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姜维平文集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姜维平
   孙政才执掌重庆市委书记大权以来,最大的动作,是大幅度地调整了薄熙来时代的基层官员的职位,似乎透露了这样的信息:先换人再做事,但目前给人总的感觉是瞻前顾后的,在“等”和“靠”,“等”上级的具体指示,“靠”黄奇帆把握大局,因为黄用“储地说”把很多人骗了,好像发展经济离不开“强拆”和“卖地”,姜还是老的辣啊,离开了独掌“玩地绝计”的黄奇帆,孙书记就一事无成。实际上,对山城来说,平反冤案,富渝安民,是纲,纲举目张,因为国企不少,民企更多,薄王操控的政府,刚把数以千计的民企“肥猪”杀了,喷了一地的血,不收拾干净,想叫傻子忘记,是不可能的。因此,孙政才别无选择,他不甄别平反受“黑打”的“黑社会”和“黑老大”,经济发展不可能破局。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孙政才又是组织本地民企开会,又是评选“十强”的,尤其是最近重庆又来了贵宾,使他忙得不可开交。
   据《重庆日报》报道,2014年1月6日晚,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会见了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名誉主席黄孟复,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原党组书记胡德平及20位全国知名民营企业家。孙政才代表市委、市政府对大家来渝考察表示欢迎,感谢长期以来关心、关注和参与重庆的发展建设。
   该报道没有细列这些民企的名字,但两位名人如雷灌耳,黄孟复未必是薄熙来的余党,但他以前多次去重庆,助纣为虐,严重失职,有案可查,比如,2010年9月30日,他去为薄的“森林重庆”摇旗呐喊,提出“绿化长江重庆行动”计划;2011年7月6日,他参加“中国民营经济发展论坛”;7月19日,他发表讲话,论述“富民”与民营经济的关系;2011年12月8日,参加“第二届大型基金会(重庆)高峰论坛”开幕式,等等,我想,面对1000多个嘉宾,耳听640个“黑社会”的故事,他为何不仗义执言?他知道民企占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为什么不替可怜的民企喊冤?


   总之,我记忆里总体上的印象是,黄孟复即使没拿薄熙来的好处,也是一个政治上的“糊涂虫”;不是立场问题,也是认识问题,他最起码是一个判断严重失误,分不清大是大非的人,他当年身处云雾山中,看不清薄的真面目,不敢为遭受“黑打”的民企讲公道话,也就罢了,我不责怪他,但薄王倒台了,也没见他忏悔和发声,我难以理解。过去他以全国工商联主席的身份,去给中国民企的大敌薄熙来站台,如今,他以名誉主席的招牌,又去拜访重庆新官,演出变脸绝活,真好意思啊,这样一个没骨气的风派人物,能做什么呢?孙政才为什么要邀请他呢?
   另一个人物是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这个人邀请得恰逢其时,太好了!孙政才正急需从他身上寻找其父的遗产:事实求是的精神和思想境界,平反冤假错案的勇气和决心,但孙政才真的拿到了尚方宝剑和真谛了吗?如果他能深入地分析中国目前的危局,能领会习近平关于依法治国的讲话精神,能顺应老百姓的民意,就应当指示官媒立即刊出本人拙作《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让重庆人知道“唱红打黑”的真相,并督促法院启动再审程序,释放众多蒙冤的人们,恢复民企的地位,促进经济民生的大发展。但这次会见没有这种明显的迹象。
   官媒报道的都是空话,套话,假话,大话。孙政才说,民营经济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发展壮大,是市场经济中最富活力、最具潜力、最有创造力的重要力量,为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当前,重庆政治安定、社会稳定,经济持续发展、民生不断改善,干部群众精神振奋,干事创业环境风清气正。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民营经济发展,着力改善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坚定不移地鼓励、支持、引导民营经济健康发展。希望民营企业家继续关注和支持重庆,积极参与重庆的改革发展,实现互利共赢。大家表示,重庆发展态势好,潜力大,前景广阔。愿抓住机遇,积极参与重庆改革发展,为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多做贡献。
   这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说辞,肯定了薄熙来以前对民企的做法,依据的假数字来自黄奇帆的谎言和狡辩,1月6日,《中国新闻周刊》以《14年来百名省部级官员落马, 一半与房地产业有关》为题,藏了这样一段煞废苦心的文字:素有“学者市长”之称的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对于地方经济发展,也有着自己的思考,在全国GDP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重庆连续5年保持15%的经济增速。2011年,重庆GDP突破1万亿元。2009—2012年,在《中国经济周刊》的31省份GDP含金量排名中,重庆GDP含金量连续4年位列前十。
   这等于说,薄熙来所推行的“二次文革”的极左路线,不但没破坏经济,伤害民企积极性,而且卓有成效,名列前茅。真的是这样吗?黄奇帆讲假话不眨巴眼,在凤凰卫视上不是胡说八道过了吗?谁还能再相信他,他是市长,领导统计局长,他要什么数据就有什么数据,这一招,薄熙来在大连时用的炉火纯青,笔者早已领教过了,每次召开新闻发布会,记者都耐心等待薄熙来与统计局长作假。统计局长说,不作假,就坐牢。孙政才不了解情况,岂能不信?
