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藏人主张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台灣是一個活在虛假中的真實國家
·評美國總統大選和中菲關係突變
·「五明佛學院」為何如此重要?
·中共外宣的新花招
·袁紅冰新書打臉習近平選擇性打貪
·袁紅冰、蔣繼先將在台北信義書局文化講座舉辦新書座談會
·袁红冰教授评“洪习会”
·《中華民國祭》是惡意詛咒嗎?
·《神州悲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信義書局文化講座」新聞稿
·从“人彘”恢复为人 《神州悲歌》为讨伐中共抛砖引玉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致台灣讀者的親筆信
·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前因後果
·特朗普当选总统跌破全世界眼镜!
·又沒提到習近平中國在怕什麼?
·深圳轉機險釀「銅鑼灣書店」事件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以自由之名來談臺灣的政治發展
·川普面臨兩個美國和全球化挑戰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一代藏人的身份困境
·中共對台戰略的「進化版」?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中國正在懲罰蒙古國「自古以來」就有的蒙藏文化、宗教交流活動】
·中國生育率的問題比預料的更嚴重
·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文/潘晴
   
   五、革命往往是专制政权逼出来的

   
   自辛亥革命以来,百年岁月已恍如云烟。如果我们今天以一种客观的视角,纵观历史的经验来看待当下的中国,人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革命或是崩溃,其实并非是我们这个大变革时代的必然选择。在中共“改革开放”最初的十年中,中国确实闪现过许多机会,甚至包括一个最大的机会——实行宪政,走向民主。这种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改革如果成功,在统治阶级让度出部分公民权力,实行法治的前提下,有极大可能会软化国内大众改朝换代的决心,说不定可以驱散革命的风潮,挽狂澜于既倒。当政者如果能够抓住机会,中共政权或许能像台湾威权社会的和平转型那样,在这个东亚最大的国家中,保持住其实质上的历史连续性——转向一个社会民主主义的国家。
   
   然而,究竟是帝国的运气太坏?还是一个专制王朝必然的宿命?中国在历史的机遇面前没有出现奇迹。毛死后,邓小平登上了红朝权力的顶峰,中共政权开始了寡头执掌朝纲的时代。垂帘听政的邓二世,不仅仅是帝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而且还是红朝权力中枢真正的决策人物。在这位“总设计师”的阴影下,中共看似如火如荼的“改革开放”,不过是新时代的“洋务运动”,变器不变道而已。红朝一时“船未坚、炮未利,不得不求助于“黑猫、白猫、港猫、台猫、洋猫”的资本主义,毛时代的“马列主义原教旨”皆成电光泡影。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未能让共产党人踌躇满志几天,即以饿死了几千万人而告终。而文化大革命的巨大挫折,使得红朝上下对“共产主义”饱满的希望,随着毛泽东的死亡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一起沉入了冰冷的海水。
   
   文革后,红朝内忧外患交剧的情势下,倘若中共当局陡然一变,上下同心,痛定思痛,朝着人类普世价值转向,或许能使这艘老旧的巨轮安全靠岸,更有可能驶入当今世界文明的港湾。可惜的是,在中共高层内部,没人能抓住这个曾经出现的历史机遇。帝国寡头们,虽然把“改革开放”,当做拯救中共这艘“红色巨轮”的救命稻草。但他们大多数人只是为了救党保权,不得不暂时地“韬光养晦”。红朝上上下下的官吏们,虽然个个高唱改革,其实是真戏假作,愚弄人民。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贪污索贿、权钱交易、损公肥私和内外勾结,迅速地拉开了红朝制度性腐败的大幕。因此,在对外开放的大潮中,中共当局未能激使自身变成有效力的民主和法治化的政府,将老大帝国一蹴成为和平转型的“宪政国家”。结果,中共高层在他们觉得做出了非常痛苦的“让步”时候,却让中国人民心中对此充满了失望和愤懑。
   
