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姜维平文集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姜维平
   薄熙来倒台后,重庆留下了巨大的财政赤字和思想混乱,以及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先后履新的地方领导人,从张德江到孙政才,始终把精力放在人事调整上,还没有抓住“象鼻子”,俗话讲,万事开头难,重庆的问题很多,最主要的是薄熙来徇私枉法的劣行未受治裁,如果孙政才真的想做出点成绩来,就应当勇敢地直面近年来薄王乱法留下的积案,无疑地,“唱红打黑”是周永康,薄熙来政变集团上演的一出前奏曲,如果不是“王立军事件”使他嘎然而止,那么,现在的中国就会发生“二次文革”的人间大劫难。早在2011年笔者就发表了题为《薄熙来发动军事政变》一文,该文上网没几天,胡锦涛就匆忙中断在美国的访问回到北京,当时有人说我是对薄有成见,小题大做,现在,可能不再有人这样认为。同样地,今天,不平反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还他们的以司法公正,孙政才讲得天花乱坠也没有,因为民企老板会认为政府又在花言巧语地“养肥猪”,最终还要被杀掉,这正是移民潮和中国海外购房热的原因之一。
   近日,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的孙渝 张阳律师,接受李俊哥哥李修武儿子李占魁的委托,担任该案的申诉人代理人,他们已向重庆法院提交了相关文书,这些材料,给重庆领导人指出了平反冤假错案的路径,但目前还没有引起当地官员的重视,法院也没有受理,我认为,抓住李修武案的申诉,开启重庆的新局,是事半功倍的大好事,孙政才与其捧着烫手的“山芋”瞻前顾后,不如指令法院重审李修武案,撤销李俊的通缉令,树立中国民企的榜样,举一反三,发展经济。
   因此,尽管我已经发表了大量类似文章,但依然有必要再次奉劝孙政才,黄奇帆等人,关注重庆冤假错案是工作之重,它牵一发而动全身,搞好了,一俊遮百丑,他们应当仿照薄熙来案庭审的模式,用微博或直播的方式,让海内外读者知道事实真相,该平反的一定要平反,该赔偿的一定要赔偿,然后再抓经济和民生工作,就会迎来民企的大发展,市场的大繁容,唯其如此,这两为律师的申诉状,具有提纲挈领的作用。重庆消息人士说,过去薄王在位时,高压使许多律师噤声,现在大局已定,两位律师有充足的时间,查阅本案卷宗材料,会见服刑人员李修武,并在进行必要调查的基础上,形成完整有力的文字,就本案存在的若干值得关注的焦点问题,提出辩护的意见。

    民企等同于“黑社会”?
   根据薄王时代的沙坪坝区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书:重庆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皇冠”歌舞厅等均系李修武与李俊共同出资成立,李修武在该公司的股东身份,成为他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者”的依据。按照判决书的逻辑,另一个虚拟组织,即“黑社会性质组织”,莫不“以公司化运作为掩护”,公司是“合法的外壳”,二者的人、财、物是高度统一的。于是,公司的股东便顺理成章地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者”,而部分员工自然也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参加者”,他们的行为也成为实施有组织犯罪的一部份。
   重庆的两位律师指出,李修武的入罪,并非因为他的行为和具有某种显赫地位或特殊威望,而仅仅因为他具有股东身份,最终他被认定为“对该组织的活动有实际控制的能力和客观行为”,从而“应对该组织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如此,厘清李修武股东身份的由来,甄别他股东身份的真伪,便成为本案绕不过去的一个基础性问题。所以,律师找到了工商登记档案。
