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陈泱潮推特86-91:温家宝硬,五不搞胡说集团完
·温家宝:道德滑坡何其严重 (图)
·ZT:陈泱潮先生这个言发得好
·曼谷朝野良心互动促政改研讨会告中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
·对温家宝总理8.21重要讲话的回应(全16节)
·温家宝在地质大学的讲话全文(图)
●周有光
·悼念非常值得尊敬的汉语拼音主要奠基人周有光先生
●萧光琰
·极端的罪孽与悲剧:中国石油工业之父的人生际遇(组图)
●习近平
·确立习近平接班对未来中国的意义(全文.2图)
·ZT习近平已看到危险:中国处于3000年未有大变局
·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習近平要警惕、應自省
·习近平成为聖君的榜样: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習近平不能不認真傾聽和思考的中國良知的聲音/视频
·张千帆:重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有感
·宪政论争之我见/李銀河(1張圖)
·錢理群:老紅衛兵当政的擔憂
·天人感应?今日六四北京白天变黑夜(组图)
·习近平请听:普京讲话 一针见血直击中国问题命门!
·谁在迅速毁灭习近平先生的民望(两篇)?
·习近平先生要警惕:這些人正在使您急剧丧失民心(组图)
·习近平切不可错失做开万世太平圣君的机会!
·千萬不可忘記左禍坑國害民:讀习仲勋夫人齐心文章《忆仲勋》
·《蘇聯亡黨亡國20年祭》,是十足的謊言和反智、反動說教
·ZT中外资金大卷逃 怕了习近平?
·照鏡子正衣冠:非常值得習近平主席深思的尖銳批評
·仲勛百年誕辰,陳泱潮致習近平先生的金玉良言(1图)
·祝願這些講話真出自於習近平為習近平實鬯C實
·習近平荷蘭之行應下決心如《大變革與新文明》所說,不做國賊做聖君……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預言習近平可望成為開萬世太平的偉大聖君
·但願習近平能夠採納和實行這個極好的思路!
·ZT内政外交全面告急,习近平的智囊故意在使坏?
·“攻堅克難保專制”死路一條!
·ZT焦点对话: 未来八年,习近平怎么走?
·關于習近平的執政使命〔附一篇有人味的講話/1圖〕
·造物主和人民喜悅并期待習近平有這樣的表現和可能的轉變
· 余英时:中国政治气氛极端激烈化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
·政變傳聞與習近平兩頭得罪輸不起
·習近平切切不可与普特勒為伍危害世界和平
·習近平與曾慶紅對決的戰役正式拉開序幕
·习近平不要活路不走,走死路!
·周永康案後遺症——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習近平“橫掃牛鬼蛇神”,逆潮流而動,內外俱失,開始走麥城
·股灾面前习近平北戴河危机空前
·红卫兵席梦思在成就中共国以独攻独梦魇!(1图)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哀哉!《爭鳴》時評 :《習近平的下坡路》(1图)
·習近平面臨18屆5中全會的危機(1图)
·鉴别习近平访英成功与否的根本性标志:
·铁幕惊雷《特权论》 - Google Books
·丁望: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蒋经国是习近平最值得学习的好榜样(1图)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习近平乱局能维持多久」纽约异见人士座谈会实录
·ZT梁京:2016:习近平过大关
·《特权论》作者坚决拥护和支持习近平与邪恶国家金正恩王朝核讹诈切割的政策
·习共必须彻底改变亲俄仇美的外交路线和政策
·人民在觉醒,中国猪梦注定加速破灭!
·ZT竟然刮起倒习之风,什么事情乱了套?
·【未普評論】習近平的極左形像是誰造出來的?
·ZT争鸣:習近平的挫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习近平先生应当清廉治军,向蒋经国和吴登盛学习!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ZT习近平取消“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没人敢说?(视频)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2014-01-23 02:38:37
   
    先为左右确定标准:左者,即过分激烈,超出了人之常情。右者,太过温和,太人性人情。因而左与右都是以人性人情为中道而做的评价。可见中道即最纯正的人性是评价左右的准标。超出中道者为左,低于中道者为右。二百多年前的左右是怎么提出的且不管。因“左、右”已是知识成果,是储存知识的,当然便是只可以根据文子来解析的,做为“名”它们到底诸存的是什么。
   
