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姜维平
   据香港媒体《星岛日报》报道,被视为薄熙来“伯乐”的原大连市长崔荣汉,上月17日在大连逝世,享年92岁。崔荣汉,河北省安国县人,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老部下,曾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工业部长,1965年调大连,任中共旅大市委书记。1982年,崔荣汉任大连市委第二书记、市长,薄一波将爱子交给他培养,薄熙来空降大连。这则消息没有对薄熙来与崔荣汉的关系详细评价,但给读者总的印象却是崔市长很赏识他,大概是因为记者不太了解他们,才这样误导读者的,做为一个与其有过接触的老大连人,我的结论是,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我与崔荣汉的第一次见面,因为偶然的机缘,太太祖辈原为天津人,许多亲友都在那里工作,记得大概在80年代初,即我们大学毕业刚结婚后不久的一天,她称为伯父的李祖钧从天津来大连拜访他的老战友崔市长,把我和太太带到他家,那时,他住在斯大林广场(现在的人民广场)铜像后边的一栋日式房子里,很宽敞,但家具摆设都很简陋,。给我的总体印象与农村大队的党支书类似,他有一张宽大和红润的脸和细眯的眼睛,很注意倾听别人的倾诉,我刚分配到《大连日报》工作,还没见过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人,有点拘谨和诚惶诚恐的,但他太太热情地招待我们喝茶吃饭,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更像我下乡插队时纯朴的农家主妇。。。。。。后来,我工作中多次接触过崔荣汉,也与崔的儿子,北方大厦的老总崔某见过面,总的看来,他与于学祥,卞国胜等原大连地方官一样,是正直而廉洁的领导干部,所以,与其比较,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星岛日报》的文章说,2005年6月,时任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到大连开发区视察,还回忆了这位老领导:“崔书记这个人在建开发区上是个很有眼光的人,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开发区就是他定的,然后他把这个地址定下来以后,上北京做了汇报,是在怀仁堂做的汇报,他去汇报的时候,我还没来工作,还在中央书记处研究室,汇报的会我参加了”。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事实,但未必就能据此对两人的关系作出正确的评价。


   应当承认,薄熙来在由北京空降大连之初,是崔荣汉给了薄一波面子的,因为当时胡耀邦掌权,中共官场风气比较正,薄一波想让儿子接班,没捷径可走,薄熙来因谷开来“第三者插足”而婚变,搞得焦头烂额,躲到金县是一举两得,即可学习“李向南”,积累政治资本,又可以摆脱前妻的纠缠,避开法院的官司。总之,不论是在个人私情上,还是工作职位上,崔荣汉都是薄熙来坚定的支持者,说他是“伯乐”也名至实归,但关键的问题是,薄熙来及其家人贪腐枉法,为什么不向崔荣汉及其家人看齐?
   首先,崔荣汉任职大连多年,从未有过以权谋私和打击报复他人的传闻,他与同僚也有过矛盾,但仅限工作认识上的分歧,几乎不涉及个人私利,所以,大连人怀念崔荣汉,感受基本上是一致的,而薄熙来不同,他是以自我划限,爱憎分明的,你认我为老大,就重用你;你挡我的仕途,就变着法儿整你,这一点与崔荣汉截然不同。我不知道,崔是否发现了他有这一性格特怔,批评过他没有,但另几位薄熙来的对立面,如,副市长唐启舜,宫明程,原省纪委书记,后来的大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姿,市委副书记付万忠等人都尝试过,但在与薄熙来的内斗中失败了。所以,大连人对薄的评议呈现两极,得到好处的人,从心里为他叫好;被其枉法追诉的人,对其猛烈批评,更多的老百姓因媒体的误导而不知真相,人云亦云。
   其次,崔与薄管教下一代的方式不一样。薄熙来在儿子瓜瓜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宠爱他,不仅安排他在大连和北京两地的几所名校转来转去地上学,到了哪一家学校都享有特权,而且,在90年代中期即通过大连一个地产商协助,去了新加坡读书,尔后前往英国贵族学校深造,海内外與论搞得沸沸扬扬的,这一举动与其在公开场合的高调唱廉截然不同,也与崔荣汉不可同日而语,他的儿子在国营的大连北方大厦任总经理,为人低调而纯朴,我小弟是该四星级酒店的电工,与其接触较多,他说,一般员工对崔总评价都不错,他不像是官员子弟,与平民无异,也不像老总,对谁都一样的态度。我也和他工作上有过短暂的交往,从未听说他搞过什么特权,大概崔家唯一的得利是安排他担任一家宾馆的领导。最令我感动的是,弟弟常年有病,有时住院常达月余,每次都受到厚待,不仅工资照开,而且住院费与医疗费也实报实效,这一点是其它国营企业很难做到的。
   此外,崔荣汉的老婆与薄熙来的太太呈天壤之别。崔的爱人,我见过多次,经常在菜市场偶遇,从她与商贩讨价还价的表情看,她没什么钱,和普通老百姓没大区别。她从来不涉政,也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更不向崔推荐人脉关系,所以,几乎没有人通过她的影响力去左右崔,至今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而谷开来则不同,她在薄熙来的支持下,不仅插手官场人事安排,索贿受贿,而且成立公司,大肆敛财,并时常在一些迎来送往的社交场面抛头露面,对薄熙来的仕途影响极坏,可以这样讲,如果薄熙来找一个类似崔的太太,就不至于成为“秦城”里终身监禁的囚徒。
   而且,薄熙来与崔荣汉的人品不同。作为崔荣汉交权后继位者魏富海的接班人,与前两任行事风格大不一样,崔和魏固然有许多缺点,但本质上都是平凡人,善良人,而薄熙来是恶人,小人,二者主要区别在于,崔和魏不喜欢谁,最多不提拔而已,但薄却徇私枉法,小肚鸡肠,一定要把政敌送进大牢,因为制造了大批冤假错案,怕别人曝光,所以重用特务系统,打压媒体记者,使谎言泛滥成灾。笔者在狱中曾想过一个问题,如果通过伯父李祖钧求情于崔,再找薄说情,他会不会放我一马?但这件事运作起来相当困难,薄是要把我往死里整的,不过老天爷不给力而已,为何他整人不遗余力?其原因,我认为有几点,一是他父亲薄一波命运与家庭跌宕起伏的遭遇对其影响不佳,二是5年多的监狱生活对薄熙来的熏陶和毒害不是正能量,三是他身边围绕着一批车克民(车辉),万国涛,郑义强之类的“马屁精”捧杀了他。总之,尽管薄熙来从未遗忘原大连市长崔荣汉对他的伯乐式的关照和重用,但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来说,崔荣汉过于憨厚和重视乡情而提拔他,原本就是一个错误,因为用错一个人,害了一群人,毁了一座城市,别看媒体的谎言虚构了他的光辉形像,实际上,他的家族喝尽了大连人的血汗,用强拆时老百姓的血泪染红了顶戴花翎,只不过真相没有彻底揭露而已,光是拥有47年历史的苏军烈士纪念塔的动迁,就使大连蒙受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而具有嘲讽意义的是,崔荣汉的原住址与其邻近,如今常眠于地下的他,想起这一劫难,该泪下如雨吧。
   2014年1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2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