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藏人主张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习梦撕人: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共党入伙者,必须有血债、有人命,必须贪腐,必须贪婪,必须久经考验,必须以强暴民意来捍卫党意。他们均递了“投名状”。1983 年8月,胡春华入藏,并先后在共青团西藏自治区委组织部,《西藏青年报》社,西藏饭店工作;1987年出任共青团西藏自治区委副书记。杨振宁、胡锦涛的父 亲都被中共整死,二人都媚共!况且,胡锦涛早就与其父划清界限,得以荣入清华学府,文革中毫发无损,仕途一帆风顺。1985年7月胡锦涛任贵州省委第一书 记。1988年10月下旬,胡锦涛通过对话平息了贵州大学游行怒潮。
   1959 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引领8万藏人,翻越喜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开创了西藏自由运动。当雪域藏地蒙受千古未有的大劫难的时刻,班禅大师选择与族人一起承受沐 浴在血海泪滔中的地狱之苦,不弃不离,同生共死。1962年24岁的十世班禅写出《七万言书》并交给中共。这是一本用藏人的血和佛的泪写成的藏人大悲苦之 书。《七万言书》中记述了中共在灭佛运动、大屠杀、大逮捕、大饥饿过程中犯下的人性泯灭、魔性如炽、兽性疯狂的反人类罪行,也记述了藏人经受的地狱之苦。 1964年在拉萨举办的一次万人宗教祈福大会上,班禅大师乘共产党给他的所谓最后挽救机会,向世人宣示“西藏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达赖喇嘛是西藏的国 王;现在,西藏人民有独立的权利;西藏必将恢复独立。”班禅大师当场被中共逮捕,遭受了15年的地狱之苦。胡耀邦1980年在视察拉萨郊区时,亲眼目睹西 藏人民极为恶劣的生活状况,骇异万分地问:“中央援助西藏的专门拨款都扔到雅鲁藏布江里去了?!”他留下这么一句话:“这完全是殖民地的做法!”胡耀邦对 西藏的指示是,苦干几年,将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恢复到1959年水平。在胡耀邦力主之下,中共恢复了班禅大师的政治地位。十世班禅大师承担起当代西藏佛教 复兴运动领袖的天职。十世班禅是当代西藏佛教复兴运动、藏文化复兴运动、西藏复国运动的精神领袖和发起人。自1984年以来,他一直在各种场合表示,希望 中共能彻底地检讨数十年来在西藏地区的种族灭绝政策。
   中 共寡头集团很快就意识到班禅大师的所作所为威胁了共党的集权统治。他们对班禅大师的忌讳如下:1.班禅大师在藏人中有崇高的威信,此威信建立于班禅亲自关 怀藏人的命运之上,比如,亲手为当时85%以上的藏人摸顶祈福。班禅大师在藏人中的威信甚至达到了一呼即应的高度。2.中共对班禅大师的政治立场一直有深 刻的疑虑。比如,班禅大师撰写《七万言书》,1964年高呼西藏复国,1987年在人大会议上公开建议实施“藏区自治”。3.班禅大师一直关心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并多次插手拉萨的示威游行事件,从轻发落参与者等。

   1987 年11月在邓小平家的客厅里召开了决策杀佛会议。会议的参加者有邓小平、陈云、李先念、薄一波、宋平。杀佛会后不久,中共元老寡头集团就确定两名主持执行 “特别处理班禅”方案的人员,即温家宝和胡锦涛。温家宝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候补)。恰恰这两个机构是中共中央的执行机构,温家 宝的职位则横跨中共中央两大执行机构。宋平向邓小平推荐胡锦涛出任西藏自治区书记。胡锦涛依靠胡春华协助。
