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老友龚继先]
半空堂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友龚继先


   ——王亚法
   一,初识抵足夜谈《易》
   
   那年是一九七九年,文革刚过,我和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连环图画家赵仁年,在无锡鼋头渚公园搞创作。赵仁年有商业头脑,看到鼋头渚公园的外国游客多,灵机一动,和公园的领导签了一纸协议,借公园背临太湖的诵芬堂做展厅,开画廊,向外国游客兜售中国画。

    不料此举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时生意兴隆,买卖十分活跃,记得那时画家送展的作品由刘旦宅、华三川、汪观清、顾炳鑫、龚继先、王仲清、赵仁年……大风堂张大千的一些学生也开过几场展销,参加者有章述亭、陆元鼎、曹逸如、顾福佑、陈从周、伏文彦、潘贞则、郁慕娟、郁慕贞、郁慕洁、郁慕莲……朱屺瞻先生也送来過一张四尺整纸的朱砂竹子,开价四千元,结果被一位香港的游客买走。
    画展开幕时,照例由举办方邀请画家到场,当场挥毫,合作一幅大画,作为给举办方的礼物。
   来场作画的画家中,要数龚继先最年轻。他思路敏捷,画路宽阔,花鸟虫草,出笔快捷,而且为人慷慨,没有架子,谁要索画,不管当地老农,还是文人雅士,立等可取。我在一旁帮他拉纸钤印,暗中计算一下,他一个小时内画了五张画送人,可谓神笔。
    那天晚上我们在无锡过夜,住在鼋头渚公园的招待所里,我和继先一个房间。
    我自幼通读《内经》,继先则是个“易经通”。儒家的医卜星相和六艺原本出自一家。那时他的斋号叫《大易斋》,因此两人一见如故,从“太极生两仪”谈起,到“八八六十四卦……”;从“天一生水”,聊到五行的相侮相生,由此及彼,又听他解释石涛《画语录》中的“蒙养”,到一起背诵板桥的《道情》……个中欢乐,至今犹存。
    继先是书香门第出身,十八岁拜国画大师李苦禅为师,红氍高烛,三跪三叩,是按传统礼仪拜师的入室弟子,进入中央美院后,和范曾、邓琳是同学,又师从叶浅予、李可染、蒋兆和、郭味蕖、田世光、俞致贞……等名家,他学养深厚,古文功底足,說是交谈,实质我在向他学习,使我得益不少。
   在无锡鼋头渚的相遇,使我和继先成了惺惺相惜的好朋友。
   
   二,安贫乐道“大易斋”
   
   和继先认识后,一来二去,他巨鹿路的家,成了我常去谈天的好去处。那时我年轻,骑着一辆13型自行车,转令一响,穿过巨鹿路小菜场熙攘的人群,转进弄堂,然后进入一个空间晾满衣服的杂乱大厅,爬上黑黝黝的楼梯,穿过一间间门口堆满厨具器皿的房门,在门帘外,喊一声:“龚兄!”
   在应答声中撩开门帘,进入了他——具有客厅、睡房、画室、饭厅多功能的家,这是他一家三口——夫人张逸弘和爱女小磊磊的家。
   进门左边的墙上的一个镜框里,挂着他的的斋名“大易斋”。
   “大易斋”狭长而又逼仄,因为是顶楼,靠窗的一边是个斜坡,能见到裸露屋顶的椽子,他的画案就临窗而设。至今想来,真不可思议,当初他许多赏心悦目的丹青,就是在这个斗室里诞生的。
   就是在那张画案上,那次他当场挥毫,给我画了一条肥硕的鳜鱼,并题了“桃花流水鳜鱼肥”几字。为了那张画,我还特地去旧货店买了一只红木镜框,挂在我“半空堂”的书斋里,至今还保存着。想到这幅画是在那个环境里诞生的,每每念及,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对着墙上鳜鱼叹息:“鱼儿啊,英雄莫论出身低呀!”
   一次我进入“大易斋”,没等说话,他就告诉我,刚才受了一场虚惊,原来上午大风堂的糜耕耘来作客,带来一幅张大千的自画像,有谢稚柳画的松树补景,一起欣赏,赏毕,糜耕耘将画巻好带走。谁知他到家,打传呼电话来,说那画忘在“大易斋”没带走。急得继先有口难辩,满室寻找,幸亏不一会糜老又来电,告诉说画找到了,是自己带回家的,放忘记了。以后才知道,那时糜耕耘已经得了老年痴呆症。
   一次他从敦煌回来,请我去“大易斋”小酌,酒酣时,从柜子里取出一件小东西,剥开层层纸片,最后露出一块银元大小的泥团,上面塑着一尊菩萨,他小心翼翼地送给我说,这东西藏语叫“擦擦”,是去敦煌途中泥巴堆里捡到的,为防止风化,他已经涂上了清漆,送给我当礼物。为此我当时写过一篇小记,翻检旧箧,附之如下:
   
