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石三生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三百九十三
   
   这世道还真是别扭:以身试法的法学博士许志永自己已经默认了罪行,而旁观者却煞有其事地引经据典要为其做无罪辩护。辩护的真有法可依也就罢了,可笑这北大、清华、人大以及政法大学的五个学者的辩护词竟是狗屁不通。
   
   五学者为许志永辩护说:“本案中的“教育部门前”、“北京市教委门前”不属于第291条意义上的“其他公共场所”,因而该部分事实不能满足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形式要件。”


   
   别说检方为了帮助许志永的犯罪计划得逞,还处心积虑地出具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证明,证明:“清华大学西门外前方土地规划为城市道路,属城市公共用地”。即使没有这个证明,刑法第291条规定:“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而刑法第291条,则包含在“第六章 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之“第一节 扰乱公共秩序罪”。抛开五学者断章取义、无视判决书中查明的因许志永聚众从而妨害了交通秩序不言,其仅试图证明“教育部门前”、“北京市教委门前”不属于“公共场所”就能替许志永脱罪的辩护仍然是强词夺理:罪犯许志永即使洗脱掉“公共场所罪”,仍然难逃一个“扰乱公共秩序罪”吧。
   
   其实,从北京市公安局2011年11月1日就立案侦破2012年7月以后才发生的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看,北京一中院的判决,本身就是葫芦僧判葫芦案:北京市公安局纵容许志永预谋犯罪终获刑罚,而法院又可以籍本案明正中共的“法律的底线”(环球时报用语)。这本是两全其美、各取所需的好事,五学者横插一嘴欲强拆公检法与许的四情相悦,岂不是自讨没趣、纯属吃饱了撑的吗?
   
   当然了,以五学者之学识,不应该如此荒唐,他们借北京一中院判决词中子虚乌有的“场所”替许志永辩护是假,反炒许志永搞的什么“教育平权”、“官员财产公示”才是真。可五学者是否想过:早在许志永搞南方都市报案时,就已经知道了网络舆论的威力并熟练运用之。为何到了中国的网民的突破五亿之后,许志永们却倒行逆施、偏要搞那些只有一小撮人才响应的街头运动呢?
   
   浙江乐清钱云会普交死案、云南昆明小学生卖淫案、南方都市报案、包括许志永赖以一举成名的孙志刚事件,在这些影响巨大的社会事件中,许志永们选择的最有效的“维权”方式除了上书就是操纵网络舆论。为什么在这些事关教育、财产公示等最适合聚集网络的力量,当局也完全不会封杀的问题上,他们要舍弃最有效的方式,转而选择与当局进行近身肉搏呢?一个口干舌燥的人,明明手里拿着一瓶可以解渴的矿泉水却舍不得喝,偏要到处求借人员物资去挖一口水井,这不是有病是什么?饥渴难耐的人有病也就罢了,那些想帮其挖井之徒难道也都得了失心疯吗?
   
   堂堂北大、清华法学院的五位学者,不去谴责北京市公安局2011年11月1日就立案侦破半年以后才发生的刑案的荒谬,不去谴责法学博士许志永深谙法理却不据理力争的愚蠢,不去谴责许志永的辩护律师受人之托、却与公检法沆瀣一气不为当事人辩护的无耻,非要以什么此场所不是彼场所狡辩,这难道仅仅是因为一时冲动吗?
   
   为什么当局不敢公开审理的刑事案,许志永的判决书却第一时间就被发布到了网络上?像薄熙来那等公开审理的案件,判决书却至今在网络杳无踪迹?仅凭此,难道五学者还不明白:本案完全是许志永与当局有私下交易,很多犯罪细节实在不好公开,故此才胡乱判了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正如许志永在替昆明小学生卖淫案中替政府背书的那样:“他们手里刚好有陈艳卖淫的把柄,于是陈艳一家陷于被动,其父被控容留卖淫罪”。再给走火入魔的五学者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他们手里刚好有许志永的“把柄”呀。不然,一个法学博士怎么连最后的陈词都是指桑骂槐,就是不敢替自己的罪行分辨哪怕一句呢?
   
   五学者若不是在“反炒”(顾晓军先生语),真想戳穿中共依法治国的荒谬,不如来声援一下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的争讼案吧!在我的诉讼案中,法院做假案、政府伪造证据、司法鉴定中心做伪证、甚至连山东省检察院都参与枉法抗诉。当局上下其手,所谓的法律草纸不如,直叫我的命运比小白菜还苦,七年无法结案更是让我沦落到家破人亡的境地。
   
   若许志永这等自己已经默认罪行的几把案,五学者若不是别有用心、声援也不过是瞎子点灯,还四头不讨好不是?
   
   【石三生 2014年1月31日星期五 05:47 梦之国】
(2014/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