   中共决策杀佛后,邓小平指示对班禅大师进行最后的拯救工作,即放弃自己的主张而回到中共的立场上,但遭到班禅大师的拒绝。因此,对班禅实施“特别处理”的方案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启动。1988 年一年中,中共官方媒体都围绕“班禅大师同我党同心同德,坚决反对分裂主义”的主题,作出大量报导;中共还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名义公开发布决议,为 1964年曾加在班禅大师头上的“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三项罪名平反。这是他们采取的完全抹去把将来班禅之死同中共的政治阴谋连接起来的所有可 能的疑虑。
   1988年初秋,温家宝、胡锦涛、由温家宝推荐的中共高层主治医生王敏清、胡锦涛推荐的胡春华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关于“特别处置”行动的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最终确定了王敏清选择的对十世班禅大师的用毒方案。王敏清推荐周美珍承担施放毒药的任务。
   1988 年10月30日,阎明复专门电召胡锦涛从贵阳进京,一同进藏考察半个多月。1988年12月18日,中共对外宣布胡锦涛为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 1989年1月17日,班禅在日喀则扎什伦主持迎接五至九世班禅遗体入灵塔仪式,22日又主持了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开光大典。在一次款待胡锦涛的晚宴上,十 世班禅痛斥了中共在西藏的统治,胡锦涛对此深感震惊。1989年1月27晚,胡锦涛、温家宝主持,孟宏伟、胡春华执行,周美珍对班禅大师直接实施下毒行 动,51岁的十世班禅大师于1月28日凌晨在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圆寂。因为死得很突然,西藏人心震动,传闻四起。据透露,辞世后的班禅大师怒目瞪天,现 大威德金刚状;肤色乌黑,似经火焚;面如紫檀,鼻孔流血,显系被鸩而亡。
   中 共的西藏书记胡锦涛、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共青团的西藏副书记胡春华以及现任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当年冷血合作谋杀了十世班禅大师,暴露了中共的黑手 党本质。1992年,胡锦涛的杀佛助手胡春华被胡锦涛提拔当了共青团西藏的书记。2006年12月胡春华调回共青团中央,接替周强出任团中央 第一书记。 2008年3月胡春华任河北省省长。在胡春华就职河北省长不久便发生了李家洼煤矿特大矿难瞒报事件。紧接着又发生了震惊全球、影响深远的三鹿奶粉事件,因 事件最初被河北省政府掩盖,胡春华成为媒体和舆论质问和抨击的焦点。胡春华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平步青云,被内定为习近平的接班人。2009年11月胡 春华任内蒙区党委书记。在内蒙任职期间,内蒙发生了因牧民被卡车轧死而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胡春华施行铁腕镇压。2012年11月胡春华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 员。2013年8月,台风使广东各地洪水暴涨多成泽国,京广线因洪水和泥石流中断。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和省长朱小丹带队考察广西、湖南,对省内灾情不闻不 问。胡春华之所以深得太子党信任和倚重,全在于他为中共杀佛,即毒杀十世班禅的过程中立下“不世之功”。杀佛之“功”使胡春华获得了中共赐与的“铁帽子 王”。胡春华的例证表明一条中共官场的潜规则——每一个登上高位的中共官员,都要以为中共犯下不可饶恕的反人类重罪作“投名状”。薄熙来被囚之后,立刻发 出威胁,声言如果判处他死刑,他就将在法庭上揭发胡锦涛、温家宝、胡春华等人毒杀十世班禅的罪行,并要求以杀人罪对这群“杀佛”罪犯实行逮捕,提起公诉。 薄此言一出,中共庙堂震撼。中共当局遂以薄熙来之子的生命作筹码,与薄达成黑幕交易——中共当局留薄熙来一命,薄熙来则在中共毒杀十世班禅大师的问题上保 持缄默。
