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藏人主张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文/潘晴
   

   三、马克思预言失灵——全世界资本家联合了起来
   
   六四镇压之后,在江泽民“反和平演变”高压维稳的政策下,中共统治每况愈下。加上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和苏联、东欧剧变的国际压力,中共被迫开始了历史拐弯,以邓小平南巡为标志,再次向西方世界打开了大门。
   
   国际资本集团灵敏的嗅觉,立刻闻出了其中的奥秘。于是乎,各国列强很快停止了“六四”后对中国的制裁,跨国公司争先恐后,一手持先进技术,一手揽“WTO”,视中国如待宰之肉,纷纷前来投资办厂。此时,已撕开“姓资姓社”遮羞布,贪欲大发的党国官员们,与这些穿西装的资本家相互勾结,持“深化改革、开放搞活”为招牌,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为理由,在瓜分国有资产和掠夺民间财富的过程中,巧取豪夺,如鱼得水。
   
   邓小平聪明地告诫党国的官员们,不要以“天朝”上国自居,要“韬光养晦”,以羁縻友邦的姿态,送钱圈地、招商引资、推出优惠政策,大家共同发财。并用开放股市房市和高额购买金融债券的方法,哄着这些在文明时代开口讲自由,闭口讲民主的“现代蛮夷”们,结成所谓的“战略伙伴关系”。在邓氏“新洋务运动”的门户洞开下,自由世界对此兴奋无比,陆续地让党国领袖们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以示褒扬,一时间,可谓“风光无限”。
   
   让共产鼻祖马克思跌破眼镜的是——全世界无产者未能联合起来,全世界资本家倒是率先联合了起来。而且是和共产主义学说的传人——红色资本家们联合了起来。
   
   在红色帝国的“新洋务运动”中,全世界的资本家们心领神会:与一个大流氓打交道,总比和一百个小流氓打交道容易的多,更何况是一个腐败到骨子里的独裁政权。对于国际资本和西方国家的利益而言:自由、人权、民主固然重要——不过那是在自己的国家里。在西方人的潜意识中,面对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东方帝国,“黄祸”才是真正的威胁,意识形态已不重要。于是,在巨大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国际资本财团与中共权贵集团(红色资本)通力合作,在短短的二十多年中,就打造出来一个光怪陆离的中国。
   
   马克思悲哀的是:在他死了100多年之后,他的徒孙们居然欺祖灭宗,和全世界资本家们结成了统一战线。但多少可以感到欣慰的是,他对“资本”血腥本质的判断,却再次被深刻地证明:在中国权钱勾结的经济发展模式中——“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只要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马克思的预言虽然已失灵了几次(如预言资本主义的灭亡),但总算在中共权贵身上验证了一回“资本的血腥面目”,看来左派们还不至于会太失望。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的真实现状吧!
   
   虽然今天的中国和毛时代相比,算是过上了“好日子”,对大多数人来说,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似乎已成为一个遥远的传说。尽管“弱势一族”依然存在,但在沿海城市的观感中,却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高铁和悬浮列车,俨然是一个发达国家的模样。中产阶级们已享有私人汽车、高档住宅、出国旅游和时尚名牌消费的生活方式。那些权钱结合的“先富一族”们更是过着天堂般的日子,享受着呼风唤雨的新贵荣耀和特权阶层的奢靡生活。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做起了“中国梦”,这些人不光指的是官员、商人、明星、大款,即使是寻常百姓家中也冒出了不少耀眼的人物,如芙蓉凤姐,还有旭日阳刚……
   
   然而,在“好日子”的背后,人们不难发现这种“繁荣”,是靠着“吃祖宗饭”、“喝百姓血”和“断子孙路”得来的。在高速的经济发展中,与“好日子”相伴的是血汗工厂、黑砖窑、血煤、癌症村、富士康18跳、强占土地和强制拆迁,以及权贵资本操纵下的泡沫楼市、泡沫股市、物价飞涨,更不用说“三鹿氰胺”了。如今中国人连吃什么都要提心吊胆,假酒、假药、毒大米、毒奶粉、猪肉、蔬菜、瓜果样样有毒。这些年来,新生儿畸形病例不断飘升,怪病、流行病(莎斯)层出不穷。与“好日子”相伴的还有:三无农民、城市盲流、失学儿童、房奴、性奴、童奴、蚁民、月光族(无住房者)、讨薪族(拿不到工钱者)和成千上万走投无路的访民和冤民们(官方则称之为刁民)。普通的中国人则被“三座大山”——教育、医疗、住房压得抬不起头来。以及承受着城管、工商、税务、警察、黑社会的欺压和敲诈。如今的中国,一切向钱看、向权看,甚至连社会安全最后的防线——司法也已腐烂到家,平民百姓投诉无门,上天无路、入地成灰(死了连墓地,甚至是骨灰盒也买不起)。
   
   而昔时明媚的河流山川,在高能耗、高污染的经济发展中,早已面目全非。“中国模式”所造成的资源透支、环境灾难,使中华大地在酸雨毒气、污水干旱、沙尘雾霾和病毒瘟疫的肆虐摧残下,迅速地迈向了一个“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可怕国度……
   
