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藏人主张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美国教授被中共拒绝拒入境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使人難以入寐
·袁教授谈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性瘾和毒瘾来自脑部相同兴奋点
·纵容腐败
·洗脑机器
·用維護人權反抗中共暴政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新老“资本论”的五点相同
·「台灣茉莉花國家正名革命」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司法改革時刻需要適任的庭長
·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中国当局宣布起诉维族教师伊力哈木
·中共面臨的國際局勢及外交策略
·習近平與中共強權的末日宿命狹路相逢
·中共的政治絕症
·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苏格兰公投:统独两派代表举行电视辩论
·藏高原水源地违法开采严重
·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 軍事政變與反腐轉向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民國文化復興與人格獨立運動
· 与秋石客先生商榷
·張顯耀案應速移監察與司法調查
·习近平的另外一只手
·中國房地産的泡沫化迫使巨額資金外流
·中国感觉已经不再需要人喜欢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
·評習在紀念鄧集會上的講話
·国会法案限制中共党媒入境
·香港政改關鍵時刻和平占中将见真章
·达赖喇嘛被中共政治绑架
·香港面临被吞并的危险
·《七萬言書》於中秋節後上市
·中共面對香港和烏克蘭以及IS的局势
·人道主义对政治转型的力量
·致藏族同胞
·台湾学者评《七万言书》
·中國經濟會硬著陸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文/潘晴
   
   一、政治地震,预兆着“王朝兴衰”


   
   2013年北京的夏天,北戴河清凉的微风似乎让新君习近平踌躇满志。声名赫赫的薄熙来,已经被下旨“公审、判决”;被视为“同党”的前朝重臣,政法王周永康也已难逃“反贪”的魔咒;幸存的左派们意气颓唐,大势已去之后也陆续地改换门庭投靠新主;新疆、西藏的骚乱已被重手弹压;历来添乱的公知们被悄悄地“潜规则”,N次的“宪政请愿”也已烟消云散,宪政派们灰溜溜地回到各个学府中空发牢骚;网络大V们抓的抓、关的关,党国喉舌已再次被严加管控;军队中的“自己人”被有条不紊地安插到各个层级“掺沙子”,虽然遭到前朝势力的顽强抵拒,但时间和权力会消融任何阻挠——乍看上去,党国的新中央集权是那么焕然一新,那样固若金汤。一时间,国内视乎已看不到能与新君习近平相抗衡的政治势力了。“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在这个红色帝国新独裁者的眼中,似乎已飘然而至、触手可及了。
   
   只是自古以来大梦难圆。这个在“王朝兴衰周期率”赌咒之下的政权,腐朽已渗透到了它的骨子里,它的躯体遍布危机,帝国华丽的遮羞布下,满是能致它死地的痼疾和陷阱。深层的地壳之下,一股暗流正在躁动不安中积蓄着能量……
   
   一年之前,由于确信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是“挟民意以令中央”,企图逼迫红色帝国的最高当局,修改指定接班的“祖宗家法”。因此,惹翻了中南海内的诸公。党国权力的核心层,深谙此道凶险乃变法作乱,必坏党国朝纲。寡头们在掂量了各自的保权、保命之厉害关系后,达成了暂时的妥协和交易,并不十分情愿地在危机平衡中,将王储习近平推上了大位。至于对付挑战者薄熙来,党国早就继承了两千年宫廷政治的厚黑大全,不外乎变打黑为黑打——诱逼王立军反水必致薄熙来于死地。暗箱操作中一张大网已悄然布下,但宫廷恶斗历来凶险,究竟鹿死谁手还尚难预料。
   
   未曾想,幂幂中自有定数,一个英国人的出现,却改写了党国的历史。一向张狂的薄公子被戴了“绿帽”之后,却反被奴才栽赃要挟。情急之下,一个暴怒的巴掌,不光断送了此君通往中南海的黄粱大梦,也使历史搬动了通向一场巨变的道岔。东窗事发后,“打黑英雄”仓惶逃入美领馆,“一方诸侯”薄熙来锒铛入狱。由此引发的政治大地震,更使这场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蔓延到了党国的整个官场。随后,中国社会的各种危机,在中共政治黑幕不见硝烟的枪炮声中,也以骇人听闻的速度进一步加深,撕裂了这个社会本来已极度脆弱的华丽外衣。大戏落幕之后,最高当局不光在民间的威信扫地无遗,帝国的官场,也在这次政治大地震中精神错乱和分崩离析了。
   