   其实,在不改变这样一个专制制度的前提下,党内改革派们再多的努力,也注定是徒劳的。曾几何时,胡耀邦、赵紫阳等维新派人士积极主张:党政分家,将国家导向民主和法制的轨道,在推动经济改革的同时,一直强烈呼吁政治改革(党政=党国,分开=党是党,国是国,因此,触动了党国的根本利益)。但变法维新,在二十世纪末的中国,谈何容易!胡耀邦、赵紫阳,徒有党国第一把手的虚名,实质上只是粉饰帝国门面的维新大臣,仅凭救党、救国的“新思维”,就想与老迈而阴奸的邓小平和“八老干政”较劲,并未铤而走险之际,胜负已判。
   
   如果人们能够洞察这个政权的本质,就知道“六四”大屠杀是注定要发生的,因为镇压是一个独裁政权必然的选择。“六四”大屠杀宣告了红朝中那些有良知的政治人物,在一个专制中国实行政治改良的失败。历史悲哀地划下了一个百年的轮回,只是当年的“戊戌变法”杀的是变法维新的“六君子”,而一百年后,屠杀的却是祖国明天的希望——那些真心热爱中国的青年。黄昏中,赵紫阳广场洒泪挥别“我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同学们,未来是你们……”的画面已成历史定格,留下的只是改革者末路的无奈与凄凉。天安门学子们热血喷流的汩汩声中,坦克和机枪奏响的轰鸣曲,象征了中国人追求民主希望的破灭,和预示了中国未来血色殷虹的命运。
   
   眼看“六四”就到了第二十五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的稳定”的屠夫咒语也早已过期。遥看中国,真实的景观迎面扑来。党争与权斗,民怨与维稳,镇压与反抗,掠夺与民生,发展与出路,革命与改良,变革与希望,无不交织着国人对现实社会的愤懑,对百年宪政梦想的追求与期盼。诺大的一个中国,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早已像一座岩浆汹涌、欲待喷发的火山。而统治者坐在火山口上取暖的那份麻木,和中南海对时局演变的失控与慌乱,概不预示着一场即将改变中国社会的大动荡、大变革的来临。
   
   虽然中国面临大变革来临的巨大压力,但中共这个政权会主动变革吗?如果不管天变,地变,民变,官变,中共就是不变。人们又该如何抉择呢?历史告诉我们,未来不外乎是两条路,中共主动改革或迎来革命。而笔者认为:变革,相对于改革或者革命来说,本应该是中国一个更恰当的选择。顾名思义,革即除旧,变即创新。光改不行,改需要来自统治者的自觉。所谓改革,无庸讳言,就是挥刀自宫,真正的改革者要有为苍生念,为国家计的治世品质,更要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心。而今日中共寡头要员中,哪一个有此之心,有此之志?今日中国之改革,实在是比革命还要难!而变就不同了,变是指社会内部外部自发的变化,特别是整个社会压力的释放。是由不得当权者的。革命,则是被逼到了极端,顾名思义,是和人命联系在一块,要流血的。自古只有“逼上梁山”,没有谁吃饱了饭就造反的,革命从来就是被逼出来的。故聪明如温家宝者,说出了实话,保名乎?保命乎!此公已经看到,大变革的来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因果、形势使然。不论它以什么样地面目出现,以和平的方式,还是流血的代价,这将完全取决于中共自身的选择,和因果法则的历史规律。
   
   但历史的悲哀在于,中共是注定要被历史埋葬的,中国人也注定了:要么成为一个独裁政权的殉葬品,要么在革命的浪潮中迎来一个“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未来。在改革已死,民生维艰,官权暴虐,民怨沸腾的当下中国,人心浮动,社会动荡,有志之士,纷纷思起,革命的思潮隐隐涌现。近几年来,国内各大学府中的精英们蔓及各地,举办讲座,开辟论坛,针砭时弊,宣讲革命。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者们纷纷深入城乡,协助市民和农民维权。在每年近二十万起的群体事件中,处处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当官方为了维稳,拼命压制和封锁消息之时,这些活跃的人权义工,却将事件的真相透过互联网,发往全国,传遍世界。此情此景,恰似辛亥革命之前,国情民心的百年轮回。在当局堵塞了所有的民意合法申述的管道,拒绝了所有要求变革的社会愿望时,这些遍及全国的民间抗争,实际上已成为革命来临的前奏。革命思潮,自然如野火一样迅速蔓延,这不是人为可以止息的,当局的压迫只会使人民革命的意愿越来越强!
   
