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石三生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三百九十二
   
   因为华夏黎民*引用自己的观点,才看到了许志永除帮助温州政府维稳钱云会案外的另一桩无耻行径----替昆明市公安局背书“云南小学生卖淫案”。
   
   为什么一件连警方自己都承认没有直接证据的卖淫案,许志永却要跳出来替警方坐实“卖淫”说呢?自古的常识是“捉奸在床,捉贼见脏”。警方擅闯民宅、抓捕一些穿戴整体的“卖淫者”,本身就已经违法。中国的警察若都如昆明公安一样随意抓捕,世道岂不是要比“万恶的旧社会”还要黑暗?


   
   就是如此一桩比温州“钱云会普交死”简单明了的政府枉法案,许志永却说“他们手里刚好有陈艳卖淫的把柄,于是陈艳一家陷于被动,其父被控容留卖淫罪”。身为法学博士的许志永,除了连“捉奸在床”的常识都不懂,怎么连警察执法要凭证据都不知道呢?“把柄”算什么玩意儿?难道昆明的警察执法也如蝇营狗苟的市民一样善于抓人家的“小辫子”吗?若“把柄”便是执法的证据,当今的法律岂不是要等同于文革时期的“告黑状”?
   
   真是卑鄙啊,凤凰卫视的《昆明小学生“卖淫案”真相调查》也证实所谓的卖淫案真相不过是“当天是刘仕华等人发现巡防队员后,让“陈艳”与张安芬大女儿“刘芳芳”互换衣服,然后躲藏起来,有意让巡防人员抓错人,以制造事端,逃避查处”。许志永居然相信一个卖淫者还要先穿好衣服再“互换”以达到鱼目混珠、金蝉脱壳的目的。这得有多脑残、多么无耻才行?即使许志永是个法盲,难道还没听说过“捉奸”可以凭精液、凭DNA分辨吗?发生在20世纪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石家庄警方没有效仿同时代的安徽蚌埠警方捉到聂树斌的DNA也就罢了。可“昆明小学生卖淫案”是发生在21世纪啊,据《观后有感》证实,连河南济源的猴子都知道进化。许志永怎么就不知道进化呢?他的法学博士头衔不是靠诈骗得来的吧?为什么连中共自己都嚷嚷着要“依法治国“了,许志永还认为昆明警察至今仍然靠“把柄”办案呢?
   
   许志永所谓的把柄,不会是“张安芬说大概在去年十月的时候,你的大女儿带回来一个男的,你没有问过,后来你打听那个男的身份,你的这个大女儿笑了,她指着巷子里的站街女说,妈,你看她们比我大,她们都不怕,我怕什么,再说这个挣钱快”吧?就算这个母亲说过此话,又怎么能证明女儿是在卖淫呢?别说汉语本身就擅长一语双关了,估计随便找一个二百五,都可以给出张安芬之说的一万个解释吧?为什么许志永偏偏只有一种解释呢?
   
   如今看,曾经出现在石三生我笔下、时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还真不是好鸟:刘家在做处女膜鉴定中作假没作假,跟“卖淫案”有个屁关系?若不是处女就涉嫌“卖淫”,伍皓又该如何去证明自己的老婆是清白的?
   
   就是如此一桩连昆明警方自己都做贼心虚的案子,许志永还恬不知耻地说“陈艳到底有没有卖淫?这个事实对于这个公共事件而言很重要——这个事实本身并不重要但是当它作为几乎唯一的赌注时就很重要了”。警察巡防,抓得是两个小学生,这和她们的姐姐卖淫不卖淫有什么必然的逻辑?若陈艳能从监控的抓捕的警察手中逃走,那些“嫖客”为什么不逃?难道昆明的法律规定了:“卖淫有罪,嫖娼光荣”吗?就算姐姐“卖淫”成立,两个妹妹不也照样是无辜的吗?21世纪70后的法学博士许志永,不会仍然相信“贼的儿子永远是贼”的逻辑吧?
   
   古人云:“说做不一的就是骗子”。以实际行动看许志永们的“新公民运动”,当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欺世盗名之举。打着“新公民”的幌子,做的却是略有良知者都不齿的勾当。许志永在温州“钱云会普交死”与“昆明小学生卖淫案”中如此替当局维稳,莫说什么新公民意识了,便是老祖宗薪火相传的那一点点人类与生俱来的良知,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石三生 2014年1月30日星期四 05:26 梦之国】
(2014/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