   太子习近平终于登上了大位,但帝国的前程又将如何呢?前不久,中共当局下达了“九号文件”,传达了习近平关于“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和打赢“意识形态争夺战”杀气腾腾的819内部讲话,展示了习上位之后的颟顸和骄狂。透过习的政治宣示,国人视乎看到了“大清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的“新帝诏书”,和红色帝国在血色黄昏中的“君上大权”。国内外的目光静默地审视着这些充满腐尸气味的字样,观察着红朝寡头们忙活终日的权力厮杀。对此,中国人内心的悲哀无以言表!效忠、清算、改革、新政,陈腐的世代接班,和太子党们的继位。换来的是海内外这样的评价:“新一轮改革”不过是“又一轮分赃”的开始。人们惊叹: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了,中国还在上演一出封建血统论的接班丑剧!这已经不是掌权者们的“击鼓传花”了,这是对十四亿中国人的公然嘲弄,和对中国人民主希望的公开宣战!
   
   随着薄熙来案的尘埃落定,十八大3中全会之后时局的诡异变化,又成为了传媒最新的聚焦点,特别是曾权倾一时的周永康,近期在海外的媒体上疯传已被拿下,周氏党羽纷纷落网,国企巨头们被陆续双规。红朝中的各方都在望风、算计和应对,整个官场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一时间,前朝大员们蠢蠢欲动,中南海内剑拔弩张。对此,习近平频示军权立威,王岐山则高调反贪开铡,江、胡、曾各派势力动态诡异,在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片乱象中,党国新一轮围绕着权力绞杀和财富分赃的大戏又将上演。
   
   薄、王事件引发的中共政治大地震,已使帝国赖以统治的官场离心离德。这场远未结束的宫廷恶斗,佐证了笔者“亡共在共”——即专制亡于内的政治预言。不信,各位读者尽可耐心地静观周永康一案的后续发展。笔者断言:命数是躲不过去的,这是老大帝国自己招来的窝心一脚,必将踹得它气息奄奄。
   
   一个帝国的崩溃,并非在于社会和个人陷于纵欲状态下的麻木不仁,而是发自于制度深层结构的溃烂——即统治集团核心层内部的裂变。这是专制王朝无法改变的宿命,所谓“王朝兴衰”周期率,其实是后人一种无可奈何地解读。一个建构在专制复辟沙滩上的“红色帝国”,逃脱的了这样的一种宿命吗?所谓“亡共在共”,真正揭示的是一个历史的规律——即专制亡于内,尽管它需要时间来慢慢地显露。100年前满清的灭亡,同样也是一个持续不断的渐进过程。但它在僵卧不动的态势中没有坚持太久,外部列强的巨大压力;文明更替的巨大诱惑;维新共和的万众期待;随着武昌起义一声清脆的枪声,和突然袭来的内部崩坍,刹那间就结束了大清帝国在旧时代的踽踽独行。
   
   大时代暴风骤雨的剧变之前,往往都是如此波谲云诡地给人以无边的假象。如今,这个红色帝国看似繁荣的表层背面,却已病入膏肓。透过深入观察社会底层民间积累的怨恨,和知识界精英们躁动的不满,以及官场中那些复杂的双面人心态,人们不难发现:地壳之下,正涌动着一股强大的、热气腾腾的、不可逆转的熔岩急待喷发,一场天崩地裂的变革正在到来。只是那些陶醉在物欲中的国人,还无法透过笼罩在天空中的雾霾,看清楚这场变革的真相;这是一场大革命的来临?还是一次大崩溃的开始?
   
