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郑恩宠
·香港绝食开始将影响大陆?
·处核心作用的维权律师
·香港绝食“占领中环”行动预演
·建三江前线律师、勇士全被抓!
·习近平下令解决上海访民诉求?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秦永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改变中国的五种力量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郑恩宠点评:
    昨天,《环球时报》社评,点名许志永是维权律师,前几天的社评,点名许志永是律师。从许志永案来看,当局重点打压的是律师和法律人,认为他们是国内公民运动的引路人。也说明中国法律人在国家的转型中,起到越来越关键的主导作用。当局现一怕互联网,二怕城市化中几亿年青农民工,他们要户口,要就业,要做主人,不做二等国民,但当局更怕律师、法律人参政,给国民更多的启蒙。
    当年的南非黑人,团结在曼德拉律师的周围。当年的印度人,团结在甘地律师周围。当年的新加坡人团结在李光耀律师的旗下。当年台湾人的党外运动团结在一批民进党律师的周围。当年的日本宪法是美国占领军中的律师,用不到一个月起草的。依法治国实际就是律师、法律人治国,法官90%从律师中选拔、10%从法学教授和法学家中选拔。工程师管得了工程,管不好国家,这是世界的潮流。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法学院五学者对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罪一审判决的法律意见

   [日期:2014-01-27] 来源:参与 作者:法学院五学者
   
   (参与2014年1月27日讯)
   为什么我们认为他无罪:对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罪一审判决的法律意见
   
   甘培忠(北京大学法学院)
   彭 冰(北京大学法学院)
   姚欢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王 涌(中国政法大学)
   何海波(清华大学法学院) 
   
   
   2014年1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许志永犯聚众扰乱公众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3]一中刑初字第5268号)。
   
   依据该判决书以及对《刑法》第291条的理解,我们不同意该判决,我们认为,被告人许志永的行为不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我们的主要观点是:
   
   关于“教育平权”话题聚众活动部分(判决书所列第一和第二项内容),我们认为,本案中的“教育部门前”、“北京市教委门前”不属于第291条意义上的“其他公共场所”,相关聚集活动仅仅是适格主体表达合法权利诉求、寻求政府有关部门帮助或督促其施政的一种方式,对此不宜按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论处。
   
   关于“官员财产公示”话题聚众活动部分(判决书所列第三项内容),我们认为,被告人许志永主张“官员财产公示”的观点,本身没有超出现行法秩序的容忍范围,系一种正当的意见表达。同时,在广场、公园、大学等地通过横幅、传单等和平方式表达意见,也没有扰乱这些公共场所特定的、具体的秩序,而是该特定的、具体的公共秩序的一部分。因此,相关活动不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我们们认为,通过具体构成要件的限定和法条之间的衔接,刑法已经在技术层面厘定了公民言论自由与公共秩序之间的边界,准确地解释和适用法律的结果应该是许志永的行为并不构成聚众扰乱公众秩序罪。
   
   此外,从政策层面来看,“教育平权”和“官员财产公示”的主张,与执政党的基本精神是一致的,本案所控事实应当被视作公民踊跃参政议政一个范例,不应作为犯罪事件处理。
   
   具体的论证意见如下:
   
   一、关于“教育平权”话题聚众活动的意见
   
   1. 本案中的“教育部门前”、“北京市教委门前”不属于第291条意义上的“其他公共场所”,因而该部分事实不能满足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形式要件
   
   从一般语义和日常用法来看,“教育部门前”、“北京市教委门前”能够被理解为是公共场所,但是,从法律解释的角度来看,“教育部门前”、“北京市教委门前”不属于第291条意义上的“公共场所”。
   
   (1)第291条中的“其他公共场所”是指与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等性质和功能相当的场所。我国《刑法》第291条以列举加概括模式对本罪中的公共场所进行了界定,即“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其他公共场所”。按照体系解释的基本原理,“或”规定之后的“其他公共场所”,应当与“或”之前的“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在性质和功能上相当,具有前后一致的共性特征和同样的内涵。一方面,在物理空间的特征上,这些场所必须要对公众开放,供不特定多数人随时出入、停留和使用,场所本身就是公众开展经济活动、文化活动和体育活动所必要的空间区域。另一方面,这些场所在法秩序上所应具备的意义和功能,则是为了满足国民日常的经济、文化、体育生活方面的需求。扰乱这些场所的秩序,则意味着国民的经济活动、文化活动和体育活动不能有效展开,国家满足公众相关需求的公共服务目的无法实现。只有在物理特征和功能特征上同时满足上述条件的场所,才是第291条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中的“公共场所”。
   
   (2)本案中的“教育部门前”和“北京市教委门前”不符合第291条中“公共场所”的特征。首先,在物理特征上,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门前不具备第291条规定的“车站、码头、商场、公园”等场所的共同特征。上述场所都是对公众开放,有足够的空间可供不特定多数人随时自由出入、停留和使用。相反,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则属于仅在特定时段对特定的工作人员和有公务需求者有限开放的国家机关,至于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门前”,其仅仅是作为进入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通道,在物理意义上,不能满足“公共场所”所要求的有足够的空间可供不特定多数人随时自由出入、停留和使用的条件。
   