    但网上争论的却是实际,即是有具体内容的,是处理现实历史的。所以在纯知性的定义外还须将之内容化,实际化。因为已有许多大家(包括共产党)共认为“左”的事实,这些事实就取得了公理地位。我们将之开列出来,做为我们比对文革中左右的依据。这些事实是共产党早期和建政后的史实----


   
    毛泽东出任武汉政府农运部长时曾受命考察湖南农民运动,回到武汉的报告上写着:“我这次考察胡南各地农民运动,所得到的最后结果是,即流氓地痞向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材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此报告被陈独秀嗤之“一身流氓习气”。并撤了他的职,由瞿秋白代之。现在还能从毛选上读到《湖南农民运动调查报告》中的:“到地主老财姨太太、小姐床牙上去打个滚”。可见他老人家年少时就把强奸犯罪当成了“革命”。
   
    再一例是:周恩来接到苏共命令要毫无商量地屠杀地主,因之江西、福建一带墙上就写着“斩草除根”,刚下生的孩子也一律处决,决不留情。
   
    江西红四军及赣南一带的镇反;张国焘在皖、川、豫镇反;夏曦在湘、鄂西的镇反。用战马把自己的领袖拖死,把脑袋垫大石头上砸死,把人装麻袋里坠上石头投进洪湖。延安时期的抢救运动。建政后开始的土改、镇反、援朝、镇反复查、合作化、工商业改造,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庐山会议、六二年补课,这些运动都是左的,这不仅是人们的日常看法,也是共产党的庄严决议。这些都是实际,是内容,与我们上面的纯知性的定义是一致的。因而可以做为我们对文革时期的路线、政策和各路人物的行为是左是右的判定标准。
   
    至六四年毛还只是限制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上,与刘少奇发生了争论,其焦点在围绕着“资本主义道路”和“党内当权派”这种提法上,刘所持的还是57年的反右立场,对官员取的是保护态度,只对百姓下狠手。请大家注意:此时开始,毛搞运动的立场已与已往发生了变化,反右是引蛇出洞,矛头对准是异议意见者,但四清已不是引蛇出洞,而是扎根串联,矛头所对也不是异议者,他要求是对干部,实际中仍有对群众下手的。但毛的立场已已发生变化。
   
    也就是说从四九年建政直到六三年,毛和共产党(包括刘邓)所贯彻的都是极左路线。不只是上层,越往下极左的表现越残忍越极端。在土改、镇反、反右等以政治为内容的活动里,邓小平之左并不比毛有稍有软弱,他的出手一致很毒很辣。倒是朱德、林彪的表现还正常。在经济建设方面,刘少奇、邓小平是反毛的,对大跃进、炼钢铁、人民公社等行为有明显的批评,所以可认为在经济建设领域内,刘、邓等所持是较为健康立场,应算为右派。
   
    文革时毛的转变已很明朗,其立场至少与反右发生了颠倒。并且文件上明文规定即是真正的右派分子也要放到运动后期着情处理。所以我们应看清楚----
   
    文革已不是对着异见者下手,是对着党内,对着有权有势的官员的。
   
    我们不讨论毛、刘、邓间的个人恩怨,或毛为报负刘、邓怎么玩弄阴谋,因我们只是要区分左右。还有一点必须指出:即在文革中毛在个人独尊方面还是依然如故,在自我崇拜、迷信,造神方面仍是极左面目。所以我们检索毛发动文革的立场,不应像邓小平等中共元老派那样机械的一刀切,而应客观地区分他的主观方面与历史的实际两方面。发动文革的主观方面也是双层的:一是毛在党内明显处于少数,他对此有估计,有积怨,有强烈地报负欲(与斯诺谈话)。
   
    二一(第二)点应注意毛对自已领导的共产党的统治发生了不自觉的反省。所以发动文革正是以他的意义上的反省为支持,他有一种模糊的其统治违法的心理,发动文革实际是想重建统治合法性。但他的这种反省又有两个缺陷:一是他是从实际统治中发生了这样的经验,从经验出发他只能认识到这是统治运作方面的问题,他也不可能考虑到统治的合法与否其实是先验的。因他的智慧都用在斗争上,而且他又没有经受对理性的洗礼。即使是穷尽全力,他也只能在经验层面发生领会,即认为问题出在人,因为他不满意的那些事(即共产党与民众的对立)都是人干的。他得出的只能是官员的压迫。
   
