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一]
高洪明
·有感春节晚会登陆时代广场与优酷特
· 关于军委主席向人大报告工作入宪建议
· 支持拿下钓鱼岛 反对示强大阅兵
· 质询人大代表:为啥不敢使用质询权?
· 高洪明:质疑中共党要管党兼谈人民管好执政党
· 高洪明: 从习马会看台海两岸当下未来之关系
· 高洪明:全人类团结起来齐心协力铲除恐怖主义
· 高洪明:中国军改焉能置人大政府党中央于不顾?
· 高洪明:党校姓党凭什么让中国纳税人来养活
· 高洪明: 美国对台军售之我见
·高洪明: 教教分离国家规矩学校及其教师须遵守
·有感中国千真万确没有宗教信仰自由
·法国记者高洁女士遭双重标准驱离
· 朝核是癞蛤蟆蹦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高洪明:蔡英文胜选与台海两岸之关系
·闲话软弱二字
· 高洪明:美国南北PK中国,中国要PK对PK!
· 高洪明:中国南海九段线是中国南海权益的界线
· 高洪明:金正恩玩儿得酷,牵着中美韩三国元首鼻子走
·认清美国本质,立足战略斗争,争取妥协双赢
·回忆复述一党专制与领袖独裁之关系
·回忆复述一党专制与领袖独裁之关系
·为伟大法国的伟大工人的大罢工点一百个赞!
· 认清美国本质,立足战略斗争,争取妥协双赢
·中国宗教信仰诸多不自由,官方为何不敢承认?
·清明时节随想
·一千零一夜不是阿拉伯故事而是中国人权丑闻
·美国欺人太甚,中国必须反击并奉陪到底!
·实现学龄前儿童义务教育中国梦
·中美贸易战前瞻
·普世人权有禁区
·核武金家命根子,弃核难呀!
·中国面对美国贸易战,对抗与对话一个不能少
·中国立法机构应须向欧盟学习!
·打压三俗者绝不是高大上之人!
·警方围追堵截李文足王峭岭二女士是违法行为!
·中国准备好了吗?今美俄关系即明中美关系!
·民主不能解决民族问题
·中国政治一元化焉能持续?顺天应人好!
·公权任性到底为什么?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质问中宣部等:我们中国军队到底是谁的队伍?
·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吾言行都是基于自以为是的人民和民族之立场
·金正恩橄榄枝前瞻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强烈谴责北大党国校方无理无法无耻行为!
·山东大学无斯文,下作迫害孙文广!
·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管理达赖喇嘛转世事务!
·中印关系理想状态:合作不结盟,分歧不战争!
·天下大势,分久不合,中国统一更待何时?
·当下习蔡会谈为什么不可能?
·中共领导一切,人民一无所有
·中美贸易争端谈判之前瞻
·战胜癌症,人类新陈代谢依旧!
·中国大学中共化是中国大学之根本弊端
·用超时空眼光看待马克思及其共产主义之提纲
·美国真是霸道惯了!
·一个中国,中国统一,永远是中国的政治正确!
·为5月3日中国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叫好点赞!
·中朝关系之前瞻—写于中朝元首二次会谈后
·愿天下退休的母亲从母亲角色中解放出来!
·秦永敏,英雄也!今天人民给你点赞!
·永远的执政党永远是痴人说梦
·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什么这么难?
·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今日中国个人崇拜虽风生水起但必烟消云散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反华走火入魔且歇斯底里!
