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郑恩宠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郑恩宠点评:
    78名教授、律师和媒体人发表公开建议书,对《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新年到来,中国的教授、律师、媒体人等各界人士达成共识,捍卫公民的权利,中国向前进!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78名教授、律师和媒体人公开建议书

   [日期:2014-01-23] 来源:参与 作者:新公民
   
   
   
   (参与2014年1月23日讯)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宪法至上原则是现代国家的立国之本。宪法既然是最高的法律,就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文本,而是必须付诸司法实践。宪法若要保持权威,就不能对违宪的法律法规和行为视而不见。宪法既然对公民享有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做出了承诺,就不能放纵违反公民权和自由的法律法规继续存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根据宪法第六十二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包括“监督宪法的实施”以及“修改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第八十七条规定,法律如果属于“下位法违反上位法规定的”,由有权机关“予以改变或者撤销”。第八十八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改变或者撤销它的常务委员会制定的不适当的法律。”
   
   
    我们认为,1989年10月31日公布并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与宪法严重相抵触,实质上剥夺了公民的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该对之进行违宪审查并予以撤销。
   
   
   
    1、 《世界人权宣言》第20条:“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 1998年,我国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1条:“和平集会的权利应被承认,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第22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与他人结社的自由,包括组织和参加工会以保护他的利益的权利。(二)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中国作为联合国会员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人权理事会本届成员国,理应遵守联合国的各项国际人权公约,并使国内法律体系与有关国际条约相协调。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明确地将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确认为宪法权利,任何政党、政府都无权干涉,任何法律法规都不得违反这一宪法精神。但《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七条规定:“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必须依照本法规定向主管机关提出申请并获得许可。”将宪法权利设定行政许可,这是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的核心所在。法律只能保障和细化宪法权利,而无权将行政许可强加于宪法基本权利之上。
   
   
    要真正保障公民行使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必须将目前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行政审批制改成备案制,这也是所有法治国家的通行做法。当拟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到达一定规模,则公民提前告知公安部门,以便部署警力维持秩序,保障集会游行示威的顺利进行。
   
   
    3、综观《集会游行示威法》之条文,其限制集会游行示威之立法宗旨昭然若揭。短短3618字,竟然有14处“不得”:“不得携带武器、管制刀具。”“不得在其居住地以外的城市发动、组织、参加当地公民的集会、游行、示威。”“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得组织或者参加违背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责、义务的集会、游行、示威。”“不得逾越临时警戒线。”“外国人在中国境内未经主管机关批准不得参加中国公民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在下列场所周边距离十米至三百米内,不得举行集会、游行、示威,(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所在地;(二)国宾下榻处;(三)重要军事设施;(四)航空港、火车站和港口。”
   
   
    除了这些,还有诸多限制性规定:“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时间限于早六时至晚十时。”“以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的名义组织或者参加集会、游行、示威,必须经本单位负责人批准。”等等。该法沿袭对自由和人权“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做法,36个条文中,抽象肯定的有2条,而含有禁止和限制性规定的则达到23条,占整个条文的64%!难怪人们把这部法律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集会游行示威法”。从立法宗旨上看,《集会游行示威法》明确地、严重地限制了公民的宪法权利,确属违宪无疑。
   
   
    4、 《集会游行示威法》实施以来的实践表明,公民的集会游行示威权利几乎被 彻底剥夺。该法是在1989年学生市民民主运动之后匆匆出台的。在近25年的时间里,全国各地的公安部门几乎没有批准过一次集会游行示威的申请。即使是三五人的、诉求有限的游行申请,公安局仍以“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为由作出不许可决定。
   
   
    政府有责任保障公民的宪法权利,而不是目前的以“拒绝批准”的方式将一切集会游行示威扼杀在萌芽状态。更不是滥用公权力,将正常行使宪法权利的公民以“非法集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等罪名构陷入狱。各地维权人士和公民因集会活动被逮捕入狱的事情时有发生,尤其严重的是,2013年3月以来,刘远东、袁冬、马新立、孙含会、王永红、李蔚、丁家喜、赵常青、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许志永、郭飞雄、袁奉初、袁小华、黄文勋、李化平、刘家财、王功权、张林、董如彬、杨匡等,因参加争取基本权利而被以“非法集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捕的人权捍卫者,至少一百余人。这愈发表明废除违宪的《集会游行示威法》的急迫性。
   
