠谱。同样地,说什么“谷开来错过了专业律师的机会”,这显然不符合事实,她借薄家的权势,紧跟“土地有偿转让”的形势,狠狠地抓住了机会,捞取了终生用不完的钱,连程毅君也是如此。他们薄家,谷家,从薄一波到谷景生,从谷开来到薄瓜瓜,没有一个错过以权谋私的良机的,我想,大连的金石滩宾馆和棒槌岛宾馆的目击者很多,都知道他们享尽了富贵荣华,只不过是不敢讲而已。把薄熙来,谷开来将财产经儿子转移海外的美梦,曲解为一位母亲对自身命运的无奈和寄托,这是大连普通老百姓的故事,不是既得利益者薄家的传奇。
   
    为何不用信用卡?
   
   文章引用程毅君的说辞,为谷开来开脱罪行,但却越描越黑:现在看来,薄瓜瓜2000年得以进入哈罗公学读书,是他与母亲谷开来的一个“阶段性胜利”。去哈罗公学读书的想法,应该是薄瓜瓜在1998年的第一次英国之旅萌生的想法。据知情者透露,谷开来大姐的女儿当时在英国读书,而“家里人分析,英国的英语最标准”,于是英国成了最终目标。一番商议,谷开来决定带着薄瓜瓜先去英国看一看。1998年初,利用瓜瓜放寒假的时机,C先生与徐明、谷开来带着薄瓜瓜一行四人去了英国,C先生回忆,此行他们参观了哈罗公学和牛津大学,当时还联系到台湾一位政界名人的儿子为他们做翻译、介绍。
   
   对此,我想,大连的知情者一定很多,除了害怕不愿证实之外,还多一层忧虑:如今,薄谷入狱里,再讲点什么,会被说成“落井下石”。美籍华人程毅君很了解胆怯的国人,也深知中共怕美国,不会把他和“黄蛮子”并列,故其成了敢于讲话的权威,但他讲的根本不符合当时的事实。其实,瓜瓜上学第一站是在新加坡,由一位受恩于薄熙来的地产商赞助,他与那人的儿子一起学英语,但瓜瓜任性贪玩不爱学,又转往英国。程毅君不小心透露了一个重大信息,他们随身携带了大笔现金。
   
   作者写道:毫无疑问,为这次英国之旅全程买单的人,是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徐明就是付钱的角色,一路走一路付。”从英国考察一趟之后,他们又去了德国和奥地利滑雪,C先生回忆,徐明身上带了很多现金,以至于他们在入某个海关时遭到了移民官的怀疑和盘问。英语不好的徐明一度手足无措,在海外闯荡多年的C先生没有慌张,他向移民官展示了这一路的头等舱机票和五星级酒店预订单,告诉对方:中国还不太习惯用信用卡,但是这些材料证明我们有支付能力、也需要这些现金来支付未来的行程。四个人于是顺利入境。
   
   为什么他们不用信用卡呢?程毅君竟把别人当傻子,他不打自招,骗了海关的老外,骗不了我,因为薄谷都是高智商的经济大贪,大盗,不可能像“土八路”文强那样,他们知道用信用卡,必得注册真名实姓,而他们在小小的大连市妇孺皆知,怎么办都会留下证据的,而且,薄的政敌曹伯纯和于学祥,高姿等人在一直盯着他们呢。所以,他们受贿时要求现金,转移时也用现金,这正好旁证了法院对薄熙来审判之时的一些细节,尽管薄熙来能言善辩,入狱后也再次中枪。
   
   谷开来的左膀右臂
   
   知情的大连人都可以证实,程毅君与徐明是谷开来巧取豪夺的代理人,因为薄熙来是奸诈虚伪的贪官,深知对立派的同僚是自己的“噩梦”,故一边贪污受贿,一边小心提防,于是,程毅君与徐明派上了大用场,他们随着贪腐的胃口越来越大,就不断增加犯罪集团的人员,这些人包括吴文康,车辉,程毅君,徐明等人,程把徐明介绍给谷,不是谈什么“经营”,谈什么“投资”,而是密谋利用薄谷的权势“圈地捞钱”,当时,徐明连一件像样的西服都买不起,何来经营?程毅君选中他是基于这样几点,一是他出身于大连最贫穷的庄河,没什么人脉关系和官方背景,利用他做“白手套”比较合适;第二,他是一个没脑子,讲哥们义气的没文化的粗人,但他天生一张娃娃脸,长得白净,纯朴厚道的样子,嘴巴又甜,谷开来是一个精神空虚,贪财好色的女人,自然看上了他。总之,程和徐是谷的左膀右臂。一个有点洋味,是美籍;一个是“土豪”,有点土气,谷开来与其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文章作者引述程毅君的话说,“徐明是我介绍给开来的。”C先生说。谷徐明在1992年成立了大连实德机械工程公司,正赶上大连轰轰烈烈的城市改造,他承揽了大连站前胜利广场、星海湾、金石滩高尔夫球场等30多个大型土石方工程而使财富几何级增长。当时“徐明就经常因为企业经营、海外投资等方面的问题向我请教。当时徐明只有二十出头,人很聪明,不爱写字,但什么事情都记在脑子里”。 C先生回忆,当时大连市有一家建材厂,“只有一两条生产线,做不下去了”,徐明把它盘了下来,开始生产塑钢材料。当时正值大连市政改造,“他免费给市政府大楼装了塑钢窗”,经此合作,实德的塑钢门窗被大力推广。1996年,大连市多条主干道两侧建筑及部分住宅小区居民楼须安装塑钢门窗。
   
   其实,这些细节在关于薄的报道里,已经被人们写滥了,不是什么新东西,如果不是给谷开来送钱送礼,如果不是出资和程毅君合办所谓的“顾问公司”,薄熙来不可能大笔一挥,把如此重大的政府招商项目,拱手让给徐明。他算个什么企业家?当时,我几乎出席过每一场重要的新闻发布会,见到他的机会太少,因为他名不见经传,像他这样的农民要拿到土建工程,是很不容易的,很多专业的城建公司都找不到生意,何况他呢。我记得台商蔡辰男搞大连地产项目“站前不夜城”时,有很多人找关系千方百计地揽生意,也有企业老板找到我,被我婉拒了,因为我没这个本事,谁都知道大连的“大生意”都在谷开来手里掐着,程毅君明明了解这一点,却大言不惭地说,徐明“是天生的公关家”,“为人也比较仗义”,记者评价说,虽然徐明后来身价和社会地位一度暴增,但是他一直对C先生“毕恭毕敬”,“人前人后必称老师”。我看是废话,程毅君把他拉进了薄谷贪府集团,他对程怎能不感恩戴德?我对程的不诚实,一点也不奇怪,但我对记者的以讹传讹不以为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