·中国律协不是中国律师的娘家而是冤家!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一


    高洪明
     风圈儿是个万花筒
     何为风圈儿?风圈儿就是专门让被关押的嫌犯过风晒太阳的地方。
     东城看守所,小号,我没有见过风圈儿;大号附带风圈儿。

     大号(即B2牢房)穿过南墙的门洞,站在坛儿里,正脸儿就是一扇朝外开的刷着黄色油漆的铁皮包裹着的门,右手是罞;这扇门上经常上锁,当管教允许嫌犯放风的时候,他会把钥匙交给二牢头,让二牢头把门打开,这时就能看到风圈儿了。
     这个风圈儿长度与牢房宽度相同,不到3米,宽2米5左右,高不低于3米,面积大概有7、8平方米;风圈儿的四面是水泥围墙,地面是水泥地,它的顶子是铁栅栏封死固定的。
     在风圈儿里,不论是坐着还是站着,四周只能看到四面水泥墙,向上只能看到一片天空;此时,天空有什么就只能看到什么;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这就叫“坐井观天”也。
     尽管风圈儿是牢房的一部分,但它毕竟是可以坐井观天的地方;因此,它是嫌犯们乐不思蜀,流连忘返的地方。
     嫌犯们都知道“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风圈儿虽好,但嫌犯们说了不算;风圈儿哪一天开放,什么时间开放,能开放多长时间,这全在管号的管教的喜怒哀乐之心情了。
     如果管教喜乐,嫌犯就能在风圈儿多乐一会儿,就能在风圈儿多放风一天;假如管教哀怒,嫌犯就别想今天放风了,也就别想在风圈儿的美事儿了;因为,没有人知道看守所是否有关于嫌犯放风的规章制度,反正我没有听说过。
     风圈儿是个万花筒,从这里能够洞察牢房的一切。
     风圈儿是乐园
     每当放风的时候,风圈儿就成了嫌犯的乐园。
     嫌犯们就仨仨俩俩,你一群我一伙地散开了,现在是合并同类项的好时光;有同案的找同案,聊得来的找聊得来的,鼠昧找鼠昧,柳儿爷找柳儿爷;反正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个大王八。
     有的聊得眉飞色舞,你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有的说的吐沫星子乱溅,你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有的连说带比划,你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激动;有的搂抱笑骂,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感情;总之,嫌犯在风圈儿里他们快乐,他们忘情。
     风圈儿是话吧
     在风圈儿是个嫌犯们之间沟通交流的好地方。
     在这里他们可以尽情地交流,他们可以无所不谈;在这里他们可以倾诉各自的私密,他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吐露真言;在这里他们可以说说自己“过五关斩六将”,他们可以互相交流自己做贼嫖娼的经验;在这里他们可以窃窃私语,他们可以互相叙述自己诲淫诲盗的历史。
     反正嫌犯在风圈儿里伪装最少,互相話密是为了不闷得慌。
     风圈儿是遐想和做梦的地方
     放风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有些嫌犯靠着风圈儿墙半躺半坐地在那里闭目养神,此时谁也不要打扰他们,不要打扰他们的遐想和做梦。
     他们也在遐想自己的美好未来,遐想着出狱邂逅美女成了自己的娇妻,遐想着自己儿孙满堂,遐想着自己出人头地,遐想着发横财。