   1989 年2月7日清晨,拉萨大召寺正殿上檐上挂出了“雪山狮子旗”,引来许多人围观。这一事件使中共政府极度紧张,胡锦涛于次日召开了西藏党政军负责人紧急碰头 会,商量对策。2月8日夜,拉萨市武警二分队受命前往大召寺摘除“雪山狮子旗”,当他们到达时,旗帜已经消失,武警方面遂下令二分队进入大召寺“追查反革 命”。9日清晨,武警从寺中带走了20余人,并警告寺内堪布主持:如果再有挂旗事件,将查封大召寺,全寺僧人将悉数被逮捕。10日上午,大召寺派人召集了 哲蚌寺、乃穷寺、色拉寺的堪布主持及西藏宗教界头面人物数十人前往区政协,要求1)尽快释放被捕僧人,2)向大召寺赔礼道歉,3)将武警闯寺时拿走的寺内 物品归还大召寺。4)对于拉萨武警部队勾结拉萨工商局人员在八角街的违法乱纪行为,再次提出了大量证据,要求有关方面从严查处。
   由于当局未及时做出良性回应,1989 年2月13日到3月初,拉萨又出现了4次反共示威,西藏的日客则、那曲等地也出现骚动,气氛异常对立,街头巷尾的甜茶馆渐渐成为藏民“谈论国事”的场所, 诅咒30多年来中共对西藏的残暴政治。1989年3月2日上午,拉萨大召寺正面的人民广场上群众示威,并用藏语高呼:“坚决要求严惩迫害宗教人士的凶 手!”“处死杀害藏人的武警”(指在1988年3月5日被武警打死的7名喇嘛和13名藏人)!……
   3 月5日中午12时,由13名喇嘛和尼姑组成的队伍正沿着转经道走向人民广场。在人民广场上,由一名喇嘛打开雪山狮子旗,慢慢地举了起来。这时,从八角街里 涌出了无数藏人,估计有好几千人,加上以同情态度围观、喝彩的,有上万人之多。广场上沸腾起来,人们跟在旗帜后面,声斯力竭地呼喊反对中共的口号。居高临 下的武警士兵们也握紧了冲锋枪。中午1:40,武警部队开始向人民广场发射催泪弹,人群大乱,骚乱的人群集中反击了八角街与北京路上的政府机关、学校与商 店,特别是汉回个体户,商品与设施几乎全部被砸抢烧。胡锦涛未事先请示中央,就以西藏党委名义,强令西藏军区警备团和驻拉萨武警总队开枪镇压。他下令开枪 的时候还恶狠狠地说“出了问题我负责。”3月6日凌晨,武警临时指挥部向各镇压单位下达开枪令。6日上午,武警用自动火器“铺天盖地地向八廓街藏人射 击”,密集的枪弹把藏人当作活靶。1989年3月7日国务院下令从3月8日零时对拉萨地区施行戒严。胡锦涛以文职人员的身份,头戴军用钢盔、手执自动武 器,赫然出现在大屠杀第一线,视察了戒严部队。邓小平看到报纸上胡锦涛头戴钢盔的照片称赞说:“他在原则问题上立场站稳,决不手软。”拉萨屠城,杀了4千 藏人,其暴烈程度为古今中外所罕见。
   胡 锦涛,这个平常拘谨呆板,微笑总像不会凋谢的塑料假花一样挂在脸上的人,竟会如此凶狠,连一些中共的老军头都感到惊叹。其实,胡锦涛的表现完全符合奴性人 格的逻辑。在长期尊严被践踏、情感被压抑的奴性人格中,都如深海暗流一样涌动着盲目报复的阴狠兽性。事后,中央军委和武警总部的一些高级将领对于胡锦涛未 经请示中央就调动部队十分不满,要求对胡锦涛作出处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当1989 年北京发生民主运动时,邓小平把胡锦涛的拉萨屠城经验复制到北京。“六.四”屠杀后,胡锦涛是最早表态支持党中央的三位省级领导人之一。六.四事件不仅使 胡锦涛完全摆脱受处分的可能,而且使他受到邓小平的垂爱。邓小平决意用自己沾满六.四之血的手,把权力交给手上沾满藏人之血的胡锦涛。西藏大屠杀显示胡锦 涛无所不用其极的魔鬼性格。正因为锦涛敢于镇压人民,所以,邓才把负有血债的锦涛选作第四代接班人;只有如此,邓死后才不会因六.四血债受到清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