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藏人主张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改良,还是革命
   
   袁红冰
   
   

   
   (《改良,还是革命》是袁红冰先生所写,首次发表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之所以重发袁先生八年前发表的旧文,是因为近日才大家开始谈论革命。请读袁红冰先生的这篇文章《改良,还是革命》。——一个关心中国未来的读者 2014.1.1)
   
   
   
   前言
   
   
   
   为什么中共暴政历经了那么多次危机,却还不崩溃?中国的自由民主,何时才能踏平万里艰难,迎来属于自己的盛大凯旋?
   
   无数人千万次地问过这个问题――有多少政治犯在被押上刑场之前,昂首怒目,逼问苍天;有多少思想犯,在漫漫无尽的苦役和劳改之路上,泪干血滴,逼问干裂的大地;又有多少良心犯,在黑牢的铁门之内,用干枯的心去追问那似乎永远不会消散的黑暗;又有多少被迫流亡国外的中华儿女,时常悲愤如漫天飘飞的红叶,去追问那涌向我可爱祖国的万里长风!
   
   是的,中共暴政历尽危机,为什么还不崩溃?中国的自由民主何时才能赢得属于自己的盛大凯旋?今天,我将回答这个问题。
   
   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可能只是为中国的民主革命书写一篇墓志铭;当然也可能,我的回答会和其他智慧之士的思想一起,撞响中国民主革命的晨钟。而结果如何,完全取决于我们这个民族还有没有能力理解真理,并崛起于危难之际;完全取决于我们这个民族还有没有潜力,孕育出如同戊戌六君子到辛亥的英烈那样一群英俊秀丽、国色天香的中华儿女,他们愿意为自己国家、自己民族的命运去浴血奋战。但是,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必须首先把我所理解的关于革命的真理告诉天下。
   
   当改良主义思潮仍然像滚滚阴云笼罩在中国民主运动上空的时刻,当许许多多自称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人们还在以百种妖娆、千般媚态、万种风情,向中国兜售改良主义幻想的时刻,我,作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知识分子有责任向历史讲述革命的真理。
   
   
   
   一、中国海外民运现状
   
   
   
   中国海外民运的现状,一言以蔽之:如深秋寒风过后的北方原野,一片萧索,万里荒凉。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六四”被摧残之后,中国海外民运却洪波涌起,气贯长虹。当时可谓猛将如云,谋士如雨,资金如山。然而,曾几何时,便呈资金烟消云散,将士落花流水之颓势。
   
   海潮退后,沙滩之上,死贝枯蚌无数;中国海外民运退潮之后,也遗留下无数主席、理事、常委、秘书长,以及众多相关组织。只可怜,主席、秘书长常是形影相吊;常委、理事只能总理家庭柴米油盐之事。民运组织名目繁杂,然多为“一人组织”;更有甚者,为壮个人声势,竟将民主政党办成家庭作坊,却也可成政治史上一道奇观。
   
   也有些民运组织的残垣断壁之间,立几个七长八短汉,站几个南腔北调人,竖几面东倒西歪旗,开几场谈天说地会,说几句不疼不痒话,就宣称自己已经坚守了民运阵地。
   
   海外民运近年几成萧条之祭奠运动。年年“六四”,三五十人,悲悲切切,纸马香烛,燃于中共使馆门外,一年大事就已告终。即便如此,尚有霄小之徒,机心百端,欲争全球主祭之位,冀用“六四”英烈之血,满足其对虚名的饥渴之欲。一旦事机败露,互相之间便红眼相向,唇剑舌枪,唾液溢溅,丑态百出。
   
   自命为民运人士者,虽形色各异,千姿百态,却也可就其经典形象,描绘如下:
   
   有人卧于幻想之云端,欲将昨日良心犯之苦难,换取未来总统或高官之宝座。此类人镇日里忧心忡忡,只怕不留神间被人超越,丢掉未来的总统高官之位。天下人皆见幻想之云早就消散,惟独此类人如醉如痴,死死揪住几缕悲凉的秋风,以使自己能继续吊在半空中。
   