     他们也在做梦,他们在梦中吃喝玩乐,在梦中吃喝嫖赌,在梦中骄奢淫逸,在梦中成了江洋大盗,在梦中屡屡得手,逍遥法外。
     一次我打扰了一个正在遐想和做梦的嫌犯,他竟然恬不知耻地对我说:“老高,我的JB刚插进一半儿,就让你给搅和了!”。
     风圈儿是阳光浴场
     放风一般都会选择好天气,到这个时候风圈儿就成了阳光浴场。
     嫌犯们头上是阳光灿烂,太阳把它的温暖和热情透过风圈儿的铁栅栏房顶的空档儿送了进来,这是嫌犯们晒太阳的好机会;这时嫌犯们十有八九要解开上衣敞胸露怀,好让阳光温情的双手抚摸自己。
     有些嫌犯贪恋阳光的温暖,就宽衣解带,赤身露体地靠着风圈儿的围墙,半躺半坐地享受着日光浴;有的嫌犯生了虱子,他就把衣裤脱下翻过来仔仔细细地在衣裤的缝隙里寻找着这些小动物,找到后就用食指和拇指把它碾死;有的嫌犯生的虱子躲藏在阴毛里,他就不厌其烦地用手指一根一根地捋着自己的阴毛寻找,找到后用手指把它碾死;有的嫌犯得了疥疮,此时正是治疗减轻身体痛痒的好机会,他会眯着眼睛在阳光下自己轻轻挠着皮肤的患处,自己制造着自己才能感觉的快乐。
     如果此时管教收风(即停止放风)了,那么嫌犯们个个是要遗憾半天的。
     风圈儿是晾晒场
     牢房里是见不到阳光的,因而嫌犯是无法晾晒发潮的散发着汗味的被褥,也无法晾晒清洗过的衣服,因此放风的风圈儿就成了嫌犯们的晾晒场。
     由于风圈儿铁栅栏房顶太高,嫌犯们够不着晾晒,所以他们就搭起了人托儿(即人梯)晾晒东西。
     只见一个身高力壮的嫌犯蹲在风圈儿墙根下,另一个身材瘦小的嫌犯双脚轻轻踩上他的双肩并双手扶着风圈儿墙壁;那个身高力壮的嫌犯再慢慢站起来,这时身材瘦小的嫌犯能够够着铁栅栏房顶了;又一个嫌犯把要晾晒的衣服或被褥一件一件地递上来,然后身材瘦小的嫌犯就把衣服或被褥一件一件地搭在铁栅栏房顶的栅栏空档里进行晾晒;最后身高力壮的嫌犯再蹲下放下身材瘦小的嫌犯,至此晾晒衣服或被褥结束。
     衣服或被褥晾晒好之后,嫌犯们如法炮制,再把衣服或被褥取下来就是了。
     风圈儿是吸烟室
     放风的时候风圈儿是放烟罞的好地方,当学习号大喊一声“放烟罞啦!”的时候,那些有烟瘾的嫌犯个个欢呼雀跃,兴奋异常。
     只见学习号从衣服怀里掏出半包香烟,先拿出一支自己叼在嘴里,接着分发二牢头三板儿小崽每人一支;又给家属送烟进来的嫌犯一支;又见学习号从裤子裤腰的夹层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塑料打火机,饭头赶紧凑上前去接过打火机;打着火先给学习号点着,接着依次给二牢头三板儿和小崽点着,也给家属送烟进来的那个嫌犯点着了;他们几个吞云吐雾地吸着,烟味儿馋得那些有烟瘾的嫌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时学习号才又拿出两三支烟递给饭头,饭头点头哈腰地接了到一边儿去了。
     这时饭头身边围着那些有烟瘾的嫌犯,饭头把那两三支烟撕开捻开,把里面的烟丝放在一起;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1寸多宽2寸多长的旧报纸裁成的纸条在地上铺好,分别把烟丝放上,有的多些有的少些;再把放着烟丝的纸条放在手上,用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互相捻动着,捻成卷烟状;再把捻烟的纸条封口处用舌头舔一下粘好,再把手工卷烟的下端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拧一圈,把没有烟丝的下端撕掉,这样一支再加工的手工卷烟就制成了;然后如法炮制10几根手工卷烟也制成了;饭头把粗一点的自己留两棵,给罞头两棵;细一点的分发给和他不错的嫌犯;饭头用打火机先打着了自己叼着的烟,猛吸几口先过过瘾,然后让罞头对着火,他赶紧把打火机交还学习号;然后罞头让那些嫌犯对火,这样有烟瘾的嫌犯都有烟抽了;而那两三个有烟瘾的鼠昧嫌犯则眼巴巴地等着,等着捡人家的烟屁抽,现在最好的吸烟就是多闻闻人家吸烟的香味儿了。
