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匣子说话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大陆中国,或曰红色中国,本来就是“一枪杆子插到底”和“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的军国主义体制,或曰军党主义体制,或曰军政主义体制,或曰军事独裁体制,或曰魔权主义体制。
      君不见?早在1949年2月8日,毛魔估计到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以后“毛蒋之战”将近尾声时,便即发出《把军队变为工作队》的电报命令。命令称:“占领八九个省、占领几十个大城市所需要的工作干部,数量极大。这主要依靠军队本身解决。军队就是一个学校,二百一十万野战军,等于几千个大学和中学,一切工作干部,主要地依靠军队本身来解决。”
    于是,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在俄国人苏俄斯大林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宄、战争罪犯毛贼东,站在北京天安门——不,地狱门——城楼上悍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新沙皇的儿皇帝即“毛始帝”,建立“毛家王朝”,便当即“分茅列土赐诸侯”,论功行封,复辟了分封制,并且“一枪杆子插到底”,把“二百一十万野战军”全部地“变为工作队”,即在其匪军死党帮凶中,先按兵团司令、军、师、团、营、连、排、班等排定座次,再分别论功行赏,封官赐爵,自上而下逐级予以分封,从中央、大区、省、地、县、区、乡直至村组或街道居民小组,全部实行“军事管制”,全都是在血腥的“万里长征”即万里流窜或“毛蒋之战”中抢劫有功、杀人杀红了眼的荷枪实弹的匪军军人即所谓“军管干部”主政。中央当然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毛魔毛贼东亲自主政(注:毛魔虽并没有军职军衔,一般也不着军装,不抗枪杆子,可他自延安时期为自己量身定做此“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一职之后,却从未放弃过,直至他死,而那所谓“党主席”、“国家主席”和“政府主席”之类,对他来说只能算是陪衬,甚至是猪鼻子插葱——装象,可有可无,可干可不干,可当可不当的),大区一级则由兵团司令主政,省为军级则由军长主政,地为师级则由师长主政,县为团级则由团长主政,以此类推,区乡一级大抵是营长或连长甚至排长挂帅,到了村组便是班长的了。

     与此同时,借助于其“一枪杆子插到底”,又实施了其“一党棍子插到底”,党支部或党小组建到连上,建到基层,建到排班、村组、车间、居委会等。反正,“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枪杆子里面出一切东西。”(毛语)以至于其“枪杆子”插到哪里,其“党棍子”也便自然而然地插到哪里,“枪杆子”与“党棍子”浑然一体,“枪天下”与“党天下”合而为一,压根儿就不存在“谁”领导“谁”或“谁”指挥“谁”的问题。从而也就建立了一个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等多位一体的军党主义体制,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军党主义体制,可简称“毛式军党主义体制”,或曰“毛式军国主义体制”,或曰“毛式军政主义体制”,或曰“毛式魔权主义体制”,或曰“毛式军事独裁体制”。此军党主义体制,无非就是其魔党即毛共匪帮内部独裁专制主义体制的延伸或曰外化,政府只是装门面的,顶多也只能算是军、党、教的一个“后勤部”或“对外办”,而枪杆子仍然是第一位的,是顶梁柱,是命根子,是核心。
     反正,这毛式军党主义体制乃是一部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精良最有效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或曰“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
     而毛魔毛始帝“登基”伊始,偏不顾经历数十年兵连祸结,尸骸遍地,疮痍满目,民生凋敝,百业待兴之实情,却马不停蹄,席不暇暖,“土地改革”、“抗美援朝”、“镇反肃反”、“思想改造”、“全盘苏化”、“三反五反”、“人民公社”、“公私合营”、“反右阳谋”……无法无天,横行霸道,杀人越货,谋财害命,豪夺巧取,腥风血雨,栖栖其天下者,靠的便是这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精良最有效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军党主义体制,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也。
     尤其是,毛魔毛始帝在其血腥“土地改革”与出兵“抗美援朝”的同时,又当即发动的血腥的“镇反肃反”运动,则最能集中体现出毛魔所建立的这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精良最有效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的军党主义体制,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的高效、疯狂、恐怖及血腥……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中国离军国主义还有多远

