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蔡楚作品选编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7/2014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作者: 古川
   

   2013年是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全面上台执政的一年。对于习近平的上台,许多民间人士曾寄予很大期望,希望习近平能够顺应历史潮流,开启政治体制改革。然而,掌握了党、政、军和国安、财经全部权力的习近平,却越来越像一个新的大独裁者,不仅亲手组建了强化“维稳”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还发起了“习梦撕”大镇压,将170多位政治犯、良心犯抓捕入狱。其刑事拘留的政治犯、良心犯人数大大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执政时期。2013年的中国公民运动,虽然遭到中共当局的严酷镇压,但民间却愈挫愈勇。通过对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总结,让我看到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力量,看到了“谣翻中共”的力量,从而也使我对中国未来的民主转型充满信心。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2013年是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全面上台执政的一年。对于习近平的上台,许多民间人士曾寄予很大期望,希望习近平能够顺应历史潮流,开启政治体制改革。然而,掌握了党、政、军和国安、财经全部权力的习近平,却越来越像一个新的大独裁者,不仅亲手组建了强化“维稳”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还发起了“习梦撕”大镇压,将170多位政治犯、良心犯抓捕入狱。其刑事拘留的政治犯、良心犯人数大大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执政时期。
   
   
   
   以下是著名网络维权人士北风统计的因“习梦撕”大镇压而被刑拘或判刑的134名人员名单:
   
   
   
   王登朝、顾义民、浣铁军、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王永红、袁 冬、张宝成、马新立、李 蔚、刘 萍、李思华、魏忠平、刘 晖、刘远东、魏贤力、马传汉、谢建儿、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黄怡剑、汪 健、陈文生、吕 成、程玉兰、吕动力、赵振甲、张福英、杨霆剑、任拉成、李文习、范舜辉、范万成、范水河、关维双、周晓山、杨桂香、杨志燕、胡福庆、史未安、郑炳元、沈爱斌、吴 萍、丁红芬、沈果冬、殷锡金、瞿峰盛、许海凤、赵爱军、沈 军、张继新、赵广军、王素娥、白银红、初东芳、于丽华、朱萍萍、陈载忠、李小成、应金仙、李贵锁、杨桂香、黄丁香、肖玉兰、姚金莲、杨承香、龙运香、唐 英、张向忠、李 刚、李焕君、宋 泽、魏 勤、王扣玛、许志永、施根源、张 林、马胜芬、李碧云、吴金圣、蒋援民、李向阳、邵允黎、李化平、杨 林、宋万军、陈宝成、陈青沙、陈俊善、陈淑训、张朋珂、刘仁芝、杨云彪、陈风强、刘家财、秦志晖、杨秀宇、刘 虎、刘 杰、杨秀琼、潘 某、肖某雄、肖 某、郭飞雄、董良杰、王功权、林 峥、曹顺利、孟 晗、马 清、欧光龙、杨艳光、何 涛、胡智辉、谷达路、钟儒蛟、李 斌、张 科、陈 滔、郑俊辉、谢丰夏、许乃来、何 斌、胡大料、边 民、次成加財、玉 傑、赵海通、赵枫生、张翠娟、朱志明、伊力哈木·土赫提。
   
   
   
   以下37名人员已经被取保:孙德胜、陈剑雄、李银莉、侯志辉、罗亚玲、杜 斌、杜导斌、姜力钧、黄勇华、田青山、魏锦泉、洪汉民、赵福君、邓志波、吴虹飞、沈艳秋、朱承志、吴 斌、姚宝华、李 勇、蔡从富、余全红、方 彬、李炳珍、代 化、何祖华、周 历、宋阳标、汤柳叶、施根源、郑酋午、陈爱琼、齐月英、邹桂琴、苏美生、潘学娥、陈利利。
   
   
   