   日前,已有国内的革命志士发出了“北伐”呐喊:
   
   余等将集众民之力,北上伐贼!蓝天不见,碧水不见,人心不见!
   食有毒,穿有毒,住不实!民之后代何能存矣!
   今高举国父旗帜:民主、民权、民生!北上伐贼!
   以吾等之热血,铸吾等后代之民生!
   北上!伐贼!
   
   海外则有“革命党”遥相呼应,发出《民主革命檄文》:
   
   檄文呼吁:“改革已死,革命当立,废除专制,再造共和!”
   
   檄文指出:“当今中国“天怒人怨,天下苦共久矣。中共统治集团已成为中国境内各族被压迫人民之公敌。”
   檄文号召:“地不分南北,人不分左右,共担天下道义,并肩奋斗,救亡图存,在此宣誓吊民伐罪,共讨国贼。”
   
   檄文宣告:“民主革命的洪流,一旦发动,必将以冲天之势,雷霆万钧之力,荡涤一切反自由、反民主、反人类之污泥浊水,创建自由、民主、法治和均富的新社会。”
   
   这表明,海内、海外正在汇聚着一股革命的风潮,而且会越来越快的蔓延开来……
   
   当年,满清王公载泽面对革命思潮时曾哀叹:“海滨洋界,会党纵横,甚者倡为革命之说,顾其所以煽惑人心者,则曰‘政体专务压制,官皆民贼,吏皆贪人’,民为鱼肉,无以聊生,故从之者众!”一语道破了革命发生的原因。
   
   如今,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一文中也指出:“革命的每一步骤,都包含着百年的历史积怨和愤懑,革命群众没有退缩,而政府却没有根本对策,最后只能是全盘崩溃”。他还说:“有宪法必有宪政,无宪政,宪法也不神圣。这是惨痛经验的总结。”
   
   胡德平的讲话意在警示中共:“今天掌权不等于永远掌权。”而中共的新任常委王岐山,也特别向党内的高级官员们,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其用意不说自明。对此,人们不难发现:革命的危机意识,和预感革命来临的社会心态,已成为体制内外的共同话语。王岐山是想提醒中共吸取法国大革命发生的教训,防范革命的发生。而胡德平明着是警告当局绝不可忘记过去的革命,实际是警告当局如不改革就会有“大革命”再发生。
   
   不过帝国寡头们,特别是新君习近平,仍虚火十足的以“三个自信”给自己壮胆,以“中国梦”维持着党国在“火山口上烤火”的那份麻木。却不知坐待和拒绝变革,等来的只有革命。虽然中共的御用政治裱糊匠和油漆工们为帝国拼命涂抹新的油彩,但在残阳如血的红朝统治下,中国人已不再甘于忍受奴役了。就在中南海新贵们磨刀霍霍、呲牙咧嘴的对人民“亮剑”之际,人们已不难想到,一旦革命的枪声脆然响起,60多年的血色党旗,必将在亿万国人的唾弃之中应声而落……
   
   历史的吊诡是:其实,革命并不是革命家们所变的戏法,说声“革命啦”即会从天而降。而独裁者们愚蠢的是,对历史的经验视而不见,以为只要严酷镇压,革命就不会发生。但古今中外人类的历史表明:革命恰恰是统治者们逼出来的。而这种被逼迫出来的革命,没有人可以预见它的发生方式,也没有人可以预见它的动荡规模。
   
   历史的悲剧是:革命目标,原本是可以用不流血的、深刻的宪政改革来实现的。在所谓“改革与革命的赛跑”中,中共领导人的保守僵化,以及中共大家族权贵集团的贪婪和反动,加上新君习近平的脑残和顽固,必将使得短跑的革命快速地追上改革的步伐。
   
   历史的局限是:所有政治权力运作者,包括追求民主革命者,当然不可能是全知全能的预言家,无论他们的理念和信仰是多么的不可动摇,却都会有意无意地犯下错误。特别是掌握权力的统治者,如果顽固地抗拒历史潮流,犯下而那些不可饶恕的罪行,激起巨大的历史波澜,从而导致不可预见的后果。而革命往往是在历史的拐点处爆发,并在历史夹缝中繁衍出新的、让人战栗的枝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