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阿钟文集
·從2月到6月(詩的結集)
·解凍(詩一首)
·大雪後第一場雨(詩)
·這是在哪裡?(詩一首)
·1月詩匯(2014)
·出離(詩一首)
·晚霞後到来的黑暗(二首)
·聖典(詩)
·早晨起來發現下雪了(詩)
·讀福音時所寫
·神走八荒四合
·2010-2013年詩作精選(26首)
·2014新年的四首诗
·寫在紐約“還劉霞自由”活動當天的一首詩:《表達》
夢的筆記
·梦海幽光录(全本)
長詩
·作意书(長詩)
·昏暗 我一生的主題(長詩重發)
·昏暗 我一生的主题
·《昏暗 我一生的主题》后记
·新生(长诗)
·我开始在白云上安睡(長詩)
·春天,我的意志开始腐朽(長詩)
·挽歌(悼圆明园艺术家周瞻弘)(詩歌)
·追月(長詩)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長詩)
·暗淡之水和一个少年的吟唱(長詩)
短詩
·圖像裡的陽光(早期詩作五首-1987)
·国家之囚(詩歌)
·诗九首(2008)
·2008-2010年的十三首詩
·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断章(20)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
·嚎叫金斯堡
·2009岁暮的政治阅读
·牙签
·早春
·死亡
·梦诗
·七古村纪事
·继续给枯死的桃树浇水
·呆了
·
·乡夏
·热火
·坛里谁在吐口水
·苍蝇
·小狗明明
·
·4岁的多多
·需要洗一洗
·
·“田野里一片茂盛”
·狗猫
·对春天不满
·信纸
·
·困惑从何而来?
·在窒息中醒来
·操蛋歌
·一个老年人的咳嗽使我昏眩
·我自由了……
·這個有錢而蠻橫的政府,請你溫柔些吧!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電(詩歌)
·静坐(詩歌)
·黄昏写意(詩歌)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我们常常听到一种关于诗的诡辩,就是把毫无诗意的写作经过技术的包装,使人们忘记了诗之为诗的最重要特质,当代一大批毫无诗才的诡辩家,就是这样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
   诗歌被大多数人欣赏本身就是一个不靠谱的说法,“大多数”与“诗”是永远不可能划等号的,真正的诗人是寂寞的。有的人名头很大,很会写文章,但是顶个屁用?找出他的诗来一看,再怎么会理论,不是诗就不是诗。因为垃圾就是垃圾,你一定要说垃圾富于营养,谁也奈何不得,但你要是把垃圾端上别人的饭桌,你试试看?
   一帮没有才情的人,找到了他们的源头,找到了穆旦。然而,穆旦在诗歌史上的地位绝对是进入不了一流的;还有李金发,半生不熟的欧体语,这就让那些没有语言之魂的伪诗人感到窃喜,因为凭借穆旦李金发之名,他们可以登堂入室了。然而,他们只是一帮浑水摸鱼的技术分析师而已。而这种技术分析,其目的只是为了误导他人,而自己却可以蒙混过关。


   對詩歌的技術分析並不難,很容易學,可以先上上證券技術培訓班之類,因為套路差不多,無外乎坑蒙拐騙,江湖騙子的幹活。現在很多大學教授都在做詩歌的技術分析工作,說明詩歌的技術分析作為一門活計,用來混飯吃是可以的。
   真正的詩歌是靈魂的事業,寫詩其實是對靈魂的開發,那不是學來的;想寫詩的人,走反技術的路線,成功的機率反而大一點。古往今來,真正的詩人都是天生的;他們只是學會了怎樣與自己的靈魂對話而已。而他們之所以能學會和靈魂進行對話,也是需要天賦的。當今時代,靈魂如此稀缺,而寫詩卻如此繁榮,那真叫乾坤顛倒,所謂末世景象,大概不過如此!
   所以我對諸位學子提個醒:不要因為喜好詩歌,就去上什麽詩歌學習班之類;遇到這類學習班,你的第一反應應該是:你遇到江湖騙子了!
   多多關照自己的靈魂吧,那是詩歌的第一條件!
   技術分析師的常用手法就是把那些一眼即可看清底細的無靈魂之作打扮成更有技術含量的藝術品,這是最易遮人眼目的。詭辯家一般在真正的藝術作品面前是自卑的,所以他們的策略一般總是迴避那些真正的靈魂之作(當然他們在更多的時候只是一個睜眼瞎而已,真正的藝術,也許他們完全看不懂)。他們把一般的手工活,抬舉到藝術的高度,或者把手工與藝術混淆,達到用劣幣驅逐良幣的目的。看看這些年汗牛充棟的各種所謂“詩典”、“詩年鑑”之類的垃圾,編選者就是這號人,被入選者當然十之八九就更為等而下之了。
   中國三十年的詩歌出版,每年都在生產垃圾。看看那些年年都在各種詩會上裝神弄鬼的騙子吧,他們面對一群群懵懂無知的傻子,煽動他們的熱情,大概這也能為他們揚揚名,并藉機掙點碎銀子。
   這些可憐巴巴的混蛋,同樣這些功夫,你們完全可以上別處去,寫詩這一行,其實是一個微利或者無利的行當。 當然,他們時常會得到一些酒肉的款待,倒也算是很值當了。
   
   2014/1/18-26 Budd Lake NJ
(2014/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