   虽然,2013年的“习梦撕”大镇压,其规模超过了2011年的“茉莉花”大镇压。然而,与“茉莉花”大镇压之后民间被吓到、全国一片噤若寒蝉不同的是,“习梦撕”大镇压之后,民间并没有并吓到,不仅出现一波又一波的声援活动,还出现了“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人权律师团的成立,标志着中国的维权律师群体的正式形成。维权律师正式从依靠个体的力量转向依靠群体的力量。
   
   
   
   从2008年以来,我都要总结中国的十大公民运动。对于2013年而言,除了下面提到的十大公民运动之外,还需要提及的是:著名记者陈宝成的抗强拆事件以及中共当局抓捕网络意见领袖的运动。
   
   
   
   2013年8月19日,中共当局召开了“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习近平会议上发表的杀气腾腾的讲话。香港《苹果日报》引述知情者的说,习近平在讲话期间用到“互联网为亡党亡国的大敌”的字眼,又提出对网络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
   
   
   
   在习近平的一声命令之下,全国各地发起了大肆抓捕网络意见领袖的运动。截止9月初,全国各地就已经抓捕2000多人,其中刑事拘留73人,治安拘留29人,治安处罚83人,行政拘留140人,教育训诫179人,批准逮捕176人。
   
   
   
   对此,需要特别提及的是,在秦火火被拘留之后,中共喉舌央视还在焦点访谈发表《敢自称“谣翻中国” 这野心得多大》的评论称:“网民称呼他是水军首领,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谣翻中国’。秦火火对这个名字并不反感,甚至觉得很有成就感。”
   
   
   
   然而,同为官煤的《钱江晚报》却在8月30日发表了一篇《“官谣”一旦成风,“谣翻中国”便不只是笑话》评论表示反对。作者刘雪松在评论中说:“如果说以网络为犯罪空间的‘民谣’给社会带来了巨大危害,那么‘官谣’的危害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官谣’借助的不仅是网络,更有着公权支撑的权力机构新闻发布会这样的特殊平台。……而‘官谣’一旦成风,‘谣翻中国’就可能不会仅仅是个笑话。”
   
   
   
   从某种意义上说,2013年的中国公民运动,虽然遭到中共当局的严酷镇压,但民间却愈挫愈勇。对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总结,让我看到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力量,看到了“谣翻中共”的力量,从而也使我对中国未来的民主转型充满信心。
   
   
   
   一、北京“京温”群体事件
   
   
   
   2013年5月8日,位于北京丰台区大红门的京温服装商城发生数千民众群体抗议事件。此前的5月3日凌晨四点,22岁的安徽庐江打工妹袁利亚从京温商城跳楼身亡,被北京警方认定是“自杀”而不予立案。
   
   
   
   对此,袁利亚的男朋友以及家属却认为袁利亚是被京温商城的六名保安“轮奸”致死的,因此引发了安徽在京打工民众的不满。7日,死者母亲高举“女儿惨死,还我公道”的牌子来到京温商城讨说法,并呼吁安徽同乡给予声援。8日上午十点,数千民众聚集在京温门口,举着“京温老总,血债血偿”。后来,聚集的民众举着“父亲病重无主持,女儿惨死还公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大家能给予这个家庭支持!”的横幅,开始从永定门向天安门游行,游行的队伍从永定门延至木樨园桥。
   
   
   
   
   
   
   民众举着“父亲病重无主持,女儿惨死还公道”的横幅游行
   
   
   
   对于民众的游行,北京当局出动数千警察、特警、武警进行阻止,还出动直升飞机,在现场上空监控,甚至有民众在京开高速看到数门大炮调进京城。有民众发现,现场停着几十部警车,8辆军用卡车。据法广报道,一位在现场观察的媒体人士估计,到现场的一线警察应在4000人左右。
   
   
   
   对于这一事件,北京网管办还在8日上午发出紧急通知:“关于安徽籍女青年京温商城坠楼一事,已发布新闻的网站,必须降低热度,不允许出现在首页及新闻头条。未发新闻的网站,只能转发平安北京的微博。其它关于此事的信息和图片全部清理,请各网站严格落实工作要求。”
   