    二是他的这种反省又把自己撇清在外,他只认为那些恶行是他的同僚们的责任,他没有把自已计算进去。所以文革的实际路线也是两条,一条是公开的方面,由文件明文规定的,文革不是对不同政见者的,而是对着同垒中的他的同僚们的。这一点有很强的历史客观性,是男女老少所以能倾窠而出的原因,但从他的自我崇拜与绝对威权的欲求上看,他又仍旧是极端的。在对他的同僚的打击方面属于极左的。
   
    邓小平代表的其实是共产世族,其政治路线是复旧。这是造成在这个向题上混乱的原因。六六年第一批红卫兵就是宗彬彬这类人物,在北京就是还是青少年的今天的太子党们,在全国各单位里就是领导们眼里的红人,骨干,各地都是如此。这期间发生了官办兵主导的破四旧,打砸烧,致死人命。各单位都是照领导眼色大字报围攻“有历史问题”的人,并且发生了大规模的遣反,把地、富、反、坏、等遣返到农村去,先是学校、机关剃阴阳头,挂破鞋、戴高帽,游斗。这些全是官方在背后指点着干的。现在道歉的就是这类人。八月是最左的时期,秋后许多被整的人开始进京喊冤,北京的学生也到各地串联,民间的反官方的红卫兵出现。这才是造反派,是毛要寻找并支持的。民间派的造反红卫兵因不具有苗红根正的优势,且往往是出身不好或以前被整过的有问题的人,他们没有敢于去致伤他人的胆量,至少整个六六年暴行只与原共产党当权者相关,不关民间红卫兵的事。是复出后的邓小平把一切责任推给了民间的,如果不是从一建政就实施暴政,民间积怨太深,老百姓又怎么会那么恨官呢?要知道民间造反队伍中就有五七年的右派或已往蒙冤的人。是六七年提出右派翻案问题,民间组织才发生了“纯洁”队伍的事。
   
    可以说中央文革就是共产党内的庶族,毛在世族里没有盟友,他扶植起一个庶族。江青、叶群在文艺界干的那些事当然是迫害,是江青等的私事,性质上应在文革路线外,做专项的立案,不是个左右可以说清的。文革中的六六年主要体现为造反与保皇,六七年后保皇势力不复存在,才出现了派斗,派斗不存在左右。许多资料可见,刘少奇、邓小平们的工作组路线确实只对着民间的,是打右派的,而毛不打右派,他要打的是官员。
   
    所以说:文革中的毛的公开路线是右,土庶派是右。而刘、邓才是左。刘在北京向南方的毛的报告是要用比五七年反右更果决的态度,要打更多的右派。可以说毛的政治立场是右,但也不能说他是反左,他的主观想法既有报负心,整掉仇人,又包含着重建共产党统治合法性
   
    从追责上说王希哲说的是对的:《“可见,8月5日前的宋彬彬、陈小鲁(还有邓榕)们的打死“卞仲耘”们,不是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却正是刘少奇邓小平们的反文化大革命,是宋彬彬、陈小鲁(还有邓榕)们跟随着刘少奇邓小平们的反文化大革命路线的作恶 —–
   “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
   
    因毛的文革里的确没有“反右”的主观故意,但刘、邓主持工作里有这种故意,而且很极端。毛应对发动文革负责,刘、邓应对文革中的极左路线负责,刘、邓就是极左。“右”是邓复出后自命的,他把毛定成极左,而且毛一向极左,只是文革中不左而是右,大家来不及完成这一区分。邓的右只在经济政策上,在政治上他一向极左,他的六四屠城与毛的四五处理便是证明。但我认为王文有一个名分上缺陷,他没有必要硬跟着老邓把自己列为右就说邓是右派,更没有必要把自己划为左。如果认为文革中毛是右,邓是左,问题也就容易缕顺了。邓是四五背后的力量,并且为掩盖此一事实不惜暗杀,是他政治上极左的最有力证明。不能说文革到底有无是处,但文革里包含着中共历史的必然性,毛的文革至少埋下了理性批判的伏笔。这是邓的觉悟所始终没达到的。
(2014/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