   
   

   
    李直

    中國正在製造第二艘航母、也是自行製造第一艘航母的消息被披露出來。這一消息在中國大陸網路上引起的喧囂,實可用去年的網路流行詞「普大喜奔(普天同慶、大快人心、喜聞樂見、奔相走告)」來形容。
    這也難怪。最近一些年,在每一年365天中的任意一天,人們都可以在大陸那些每天瀏覽量數以億計的任意門戶網站的顯要位置上,看到耀武揚威的文章和圖片。這些文章和圖片,其標題和圖解充斥著捨中國其誰的土豪氣和霸王氣,內中盡是抗美滅日間或損俄的言詞,其大國崛起的膨脹心態躍然媒介。這些文章和圖片,活脫一幅中國民族主義的寫真畫像。
   
    今日中國之外向型民族主義,完全是中共在60餘年間不遺餘力灌輸所謂「落後就要挨打」說教的邏輯結果。在中共治下,「落後就要挨打」不僅是中共實施國家趕超戰略的動員鞭策,也成為大煉鋼鐵、大躍進等瘋狂舉措的托詞,更從動機方面構成了中共一黨專權合法性說辭中的重要部分。
   
   「落後就要挨打」,把昔日中國挨打的原因歸結為落後,於是,在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後,與落後脫了干係的中國,自然就要亮肌肉揮拳頭,完成從挨打到打人的角色轉換。如此這般,才能把「落後就要挨打」的邏輯貫穿到底。這就是在網路管制日益嚴苛的中國,那些充斥在網路間的挑戰美國爭當老大、擊垮日本報仇雪恨的言論、文章和圖片被放任乃至縱容的基本原因。
   
   與普通民眾民族主義的浮躁喧囂相呼應的是中國軍人在媒體上的好戰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強,其言論之張狂,甚至已經到了毫無理智可言的程度。然而,就是這樣的「干政」言辭,在所謂黨指揮槍的政治架構下,卻不僅沒有受到來自中共黨的機構、軍方或者政府方面的任何約束,反而在黨的喉舌上占據了越來越大的空間。最關鍵的還在於,正是這種聲音竟成了愛國主義的政治正確與否的判斷標準,而這種標準的確立,其實正是中國邁向軍國主義的危險所在。中國邁向軍國主義,這並非是聳人聽聞的天方夜譚,而正是今日中國的行路取向。最近20年來,中國的軍費開支逐年增長,在不斷快速增加的國家財政中所占分額持續擴大。除了愈演愈烈的軍中腐敗蠶食掉了相當一部分軍費開支外,巨額軍費被不計成本地投入到撒手鐧武器的研製、生產和列裝當中。
   
   當然,危險還在於,在習近平接掌軍隊之後,中國軍隊的好戰言論絲毫沒有收斂,其拋頭露面人物甚至還更上層樓放開嗓喉。這些好戰人物不僅對外喊話,也對內吆喝。最近有「戰爭狂人」之稱的空軍上校戴旭,就藉習近平「清除政法領域的害群之馬」的言論,劍指北京大學法律學者賀衛方,其殺氣之盛,殺機之顯,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問題正在於此。從歷史上看,一些國家的軍國主義取向,常常是其國內法西斯化的對外一面,也往往是以對外的軍國主義之名,行對內的法西斯統治之實。在中國,除了戴旭,另一曾聲言要轟平東京的紅二代羅援早就放話要「內除漢奸」。因此,中國的軍國主義之途,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外戰外行,內戰內行」,把軍國的槍口調轉向國內,對準那些敢對中共說不的人。
   
   可以預計,最終倒在軍國槍口下的人,除了那些敢對中共說不的人之外,必定還有那些在今日為軍國主義取向鼓掌喝彩的普通民眾。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4/01/blog-post_6495.html
   
   
   

此文于2014年01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