   所以,《新闻周刊》的记者也知道其中的玄机,故此,接着说,但重庆也是复杂和多样化的。用黄奇帆的话来说,重庆是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并存。发展农业,规模化是难点;发展工业,炸出一块平坦的厂房园区都很费劲。与此同时,层峦叠嶂中隐藏的高山居民、贫困居民和三峡移民,又成为城市化进程中最难以拉动却又不容忽视的一环。2007年,重庆获批成为我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5年间,重庆的大胆尝试引发无数议论,“地票”、城乡土地资源流转、农民工户籍制度改革、“双轨制”住房及公租房规划。。。。。。每一步,重庆的改革之刀都直指制度改革和民生热点的最深处。热议中,黄奇帆很平静。2013年3月,黄奇帆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他既不认为重庆改革是“冒进”,也不认可“重庆模式”的提法。他只希望做一个智慧型改革的推动者、资源优化配置型改革的探索者、转变发展方式的实践者。
   这句话再明白不过地歌颂了薄熙来,2007年12月,是薄熙来下重庆履新的门槛,黄的“四大”与薄的“5个重庆”相呼应,很耐人寻味,什么“地票”啊,“双轨制住房和廉租房”啊,“土地流转”啊,等等,都是薄熙来玩的骗局,每一件都败得一塌糊涂,“重庆模式”就是文革模式,“抢钱杀人”模式,欺世盗名模式,它因官员内斗,王立军夜奔而破产,黄市长不得不否定,但不否定其内容,而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根本没搞过“重庆模式”。那么,苏伟的《重庆模式》一书是怎样出版的?胡锦星在上海搞的研讨会是如何策划的?黄奇帆历次讲话的精神是如何被薄操控的?而且,文章还有意强调在“2013年3月”,黄对重庆模式的信口雌黄,这时距王立军事件暴发正好一年。
   我想,薄熙来,周永康政变贪腐集团的重要成员黄奇帆这样垂死挣扎,一点不奇怪,但温家宝的嫡系孙政才为何要让黄与自己一起接待民企老板,有点不伦不类,颇费思量。报道说,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市政协主席徐敬业,市领导吴政隆、彭永辉参加会见。但不见刘伟和张国清的身影,可能是这样的:要安抚民企,吸引他们再投资创业,必须向他们表态,但中南海对“唱红打黑”的评价有分歧,对黄奇帆的罪行处理意见有争议,对重庆的局势有两极说辞,对薄熙来的清算有保留,所以,深得官场技法的孙政才就遮遮掩掩地陷在云雾里了。
   他一方面邀请了改革派胡德平,由此给遭受“黑打”的民企以朦胧的平反的希望;一方面邀请了黄孟复,给犯过错误和罪行的薄熙来余党以安抚,又让众多的民企老板跟风走,他左右讨好,里外握手,似乎显示胸怀宽广而大器,要引导民企向前看,忘掉过去的“铁山坪”;而黄奇帆的出现,则是委婉而巧妙地解释了重庆官场的“变形金刚”现象,此人是上级选定的,上级也得给江泽民,吴邦国面子。如果过去重庆有问题,应归咎于薄;如果有成绩,应归功于黄奇帆,这叫“哥俩好,永远好”。
   然而,在笔者看来,在罪与非罪的问题上,来不得半点暧昧,640个“黑社会”至少一大半是假的,有的民企有行贿罪或其它类型的罪,另当甄别,界定,但这并非拒绝平反的理由,所有的诬陷不实之词必须推倒,所有戴上“黑帽子”的民企要光头,要恢复名誉,这才对得起胡耀邦和胡德平,别以为用姓“胡”的就能继续忽悠人,哪个民企老板也不是傻子。看看黄怒波的言行就心知肚明了,也许,他把巨资投到冰岛自有经济考量,但“黑打”的阴影可能是心底的“恐惧动力”,再美的说辞都是精明的民企老板的思想外衣。天太冷,衣服就厚,换一件适合冰岛的棉衣,寒意来自薄王的乱法。无疑地,留住民企的火热的心,只有一个办法,必须拨乱反正,这一点对孙政才,黄孟复,胡德平等人都有启迪。
   2014年1月7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2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