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阿钟文集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认识王一梁之前我读过他的《阿修罗家族》,这篇作品给我的印象是冲击性的,语言质朴而犀利,是当时少见的作品。我常常想,如果我们国家有一个健康的、宽松自由的出版制度,类似《阿修罗家族》这样的作品能及时获得出版机会,我们的文学史一定改写,王一梁们的个人命运也一定改写。那时我虽还没见过王一梁,但通过传言和《阿修罗家族》,已经在我的脑中勾勒出了一个青年才俊的形象。
   大概是86抑或87年的国庆节,我去宝山找郁郁,在宝山的车站上,便远远地看见一群人向我这边走来,我高声喊叫着招呼远处的郁郁,王一梁和刘漫流也在这群人里,但我那时与他们尚未相识。据后来王一梁对我说,那天我与他们迎面相遇时,我曾举起拐杖向他们挥舞,这个动作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天王一梁和他哥哥都剃了光头,在刘漫流家的饭桌上,大家都在拿他们的光头作谈资,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他哥哥更像和尚。那天,从苏州来的黑沨也在,她留在烟蒂上鲜红的口红印给人的视觉印象十分强烈。我认为黑沨是中国少数几个天才型女诗人之一,可惜少有人注意。
   他们那时在策划卖蛋卷冰激淋,《阿修罗宣言》也应该是那时期的作品。我记得王一梁和他哥哥还到我这里来拿过一个什么东西,反正是和卖冰激淋有关的一个器具。那天他们来的时候,头上还仍是光头,说明距上次国庆节在刘漫流家见面的时间不长。这次卖冰激淋,也许是王一梁后来去海南的一次演习,也是他后来去彭镇开饭店的一次预演,但王一梁的运气似乎都不太理想,他试图介入生活的努力都没有成功,到了九十年代后,王一梁似乎不再作这方面的努力。
   此后王一梁开始树敌,创办《亚文化未定稿》意味着他与一些朋友的公开决裂,而我这时却开始与他过从密切,参与《亚文化未定稿》的编辑,遭到一些朋友的诟病,被目为做人没有原则。但《亚文化未定稿》却是影响我人生进程的一个重要事件,它使我从自觉的意义上面对自己,并且是人格造像的自我设计的真正开端。《亚文化未定稿》至少对我、对京不特、对陈接余都意味着某种转折,从这个意义上说,王一梁的历史性贡献在今天还很难估量。


   我和王一梁真正密切起来,是在这之前他的一个生日之夜。那天他过完生日,送走了他的恋人,半夜两点的时候,他突然闯到我在川公路的小屋,在睡梦中我被他叫醒。那一夜,我们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一直长谈到天亮。这是我们私谊的开始,也是我们共同走进醉乡的开始。从此,我们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一醉不醒,直到1997年,我的梦嘎然而止,而王一梁依然梦着,一直梦到美国。
   
   2006-10-13
(2014/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