   有人心疲神倦之际,茶足饭饱之余,发几篇隔靴搔痒之声明,写几篇老生常谈之文章,便以为伤害了中共暴政,便以为确定了民运理论家、思想家之历史地位,并以此得精神之自慰。然而,自慰无论是生理的,还是精神的,都脱不了猥亵之气。
   
   有人奴性如附骨之俎,对抗中共不久,便思“悔过”,对“召安”的苦恋十余年不改,真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中共暴政视这些软骨头“民运人士”如政治上的残花败柳,有心玩弄,无意垂爱。
   
   有人自视为“民运领袖”或“学运领袖”,常故作颐指气使状,每年发一篇“海外民运工作重心”之类具有全局指导性的公告,以显示其有控驭海外民运之势。只是此类“工作重心”连其本人也转瞬即忘,还要怨天下人不肯维护其领袖之威仪。殊不知,唯有视民主为神圣使命者,唯有胸怀天地者,唯有天纵之英才,方可领袖伟大之历史运动。
   
   为坚守政治意志而作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方会得到历史的尊敬。然而,有“民运领袖”却把自己的思想观点当作商品,向出价最高的政治势力叫卖,以图换来维生或挥霍之金钱。出卖思想与出卖灵魂是同一回事,而这些出卖灵魂者却仍然渴望得到历史的尊敬,岂非太小视了历史维护公正的能力。
   
   亘古未有之暴政仍在荼毒国运,数千万同胞的冤魂仍在如磐的暗夜中悲泣,却已有人急不可待,欲收回他们对中国民运的生命投资。于是,自命“资深民运人士”者有之;自命“民运之父”者有之;自称“民运道统”之象征者有之。而且为争此类虚幻的历史地位,竟可至积思成疾之程度――一些“民运人士”的心理变态,皆由此而生。此种人不知,历史是最忘恩负义的。无论你曾经付出了多少,历史将只把鲜花献给最后的胜利者。尽管胜利者的桂冠,是由此前无数的苦难孕育而成。
   
   自命“民运人士”中之最堪怜者,乃网虫也。此类人俱已心神衰朽如老树昏鸦,无力再与命运搏斗,却难忘青春时幻想大于才能的凌云壮志,难舍酸秀才追名逐利的虚荣之心,于是,只好在网络虚拟的生活范畴内,逞口舌之利,与一帮三流文人、四流学者泼打厮混,聊以充填空洞之灵魂。此类人日夜颠倒之间,只顾指天骂地,数黄道黑,互相攻击,还自以为可以由此成为历史人物。殊不知在他人眼中,直如闲汉与泼妇争风,无赖与悍婆对阵,全无精神之价值,思想之魅力,唯余泼皮牛二之流韵。
   
   自命“民运人士”中最不堪者,是一群由于心理变态而醉心于没有任何政治、思想原则的内斗之人。此类人士或貌似宽宏,实则心胸狭隘,如循墙之鼠;或形似谦谦君子,内心却虚荣浮躁,如瞪目高鸣之鸡;或外显忠厚之状,却嫉天妒地,如更年期之丑妇;或其言以侠义自许,其行却阴损刻毒,如食腐尸之蜥蜴。他们为虚幻之名争风吃醋,时至疯癫之状;为些小之利痛心疾首,常达迷乱之态。他们抗争暴政百无一能,醉心内斗,实已成癖。他们早无雄心为民主而战,却视同道互搏为生活乐趣。精神意志沦落至此,亦足为中共狗特窃笑。
   
   诚然,环顾海外民运,也可发现志趣高远之人,意志刚烈之士;也可见到一、二卧薪尝胆之组织。只可惜这类人士和组织不仅廖若晨星,同时也缺少创造历史之能力,常只能徒唤“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失败并不可怕,屡战屡败,也可能最终一战成功。可怕者,不敢或不愿正视失败之现实,探寻失败之原因。今日海外民运颓唐如此,连中共暴政也视之如无物。然而,若有人敢直陈海外民运凋蔽不堪之现状,则必遭端着海外民运之饭碗乞讨精神或物质生活者,群起而攻之。此类人外战暴政,早已力倦神疲;窝中内斗,则必定悍如疯虎。
   
