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郑恩宠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转载来源:
    香港《动向》杂志2014年1月号
   
   焦點:法制倒退
    形同虛設的「民告官」


   
   
    (大陸)鄭恩寵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於去年底舉行本屆人大常委會六次會議,審議了《行政訴訟法修正案》。「穩定壓倒一切」的舉措已經控制不了中國社會,中共至今尚未認識「法治壓倒一切」的普世真理,只對形同虛設的「民告官」法進行修修補補,其結果仍適得其反。
   
   
   
     「民告官」現狀
   
   
   
     《行政訴訟法》於一九八九年經全國人大通過,於一九九○年施行,二十三年後才提出修訂。在人治型社會中,「民告官」或許是個偽問題。
   
   
   
     首先,「民告官」門難進。二○一一年,在中國大陸法院以不予受理和駁回起訴的行政案,佔全國一審結案數的百分之七點八,是民商類案的七點八倍。這還未包括各種「土政策」、「隱性」的不予立案者不計其數的個案。
   
   
   
     其次,最高法院受制於中央政法委,各級法院受制於地方黨委。司法不獨立就公信不彰,導致「民告官」畸高的上訴率、上訪率和申訴率。二○一一年,全國「民告官」上訴率達百分之七十二點八二,是刑案的六倍和民商案的二點四倍;行政案的申訴率高達百分之八點五,是刑案六倍、民商案的六點三倍。近十年來,「民告官」的勝訴率,平均只有百分之六點七,而撤訴率卻在七成以上,實體裁判只有百分之二十七點二一。
   
   
   
     同時,進京上訪率持續走高,二○一一年全國行政一審收案量只佔所有收案量總數的百分之一點八,但當年到最高法院登記上訪申訴的「民告官」案,卻佔全部上訪申訴案的百分之十八點五。
   
   
   
     縣法院審不了縣政府,省法院也告不了省政府,更告不了國務院。民到哪兒去告主席、總理、執政黨?民到哪兒去告江澤民、胡錦濤?二十三年的實踐證明,中國大陸的民告官制度幾乎是形同虛設。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的決定》,要推動省以下法院、檢察院人財物垂直統一管理,許多人認為這又是一個新的偽問題。試問,中共的各級紀委、政法委、監察系統為何不率先實行人財物垂直統一管理?若不打破報禁、黨禁這也許又是一個新烏托邦。
   
   
   
     民眾抗議聲不斷
   
   
   
     二十三年的實踐證明,人們對形同虛設的「民告官」制度並不是一般的不滿,而是抗議聲不斷。近年來,各地民眾上訪數已達二千萬人以上,至少有二百萬人到過北京和省級政府上訪。截訪已成了各地政府的一大產業,有人到法院告政府,要求公開每年維穩費開支,但被法院裁定不受理,理由屬國家秘密。
   
   
   
     目前的《行政訴訟法》,只受理所謂具體的行政行為,而各國法院還普遍受理抽象的行政行為、內部行政行為。中共大陸的抽象行政行為是指中共黨和政府發佈的法規、規章、文件,其中具有普遍約束力的規定行為,即「紅頭文件」。儘管這些「紅頭文件」普遍違反了憲法、法律,但「紅頭文件」在中國大陸是法律之上的「法律」,憲法之上的「憲法」。除此之外,上級領導人的口頭和書面批示,又是紅頭文件之上的「紅頭文件」。
   
   
   
     中共建政頭三十年實行的是法律虛無主義,後三十年的法律必須服務政治領袖的倫理,立法進入了極大的誤區。法律所設定的官員權力又多、又濫、又細並可執行,而官員的義務又少、又原則並難以操作;而設定公民的權利又少又原則並難以操作,但公民的義務卻又多、又濫、又細並無時無刻被強制執行。法律保護了一個官本位、權本位、黨本位的社會,國民的「民告官」幾乎是難於上青天的夢幻。
   
   
   
     近年來,中國大陸每年的行政訴訟案僅有十多萬件,相對法院每年受理的一千二百萬件的總數,佔了不到百分之二。德國人口為八千萬,但每年的行政訴訟案卻平均高達二十萬至三十萬件。
   
   
   
     政府不改革,「民告官」永屬擺設
   
   
   
     中共改革三十五年,進行了七次政府體制改革,無一例外均是越改越失敗。七次改革的重心在橫向政府機構調整,縱向精簡政府層級的改革始終未提到議事日程。政府層級不但未減少,反而由四級政府架構演變成更為複雜的五級政府體系。全球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大都設三級政府和三級政府預算。
   
   
   
     目前,中國大陸的五級政府、五級財政,國務院各部委掌握了二百九十多項專項財政轉移支付的大權,從鄉鎮到縣、市再到省,然後再到中央,都在「跑部錢進」,這更增加了官員腐敗的機率。現中國大陸約有十九萬個鎮和十五萬個鄉政府,這些原都屬縣政府派出機構卻變成了有發「紅頭文件」的政府,中國百姓「民告官」比登天還難,絕非是一句氣話。
   
   
   
     當今,世界各國普遍有違憲審查機制,設立各種形式的憲法法院和行政法院。憲法法院主要審查違憲行為,主要是政府的各種抽象的行政行為等;行政法院或專門的行政法庭主要審理「民告官」的各類個案。「民告官」是國民受到公權力侵害的一種主要法律補救措施,而形同虛設的行政訴訟和複議制度,只能引發各類群體事件的風起雲湧和爆炸聲不斷。
   
   
   
     中國若沒有刮骨療毒式的政治改革,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告官」。具有廣泛公信力的「民告官」制度,是體制性腐敗癌細胞擴散的剋星。若中國的執政黨至今還無此認識及盡快採取對策,「亡黨失政」並非遙不可及。
   
   
(2014/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