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31——刘西凤]
巴克栏目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1——刘西凤

31——刘西凤

   的葬礼,就在星罗岛的别墅里进行,吊唁的人们并不多,她的爸爸刘康永虽然已经不是广海邦安保厅的厅监,还是有不少从广海邦来的参加了它女儿的葬礼,刘康永看到外孙女刘丽颖竟然这么大了,心里那种难耐的感觉让它有些晕眩。他已经80多岁了,虽然人过中年(史后文明人均寿命150岁),可它还是有着生命将要终结的恐惧。而给刘西凤守灵的除了刘丽颖就是殴阳一欣外,还有四个女仆和几十个烂仔也穿上了孝服。殴阳一欣腰里也与刘丽颖一样,围着一个白色的带子,不同的,他没有戴孝巾,他是这里的主持人,不应该带着孝帽招待客人。岛上的住户不多,但也有上千户人家,多数都来吊唁。场面还是很热闹,光鞭炮纸屑也已经厚厚的铺满了路面,以及停机坪上,刘西凤的棺材放在停机坪搭好的大棚里,涂成黑色的楠木棺材,棺木前脸她的画像显示出她年轻时眼睛上翘着微笑的俏丽。她临终时就已经叮嘱死后埋在别墅的山坡上,山坡上的椰林是她最喜欢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小亭子,也是她生前傍晚时刻她好到那里坐着喝茶、读书或听音乐的地方。现在,她就在小亭子的后面安息。王艳芳特地带着吴春霞来参加刘西凤的葬礼,她穿着一身豆绿色的长袍,在广海邦乘坐直达阿罗国的碟机,来到阿罗国的首府,然后再在首府改乘来往星罗岛的碟船到了这里。她虽然有些疲劳,但在这个场所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心里还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她哭了好一阵,引得刘丽颖也配哭的歇斯底里,四位女仆也一再陪哭不停。刘丽颖在煽情红楼居住时就认识了王艳芳,此刻见到她时,已经很心酸了,王艳芳的真哭更勾起了她的悲哀,她一点也不想刘西凤这样地离开她,她很需要她的呵护。祭拜仪式完后,她被请到四楼单间休息,三楼以下已经住满,也很噪杂,四楼清净了许多。殴阳一欣早就想过来陪话,只因事情太多,他一时抽不出身来,待到有了一点空余,便匆忙来到了四楼,同时解下了白带,他不想缠着个白带子见他的第一个主人。王艳芳和吴春霞看到殴阳一欣进来后,眼睛同时闪光,不同的是王艳芳流露出来的是哀怨忧伤、吴春霞流露出来的是十分惊喜的神色。此刻的殴阳一欣不仅英俊,而且明显比两年前结实、粗壮了许多。他坐下后,寒酸着家长里短,两个女人各怀住自己的心思,又不好口无遮拦地过分亲热,眼巴巴地望着殴阳一欣。吴春霞很清楚,王艳芳会与殴阳一欣有体己话说,就走出来在廊道的窗前趴着朝楼下看热闹,王艳芳见吴春霞走出去还关上了门后,就调侃地对殴阳一欣道:“欣欣,你的老情人不在啰,还跟我回去啰?”“可以啊,那柳哥吃醋啵?”“我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吃哪门子醋啰。”“柳哥莫好啵?”“也可以唻,很能干呦,有了他,我省心多啰。”“是啊,我要是跟你回去,你莫觉得多余啵?”“才好啰,左一个,右一个,多开心啰?”她调皮地做着两个搂抱的手势说。“看你啵,胃口蛮大啵。”心里,他很是不乐,脸色多少有些变化,但瞬息间,又很快地消失在平静的心态中。“笃笃笃”三声敲门声。“进来啵。”门开处,艾米丽两手握在小腹前恭敬地道:“欣哥,颖姐叫你过去喔。”“知道了,你去啵。”“噢”艾米丽红了一下脸,不自然地退着走出门去。她一个月身子都不见红了,她自己不知道,吃什么吐什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又不敢问别人。每当看到殴阳一欣,不自觉得红脸很不自在起来。殴阳一欣坐了一会,就亲了一下王艳芳的额头细声道:“真想你芳。”“到皇陵找我啰?”她边说边抱住了他的膝弯,仰着头,真的不想他离开。心里隐隐的有些色意,私处,激出一些爱液,身子就象着了风,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殴阳一欣走出房间,反身轻推了几下王艳芳,不让她再送,拐了一个弯,与在楼梯口等他的吴春霞打招呼,吴春霞边笑着走过来边道:“多坐会嘛,做不完的事嗳。”“莫行——,颖颖叫啵,冇知么事啵。”当吴春霞走近他时,他很随便地拍了一下她的臀部,搂了搂她,在他耳朵间小声说:“晚间,找你去。”她无音地羞红了脸笑着,用右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性根(这已经是她养成的对她接受了的男人的习惯),推开他,朝王艳芳用着的房间方向、攥着拳伸出食指遥指了几指,然后躲开了他,并扶着横着的栏杆俯着身子看着他走下了楼梯。葬礼完后,他和刘丽颖送走了刘康永,回到客厅,四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王艳芳看欧阳一欣越看越帅气,心里隐隐发酸,吴春霞不好显示出自己的惦念,只能在王艳芳的背后直勾勾地望着他。她还受柳行风的托付,给殴阳一欣捎来了一封信。这事王艳芳也知道。刘丽颖看着两个女人的眼神,心里明白了几分,她年龄虽然不是很大,但对风月场里混出来的殴阳一欣,她很清楚,少不了与王艳芳这个女人有过床第之欢,但她自己也不知道睡过多少男伶,对这种事,也就心照不宣了。不外,性交的刺激不能让他再给别的女人,她的嫉妒心也是每个女人生就的本能。而刘西凤的死,事已至此,已令她这个做女儿的并不十分悲哀,她已想通了,死亡是人生最后的客栈,没有一个人不会不死的,她也不例外。那就没有必要再有过多的悲伤。殴阳一欣面对三个女人,在个人感情上,心里一个都不想拥有,但是,为了实际利益,他还是选择了刘丽颖,可对另外两个女人,又不能过于冷疏,或显示出绝情的真面目来。他不想让她们看出自己的无情,实际上是他自然保护意思在起作用,暂时他离不开、也没有必要离开女人的帮助。象他这种心态,一旦如鱼得水了,也决不会痴迷在女人行里。吃过饭,王艳芳先去休息,他把她送到四楼最大的套房里,他心里明镜,她还需要他,他也不想太亲近。望着妖冶的女人,凭他的性欲,真想此刻再一次跨上去,但又不能够这样真做,只能悄悄地抱了抱她,告诉她晚上来后,就走出了门。王艳芳看着走出去的殴阳一欣,心里的失落使她油然产生出痉挛地痛,她怎么也想不通,原本是自己的一个伶儿,今晚竟然不卑不亢地敢对她说“晚上来。”殴阳一欣回到客房,刘丽颖与吴春霞正在等他,刘丽颖心情很复杂,也很疙瘩,她很清楚,殴阳一欣的心决不会只在她一人身上。自己又不能说出口,可心里还是隐隐有堵。

