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金光鸿文集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反抗策略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也谈暴力革命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全民争自由
   --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马英九总统先生:
   


   您好!
   
   您是由台湾人民选出的中华民国大总统,虽然我没有资格去台湾投票选举中华民国总统,但您是台湾省人民选出的总统,所以出于对台湾省人民的尊重,我还是称呼您总统先生。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光鸿,是中国湖北人,伪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不过您千万别误解,不是伪律师,是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我是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律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伪的,我这个律师可是真的!虽然我没拿过大学法学学位,也没能像您那样在哈佛深造,但我这个律师可是一点都不带假的!
   
   我母亲说我是农历一九六四年二月二十日生人,可中共的户口把我登记成了二月七日,但我就认二月二十日,中共不承认,我母亲承认就行,您说我是信我母亲的话还是信中共的话?
   
   我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二年在武汉大学就读,拿了一个文学学士和哲学硕士,其间,经历了两次学运,一次是一九八六年的“一二九”的反腐败游行示威,一次是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运动,因了这两次学生运动,加上我研究生时攻读的是中国哲学,所以,从学生时代起,我就有两个宿愿,一个是在中国大陆复兴传统中国文化,一个是中国大陆的民主化。
   
   毕业以后,我在厦门大学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工作,我不仅在课堂上对马克思主义持批判和否定观点,而且还给学生讲授传统的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并且因了这个原因,在2003年被厦门大学解除了教职。
   
   一九九六年,我通过了大陆的律师资格考试,同时我还接触了不少大陆和台湾关心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朋友们,因了这个原因,我开始研读宪法和行政法,同时考虑到中国大陆各族同胞和台湾同胞包括1997年以后的香港同胞和1999年以后的澳门同胞,都是中共极权专制制度的受害者,所以在研读宪法过程中,我就在一直谋求如何用宪政手段来解决台湾和中国大陆分治的问题,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是我于2006年成文的、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美国东部时间凌晨一点二十三分发表于我的博讯“告别中共,再造共和”博客上的《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对治措施》,网址链接如下http://goo.gl/c9AZMi
   
   差不多同一时间,我又发表了《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之《司法改革倡议书》和《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力倡中国各省区包括台湾、香港、同胞和海外流亡中国人联合起来组建司法改革委员会,告别中共,再造共和!网址链接如下:http://goo.gl/U0NpLD
   
   半年以后,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18:54,我又发表了《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从国际法的角度分析了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通过的A/RES/2758(XXVI)大会决议《二七五八(二十六).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http://www.un.org/chinese/ga/ares2758.html)涉嫌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之基本人权的法律意见,网址链接如下:http://goo.gl/Q6rudP
   
   今年10月27日下午 1:42 我又在我的FACEBOOK上就中华民国三起涉嫌违宪的事件发表了几条意见,仅录其中一条如下:
   “警惕台湾宪政危机!本律师决不是危言耸听,理由如下:1、观光局要查法轮功广告内容;2、马总统在祭孔典礼上倡导推广儒家文化;3、南投县府以法轮大法学会不是本地社团拒绝参展2014年灯会。以上涉嫌违反民国宪法第十一条、第十三条和第十四条之学术自由、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请台湾同仁予以关注!本律师希望中华民国宪政能在台湾地区得到健康发展,给大陆同胞一个信心,然而近来连续发生三件公然违宪事件,应该引起台湾法律界同仁的警惕,本律师表示严重关注!”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发表的《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一文中有如下的话:“全体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香港人民、澳门人民、藏族人民、新疆维吾尔族人民及其他出生或居住在中国一定合理期限的人民,是中国的主权拥有者!”
   http://goo.gl/gHriKs
   
   我做这些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名呀、利呀什么的,因了中国传统儒、道、佛文化的熏陶,我这个人从学生时代开始名利心就比较淡薄,我做这些工作的目的是真正为了两岸同胞的福祉,为了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为了人类的和平着想!
   
   真正促使我写这封公开信的原因是我今天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
   
   今天(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在博讯(www.boxun.com)新闻网站上读到这样一则新闻,内容摘要如下:
   “马英九活路外交遭重挫,派员赴冈’直接沟通’(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16日 综合报道)14日冈比亚宣布与台湾断交 台当局称震惊和遗憾 台媒:台湾派员赴冈比亚“直接沟通” 中国外交部否认同冈方接触 台媒称援建冈比亚项目刚移交对方即翻脸“断交” 马英九活路外交遭遇重大挫http://goo.gl/zqe8pw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还在厦门大学任教的时候,遇到一位台湾商人,也是亲历过北京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的,他对台湾海岸两岸的政府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在国际上争邦交国大为不满,大骂说,两边的政府都不干好事,用人民的血汗钱去讨好那些鸟都不生蛋的小国家,去买美国和苏联那些破铜烂铁(大意)。还说,中国大陆是决不会放弃台湾的,台湾及周边小岛就像一条铁链锁住了中国的太平洋出海口。我遇到过的其他台湾朋友也有类似相同的看法。而且他们一说,我的心就跟着往上揪,跟着痛!11月14日冈比亚宣布与台湾断交,不知中共又撒了多少大陆人民的血汗钱!在知道我有政治抱负后,他还对我说,中共给你们挖了一个大坑!--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中共挖的这个坑还不小,而且还在继续挖!
   
   我很早就看到一个问题了,早就想跟台湾的政治领袖们说一说了,只是上天没有给我安排这个机会,我也没读到相关文章,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关心两岸问题和中国问题的朋友们谈到过这个问题,这次正好碰到冈比亚与中华民国断交一事,我想我再不说就真对不起台湾民众了,同时也对不起真正关心中国前途与命运的朋友们!
   
   我想说的是什么问题呢?
   
   记得从前,我经常跟中国大陆关心中国前途和未来的朋友们,还有台湾的朋友们感叹,我说台湾没有真正的政治家,没有有长远战略眼光的政治家,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记得中国古人说过这样的话,“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役,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我看到中华民国的政治人物和民众,普遍都有偏安之心。中共虎狼之心也,中华民国台湾怎么可能偏安呢?
   
   总统先生,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台湾人民像我关心台湾人民的人权和福祉一样关心大陆同胞的人权和福祉,如今,大陆的局势想必您了解得比我更多,今年中华民国的“双十”国庆节,大陆人民已经在悄悄的庆祝中华民国的国庆了,这就是民心啊!总统先生!
   
   同时,我看到台湾的朋友们还在争邦交国这个境界中走不出来,而有些话也没有人说,所以我只好勉为其难了,这么跟您说吧,我的看法是,中共一日不除,中华民国决不可能在台湾偏安一隅,我刚才在网上查了一下,据《维基百科》“中华民国外交”词条,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只有22个小国家,可能还都是“金钱外交”政策下用钱拱出来的,现在听说您又在搞什么“活路外交”,余期期以为不可!
   
   为总统先生计,为全体台湾人民计,与其用台湾人民的血汗钱去维持几个有限的小邦交国,还不如总统先生在高一呼,呼吁全体台湾民众,与大陆人民一道,全民争自由,把心一横,到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华儿女,不做一个偏安一隅、仰中共鼻息的偏安总统!则台湾幸甚!中国大陆幸甚!全体中华儿女幸甚!天下亦幸甚!
   
   至于自由后的中国,民国回归也好,再造共和也好,那都是细枝末节的事了,目前最要紧的是,全体中华儿女联合起来,在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支持下,驱逐马列,恢复中华!
   
   中国湖北人
   
   金光鸿敬启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19:49审订
(2014/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