   根据档案记载的内容显示,自1996年始,李修武在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实体分别持有不超过2%的股份,及至2009年,李修武更在俊峰集团持有51%的股份,成为该集团登记在册的第一大股东。唯其如此,它成为了原生效判决,即认定李修武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隐匿会计凭证罪的重要的、甚至也是唯一的依据。律师指出,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竟然有人会因某种身份被判数罪坐牢,这其中的荒唐和离奇,实难以法理和常情所能揣度。
   李修武是“假股东”
   《公司法》第33条第2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其出资额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法律界普遍认为,这一规定是立法上确认“隐名股东”的雏形。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5条的规定,实际出资人(隐名股东)不是有限公司的股东。但公司法确认名义股东与实际出资人之间关于由名义股东出面行使股权、由实际出资人享受投资权益的合同约定有效。换句话说,只要实际出资人和名义股东均认可代持股法律关系的成立,则所谓登记在册的股东,不过是替他人做嫁妆的角色,并非真正的出资人。
   重庆两位律师指出,本案中的李修武,正是这样一个虚假的、形式上的所谓“股东”,而真正的股东,亦即实际出资人,是他目前正在流亡的弟弟李俊。虽然,二人并未就代为持股关系签订书面合同,但是,不仅李修武在法庭上和申诉中多次澄清了这一事实,李俊更于2012年5月30日写给时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的书信中印证了这一点。毫无疑问,代持法律关系的存在与否,最具发言权的是实际出资人和名义股东,如果说,当初审理本案时,因犯罪嫌疑人李俊的缺位导致这一重要事实无从印证,那么,在事隔两年之后的今天,由于有了李俊的说法,要查明此一事实,已非难事。
   据称,李修武在侦查阶段的7次供述中,非但没有提及为李俊代持股份的事实,反而声称自己是俊峰集团等公司的唯一出资人和实际控制人,他是这么讲的:“为了鼓励弟弟能够更好地工作,同时也是为了帮助他,我将俊峰集团49%的股份划到了弟弟李俊的名下,致使单从法定意义上对于整个俊峰集团的股份而言,我占有51%的股份,李俊占有了49%的股份”。这种明显胡言乱语的供述,非但与工商登记的股权结构相悖,更与李修武为李俊代持股份的事实严重冲突。如此吊诡的供述,究其原因,正如李修武事后所述,是侦查人员连续144个小时对其刑讯逼供的结果。
   当然,不能以李修武的说辞为准,律师们还找到了其它旁证:其一,俊峰集团的下属公司备案于工商登记机关的诸多文件中,有部分署名“李修武”的签名不真实。这些旨在行使股东权利的签名,是在李修武既不知情,也没有授权的情形下,由身份不详的其他人签署的。这足以表明,李修武没有参与公司的重大事务决策,显而易见,这不是一个真实股东应有的心态和处境;其二,李修武在该公司的重大经营活动中和所有的财务资料中,几乎没有留下签名,更难以见到他“实际控制”该公司的任何痕迹;其三,在公司的财务资料中,不曾记载过他作为大股东享受过的一分钱的股东红利,也极少见到他的业务报销凭证;其四、这个所谓的大股东的生活状况与其“身价”极不相符,案发之前,他连私家车都没有一台,甚至连唯一的一套建筑面积为85平方米的住房,还有按揭贷款。2009年7月14日,李修武被聘为俊峰集团监察部副部长,月薪为4000元,其后涨至8000元,但是,次年6月初,他的职务被调整为韵龙装饰监察主管,工资被降为每月4500元,他遂于当月25日辞职。凡此种种,本该引起原审法院的高度重视,但在当时薄王威权统治的情况下,这些疑点都被刻意忽略了。
   李修武有什么犯罪行为?
