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打從中學畢業之後,約於1965年,我便開始寫日記,直到今天,基本上沒有停止。這期間的跨度,足有五十年。最近我把這些日記重撿出來,準備細閱一番。一方面看看在自己一生歷程中,有過什麼人、什麼事﹖二方面也檢討人生的起落得失,說不定會列一個年譜,留給子女。再說,年已古稀,是時候重讀這些日記了,否則寫來沒有意思。

   這一批日記,厚厚有十幾本之多。但是我略一翻過之後,發覺並不齊全。這其中有四、五年,即從1967年至72年上半年,亦即是唸大學期間和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年,缺失了。這缺失是因為我根本沒有記,還是有記卻後來遺失了,不得而知。我相當確定有些是遺失了,(因為我的妻子還是我的女朋友時,曾經看過我的日記,並質問我某個女孩子是誰。可是這時期的日記不見了。) 但亦有可能我大學時候沒有寫日記,因為那時候我讀書、做工、搞活動三者並行,忙得不可開交,沒有記日記也是可能的。不過,現在看起來,真是可惜。

   另一個不齊全的地方,是即使在有記日記的時段裡,也並不是天天記,有時一隔便是數天、數週,甚而數月,真不知為什麼如此。大概是有些事,自己認為不重要,便略去了。又或者當時很忙,無暇寫日記,因而出現了一段時間上的空白。最近一位好友託我查一件事,不幸剛巧落在這個空白裡,只能完全憑記憶回覆,這種回覆只能是粗枝大葉。

   在這批日記中,我找到了1966年的全年日記,從1月1日至12月31日,每天都有記,一天也不缺少。這真是異數。究其原因,要拜日記薄之賜。因為那年我買了一本正式的日記本,專門設計,印刷精美,使你不能遺漏任何一天。這本日記我已重讀完,那是我自修考香港大學入學試和後來進入中文大學的一年,亦是我開始教書謀生的一年。那年我有什麼朋友﹖有什麼活動﹖發生了什麼事﹖讀過什麼書﹖有什麼的思想﹖有什麼樂事﹖(很奇怪,那時我生活相當悽苦,卻當時不以為苦。例如,曾經不止一次,在等候出糧之前,口袋裡只剩一元幾角,真是窮得貼地。) 重讀這本日記,往日的生活如在目前,好像尋回失去的自己。因此,對我來說,這日記是無價之寶。

   我寫日記,主要是記事,目的是避免遺忘,雖然以我記日記的方式,遺忘也不能避免。但是肯定的是,我的日記是不準備發表的,也不是讓人閱讀的,因為全是私事。不像胡適日記和蔣介石日記,是為了發表或有可能發表而寫的。這必然避重就輕,而涉及到與人爭執的事情時,也必然義憤填膺。自以為對。

   我的日記是否都準確和可靠呢﹖不一定。因為我的記敘方式,許多時候是幾天才寫一次,(近幾年是儘量做到每天記一次) 遺漏和誤記(例如所發生的事的地點和時間)在所不免。但無論如何,它比純粹記憶可靠得多。例如我先前發表的《吳昊逝世》一文,那是完全憑回憶寫出來的。發表後,我翻查日記,則發覺大框框是對,細節則有部分是錯了。大框框對是以下﹕我向孔聖堂中學辭職的時候確曾向學校推薦吳昊接我的教職、學校最終沒有接受因為他的頭髮過長。細節錯的則是吳昊根本沒有被僱,而是在見校長的時候已經過不了關。至於何主任找我回該校做兼職教師,則是下一學年的事了,並非前一年頂替吳昊。可見純憑記憶的不可靠。

   由此想到,一些自傳或什麼口述歷史之類的書籍,我們讀的時候要非常小心,必須帶懷疑眼光,也不要隨便加以援引,以為一定可靠。

(2014/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