   
    5、表达自由是公民自由的底线,而其中的集会游行示威,属于“表达思想或观念的行为”,它可以看成是一个社会的“紧急出口”。任何一种制度,都必然存在着冲突,任何一种法律和政策,都应该动态地回应人们的呼吁。作为代议民主、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的重要补充,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可以用来表达兴奋、悲伤、临时的或强烈的呼吁和抗议。制度性地保障公民行使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反而可以避免暴烈的对社会秩序的突然破坏。一个没有紧急出口的社会是危险的社会,矛盾越积越多,怨气越积越深,抗争越演越烈。一致绝不是和谐,沉默绝不是服从,死气沉沉也绝不是秩序。在缺少民主选举、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的社会里,真正的不稳定因素实际上就是这个制度自身。而许志永、郭飞雄、赵常青、刘萍、张林等积极公民,正是促使政府守法、推动中国走向政治文明的重要力量,将这些人权捍卫者、公民英雄推向被告席,实在是颠倒黑白、倒行逆施。
   
   
    基于上述理由,我们要求即将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进行审查,并宣布其违宪。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吴 青(北京外国语大学 教授)
   
   程巢父(上海 学者)
   
   王建勋(中国政法大学 教授)
   
   滕 彪(中国政法大学学者 律师 本文执笔人)
   
   何光沪(中国人民大学 教授)
   
   程益中(资深媒体人)
   
   许医农(北京 编辑)
   
   艾晓明(中山大学教授)
   
   周良霄(中国社科院 研究员)
   
   周保松(香港,大學教師)
   
   刘绪贻(武汉大学 教授)
   
   李大同(北京 编辑)
   
   周 濂(中国人民大学 副教授)
   
   王 康(獨立學人)
   
   章立凡 (北京 学者)
   
   范 泓(南京,文史学者)
   
   夏业良(北京大学 教授)
   
   郭于华(清华大学 教授)
   
   刘军宁(北京 学者)
   
   崔卫平(北京电影学院 教授)
   
   吴 强(清华大学 教授)
   
   徐友渔 (中国社会科学院 研究员)
   
   郝 建(北京电影学院 教授)
   
   王江松(北京,教授)
   
   宋石南(成都 大学教师)
   
   苏小玲(资深媒体人、作家)
   
   俞心樵 (艺术家)
   
   吴 伟(北京 独立学者)
   
   马云龙(河南 退休报人)
   
   笑 蜀(编辑 学者)
   
   梁晓燕 (北京 编辑)
   
   翟明磊(上海 学者)
   
   熊卫民(中国科学院 副研究员)
   
   赵国君(北京 学者)
   
   郭贤良(云南 学者)
   
   顾菊英(中国社科院 副编审)
   
   刘晓原( 北京 律师)
   
   李方平(北京 律师)
   
   刘卫国(北京 律师)
   
   唐吉田(北京 律师)
   
   梁小军(北京 律师)
   
   江天勇(北京 律师)
   
   赵国君(中国律师观察网 总编)
   
   华 泽(北京 纪录片导演)
   
   程 海(北京 律师)
   
   王 成(浙江 律师)
   
   吴镇琦(广东 律师)
   
   肖国珍(北京 律师)
   
   丁锡奎(北京 律师)
   
   徐 灿(北京 律师)
   
   葛永西(律师)
   
   王全平(广东 律师)
   
   郭莲辉(江西 律师)
   
   朱效顶(律师)
   
   莫宏洛(河南 律师)
   
   毛宏伟(广东 律师)
   
   黎雄兵(北京 律师)
   
   管铁流(广东 律师)
   
   张 海(山东 律师)
   
   刘金滨(山东 律师)
   
   刘士辉(广东 律师)
   
   张科科(湖北 律师)
   
   刘志强(陕西 律师)
   
   范标文(广东 律师)
   
   李春富(北京 律师)
   
   邬红威(北京 律师)
   
   温海波(北京 律师)
   
   杨慧文(北京 律师)
   
   蔺其磊(北京 律师)
   
   唐天昊(重庆 律师)
   
   唐荆陵(广东 律师)
   
   陈武权(广东 律师)
   
   付永刚(山东 律师)
   
   许 荣(北京 律师)
   
   张 磊(北京 律师)
   
   
   闻 宇(广东 律师)
   
   刘 莉(北京 律师)
   
   吴祚来(北京 学者)
   
   2014年1月22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