   清帝逊位,西风残照,尚有遗老遗少白衣麻带,望阙痛哭失声。今日之民运却已落入只有遗老没有遗少之境――海外民运人士鲜有35岁以下者。放眼望去,三三俩俩,多为进入生命黄昏之人,真可谓暮霭沉沉一片。
   
   历史运动凋残了诱惑少年之心的魅力,也就丧失了前途。然而,有“资深”民运人士对此却无忧无虑,幻想时机一旦到来,就会风云际会,万众拥戴。殊不知,时机从不在等待中到来,而只能在创造中涌现。时机只属于她的创造者;徒然的等待决不可能受到时机的垂青。
   
   现在,为使海外民运再度崛起如奇峰峻岭,并重返人类历史的中心,首先必须以历史为铜鉴,冷峻审视目前海外民运之“西风残照”,并找出命运如此为海外民运画像之原因。
   
   海外民运至今几如风中残烛,若再如某些人那样,本已日暮途穷,尚以为正在朝霞之端昂视阔步,海外民运将进入绝境。
   
   其实,早有有识之士看到海外民运的败落的现状,只是不敢以探讨之剑,直指问题的咽喉。所虑者,无非怕自命“民运人士”者操戈围攻。然而,即便如此,又有何惧――不过是一株枯树临秋风,满枝昏鸦噪斜阳而已。
   
   中国海外民运现状观之令人心痛欲裂,思之令人黯然神伤。无论如何,为中国命运计,已至必对海外民运作一历史总结之际。
   
   有人常愿把海外民运败落的主要原因归之于中共特务的破坏。这些人多是对民运有深厚感情的、心地善良的朋友。但是,把失败归因于对手的狡诈和强大,虽然可得到些许精神安慰,却不能使海外民运辉煌崛起。弱者渴望安慰,强者才敢于在失败中探索胜利之路。既然如此,就让所有真正关心海外民运的朋友都成为强者吧。
   
   
   
   二、中国海外民运凋蔽的人格原因
   
   
   
   人乃社会运动的生命承载者,因此,人格状态与社会运动的兴衰必然直接相关。当年海外民运洪波涌起之时,投身其中的人格状况,大概可分为三类。现一一分析之。
   
   伟大的“六四”,败于中共暴政的血腥屠杀。不过,现实中失败之际,“六四”已为中国民主运动赢得了势将流芳百世的道德荣耀。正是由于“六四”之血蕴涵的政治道德魅力的感召,大批海外华人学子以及“六四”后从大陆逃出的学运参与者群体,聚集于海外民运的战旗之下,一时声势如潮。当时,民运的主体是良知被“六四”政治道德魅力点燃的青年学子。这个群体对民主的向往中,激情高于坚硬的意志。虽然溅在专制铁幕上的“六四”之血依然殷红,他们却继续幻想民主运动会迅速成为凯旋的英雄,丝毫没有意识到,追求中国的民主,犹如在铁铸的荒原上播种希望一样艰难。
   
   现实很快就冷冰冰地告诉人们中国民主的艰难;大大小小民运领袖低俗甚至恶劣的人格,又强烈地腐蚀着人们对民主运动的信心。几度政治风雨之后,没有坚硬意志支撑的激情便黯然熄灭。丧失了神圣的激情,世俗生活的诱惑便成为生命的暴君。中国海外民运的主体――由脆弱的良知和瞬间的激情构成的人群,从此便风逝云散,落花流水,黄叶飘零。一代作为高贵政治道德象征的生命群体,很快便湮灭于平庸的世俗生活中。
   
   另一类人则是基于个人野心和命运偶然性的双重作用,而进入海外民运。专制政治的特质之一就在于孕育个人野心,从而形成畸形的政治人格。中共暴政下,真实人格难于生存,野心人格则多如牛毛,就连小小科长都常会有黄袍加身之梦,一介平民也总思飞黄腾达,希冀有一日成为专制政治之显贵。对于专制体制内为个人权力或利益进行的角逐,野心人格可谓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只是天不作美,由于诸种个人生活历程的偶然性――这类个人生活历程的偶然性,大到诸如“六四”这种重大历史事件,小到个人性格,千姿百态,难以尽述――某些野心人格也被命运之风吹进民运之范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