   其次,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门前,也不具备第291条中的“公共场所”所要求的功能。如上所说,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的“门前”,仅仅是作为进入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工作或办事的通道,它没有也不可能承载类似于“车站、码头、商场、公园”这样的满足公众经济、文化等日常性国民生活需求的功能。因此,在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门前的任何活动,即使确实引起了混乱,但因为该场所不符合刑法第291条中“公共场所”的界定,因而不能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论处,这是罪刑法定原则的题中应有之义。
   
   2. 在“教育部门前”和“北京市教委门前”以平和的方式呼吁“教育平权”,仅仅是适格主体表达权利诉求进而寻求政府有关部门帮助和督促其施政的一种方式,不会对作为刑法保护法益的“社会管理秩序”造成实质侵害。
   
   适格主体就其法定权利向主管机关以合理方式提出诉求,是一个社会中公民生活正常运转的健康表现,完全是处在社会管理秩序之内的情形。妥善应对公民的合理诉求,也是政府的社会管理职能的一部分。公民提出权利诉求,政府积极有效地回应,由此才能构成一个国家健康运转的社会管理秩序。对于情节并不严重、后果轻微的群众性扰乱行为,以及群众因合理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而采取的过激行为,不宜评价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而以犯罪论处。
   
   二、关于“官员财产公开”话题聚众活动的意见
   
   我们认为:基于公园、广场和大学的特定功能,在上述场所公开宣传不存在“聚众扰乱公众场所秩序”的问题。
   
   判决书所认定的“朝阳公园、中关村广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单文化广场”等公共场所,其秩序有特定的内涵,其中包括了为公民公开表达合法意见、宣扬正当诉求而提供场地和平台的功能。在这些公共场所“张打横幅、发放传单”来宣扬“官员财产公示”,能够满足“内容合法”与“手段和平”两方面的条件,因而能够被该公共场所的功能范围所包括和涵盖,其本身即是该公共场所秩序的一部分和具体体现,不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问题。
   
   (1)公园、广场、大学等公共场所的秩序有特定的、具体的内涵,公民在上述场所通过和平方式表达合法意见,属于该场所正常秩序的一部分。
   
   所谓公共场所秩序,是指保证公众顺利地使用公共场所、保障公共生活的正常开展而应当被遵守的公共行为准则。需要注意的是,公众在不同的公共场所开展的公共生活的内容是不同的,场所的特定性和角色功能也有所不同,相应地,也存在着不同要求的、具体的公共秩序。例如,在广场上跳集体舞,在公园里唱歌卖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在这些场所开展的公众文娱生活的一部分,当然不存在扰乱该处公共秩序的问题;相反,如果在影剧院里跳集体舞、在礼堂里唱歌卖艺,就可能会对这些公共场所的秩序造成侵扰。
   
   公园、广场、大学这一类的公共场所,其主要功能就是为公众的唱歌、跳舞、演讲以及其他方式的意见表达,提供场地空间和服务设施。因此,只要公民在上述场所通过和平方式表达合法、正当的观点和理念,就与唱歌、跳舞、演讲具有同样的性质,属于受到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也是政府应鼓励民众开展的一种公共生活。这种活动不可能“扰乱”这些公共场所的秩序,相反,恰恰是这些场所的特定的、具体的秩序的一部分。
   
   (2)本案中聚集者宣传的“官员财产公示”的观点,并没有超出现行法秩序的容忍范围
   
   本案中,许志永在公园等地点宣传“官员财产公示”这一主张,本身并不具有任何违法性,甚至与党的政策高度吻合。所以,许志永组织他人表达的这一诉求,不仅不具有违法性,而且合乎党的政策。这种诉求方式,与日常生活中经常可见的由各类组织(包括政府机关)在此类地点组织的宣传活动(例如遵纪守法、爱护环境等等)具有完全相同的性质,并没有超出现行法秩序的容忍范围。
   
   (3)“张打横幅、发放传单”是和平、适当方式的意见表达
   
   本案中,聚集者在公园、广场、大学门口等处“张打横幅、发放传单”,这种表达方式就具体的场所情况来说,应当认为是一种和平的、适当的方式,本来就是该类公共场所正常秩序的一部分。
   
   至于判决书所说的因张打横幅、发放传单而“引发群众围观”,恰如在公园里打太极拳、在广场上跳集体舞同样会引发的群众围观一样,这些表达形式和对表达者的围观,均是在这些公共场所开展的公共生活的一部分,因此也不存在扰乱该公共场所秩序的问题。
   
   三、通过具体构成要件的限定和法条之间的衔接,刑法已经在技术层面厘定了公民的言论自由与公共秩序之间的边界
   
   准确地解释和适用刑法第291条规定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必须注意其与第290条规定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和第291条规定的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之间的关系。
   
   本案中发生于“教育部门前”和“北京市教委门前”的聚集活动不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并不意味着刑法对“教育部门前”或“北京市教委门前”的秩序就拒绝保护。国家机关的门前秩序当然有维持的必要性。对此,刑法已经通过设立第291条的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与第290条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予以保护。如果行为人在国家机关门前的聚集活动已经超出了门前的空间范围而延展到马路,进而影响了道路交通秩序,可能涉嫌构成第291条的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如果聚众行为扰乱社会秩序达到了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并且造成严重损失的,则可能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如果行为人不仅在国家机关门前聚集,而且存在“冲击”行为,而且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管理职权、执行职务的活动,因受到冲击而被迫中断或者停止,造成了严重损失,则可能涉嫌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但是,如果聚集人群既没有停留在马路上造成交通阻塞,也没有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更没有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也就不符合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以及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特征,也不构成这几个犯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