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陈破空文集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美国须知中国人心向背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不可救药的中国形象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国共套近,台湾风险日增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从藏人自焚,透视中南海智力缺陷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陈破空最新力作:《假如中美开战》隆重出版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宋彬彬终于道歉了,爲1966年卞仲耘的惨死而道歉。作爲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文雅、秀丽的卞仲耘,是被一群红卫兵用带铜扣的皮带活活抽死的,而宋彬彬是这群红卫兵的头,极可能就是这起杀人桉的主凶,或凶手之一。但她一直否认自己是凶手,并声称她不知道凶手是谁。
   
   
   


   然而,凶杀桉就发生在衆目睽睽之下、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要公安部门立桉侦察,断无可能查不出凶手。宋彬彬的道歉并不真诚,她说:“请允许我表达对卞校长的永久悼念和歉意,没有保护好校领导,是终生的伤痛和懊悔。”好一个“保护”!那时候的她,一个红卫兵头头,何曾想到“保护”二字?在她那颗被毛泽东思想烧昏的脑袋里,有的只是“消灭”二字,“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一群人消灭另一群人,从肉体上消灭,从地球上抹去。残杀。
   
   
   
   据说,那是文革中的第一起武斗、第一起残杀。随后,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宋彬彬,说:“彬彬?要武嘛!”意思是,她应该把名字从彬彬”改爲“要武”,她果然照办,兴高采烈。显然,毛事先已经知道了她的“英雄事迹”,故而有此接见、有此改名一节。然而,今日的宋彬彬,竟然说自己“从没有正式用过这个名字。”
   
   
   
   在由毛泽东鼓动、宋彬彬等人牵头的“红八月”里,红色大恐怖蔓延,仅在北京,就有近1800人惨遭虐杀,其中,大部分人遭红卫兵活活打死。如果宋彬彬真有悔罪之意,应该到公安机关投桉自首,要求公开审理当年的一桩桩凶桉,爲受害者昭雪。如果中国公安机关拒绝受理,则应投桉自首到国际法庭,让发生在中国的反人权、反人类罪行,得到世界公义的审判。
   
   
   
   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推诿;与其说是向人忏悔,不如说是自求平衡;与其说是爲了别人,不如说是爲了自己。这不免让人联想到俄罗斯文学家托尔斯泰的名着《複活》,那个男主角意识到,自己的忏悔,不过是爲了求得自己内心的平衡,另一种自私。不同的是,托翁笔下的男主角,至少还爲了那份忏悔而奔走、爲受害人做尽可能的弥补。
   
   
   
   而宋彬彬们做了什么?排成一行,在卞仲耘的塑像前鞠躬,拍成照片,登上报纸,再次“扬名天下”?不久前,中共已故元帅陈毅的儿子陈小鲁也道歉了,相比之下,语调稍微真诚一些,他提到文革“侵犯人权”以及未来“中国法治”的必不可少。
   
   
   
   宋彬彬们的道歉,如果不能上升到批判毛泽东的罪恶——文革的始作俑者,如果不能上升到反思现行制度的罪恶——文革得以发生的环境条件,那么,那样的道歉,就永远是浅薄的、廉价的。没有深度,缺乏真诚,等于另一种意义上的盲目。
   
   
   
   最早的红卫兵,“毛主席的红卫兵”,主要由中共高官的子女组成。比如,陈毅(中共元帅)的儿子陈小鲁、宋任穷(中共上将)的女儿宋彬彬、邓小平(中共总书记)的女儿邓榕、薄一波(中共副总理)的儿子薄熙来……他们的口号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干谁干?”这些“红二代”,就是今日“太子党”。
   
   
   
   “红二代”,“太子党”,文革是他们的,今日中国还是他们的。文革,针对亿万民衆的红色大恐怖,表面上,成了过去式;然而,红色江山依旧在,扼杀民主、自由、人权的红色大恐怖,依然弥漫于神州大地,如雾霾的肆虐,只是,包裹了一层“改革开放”的外衣,让一些人双目迷离,识不透表里,辨不清真僞。
   
   
   
   这或许也容易解释,爲什么时至今日,中南海里,还有人崇毛、颂毛、保毛?因爲,中南海里的那几把交椅,仍然是他们吃穿不愁、享乐无度的铁饭碗;天安门广场的那块发黑发臭的腊肉,仍然是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食粮。
   
   
   
   有人说,道歉,总比不道歉好。从最低层次上来说,也是。这种道歉潮,至少有一个好处:提醒习近平的“太子党”政权,遮掩文革、捧毛、朝左转,开曆史倒车,注定是一条死路。悬崖勒马,犹未爲晚。
   
   
   
(2014/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