   得敦煌泥印佛像小记
   
   吾友龚继先兄,大易斋主,为当代画师苦禅之高足也。君年前赴敦煌临摹,得千佛洞泥印佛像一枚,赠予。佛像大似银元,形似瓦当,上有趺座佛一尊,惜面目漫漶。以予见,此物乃木刻印范所铸,盖当年信徒所为也。佛像以泥沙为质,因携之南方易潮风化,大易斋主以胶漆涂之,可见其用心良苦也。予得此瑰宝,欣喜不已,聊以记之。乙丑十月初十。
    (阴历的乙丑,是公历的一九八五年,距今已是十八年前的旧事了——笔者一叹) 这是一次记忆最深刻的对酌,那天他请我去“大易斋”,一壶黄酒,一碟油氽花生、两个皮蛋加红肠,这是那时代穷知识分子餐桌上常见的下箸之物。他认真地告诉我,局领导有意要让他当人美的总编,是受还是不受,正在彷徨之中。我问其究竟,他说,他从小就立志做个画家,当处士,无意仕途,而且有了官职会议多,要影响创作,想听听我的意见。我们又聊起明朝的高启和徐渭,又从徐渭聊到郑板桥,最后作出一个既不拂逆上意,又不拗违己志的决定——“学得板桥走马任,潍坊县衙滚一滚,”权当一任,随即辞职。
   这就是龚继先为什么几年后,坚辞不继续当总编的幕后故事。
   说完“大易斋”的故事,提醒后人不要忘记上海巨鹿路260弄13号,在上海人美的职工宿舍,在文化大革命前后的艰难日子里,这里曾经蜗居过许多著名画家,孕育和诞生过许多传世精品。他们的名字是:龚继先、胡海超、陈家声、还有马寅初的女儿马仰峰……听说改革开放后,画家们纷纷迁入新居,人去楼在,另换新主。
   可惜当今社会重画轻文,没有人去记载这幢楼的历史。
   
   
   
   
   三,浊世还存上古风
    常言,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此话不虚,说到龚继先,不能漏说他的夫人张逸弘。
    因为和龚继先兄弟相称,所以第一次去他家,就喊张逸弘“嫂嫂”。
    “嫂嫂”是江南人叫哥哥夫人的称呼。张逸弘是无锡人,虽然在上海长大,但口音中还有浓重的无锡味。我也是无锡人,无锡话是我第一母语,所以两人对话,总习惯用乡音交谈。我们三个人说话时,继先是一口地道的京片子,我和他夫人说无锡话,有时又说上海话,十分有趣。但不足的是,继先的语言天才和他的艺术天才成绝然反比,不敢恭维地说,他老哥居住在上海几十年,还说不成一句道地的上海话。
    外人也许不知道,满口京片子的龚继先竟是一个爱妻柔情的好丈夫,一次我在“大易斋”聊天,张逸弘蹲在桌子旁的一只大木盆前,用搓板洗衣服。那时上海人家还没有洗衣机,衣服都是用手工洗的,继先见了,柔情道:“逸弘,你放着,等亚法走了,我来洗。” 继先逸弘,夫妻鹣鲽,可见一斑,这个小细节,至今我还清楚记得。
   我出国前,办手续忙碌,好一段时间没去“大易斋”聊天。那天登门,继先不在,逸弘嫂见面,劈头就问:“亚法你出国的事办得怎样了?”我说:“去澳洲本来不需要经济担保,现在突然要经济担保了,所以还缺些钱,在奔忙呢。”逸弘嫂不假思索地说;“继先刚卖给香港人一张画,我这里有一百美金,你拿去。”一百美金哪,在当时是几个月的工资。我虽然立即辞谢,没要她的一百元,但她这句话,暖人心肠,叫人没齿不忘。以后我曾经写过一首诗,抄在我的《张大千演义•大陆篇》样书的扉页上贈送他:
   