   重庆的两位律师指出,查明李修武在本案中究竟实施了什么行为,对于界定李修武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一罪还是数罪,至关重要。通读原生效判决书,作为犯罪事实加以认定的李修武的行为,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李修武与李俊利用其共同出资成立的经济实体,采取经济笼络控制等方式,拉拢、招募、纠集亲属、社会闲散人员,在沙坪坝区有组织地开办金龙玉凤大酒店、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进行组织卖淫活动;二是开设诚安公司进行以发放高利贷为内容的非法经营活动;三是为了谋取组织利益,大肆进行有组织的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隐匿会计凭证等违法犯罪活动。
   针对原生效判决的上述认定,律师们认为:一是关于组织卖淫罪:首先,在2009年之前,李修武在俊峰集团登记造册的股份,只有2%。作为小股东,他如何能够开办卖淫场所,组织卖淫活动?退而言之,如果认定李修武与大股东李俊共谋实施这一行为,试问,本案中足以证明这种共谋行为的证据何在?其次,原生效判决指称,在金龙玉凤大酒店重新装修期间,李修武负责监督装修。试问,此举与“组织卖淫”行为难道可以同日而语么吗?如果说,装修是旨在“组织卖淫”活动的一部份,那么,足以证明他具备这一主观故意的证据何在?再次,组织卖淫行为只能发生在俱乐部的经营环节里,而他实际上从未参与,案卷中亦未见证据足以证明李修武实施过教唆、指使、参与甚或容留他人卖淫之任一行为,故以“组织卖淫”入罪李修武,岂不荒唐?
   此外,是关于非法经营罪:律师们指出,非法经营,系重庆诚安信用担保公司日常经营活动的一部分,因其非法,被原生效判决定为非法经营罪。其称,“2006年12月,被告人李修武以及李俊以自己控制的韵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和龙景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为股东发起人,成立了诚安公司,后陆续招聘了被告人岳明杨担任俊峰集团财务副总监并分管诚安公司,被告人项旭东担任诚安公司副总经理兼担保一部经理,被告人陈安富担任风险控制人员,被告人担任业务员,并由被告人郑毅、郑鸥负责收取高利息”,除此之外,看不到李修武在诚安公司所谓犯罪活动中的任何痕迹证据。其一,韵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和龙景广告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名义上包括李修武,但这并不意味着该二公司由他控制。出资行为本身不是罪,间接出资行为更不可能是罪,只有基于某种犯罪目的的出资行为,才有可能成为某种犯罪的预备行为。以此标准观查本案,不难发现,李修武除了同意成立诚安公司的之外,未见其有任何行为,何来非法经营罪?其二,判决所指的非法经营行为,乃是诚安公司发放高利息贷款的行为,仅就此性质而言,也绝非刑法上非法经营罪之客观行为。刑法第225条所述罪状,并不包含发放高利贷的行为,而该法条相关的司法解释,也并未将此一行为列入其中,因此,根据罪行法定原则,法无明文规定者不为罪,诚安公司即便有发放高利贷的行为,也不构成非法经营罪。
   再其次,针对关于非法拘禁罪和隐匿会计凭证罪,两位律师也振振有辞,他们认为,在判决认定的非法拘禁和隐匿会计凭证的犯罪事实中,全然看不到李修武的影子。毫无疑问,原生效判决的逻辑是,既然李修武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者和组织者,理所当然应为该组织的成员所实施的犯罪行为承担罪责,而无需理会他的行为是否符合具体个罪的犯罪构成要件。然而,这种逻辑的荒唐显而易见。刑法中的任一犯罪,都不能逾越犯罪构成的基本原理,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固然是一种特殊的犯罪,但它的特殊性,却不能以破坏犯罪构成原理为前提,换句话说,作为一种有组织的犯罪,各成员所实施的任何单一犯罪,必须能够体现该组织的整体意图,而且,必须是“有组织犯罪”的一部分,只有在此前提下,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才能够对各成员所涉的罪行承担责任。但事实却是,薄熙来,王立军之流野心家为了抢钱买官,不择手段地包装和虚构了李俊案,抓不到李俊,就用李修武顶罪,没有证据就胡编乱造,其实,李修武对所谓的“实施组织卖淫”、“非法拘禁”和“隐匿会计凭证”等行为非但一无所知,更没有教唆、指使、放纵、默许或认可等任一行为,很多公司员工都不认识他,以致2011年11月出庭受审时,一些所谓的黑社会成员,在沙坪坝区的法院上才首次见到“黑老大”,因此,原生效判决认定李修武构成各罪,无视事实和生活常理,无视共同犯罪的基本原理,明显违背了罪行法定和罪责自负的刑法原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