   如今的中国,由于官场巨大的贪污腐败和社会严重的两极分化,加上每年20万起的群体事件和民族地区的动乱,以及和周边地区国家因资源、主权所引发的国际冲突,使得党国要员们头痛欲裂。可屋漏偏遭连阴雨,在强行追逐GDP高速增长的发展模式下,就业风险、金融风险、市场风险、政治风险……风险越积越多;经济危机、资源危机、环境危机、道德危机、社会危机……危机迫在眉睫。在危机和风险的相互交织下,帝国实际上已困难重重、险象环生了,稍有不慎,便会翻身落马。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新的发展模式——“重庆模式”,半路上杀了出来了。
   
   让我们将视线拉回到2009年,中国即将发生一场政治大地震的前3年,地处西南的重庆,一个与邓小平“走资本主义道路”大相庭径的“社会运动”正在轰轰烈烈地兴起,它的名字叫“唱红打黑”。以“五个重庆”、“公平正义”和“分好蛋糕”为标志的“均富”发展模式——即“重庆模式”,正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在帝国的政治生态和经济领域中,赫然出现了两条道路的选择——即新崛起的“重庆模式”以咄咄逼人的姿态开始挑战所谓的“广东模式”——“邓小平模式”。中国社会公开地暴露出两种不同发展道路之间的对抗,社会上也迅速地形成了以“左”、“右”来划分的不同的阵营,彼此之间展开了激烈地舆论争战。
   
   撇开政治人物在其中的权力图谋,这种社会现象的出现,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所积累地重大社会矛盾,在历史走到了转折点上的必然反映。“重庆模式”的推出,对这个红色帝国来说,是一种重大的“社会改良”举措(虽然只是在重庆,但影响是全国范围的),不亚于邓小平当年的“拨乱反正”,中国的改革似乎又要面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历史拐弯。当国内外正用一种惊讶、怀疑、恐惧、担心、认同、欣赏等矛盾的目光,观望着这些既令人兴奋,又令人不安的社会变化时,官方暧昧的姿态更加剧了民间认知的混乱,没有人会料到这是一场大变革即将拉开帷幕之前的序曲。
   
   “重庆事件”的发生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它所造成的影响是深远的,并不会随着薄熙来的倒台而消失。本质上,它是中国社会矛盾即将总爆发的一个前奏,尽管“重庆模式”具有太多的戏剧性成分,以“唱红”为象征抬出了毛泽东当偶像,以“打黑”为手段严重侵犯人权。“重庆模式”在大范围解决了民生难题背后,不难和薄熙来的政治野心挂起钩来。但透过事态的表象,在深层次中,从薄熙来事件爆发之后民众的反映来看,却隐含了人民对公平正义社会的渴望,和对当今中国权贵寡头们的强烈不满;以及对这个专制政权的深深绝望。民意反响中,许多人同情薄熙来实际上是痛恨这个政权。左派们抬出毛泽东,只是人们打鬼借助的“钟馗”,没有一个人真的相信,他们是想回到毛的时代,薄熙来只是利用了这一点(虽然没有成功)。骨子里,红色帝国的新掌权者们内心清楚,欲保红色江山,只能走薄熙来的路,只是这个腐烂到根子上的政权已经走不回去了。此路不通之后,中国又将向何处去?清醒地观察家们却已看到:社会矛盾的火山口——更坏的还未到来!
   
   亚里士多德曾精辟地指出:社会动乱“都常常以不平等为发难的原因”,“内讧总是由要求平等的愿望这一根苗生长起来的”。鲁迅也说过:曾经阔绰的要复古,正在阔绰的要维持现状,尚未阔绰的则要革命。其实这个道理并不深奥,两千年前孔夫子就说过:“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这也清晰地印证了一个简朴的道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靠着“吃祖宗饭”、“喝百姓血”和“断子孙路”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让不到10%的人占有80%以上社会财富的“中国模式”终将完结。让少数权贵获利,全体国民来买单的“改革”见鬼去吧!有道是,天下顺治在民富,天下太平在民乐,天下可忧在民穷,天下可危在民怨!当帝国的权贵们喝着“带血的GDP”,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时,请不要忘记!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当汹涌的地火奔腾而出时,你们欠下人民的这笔血债迟早是要还的!
   
   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奥林匹克”的诅咒
   
   尽管习近平上台后,为中国划了“两个一百年”的大圈,为“中国梦”作了注解。国际社会中,也是一片鼓噪“中国模式”和“中国崛起”的声浪。那么,就让我们不带任何偏见地用“第三只眼睛”——中外学者们的眼睛来看一看,这个红色帝国是真得会崛起?还是即将要走向崩溃?
   
   2009年,在时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IDEAS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的眼中,中国的京城以及“吸人眼球”的重庆,不仅没有风雨欲来的恐惧和不安,反而处处显示着欢快、悠闲,充满了机遇和希望。(注:此人有一大堆头衔,如:《泰晤士报》、《独立报》、《BBC》等英国媒体的专栏作家、编辑、节目主持人,因此甚受中共的追捧。)
   
   为此,这位仁兄专门写了一本书——《当中国统治世界》,并在该书扉页的题记上,以充满诗意的热情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万物升腾、兴衰更替,旧的列车正在慢慢驶出历史的轨道。这是一个经济、社会不断改写历史的国度,这是一片文化、思想繁盛的沃土,这是一个响彻寰宇的新模式厚积薄发的时代。”
   
   “一切都在变得可能,世界发出了一声惊呼——当中国统治世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