   赠继先、逸弘兄嫂七律:
   兄才识高古,画艺精湛,不与时人争,乃性情中人也。家藏兄赠旧作《鳜鱼图》、《梅花蜜蜂图》,如若拱璧。尤感予去国前令嫂之诚言,其诚也,犹如亲兄嫂也。光阴荏冉,弟与兄嫂,均垂垂老矣,人生奈何,奈何人生。
   
    巨鹿“大易”旧帘拢,小楼谈艺蹇时穷,
   桃花鳜鱼起涟漪,梅蕾蜜蜂细嘤嗡,
   不与时人争高下,欲在身后比雌雄。
   难忘最是令嫂话,浊世还存上古风。
   
   註:《桃花鳜鱼》和《梅花蜜蜂图》是继先兄赠我的墨宝。
   
   继先和邓琳、范曾、周思聪乃中央美院同学,但他从不吹嘘自己的学历。他卦在嘴边
   的一句话是,画的好坏是众人评述的,不用自己吹嘘。一九八二年严冬,我去叶浅予先生北京甘雨胡同二十四号的居寓所采访时,接连两个下午,听他谈画《王先生》的故事,听他谈关押在秦城监狱里的苦楚;听他谈和老一辈画家张大千,谢稚柳和黄苗子的交往,当谈到小一辈的范曾到龚继先时,他从鄙夷不屑的口气中转过来,夸奖龚继先:“这青年诚恳,不浮躁,肯下苦功,爱读书,画路也广……”
   事后,当我把这段细节告诉继先时,他宠辱不惊地说:“这是叶老对我的偏爱,人家范曾比我用功,他一早起就在走廊里,踱方步背唐诗……”
   
   
   四,《艺苑缀英》流泽后世
   中年以上的人在一起聊天,总不免对上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当政时期的怀念,怀念那时候的学术气氛活跃,思想相对自由,人们对金钱的追求也没有今天这么强烈。书画爱好者聚在一 起,会不约而同地追念起那本曾经放在案头翻阅的《艺苑掇英》。
   文革拨乱反正后,百物复苏,《艺苑掇英》也应运而生。该刊创刊时,是一本介绍古代书画、瓷器、石刻、壁画等内容的综合月刊,出版后读者反映内容比较杂乱,出版到到第七期时,决定改版,专一介绍中国古代书画,并由继先担任总编。
   当时《艺苑掇英》的稿源主要来自全国各地的博物馆和抄家归还后的藏家,为了寻找作品,继先和编辑们上穷碧落下黄泉,几乎走遍了全国博物馆。
   每当继先谈到,编辑《艺苑掇英》的往事时,会不无感激地提到谢稚柳先生对他的帮助和指导。谢老是他来上海工作后,第一位结识的老一辈艺术大师,在以后十余年的日子里,交往从未间断,可以说继先是谢老未拜门的入室弟子。我曾有次在“壮暮堂”的画案上,看见谢老面前放着一卷“怀素苦笋帖”的复制品,在和继先谈论个中的妙处。
   那时我因帮《新民晚报》副刊,写关于张大千的连载小说“彩笔风流”,常去谢稚柳先生的“壮暮堂”闲聊,久而久之,成了那里的常客,谢老和我除了闭口不谈政治之外,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一次谈到《艺苑掇英》时,话题转到继先身上。谢老说,现在既能作画又懂得鉴定古画的人不多,今后要看继先的了。至今我还记得,谢老说这话时脸上露出“后有来者”的欣然。
   我和继先在一起,也经常闲聊张大千的轶事,继先也说了一段有趣的事:有一次他为《艺苑掇英》去某博物馆采稿,看到一张清初四高僧渐江的山水长卷,空灵潇洒,笔墨精到,但稍有疑点,经过同仁们反复的否定和肯定后,决定采用。一俟出版,大家又出现感觉上的别扭,总觉不妥,后来在一次国际研讨会中,专家们反复论证,断定此画是张大千的临摹之作。通过此事,编辑们接受教训,以宁缺毋滥为原则,严格挑选作品,以致今天的新一代收藏家以《艺苑掇英》作为对照某些古画的蓝本,成了一本甄别古画的字典,可谓流泽后世,功德无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