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修武狱中家书(7)]
姜维平文集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修武狱中家书(7)

   李修武狱中家书7
   写在最后
   2013年10月22日,我刚好入狱三周年。正是这一天我开始写自己的事。其实以前酝酿了很久,写过一些片段,也做过一些记录,这次是对这些材料的整理和归纳。我总是担心自己写的不好,不能充分的道出专案组成员对我的迫害和折磨,不能恰如其分的表情达意。我甚至找不出写他的理由和意义,但我终究写了,事无巨细的写了很多,也遗漏了许多,,宗旨只有一个,讲述自己遭遇‘黑打’的痛苦经历,申述自己蒙受的不白之冤,用宣泄的方式来排解我的痛苦,让更多的人了解事情的真相。循着记忆的线索一路写来,仿佛这些痛苦经历就在昨天,如此清晰,让我的内心再一次收到惊骇和冲击。
    写得到这里,故事很快就接近尾声了,却感到刹不住。如果你是一个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人,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讲述的真实性,你是不是深深震撼于那些我被黑打的惨痛经历中,想象不出在正义、法律洁白外衣遮盖下,隐藏了多少无耻与丑恶。
    我原本 没有勇气也不想写这些的。我原本打算让自己的冤情和不幸沉寂在历史的河流中,让我在永无休止的遗恨中独自舔舐自己无人知晓的痛苦,直到终老。


    我多想痛苦是我一个人的。但痛苦却又是可以传染的。它传染我所有的亲人和朋友,让他们纠结,让他们不幸。
   在这次打黑运动之前,我有一个庞大而又兴旺的大家,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小家。经过几十年的奋斗和经营,我的兄弟姐妹们个个事业有成,幸福富足,过着安稳平静的日子;我也在自己的辛勤工作下营造了一个温馨甜蜜的小家,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了三个大学生,儿子争气,夫妻恩爱,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本来苦尽甘来,怡享晚年之际,这次空前绝后的打黑风暴却把我们所有的愿望都粉碎了。
    在我的大家中,先后有十人被判了刑,有十多人流亡天涯,躲躲藏藏,留下老幼妇孺苦苦支撑支离破碎的家。我们家就这样被拆成三部分。在狱中坐牢的人蒙受不白之冤,品尝失去自由的痛苦,满怀对家人的思念。流亡在外的人东躲西藏,无家可归,惶惶不可终日;幸存在家中的人焦急苦闷担心,不知道痛苦的煎熬何时才是尽头。妻子离开了丈夫,丈夫离开了妻子,儿子失去了父亲,父亲失去了儿子。。。。。。。。。留下的是相互间无尽的牵挂和寂寞的煎熬。公司动摇了,事业毁掉了,精力枉费了,时光流逝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次‘黑打’。我还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她一直都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因为她享受到了五世同堂的幸福。但她并不知道,有那么多人走进了监狱,我总是骗她我在国外旅游,在忙工作没有时间陪伴她。。。
    至今我仍无法接受我是一名‘罪犯’,黑老大的残酷现实。然而人在现实面前总是显得那么无能为力。人在很多重大变故面前,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人的活法有两种,一种是简单一种是复杂,我可能选择了后者才造成了今天的痛苦。1998年我三哥病重期间,曾对我说,他一生要强,当过校长,逃过难,办过企业还打过鱼,而真正感到舒坦惬意的就是大于的日子。当时我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直到今天我才终于悟透,打鱼有什么不好,虽然辛苦,但原离世事纷争,虽然平淡,却自在安逸,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或许我真愿过那种木节风沐雨的生活。
   但人生哪有选择的余地。我只是不明白用辛勤汗水浇灌的花朵为什么结出了恶果呢。不是我的渺小,而是他们过于强大,所以我曾经是多么的绝望,我否认了所有现存的正义和公正,甚至都不愿行使申述的权利。
   然而正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老子说:大雨不终常,飘风不终日。正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2012年2月初,当我在电视上看到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的消息时,我的心咚咚直跳,难道生命中寒冷的冬天就要过去了吗?3月中旬,薄熙来在北京被控制,更是把我惊的目瞪口呆,这两件事我终于意识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都休想一手遮天,不法妄为。人在做,天在看,藏不住的,坏事积累到一定的量时,自然会暴露出来。
   这件令我始料不及的事情使我对自己为什么入狱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鼓舞。他使我重新鼓起了申诉的勇气,并且对平反昭雪充满了信心。它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公理的存在。清是清,浊是浊,这潭水无论有多浑,总有澄清的时候。
   2012年十八大的胜利召开,中央和地方政府相继换届,给广褒的中国大地输入了新鲜的血液,全国上下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特别是现在的重庆,经历了‘打黑除恶’的震荡之后,新一届政府在艰难困苦一片乱局中履职上任,提出不懈怠不折腾的工作方针。特别是不折腾真正道出了老百姓的心声。一时间重庆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全市上下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社会经济持续繁荣和发展,重庆又回到了健康稳定的发展道路上来。
   政治气氛的清明,拨开迷雾重重的晴空,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怀疑薄王‘打黑的’合法性,一些新闻媒体开始披露‘打黑’过程中的种种黑幕,更多的社会公众开始感觉到此次打黑的盲目性和欺骗性。而一些政府部门不得不面对打黑带来的后遗症,许许多多‘涉黑’人员的上述书在法院堆积如山。而最高人民法院也在前不久发出坚决纠错的信息。所有的这些事实表明,事情有了峰回路转的可能性,公道自在人间,朗朗乾坤,天理昭昭,法律终会还我一个清白的。
    我要感谢那些有良知,正义感热心肠的律师朋友,他们愿意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不管结果怎么样,他们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尽到了一个律师的职责,记得有一次,一个北京的律师来看我,他说他们特别关注重庆的‘打黑’案件,组织了200名律师团队来调查了解情况,而他就是其中之一。这件让人非常感动,也更加坚定了我的申述决心。当然我也希望更多的社会大众了解此次‘打黑’的真相,我的冤屈不个案,我只是众多申述大军中的一员。我也想让大家知道,如果公权被一些心怀叵测的人所掌控,将会带来多么大的灾难。法律本身是公正的、无私的象征,是保护人民惩罚犯罪的工具,如果被肆意妄为的人利用,曲解和绑架,将会带来多少无辜的人。我也愿意原谅那些不择手段的办案人员,如果不是在限期无条件办案的最高指示的逼迫下,不过不是薄王的默许和纵容,他们也不至于集体疯狂,做出如此不法妄为的事。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再也不愿在痛苦迷茫的沼泽地中深陷下去了,所有的不幸和冤屈我都一次性诉够。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相信政府,相信法律,用我信心、毅力,为换我一个清白申诉到底。
   李修武2013年泪笔于雾都重庆。
   原载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1期。
   2014年1月27日万维网《姜记者博客》转发
   完整版请看: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姜维平:[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除博讯,万维,文学城网站的姜维平博客和《前哨》杂志及网站之外,任何组织,个人和媒体不得转载,翻译,出版,违者必究。
(2014/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