   二、维稳——中共对人民发动的战争
   
   ——战争!以维稳名义的一场战争正在中国进行!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成为人类最大的掠夺战场和“巴士底狱”。
   
   失望、愤怒、恐惧、痛苦、憎恨,由于民众困窘的生活和权贵们骄奢淫逸的极大反差,已使国人的忍耐达致极限。人民对现实的普遍不满,甚至打破了“六四”后那种集体麻木的常态。近十多年来,遍及全国的民众抗争呈大幅度增长,各种社会恶性事件层出不穷,动辄即引发大规模的骚乱。统治者疯狂暴虐的镇压,和利益集团的巧取豪夺,使得形势更加严峻。如今帝国的维稳经费早已超过了军费开支——没有人去想过,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中共正在进行着一场对中国人民的战争!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个现实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成为人类最大的掠夺战场和“巴士底狱”。这不是什么“深化改革”可以掩盖的,更无法用国情和制度差异来搪塞。所谓:“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这是什么样的屠夫逻辑!居然号称文明的现代人也可以见怪不怪和装聋作哑,中国人的命就这么卑贱吗?“六四枪响、变偷为抢”——贪婪的屠夫们,踏着天安门的血迹,终于发动了一场圈钱、圈地、圈山河的世纪掠夺!这是一场耗时已久、规模巨大的战争!这也是一场人类文明良知所不能容忍的战争!由于独裁者掌握着庞大的国家机器,人民在这场完全不对等的抗争中牺牲巨大。透过这场战争中血与泪的掠夺和杀戮,人们已不难从这场以“稳定压倒一切”的战争中,看出所谓“中国梦”的荒诞、无耻和血腥了;人们也终于在每年20万起的“群体事件”中,感觉到了地火奔腾的汹涌、和火山爆发前隐隐出现的各种征兆。
   
   这种腾腾不息地、蠢蠢欲动地、隐含杀气的巨大历史转折,并非在一天之内忽然形成,而是一个沉默地、渐进地、越来越快的过程,是一种由不起眼的量变到耀眼喷发的质变过程。除了在中共强力维稳中被镇压的“刁民”和“暴民”之外,那些在帝国表面歌舞升平的统治下,看似没有政治企图只想发财的顺民、草民、屁民们;那些吃着皇粮靠着体制谋生的公务员、国企职工们;以及那些手里玩着各式新型智能手机、穿着时尚、追求享乐的云云大众,包括社会的各个阶层。虽然贫富有别,阶级各异,但几乎所有人都对现今政权丧失了最后的期待。即使在统治阶级内部,从地方各省市到中央机构内的大多数官员,也早就对这艘“红色帝国泰坦尼克号”丧失了信心,在转移了资产和家人后,狡猾地以“裸官”的精明,捞取着帝国的“最后一桶金”。帝国在火山口上取暖的那份麻木,随着习上位之后的“权力倾轧”和欲学太祖毛皇的“一统天下”,已开始摇动起来。习氏新贵集团利用反贪名义的频频整肃,使得党国既有的权力关系和分赃规则开始紊乱。这些已饱尝权力甜头和资本乐趣的各级官员们,骨子里都对这个妄图效仿毛泽东,却又根本扶不起的红卫兵“阿斗”心存贰意和憎恨。他们怀着某种夹杂着忧虑的幸灾乐祸,和居心叵测的恶意,心情复杂地观望、等待、甚至是企盼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自从这场以“稳定压倒一切”的战争发动以来,打破了红朝太祖毛皇驾崩之后,人民对“改革开放”的期盼。邓二世以“摸着石头过河”的小心翼翼;以“向钱看”、“不争论”为策略的愚民手段;和以“韬光养晦”对外的负屈忍辱,都在这场战争中回归到了人性最丑恶的一面。这场战争,揭开了“改革开放”旗号背后的血腥掠夺,和“挂羊头卖狗肉”、“打左灯向右转”的权贵资本主义狰狞面目,这个“红色帝国”终于还原了其独裁者的本质。
   
   “六四”一场血腥的大屠杀,是宣告这场以“稳定压倒一切”战争的开始,同时也宣告了国人对民主向往希望的破灭,如今这场战争已进行了二十五年,在“国在山河破”的末日狂欢中,屠夫们用战争中掠夺的财富开始了红色帝国的全球扩张。
   
   请继续关注《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三、马克思预言失灵——全世界资本家联合了起来
   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奥林匹克”的魔咒
   
   潘晴
   2014/1/6
   
   摘自: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邮群
(2014/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