     有些嫌犯吸烟有一绝,那就是他们烟圈儿吐得极有水平。
     有的吸一口烟能吐百十个小烟圈儿,有的吸一口烟能吐二三十个一个比一个大的烟圈儿,有的吸一口烟能吐十几个大烟圈儿套小烟圈儿的烟圈儿,有的吸一口烟吐完烟圈儿后还能把烟蒂吐出穿过烟圈儿;嫌犯的这般本事都是闲得没事儿练出来的。
     学习号的打火机也有没有气儿的时候,他就命令饭头搓火。
     只见饭头从牢房被褥里取来点儿旧棉絮,又把一些洗衣服均匀地撒在棉絮里,接着在手心里把它搓紧搓成棉芯状;然后把它放在地上,再用一只松紧鞋的塑料底儿压着;接着用右手快速有力地来回搓动着,一会儿闻到一点儿棉絮烧焦了的味道;饭头赶紧从地上拿起那个棉芯状棉絮,用两手食指拇指拿捏着撕开,然后用嘴冲着冒烟的棉絮吹几口气,呼地一下冒青烟的棉絮着火了;再看饭头已经额头冒汗了,于是放烟罞的火种就有了,他们没有打火机也可以抽烟了。
     风圈儿是作坊
     因为风圈儿是个死角,所以这里就成了有些嫌犯加工小制品的作坊了。有的嫌犯拿出“铁杵磨成针”的工夫自制缝衣针,有的嫌犯拿私藏的一分二分的硬币磨制刻画成纪念币,有的嫌犯拿毛衣拆成的毛线编织围脖或腰带,有的嫌犯用毛巾拆出的棉线搓成粗线织成线衣,有的嫌犯把肥皂分成小块制作象棋;反正在风圈儿里嫌犯们能做的都做了。
     “铁杵磨成针”只是个历史传说,但在风圈儿里也算是个奇迹。
     有的嫌犯拿着不知道他哪儿弄来的一根两寸长的铁丝,他非常有耐心地捏住这根铁丝的一头在风圈儿水泥地上轻轻地用力地不断旋转着磨着铁丝的另一头;当这根铁丝的一头磨出尖尖的光光的锋利的针头后,他再用提审或调号的机会在路上捡来的小石头子或很小的水泥块,轻轻地用力地敲打这根铁丝的那一端,直到把这根铁丝的最后1厘米处敲扁敲得极薄敲成有1毫米左右宽的针鼻儿为止;然后用一根不知他哪儿捡来的铁钉子,用铁钉子的尖儿用力地钻着那个针鼻儿,直到钻出针鼻儿上的针眼儿为止;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根缝衣针就这样让这个嫌犯制成了;尽管有时他的手心或手指会磨出鲜血来,但他非常高兴,因为他成功了。
     在风圈儿里用硬币制成纪念币可不容易,它不只是个工夫活,而且它还是个工艺美术活,因为纪念币的两面还要刻画各种人家喜欢的图案,如花鸟山水美女等,有的还要刻写诗词名句或者什么留言,这真不是一般的嫌犯能干的了的。
     这个牢房有一个工艺美术科班出身的嫌犯,他就能用硬币制成纪念币,而且还算精美。
     只见他先用食指和中指用力压住放在水泥地面上的硬币,然后慢慢地把硬币下面上的图案磨平;接着用同样的手法把硬币的另一面也磨平;他再特有耐心地用旧衣服撕成的布条儿不断地擦拭着两面没有了图案的硬币,直到把它磨得锃光瓦亮为止;他再像拿笔写字一样拿住一根铁钉子,然后用钉子尖儿用力地在磨平的硬币两面按照人家的意思进行刻画,直到制成一枚两面都有图案和文字的纪念币为止。
     说话容易,纪念币制作难,没有几次放风是做不成的。
     风圈儿是角斗场
     牢房里的嫌犯很多有暴力倾向,遇事话不投机可能就动手了;当然牢房不是一决高下的地方,那就只有风圈儿啦;风圈儿有时能够看到两个嫌犯一决雌雄的打斗场面。
     有甲乙两个嫌犯都身强力壮,虎背熊腰,可能多少都会点儿武术;他俩盘道(即互相摸底)互相不服,决定放风时比试比试,说好了谁伤了谁自认倒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