   
   
   在这条禁令之下,“京温”、“京温商城”、“京温事件”均成为新浪、腾讯、百度等各大网站的敏感词。而北京市委宣传部也发出通知,要求“各媒体禁止前往报道”,导致北京媒体全体噤声。
   
   
   
   有网友还曝光了“京温”老板钟涛曾任职共青团中央的强大背景,现在担任北京浙江企业商会会长、中国万和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
   
   
   
   9日,北京警方在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声明,称袁利亚是“自主高坠”死亡,死因排除中毒、性侵害或他杀可能。11日,人民网发表报道称,袁利亚的家属已经与京温达成协议,接受40万的赔偿。人民网的报道还说,利亚的家属也于10日当天同意将袁丽亚的遗体火化,并于当晚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离京返乡将死者的骨灰安葬。
   
   
   
   对于北京警方创造的“自主高坠”,网友予以嘲讽。网友“杂谈五味”表示,“‘自主高坠’一词必火”。网友“转角爱尚你”亦说,奇葩的国度,奇葩的言论,“自主高坠”,警察创造了新的名词!专栏作家雷火丰撰文表示:“自主高坠”一词在北京警方的公开通报和新华社的报道后迅速成为热词,可以跟此前王立军的“休假式治疗”相媲美了,之所以会热起来,显然不是因为该词多么有文学水准,而是因为让人觉得太可笑,太具有讽刺意味。
   
   
   
   然而,这一事件并没有完全因此而结束。5月21日,北京丰台警方发布消息称,袁利亚的男朋友彭松等13人因网上造谣及扰乱秩序被逮捕。新华网报道称,彭某“在袁某自杀后,因对京温商城善后处置不满,利用互联网散布袁某‘离奇’死亡谣言,煽动同乡帮助向商城‘讨说法’,导致袁某死因谣言在网上持续发酵,迅速蔓延。”
   
   
   
   实际上,这是北京警方第二次逮捕被指在袁丽亚事件中造谣的人。5月9日,北京警方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抓获了住在北京市丰台区的一名28岁女子马某,并指她涉嫌在网上散布有关袁莉亚被商城保安强奸后跳楼的谣言。
   
   
   
   袁利亚男朋友的被捕,让网友更是愤怒。一位名叫“demo5678”的凯迪网友愤怒地表示:“这个世道,最亲近的人不明不白的死了,不能喊冤、不能要说法。不服就镇压坐牢,你说,这样人能不变态吗、心理能正常吗,活着也是受罪啊。”
   
   
   
   11月27日,北京丰台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对彭松与另外两位网民作出有期徒刑四年的判决。对此,一位名为“满清正白旗”的网友表示:“女友被坠楼,男友被坐牢,国民被娱乐,这比剧本还曲折。”另一位名为“中造办”的网友则表示“天朝的剧本被法院用了,这就不出公平,专出闹剧!”
   
   
   
   对于北京发生这样的群体事件,法广认为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标志性事件。经历了1989年的天安门运动,北京对任何大规模人群聚集都抱有高度警惕,是不难想象的。但这次“京温事件”规模虽小,但却意义重大。自“群体性事件”在中国作为“骚乱”的代名词为人熟知以来,事态分布一直呈现出某种特殊格局,即两头捂紧(一头是北上广等一线大城市,另一头则是西藏、新疆等高敏感边疆地区),中间松弛(因此近年来骚乱频发于广东河源、贵州瓮安、湖北石首、广东乌坎、浙江织里、四川什邡、重庆万盛等地)。而这次“京温游行”则突破了一线大城市、尤其是首都“首善之区”的红线,群体性的抗议从帝国的行省蔓延到首都,此后北京当局或许会更加严防死守,但从此北京不能自外于全国,“首善之区”的神话已经破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