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姜维平
   据香港媒体《星岛日报》报道,被视为薄熙来“伯乐”的原大连市长崔荣汉,上月17日在大连逝世,享年92岁。崔荣汉,河北省安国县人,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老部下,曾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工业部长,1965年调大连,任中共旅大市委书记。1982年,崔荣汉任大连市委第二书记、市长,薄一波将爱子交给他培养,薄熙来空降大连。这则消息没有对薄熙来与崔荣汉的关系详细评价,但给读者总的印象却是崔市长很赏识他,大概是因为记者不太了解他们,才这样误导读者的,做为一个与其有过接触的老大连人,我的结论是,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我与崔荣汉的第一次见面,因为偶然的机缘,太太祖辈原为天津人,许多亲友都在那里工作,记得大概在80年代初,即我们大学毕业刚结婚后不久的一天,她称为伯父的李祖钧从天津来大连拜访他的老战友崔市长,把我和太太带到他家,那时,他住在斯大林广场(现在的人民广场)铜像后边的一栋日式房子里,很宽敞,但家具摆设都很简陋,。给我的总体印象与农村大队的党支书类似,他有一张宽大和红润的脸和细眯的眼睛,很注意倾听别人的倾诉,我刚分配到《大连日报》工作,还没见过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人,有点拘谨和诚惶诚恐的,但他太太热情地招待我们喝茶吃饭,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更像我下乡插队时纯朴的农家主妇。。。。。。后来,我工作中多次接触过崔荣汉,也与崔的儿子,北方大厦的老总崔某见过面,总的看来,他与于学祥,卞国胜等原大连地方官一样,是正直而廉洁的领导干部,所以,与其比较,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星岛日报》的文章说,2005年6月,时任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到大连开发区视察,还回忆了这位老领导:“崔书记这个人在建开发区上是个很有眼光的人,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开发区就是他定的,然后他把这个地址定下来以后,上北京做了汇报,是在怀仁堂做的汇报,他去汇报的时候,我还没来工作,还在中央书记处研究室,汇报的会我参加了”。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事实,但未必就能据此对两人的关系作出正确的评价。


   应当承认,薄熙来在由北京空降大连之初,是崔荣汉给了薄一波面子的,因为当时胡耀邦掌权,中共官场风气比较正,薄一波想让儿子接班,没捷径可走,薄熙来因谷开来“第三者插足”而婚变,搞得焦头烂额,躲到金县是一举两得,即可学习“李向南”,积累政治资本,又可以摆脱前妻的纠缠,避开法院的官司。总之,不论是在个人私情上,还是工作职位上,崔荣汉都是薄熙来坚定的支持者,说他是“伯乐”也名至实归,但关键的问题是,薄熙来及其家人贪腐枉法,为什么不向崔荣汉及其家人看齐?
   首先,崔荣汉任职大连多年,从未有过以权谋私和打击报复他人的传闻,他与同僚也有过矛盾,但仅限工作认识上的分歧,几乎不涉及个人私利,所以,大连人怀念崔荣汉,感受基本上是一致的,而薄熙来不同,他是以自我划限,爱憎分明的,你认我为老大,就重用你;你挡我的仕途,就变着法儿整你,这一点与崔荣汉截然不同。我不知道,崔是否发现了他有这一性格特怔,批评过他没有,但另几位薄熙来的对立面,如,副市长唐启舜,宫明程,原省纪委书记,后来的大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姿,市委副书记付万忠等人都尝试过,但在与薄熙来的内斗中失败了。所以,大连人对薄的评议呈现两极,得到好处的人,从心里为他叫好;被其枉法追诉的人,对其猛烈批评,更多的老百姓因媒体的误导而不知真相,人云亦云。
   其次,崔与薄管教下一代的方式不一样。薄熙来在儿子瓜瓜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宠爱他,不仅安排他在大连和北京两地的几所名校转来转去地上学,到了哪一家学校都享有特权,而且,在90年代中期即通过大连一个地产商协助,去了新加坡读书,尔后前往英国贵族学校深造,海内外與论搞得沸沸扬扬的,这一举动与其在公开场合的高调唱廉截然不同,也与崔荣汉不可同日而语,他的儿子在国营的大连北方大厦任总经理,为人低调而纯朴,我小弟是该四星级酒店的电工,与其接触较多,他说,一般员工对崔总评价都不错,他不像是官员子弟,与平民无异,也不像老总,对谁都一样的态度。我也和他工作上有过短暂的交往,从未听说他搞过什么特权,大概崔家唯一的得利是安排他担任一家宾馆的领导。最令我感动的是,弟弟常年有病,有时住院常达月余,每次都受到厚待,不仅工资照开,而且住院费与医疗费也实报实效,这一点是其它国营企业很难做到的。
   此外,崔荣汉的老婆与薄熙来的太太呈天壤之别。崔的爱人,我见过多次,经常在菜市场偶遇,从她与商贩讨价还价的表情看,她没什么钱,和普通老百姓没大区别。她从来不涉政,也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更不向崔推荐人脉关系,所以,几乎没有人通过她的影响力去左右崔,至今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而谷开来则不同,她在薄熙来的支持下,不仅插手官场人事安排,索贿受贿,而且成立公司,大肆敛财,并时常在一些迎来送往的社交场面抛头露面,对薄熙来的仕途影响极坏,可以这样讲,如果薄熙来找一个类似崔的太太,就不至于成为“秦城”里终身监禁的囚徒。
   而且,薄熙来与崔荣汉的人品不同。作为崔荣汉交权后继位者魏富海的接班人,与前两任行事风格大不一样,崔和魏固然有许多缺点,但本质上都是平凡人,善良人,而薄熙来是恶人,小人,二者主要区别在于,崔和魏不喜欢谁,最多不提拔而已,但薄却徇私枉法,小肚鸡肠,一定要把政敌送进大牢,因为制造了大批冤假错案,怕别人曝光,所以重用特务系统,打压媒体记者,使谎言泛滥成灾。笔者在狱中曾想过一个问题,如果通过伯父李祖钧求情于崔,再找薄说情,他会不会放我一马?但这件事运作起来相当困难,薄是要把我往死里整的,不过老天爷不给力而已,为何他整人不遗余力?其原因,我认为有几点,一是他父亲薄一波命运与家庭跌宕起伏的遭遇对其影响不佳,二是5年多的监狱生活对薄熙来的熏陶和毒害不是正能量,三是他身边围绕着一批车克民(车辉),万国涛,郑义强之类的“马屁精”捧杀了他。总之,尽管薄熙来从未遗忘原大连市长崔荣汉对他的伯乐式的关照和重用,但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来说,崔荣汉过于憨厚和重视乡情而提拔他,原本就是一个错误,因为用错一个人,害了一群人,毁了一座城市,别看媒体的谎言虚构了他的光辉形像,实际上,他的家族喝尽了大连人的血汗,用强拆时老百姓的血泪染红了顶戴花翎,只不过真相没有彻底揭露而已,光是拥有47年历史的苏军烈士纪念塔的动迁,就使大连蒙受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而具有嘲讽意义的是,崔荣汉的原住址与其邻近,如今常眠于地下的他,想起这一劫难,该泪下如雨吧。
   2014年1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2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