   女人想完全占有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未免要求太高。有本事的男人决不会仅有一个女人就能够满足。

   

   0000000000000

   51——王艳芳

   听完吴春霞汇报后,除了掏钱埋葬鸭哥、安抚死者家人外,就是把吴春霞大骂了一通,她恨她:“不长脑子,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为什么不接受教训?”欧阳一红知道后,也吓得六神无主,暗地庆幸自己老早抽身,没有被卷进去。欧阳一欣在电话里听到吴春霞的陈述后,也责骂了吴春霞,当然这种责骂是对她的疼爱,心里,也为那个小鸭哥的死亡唏唔不已。柳行风从呜哇国回来,笑欧阳一红怎么没有凑热闹?欧阳一红羞笑着回道:“哎,哎,有点口德,人家还是处女吥。”柳行风不再说下去,告诉她欧阳一欣准备在呜哇国买地开场,要欧阳一红到那边去做财务总监,他做管理总监。两人以后有机会聊天共事了。欧阳一红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矛盾,她不想走得太远,在这里还能隔三差五的去看老爸欧阳昶,要是跑到呜哇国,怕是交通没有这么便利。她说明了这一点后,柳行风“呵呵呵”地笑了后道:“不要担心噻,我们合计好了,会有办法让老爷子出来噻。”“能吥?”“能噻!”“那俺就谢谢你吥。”“别谢我,是欣欣做,他有钱噻。”“芳姐知道不 ?”她想起来王艳芳也提起过出钱把欧阳昶早日救出来。“我会告诉她噻,不说不够朋友噻。”“嘀嘀嘀嘀嘀嘀嘀……”柳行风电话响了,欧阳一欣的越海电话,电话里,他告诉柳行风,一千万阿币已经打入云呜开发会社的账户,兑换出帝罗,也就是三千五百万多些。这是欧阳一欣得到刘丽颖的允可把第一批款子用在呜哇国购地开场办军工上。这批款子只是初步拨款。柳行风心情很振奋,他不再与欧阳一红闲扯,仅是兴奋的抱起没有防备的欧阳一红,不顾她挣扎,把她抛物线式的绕了个圈,又想快速强吻下她的左腮只因她的手快而没有得逞地放开她,并快速地走出管理室,到银行验证去了。“神经吥。”欧阳一红边笑骂边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背,心里甜滋滋的沉湎在幸福的未来之中。

   遇到关键事,谁都有忘乎所以的时候。

   52——柳行风

   在银行的自动柜台机上验证过有这批款子后,又急忙回会社找王艳芳,说明他要到呜哇国去发展。到了会社,进了董事监的办公室,看到王艳芳正在与客户谈生意,他坐在电脑旁,用鼠标快速翻页看新闻,等客户走了刚想说话,又来了新客户。直到下午六点,王艳芳才抽出时间与他说话,当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王艳芳,王艳芳便不屑地问他:“有多少钱啰?”“我是给欧阳打工噻。”她虽然不高兴,还是忧郁了一阵不无遗憾地对他道:“走就走啰,跟我说么啰?我希望你们发财啰。”他知道王艳芳的话里的意思,早在几个月前,她就警告过他道:“外边不是那么好做啰,土匪窝,你拿钱去,还不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啰?”柳行风见她不高兴就打圆场,他不想得罪她,总觉得不能对不起她,可他去呜哇国发展,光着身子、两手空拳地去很没有面子,再说,他在这里做事,并没有正式向王艳芳要过什么钱,他来的目的就是辞职和要钱,可他想要钱又张不开口地暗示她他需要一些钱用。王艳芳明白他想说什么,没等他说话就说道:“你在我这已经接近两年啰,我们处得很好啰,我手里没有多少现金,先给你二十万你用着啰,以后有了余钱再给你啰。”柳行风心里很不痛快,嘴上更是昧着心地道:“我不是向你要钱噻,我要告诉你,我走明白走噻?钱,我不要噻。”他万没想到,她竟给他这么少的钱,他原以为最少也会给他五百万,因为他通过一些改革,就不止给她多赚了几千万,他哪里知道,王艳芳不觉得得到那几千万是意外的收获,理当所分的收益肯定就看轻了他的功劳。他与欧阳一欣在商谈开办会社事宜时就很自信地说过,他“多少弄个几百万没问题”,而眼前,王艳芳的二十万,他觉得是打了他的脸。更况,他在金鑫超市的几个租柜,没有赚多少钱?悻悻地走出会社,他就拿出手机,想给欧阳一欣通电话,又觉得不好说这事,犹豫再三,他还是把手机放回裤兜,停住了与欧阳一欣联络的念头。王艳芳喊了柳行风几声,柳行风佯装没有听到,待他走出大门猛地摔门时,王艳芳又气又好笑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便想起来柳行风给她的贡献,想到了要不是柳行风出手相救,自己的命还不知道有否?给他二十万,是她故意气他,看到她真的生气了,又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给他二十万开价太低。于是她打电话给柳行风,铃声响了三次,无人接听。她清楚,白天,柳行风的手机从来不离开身体,这是他故意不接听她的电话。他有些惊慌急躁起来。转手,她便给欧阳一欣打电话,她很少给欧阳一欣打电话,束手无奈至极,才想起来欧阳一欣。欧阳一欣接到了电话,听过了她的陈述后笑着回道:“二十万,芳姐,你越有钱越会算计了啵,好啵,你不要说啵,我过会给柳哥打电话,就说你也有苦衷啵。” 王艳芳听到这话,忙道:“我故意气他,不是不给真给,我是不想他走,他走了,我这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塌下了半个天啰。”放下电话,她用手机给柳行风发了个短信:“风,你走了我怎办?我不是小气,是不想你走,你不知我的心么?给你100万,你去吧。”短信发过去了,她等他的回复,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回复,她的心,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她觉得100万很够意思了,柳行风会高兴,可哪里知道,他不是胃口小的人?这时想起了欧阳一红,于是,她打电话叫欧阳一红,接着也叫了吴春霞,安排到海边去吃宵夜。实际是谈谈心,诉诉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